第二百九十八章 巧蝶恋花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二百九十八章 巧蝶恋花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春秋我为王大明文魁三国之席卷天下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李谅等燕王府校尉参与谋反,给了朝廷下旨捉拿朱棣进京的借口,可惜张昺张贵得需要来自朝廷的旨意,不敢擅自率兵破门而入,无疑错过了最佳时机。

    正当朱允炆准备下旨的时候,六月时西平侯沐晟突然告发岷王不法,朱允炆遂本着先小再大的既定策略,下旨废岷王为庶民,由甘肃迁徙到福建漳州。

    此乃第五位亲王被废,影响很大,为了平息朝野内外的非议,也为了安抚其余手握重兵的藩王,朱允炆决定先暂缓一段时日,下旨褒奖秦王晋王并提及昔日兄弟情义。因朱高炽长子诞生,朱允炆准备写信想借此提醒朱高炽为了妻儿考虑,不要和其父同流合污。

    如此一来一往,使得天下大多数亲王对朝廷离心离德,也给了燕王府喘息之机,朱棣对倪谅可谓是恨之入骨,王府众文武官吏将信将疑燕王有了异志,不时有文官苦苦相劝朱棣及时悬崖勒马,葛诚趁机劝说他人忠于朝廷。

    朱棣和道衍和尚加快反叛速度,暗中大肆调兵遣将联络昔日部属,朱能张玉丘福等心腹将领皆立下血誓,要誓死追随燕王起兵。

    相比北平城内的暗流涌动,城外却显得风平浪静。

    俗语说得好,若要俏,须带三分孝。梅氏本就天然丽质,更因淡淡梳妆而显得娇丽诱人,一肚子火气的徐灏干脆抛开一切顾虑,上前强行把梅氏搂到了怀里。

    梅氏魂都要飞了,她对外甥早已是敬若鬼神,先有当日大嫂的死历历在目,徐灏的强横霸道深植心里,后有难以启齿的把柄攥在他之手,羞愧之余连半点尊严都没了。

    而且梅氏本性懦弱不喜与人争斗,兼且久旷之身。徐灏一意留她在徐家,焉能不知何意?膝下无子也就没了抗拒的想法,毕竟后半辈子得有男人指靠,徐灏无疑是最佳人选,是以不经任何思想斗争,其实心里千肯万肯就等着命中一劫矣。

    徐灏抱着美妇柔若无骨的身子,见舅妈没有半点挣扎,竟是乖乖的任他予取予携,当下扯开梅氏胸前衣襟,露出软嫩光滑白腻腻的一对胸脯。伸手使劲揉捏几下,就见樱桃渐渐催生大了少许,软绵的肉团变得有了弹性。

    忽闻有人叫道:“婶婶你在哪?”

    听声音是雨诗,徐灏松开娇喘连连的梅氏,手掌依然按在单峰上,俯身低头咂了一口,笑道:“来日方长。”说完径自从假山穿了过去。

    短短一瞬间,梅氏竟觉得电光火石惊心动魄,完全是动了情。下身不知不觉已经湿漉漉的,不由得心中暗暗埋怨雨诗出来搅局,深呼一口气平稳下紊乱心绪,抬手合上滑到腰间的衣襟。

    整理完衣衫的梅氏缓步出来。无奈的道:“我这么大的人难道还能丢了不成?”

    萧雨诗神色古怪的道:“婶婶就你一个人?”

    “是呀!”梅氏品味着适才男人粗暴带来的异样滋味,没察觉侄女神色有异,“适才在里面小解来着。”

    萧雨诗惊讶的道:“您在里面方便?老天!”

    梅氏笑道:“这有何大惊小怪的?人有三急我莫非就能免俗?”

    “赫赫!咱们回房吧。”萧雨诗无语摇头,暗道一定是婶婶蹲在地上方便时被表哥无意间看见了。为了不惊动婶婶便不动声色的悄然离去。

    “回去洗个澡,出了些汗怪难受的。”

    梅氏自然不知一句小解使得侄女疑心尽去,她素来洁净。每次大小解后必须得用香汤清洗一番。时下闺阁风气也大多如此,尤其是那些小妾通房,为了得到男人的欢心,勤沐浴不说,喜欢在身上涂抹花油使得整个人香喷喷,有的嫌自己皮肤不白还会全身涂抹面粉,晚上下身夹着香囊睡上一宿,总之手段花样繁多,无所不用其极。

    没走几步路,就见阶沿上摆的几盆鲜花引来了一只银白大蝴蝶,忽起忽落,或前或后,翩翩飞舞,对鲜花颇有留恋之意。

    羞喜交加的梅氏有感于自身境遇,即兴说道:“红栏深锁草木静,新花初绽玉蝶轻;芳气未袭蝶梦去,巧蝶恋花何多情。”

    梅氏生怕引起侄女猜疑,又忙说道:“此乃未出阁时所作,不想今日竟记起来了。”

    萧雨诗不疑有他,笑道:“论才华我远不及婶婶,如今三嫂子越来越不喜吟诗作赋,红叶她们也不愿开诗社了,这家里唯有我与翠柳一对知己,等把我二人的劣作送给婶婶品评。”

    梅氏笑道:“反正我也无事可做,干脆入你们的诗社好了。”

    这夏季初旬天气,一轮红日当空,天地如同蒸笼一般,二人就觉得行走在热尘熏风之中,几句话的工夫已然是浑身上下香汗淋漓,呼吸着炙热空气令人步履艰难,赶忙加快速度走到了阴凉处躲避,说说笑笑一路返回住处不提。

    却说徐灏被惦记已久的舅妈一番刺激,心里的烦躁去了一大半,美色确实能很好的调剂心情。

    说到底他从未把梅氏视为长辈过,上學起就深受岛国艺术动作片的影响,满足了他多年以来的阴暗愿望,自觉突破了所谓的伦理道德底线,一股子邪恶的成就感瞬间爆棚。

    却说徐汶自从和厉娘子好了之后,接连三晚夜宿在厉家,夜夜**心满意足,等第四天收到倪谅告发同僚的消息后,顿时把厉娘子扔到一边,骑马去了北平城。

    徐汶不认为姑父是朝廷对手,而眼下也确实是朝廷一方明显占据上风,朝廷一方的官兵牢牢控制了九门,燕王府门前摆上了拒马驻守着近千军士,就等着朝廷一声令下了。

    再来老三一心巴结燕王府,这令有些吃味的徐汶大为不悦,他早就和葛诚有了联系,得知姑父可能会暗中谋反,骂了一声老三糊涂透顶,为了自己性命和家族亲人的性命,赶紧请长史葛诚和百户倪谅代为引荐,打定主意要投靠布政使张昺大人。

    张昺知道徐汶曾经是锦衣卫百户出身,魏国公家子弟,出身不凡不好得罪。是以对他很是客气,但疑心他是燕王派来的细作,就让徐汶在倪谅手下暂且做个小旗,暗中嘱咐倪谅小心提防。

    都指挥使张贵问道:“你兄弟徐灏人在何处?”

    徐汶不屑的道:“三弟最是怕死,这时候见风头不对,早带着家人躲到了乡下去了。”

    张昺沉吟道:“徐灏乃有才之人,无兵无权起不了风浪,既然他识趣就不用理会了。”

    徐汶一心想着立功,抱拳问道:“敢问二位大人何时捉拿燕王?末将愿请缨为朝廷分忧。”

    张昺不悦的道:“何出此言?朝廷几时要捉拿千岁了?休要妄自揣测,下去吧。”

    “是!”碰了一鼻子灰的徐汶倒也没有气馁,出来后对倪谅笑嘻嘻的道:“我请大人吃酒。”

    倪谅阴沉着脸说道:“这关头还有心吃酒?小心命都没了。”

    徐汶不以为然的道:“大人是担心燕王报复?如今官兵重重包围了王府,瓮中捉鳖罢了,有何可惧?”

    倪谅瞅了眼大言不惭的徐汶,心说幸亏没把女儿许配给你,简直就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大草包,连燕王都敢小瞧,可见是何等心比天高的蠢人。

    不过此等目中无人的家伙倒是可以好好利用,倪谅换上笑脸说道:“我负责把守燕王府门外,现交给你三十名精锐昼夜巡视附近,一旦燕王府有妄动,你自可直接杀进去活捉燕王。”

    “末将遵命。”徐汶心里好笑,暗道真以为老子是傻瓜不成?除非是大兵压境十拿九稳,不然我活腻了冲进王府送死?

    如此一心为国的徐汶整日里骑着马带着兵士四处巡视街道,琢磨着该怎么立上一大功,可当面对大门紧闭的王府,一时半会儿也想不出什么好主意,没有朝廷旨意,只有疯子敢抢先动手。

    很快王氏得知儿子投靠朝廷做了武官,想自家不远千里来北方投靠燕王夫妇,这么做未免有恩将仇报之嫌,但老太君不在家,也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有心想劝儿子不要趟浑水吧,以徐汶性子定不会听劝,想去见王妃解释一番吧,又怕影响了儿子的前程。最终左右为难的王氏干脆命长房下人收拾行礼搬到了城东和娘家人一起居住,也學着老二夫妇远远躲开,眼不见心不烦。

    收到消息的徐灏一声长叹,到底还是低估了徐汶的野心,原以为他住在乡下忙着勾搭妇女,没时间理会外面的风风雨雨。

    这就是人作孽不可活了,单单凭这出人意料的举动,徐汶算是彻底得罪了朱棣,将来一定会不得好死。

    现在想挽救他都不可能了,错事已然铸成,没有丝毫回旋余地,朱棣念在自己鞍前马后的情面上,或许不会直接出手报复,就怕有小人私自揣摩上意,甚至会连累到自家头上。

    徐灏沉吟良久,最终放弃了替徐汶求情的打算,以朱棣的性格苦苦忍耐了这么久,一旦爆发,绝对不会轻易放过任何敢和他敌对之人。

    隐隐间总觉得徐汶的举动太轻率了,他曾亲眼目睹午门惊变,父亲徐耀祖惨死在他眼前,惨痛记忆这么快就忘了?怎么就一点都没有长进呢?(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