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六章 胜利天平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二百九十六章 胜利天平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春秋我为王大明文魁三国之席卷天下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从去年五月朱元璋驾崩时至今年四月,将近一年的时间里,天下安定再无洪武朝时期的累累风云突变,就好像老天都格外厚爱仁义的建文皇帝,雨水充足各地几乎没有出现灾荒,偌大的边境线很是安静。

    江南税赋被减轻,百姓们为此感恩戴德,朝廷陆续向天下派出十二道寻访使,罢黜贪官污吏赢得了很多赞誉,各地举荐贤才进京做官,又迎来了许多佳话,民心安定一切都显得欣欣向荣,预示着宽和勤勉的建文盛世即将来临。

    面对此情此景,就连燕王朱棣都为之忌惮,原本一向瞧不起的文弱侄儿做了皇帝后,迅速聚集人心推广德政,加上今年风调雨顺国泰民安,文臣齐心协力,一扫洪武朝的暴戾,胜负天平越来越向着年纪轻轻的帝王倾斜了。

    大多数人身处逆境之中都会心怀畏惧而裹足退缩,少数人则会不畏艰难逆行而上,毫无疑问朱棣是少数人里的佼佼者。

    面对军功昭著的朱棣表面上的示弱和臣服,朱允炆心满意足给予了王叔该有的尊敬,当燕王刚刚离京,接下来这一个月里,踌躇满志的建文皇帝和心腹大臣有些得意忘形,竟抛开了对诸王的畏惧心理,上演了一系列令人瞠目结舌的削藩大戏。

    首先是朝廷收到湘王府官员告发湘王朱柏私印宝钞有谋反之意,朝廷派出使臣前去抓捕湘王进京,文武百官皆以为湘王会和周王一样乖乖束手就擒,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湘王朱柏召集王府官吏,冷笑道:“本王曾亲眼目睹先帝朝很多大臣宁愿自尽也不愿受辱,身为高祖的儿子,本王岂能为了祈求一条活路而被狱吏侮辱?”

    然后在所有人的惊骇注视下,朱柏把嫔妃子女全部召集起来,关闭宫门。火光冲天烟雾滚滚,竟然**而亡。

    走到半路的朱棣大怒之下马上上书朝廷,质问为何逼死湘王?要求诛杀造谣官员并处置建议此事的相关大臣。

    沉不住气的朱允炆立即被激怒了,下旨捉拿被告发又是有谋反之意的齐王朱榑,素有军功的朱榑随即束手就擒,被朝廷押送进京幽禁。

    当时燕王就停留在山东德州府,距离青州齐王府不过短短几天路程,眼见近在咫尺的弟弟毫无抵抗之力,显然朝廷是早有预谋,朱棣大喜过望。连夜带人赶回北平。

    很快齐王朱榑被废为庶民,十日后就藩大同府的代王朱桂因性格暴躁多行不法被贬为了庶民,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内,三位亲王或死或废,很快使得天下为之震惊,剩余诸王则无不为之惊慌失措。

    原本对帝王忠心耿耿的秦王朱尚炳和晋王朱济熺深怕步了后尘,为求自保急忙修书北平向皇叔示好,其他藩王或多或少都对朝廷不满的同时,纷纷向燕王府暗通款曲。希望燕王能出头为皇族对朝廷据理力争,这一次胜利的天平开始缓缓朝着朱棣倾斜了。

    朱棣果然没有令他们失望,几次上书朝廷表达了不满,前面的语句都极为示弱恭顺。但每次结尾都会绵里藏针的搬出皇明祖训来,隐隐间对朝廷发出警告。

    得到消息的徐灏微微摇头,朱棣走了昏招收买贪财嘴风不严的陈瑛等人,这对燕王府的打击很大。洪武朝贪污六十两银子就得被处死,堂堂亲王贿赂官员,假如操作舆论得当的话。燕王府马上会颜面扫地绝对会沦为满天下之笑柄。

    没想到的是朱允炆竟然凭白让天大良机溜走了不说,也使出了大大的昏招,当时朱棣人就在京城,为何就不坚持洪武朝的刑罚,对一干官员严刑处置,制造声势后勒令燕王留京闭门思过,变相的进行软禁呢?

    只能说天意如此,朱允炆并非是书呆子,齐泰黄子澄甚至方孝孺非但不是蠢人,个顶个都是人精,遗憾的是他们精于小算盘而不具备大眼光,借用后世军事用语,就是都缺乏战略思维。

    倒是徐辉祖等勋贵武官都不缺乏,可惜文人当道,各有各的顾虑和打算,使得人人缄口不言。

    其中徐辉祖眼下绝对不敢建议朱允炆向亲姐夫下手,出卖亲人的罪名他担不起,而朱允炆也不想对名望甚大没有找出确切谋反罪证的四叔动手,不然后世该如何评价他?必须得有人先揭发才行,就算做错了那也是受奸人蛊惑。

    徐灏是这么猜测的,对不对不重要,重要的是朱棣没事人似的回来了。齐王代王确实是罪有应得,贬为庶民没人会说什么,但是时间赶在一块就未免令人叹息了,尤其是不该先对素有贤名的湘王动手,发行宝钞算是罪嘛?就算罪该受到处罚,也不至于逼人于死地,恐怕你建文皇帝才是滥发宝钞的罪魁祸首吧?

    一年来辛苦建立起来的优势瞬间化为了乌有,暴露了朝廷对待藩王刻薄寡恩的一面,先帝尸骨未寒呢,就迫不及待的对没什么大罪的亲叔叔们下手,无论如何都会遭到百姓的负面看法。

    当然大字不识的百姓看法并不重要,很容易会被有学问之人改变想法,有天下读书人懂得朝廷为何急冲冲的削藩就行了。

    北平城除了少数人之外,大多数人并未受到朝廷削藩所影响,在军民心里燕王府依然代表着朝廷,朝廷就是燕王府。

    转眼间到了五月初五端阳节,当日清晨,家家户户门上插了香艾,人人胸前带着坠虎。学堂关门,闺阁停黹,家里女孩们互相赠送由自己亲手包的粽子、红枣、糖块等物,内宅极为热闹。

    天气也变得清凉宜人,早茶后,姑娘丫鬟们都出来在花园里游逛玩耍,只见处处丹若红花,萱草绿叶,随着从南方吹来的温暖微风,说不出的舒服清爽。

    午饭后,全家人随老太君或乘马车或坐着轿子。浩浩荡荡去了北边的小汤山王族别院泡温泉。

    大大的荷花池一侧是天然的温泉池子,经过徐灏的修改,中间有一处混合冷热水的游泳池,自家女人缺乏锻炼缺少被阳光照射,没有比游泳更好的运动了。

    老太君等长辈都不习惯与人一起沐浴,几乎都躲在房里或幽静的小池子里泡澡,而家里的女孩们大多受到徐灏多年来孜孜不倦的传染,不大在乎多人一起沐浴了。

    当然针对羞涩腼腆的女孩子,徐灏发明的泳衣横空出世,无非就是肚兜版的用各色绸缎料子缝制的泳衣而已。

    房间里。众人都一眨不眨的盯着挺胸抬头走出来的红叶和绿竹,就见她俩胸前罩着令人脸红的两块薄薄缎子,臀部穿着三角形的绯红色褥裤,加上一双玉足套在样式漂亮的高跟鞋上,显得双腿修长圆润,显得那么的妖艳撩人,显得那么的气质挺拔。

    沐凝雪则穿着一件略显保守的连身泳衣,不用徐灏指点,自己在腰部缝了一圈百褶裙边。将将盖住完美没有任何瑕疵的膝盖。

    高跟鞋在徐家已经风行了几年,但毫无疑问,唯有不穿着深到脚边的裙装时,方能显现出高跟鞋那赋予女性特有的优雅魅力。

    红叶骄傲的转了一圈。得意的道:“今后看谁家女孩还裹脚?又臭又酸又长又痛又恶心,哼!”

    朱巧巧冷笑道:“三寸金莲都是那起子穷酸文人吹捧出来的,这文人一肚子坏水没安好心,可怜那些小姐自小就被父母亲人逼得缠足把骨头生生勒断。想想都令人慎得慌,最无知的是还自以为高人一等呢,缠足就成了大家闺秀?可悲可笑。”

    当下众人都发起牢骚来。话说徐家女孩自小坚持不缠足,这几年就连裹足的风气都近乎绝迹,好处是走路轻快不必天天缠那长长的裹脚布,坏处是时常受到外人的抨击和嘲笑,有时串门时被那些走路都颤颤巍巍的夫人小姐们,笑话徐家女人是大脚是乡下人出身,闹得人人都为之不满已久。

    沐凝雪说道:“灏儿说得好,咱们要为自己而活着,不是为了逢迎丈夫或世人眼光。咱们祖上本就出身草莽,从来没有逼女儿缠足的陋俗,因此谁愿说就由着她人去说,总之其中甘苦个人自知。”

    对于徐家小姐们来说,缠足与否不影响什么,权贵家的女儿会愁嫁?时下所谓大脚也是相对而言,丫鬟们本就没有缠足的讲究,就和民间要干活的妇人一样,走路都成问题还怎么去伺候人?

    宋朝以来缠足是指要把脚裹得纤细而不是弯曲畸形,当然会影响女孩身体发育,为了保证脚小便不敢走路太勤,长此以往身体虚弱变得消瘦,这可怜模样反倒是越发受到文人喜爱,正所谓弱风扶柳也,扬州瘦马或许就是由此而来。

    最可怕的是随着南唐李后主等历代名人对小脚的频频诗词赞颂,士林文人的大力推崇,风俗渐渐走向了极端,元朝时裹足的风气渐渐传开,从江浙岭南一代渐渐往全国扩展,三寸金莲的传说更使得裹足变成了缠足,所幸明初时只流传于一些书香门 第 298 章 让女人坚持缠足的说法,实在是令人无语。

    谁也不知道高跟鞋的出现会不会改变整个民族陋习,大概只能说是个美好愿望,不过肯定会影响到一些人。如果所有文人都那么愚昧顽固的话,明末到近代的数百年浩劫,就是对儒家自己亲手种下的苦果了。

    徐灏基本已经放弃了说服他人的想法,费心劳力的有用吗?没有皇帝会为了小小的缠足而去对抗整个士林,对于封建王朝的种种无可救药的弊端,徐灏已然是死心了,只要他有生之年不让家里女人缠足就行。

    他现在要做的是经营家族以及相关的利益集团,就像是后世操纵世界走向的幕后财阀家族,凭借他一生心血和留下来的预言,使得后代子孙能够超然于世。(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