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七章 冤家路窄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二百九十七章 冤家路窄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首辅沈栗我要做首辅大唐儒将寒门状元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明文魁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沐凝雪和朱巧巧等徐家姑娘安安静静在一侧泡池子聊天,满是花瓣的水上漂浮着载着酒具茶器的木盘,自斟自饮别有一番雅致。

    而旁边浴水的丫头们在红叶的带领下嬉闹游水无所顾忌,一些人尖叫着打着水仗,溅起万千水滴,引来其她人的呵斥笑骂。

    其中也有想采莲的,有想上船划船玩的,也有斗捕鱼的,也有淬水的,也有闻花蕊的,也有并肩携手说笑的,也有互推拉扯,互相咯吱身子玩耍的,直闹得碧水泛花,红莲摇影,好象添了许多女孩儿似的。

    却说徐汶就没那么开心了,亲事被秦家婉拒,竟是气了个半死,连带着很是怨恨袖手不理的徐灏和姑姑燕王妃。

    后来想想天下何处无芳草?徐汶回到城内以想生儿子为借口,向大太太王氏讨要貌美丫鬟。

    王氏没有去小汤山,皱眉说道:“下面凡是有个好模样的,有几个没被你哥俩受用过?腻了就打发出去配了小厮,现在知道后悔了?我身边没嫁人的就这几个了,你看上眼就赶紧领走。”

    徐汶瞅了眼四处站着的丫鬟,没一个好模样的,说道:“弟妹屋里有几个好的。”

    “你放屁。”王氏怒道:“要玄清身边的人,亏得你有脸说出来!没门。”

    “凭什么好看的丫头都在老三身边?”徐汶恼了,气道:“这徐家到底是谁当家?我可是徐家大少爷,爹故世了,我说的算。”

    王氏无奈的道:“傻孩子你醒醒吧,现如今谁还在乎咱们母子?是个人都知道该巴结谁,你媳妇还不是整天围着你二娘转悠?连玄清都一心一意的奉承人家,一听去泡温泉立时收拾东西就陪着去了。唉!娘已经死心了,现在不指望着你做官发财,只求你能收收心,多为长房开枝散叶就行了。”

    徐汶悻悻的道:“我屋里就那几只不下蛋的老母鸡,生不出儿子怨谁?”

    “都是没用的东西。”王氏早就对耿氏等大为不满。沉吟道:“我手里有了些钱,叫王玉去一趟南方,多买几个性子温柔容貌可人的小丫头来。”

    徐汶喜道:“王玉不行,那小子只定要先过一道手,我可不想用他剩下的。”

    王氏说道:“那就派个老实忠厚的。”

    消息很快经丫鬟嘴里传到了腊梅耳朵里,好好的美差没了,腊梅晚上回家说给了王玉听,顿时把个王玉气的大怒,从此开始怨恨徐汶起来。

    徐汶不愿意呆在城里,晚上把一妻二妾都扔到了家里孝顺母亲。他只身返回了庄子。

    第二天贼心不死的徐汶对茍氏刘嫂子说道:“端午到了。厉娘子每天都来帮忙。给人家两匹夏布做几身新衣服穿。”

    刘嫂子说道:“拿来我俩和王嫂子做衣裳,不消与她,劝您把这根肠子割断了吧。有了我们三人尽你受用,还不知足?眼下农忙男人整日里不着家。奶奶又不在,有的是机会咱几个一处耍耍,不美么?”

    这一番露骨浪话说得徐汶咧着嘴嘿嘿直乐,为了防止被闲杂人等撞见惊扰了好事,也为了和厉娘子一遂心愿,没事就对几家军户和其他下人家横挑鼻子竖挑眼的。

    这一日谷仓丢了二十几袋子大麦,徐汶马上借题发挥命管家带人挨家挨户搜查,谁都没料到一向稀里糊涂不管事的大官人这一次较了真,当晚除了厉娘子家等区区三五家外。每家都搜出了若干被偷盗的东西出来。

    院子里数十口人默默无言的站在一起,徐汶先是一顿严词厉色的训斥,又悲天悯人的说以慈悲为怀,做刚做柔的命所有人统统立了个伏罪的文书,免了送官。全都驱赶了出去,这些人家没法子,各自在附近找落脚地去了。

    如此一来大院里人去楼空,剩下的基本都是徐汶信得过的下人家,那茍氏等人的丈夫心知肚明未成亲时媳妇就是少爷梳拢过的,早已有了心理准备,而且气归气怒归怒,大抵夫妻俩惦记着少爷的好处,心照不宣的也不说破,甚至白天晚上故意不回家予以方便。

    事实上男人要是不愿意,徐汶来了后大可求二奶奶返回城里,却任由着好色如命的大少爷整日守在自家老婆身边,可见都是些没骨气之人。

    徐汶暗中又买通厉虎子的上司,把人给派到了外县去操练,得十天半月才能回来,军令如山,厉虎子反复告诫妻子一番,背上行囊带着兵刃走了。

    晚风习习,趁着没什么人时,徐汶便召唤茍氏三位妇人一起饮酒作乐,时常跑到厉娘子家隔壁纵情嬉戏,闹得厉娘子晚上坐立难安,白天则一脸幽怨。

    忽然有一日徐汶借着酒劲闯到了厉家屋里,厉娘子慌忙起身往后退去,徐汶二话不说上前一把搂住对方,死命的又亲又咬。

    厉娘子起初拼命抵抗,奈何力气弱小连连被对方占据了身上的关键阵地,加上她心里已然是情投意合,渐渐也就顺势不挣扎了,媚眼迷离的任由男人尽情轻薄,一来二去自然而然的躺在了炕上,当晚徐汶纵情驰骋,美梦成真。

    与此同时,远在小汤山的徐灏把注意力全部放在了即将要发生的靖难之役上面。隔壁另一座皇庄里,住着徐达和朱高炽兄弟二人,张辅带着麾下五百兵丁日夜操练。

    徐灏有计划把信得过的武将家属都接到城外来,一来城内到时大乱怕伤及无辜,二来也是作为人质在手。

    即使明知朱棣会大获全胜,徐灏还是不敢掉以轻心,毕竟身家性命都和燕王府绑在了一起。

    值此关键时刻,徐灏不信任燕王府任何一位文武官吏和宦官宫人,甚至是自家亲人,是以要求朱高炽哥俩身边一个人都不带,哥三个任何事都亲力亲为,为了保持低调不被官府察觉,不许好动的朱高煦离开庄园半步。

    书房里,徐达坐在太师椅上注视着眉头紧锁的侄孙,朱高炽坐在一边奋笔疾书,朱高煦无聊的站在门口充当起了侍卫。

    “有何难题,说来听听。”徐达摇着扇子笑着说道。

    徐灏抬起头来,实话实说:“马上就将起兵,知道隐秘事的人会越来越多,难保其中有人背叛。”

    徐达点头道:“双方都在防备,燕王得通知心腹手下早作准备,常言道法不传六耳,肯定会有忠于朝廷之人率先揭发,你准备如何应对?”

    徐灏摇头道:“此事无需我过问,自有姑父和道衍大师随机应变,我现在思考的是此地安不安全,会不会有人疑心于我。”

    徐达笑道:“你来到北平后行事低调,从未得罪过人,除非是私仇。而朝廷处心积虑要捉拿燕王,城内到处都是张贵的兵,眼下重重包围了燕王府,到时群龙无首则大势已去,不会有人想着拿你或他们兄弟来要挟燕王。”

    徐灏说道:“有人恐怕不会这么想,当燕王要起兵成了不是秘密的秘密时,我不能任由他人趁火打劫。”

    第二天徐家人悄无声息的搬到三十两外的另一处皇庄暂住,没过两天又搬到临近县城,随即又搬到了另一处皇庄,很快上百口人消失的无影无踪,连住在城内的王氏等人都被蒙在了鼓里。

    徐灏的顾虑谨慎显然是做对了,这世界永远不缺少心狠手辣之人。

    到了六月,本想趁乱带兵攻打徐家毁尸灭迹,抢走美人的倪谅失去了目标,赶忙派人去找徐汶,想要通过他问出徐家下落,茫然不知的徐汶打发人回去询问,结果回来说家里谁也不知。

    倪谅索性心一横,暗道干脆直接把燕王府灭掉得了,这样一来徐家就成了无根浮萍,他因功肯定会被朝廷委以重任,到了那时轻而易举就能整的徐家家破人亡,那些美人还不通通归为己有?

    因此倪谅率先告发燕王府同僚于谅周铎参与密谋反叛,张贵马上派人押送他们进京问罪。

    北平城顷刻间因此事而变得风声鹤唳,六月中旬朱允炆下诏斥责燕王图谋不轨,并下旨处死了于谅等人。

    一处不知名的庄子里,到了中午暑气方盛,那茏葱竹叶,如汤煮般垂下来,远远看重楼叠阁的砖瓦,似有不堪烈日焙烤之状。

    等待多年的靖难之役马上就要开始,徐灏突然间变得有些心烦气躁,倪谅的告发给他提了个醒,那就是料得到结局料不到过程,谁知战乱时会发生什么不测?加上天气实在闷热根本静不下心来。

    整整一个月都在马不停蹄的四处奔波,和家里也失去了联系,徐家人岂能看不出祸事临头?因此人人开始变得沉默寡言,家里再不复往日之欢声笑语。

    受到感染的徐灏不停告诫自己大事临头要沉心静气,怎奈就是压制不在满腔燥热,烦躁的在书房里走来走去,干脆朝着外面而去。

    到处静悄悄的,女人们都躲在屋里休息午睡,漫无目的的徐灏穿过一座假山时,就见梅氏低着头走了出来,今日舅妈身穿素袖月白宫纱衫,头簪两朵白花,斜插一枝玉簪,花色日光相映,恰似荷粉露垂,杏花烟润,媚丽欲绝。

    “呀!”梅氏双手系着腰带,没防备一下子撞到了徐灏身上,吓了一跳忙抬起头来。

    徐灏冷道:“又在和谁人幽会呢?”

    “没,没有。”

    梅氏最近就怕遇到外甥,谁知竟然冤家路窄,顿时红晕上脸羞愧的无地自容,“我刚刚在里面解了个手,自从那一晚被你撞见之后,再不敢一错再错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