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三章 浪里白条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二百九十三章 浪里白条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三国之席卷天下首辅沈栗大明文魁大唐儒将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有家归不得的徐灏索性决定在乡下守株待兔,静候或许会忍耐不住的百户倪谅前来,因张美人的身份太过敏感,附近人家只知她是打南方迁来的,连田地都没置办,无非是仗着手里有些丰厚家资而已。

    这在本地没有任何根基,又是一介寡妇,倪谅很可能强行登门逼婚或者寻上门来勾三搭四。

    池塘对面就是长房田庄,开春后得拾掇田地了,凡是地主家都得抢先奉承耕地的军户或佃户,田间里炊烟处处,妇女开始要准备着午饭了,一笼笼的地里头,很多人在忙着平整土地拔除野草。

    北方大概要四月份犁地耕种,稀少的水田得四月末到五月时插秧,徐灏对此有些不确定,想后世开垦北大荒何等轰轰烈烈?种植稻谷北方最好的地域就是在东北肥沃的黑土地,古时制约的因素是交通不便和安全问题,如果能发明火车火枪,很多这时代的天大难题都会自然而然的迎刃而解。

    遥见红叶和绿竹带着几个丫鬟上了一艘小船,绳索没有松开,荡荡悠悠的就在河岸边上垂钓嬉闹。

    李秋带着四五个小厮就近守在岸边,挖蚯蚓掏鸟蛋捡柴火生火,徐灏见状放下心来。

    三月的北方依然很冷,这光景不慎掉进水里非得冻个半死,红叶她们心里有数不妨事,树木还是光秃秃的景色很一般,并非是踏青游玩的好时候。

    忽然徐灏发现对面徐汶带着四五个妇人打庄子里一路走出来,看样子也是要游船玩,嘻嘻哈哈之下,徐汶从人群中快步走出,动作敏捷的自岸上跳下船来使篙一点,木船平稳的向前滑行。

    妇人们都为之拍手赞叹,等徐汶撑船到了岸边,一个个提着裙角鱼贯上了船,有妇人指着对岸的红叶她们,似乎是在说想把船划过来。

    当下徐汶使篙调转船头时。因船小人多不料船身剧烈摇晃,女人们齐声笑嚷乱成一团,越是乱船儿越是左右倾斜的厉害,转眼间眼看着就要马上倾覆了。

    徐汶大叫道:“你们都坐到船心里,别乱动了,不然真的要翻了。”

    那几个妇人也发觉不妙了,赶忙停止了推搡笑闹,小心翼翼的坐下再不敢有何动作。

    小船朝着这边而来,徐灏就见徐汶身子一晃竟松开了篙,抱着头蹲了下去。难道是晕了船?就这样船儿横在河里。慢慢顺着水流而下。

    妇人们察觉出大官人有些不妥。纷纷出言询问,徐汶只闭着眼摇头一动也不动,妇人们急了赶忙使劲朝着这边大声求救。

    徐灏当即站起身来做了几下运动,脱掉身上外衣。扑通一下蹿进了水里,好半天才从远处冒出头来,李秋他们见状赶紧朝着这边跑了过来。

    “你们快瞧,三少爷跳进水里了。”画眉指着这边惊呼道。

    绿竹惊讶的道:“这水多冷,三哥不要命了?”

    红叶又是担心又是得意的道:“无妨,上个月还看见我哥游水了呢,把嫂子吓了个半死,埋怨了好半天。”

    众人紧张的望着徐灏鱼一样的游到了小船附近,先单手擎起飘在水面上的篙。递向船里,几位妇人大喜之下赶忙七手八脚的接了过来。

    水里的徐灏问道:“自己把船撑到岸边。”

    妇人们为难的你瞧瞧我,我瞧瞧你,同时摇头,茍氏没认出水里的好心人是谁。叫道:“这位小哥你行行好,奴家姐妹都不会撑船。”

    徐灏没做他想,迅速游过去探手勾住船舷喘了几口气,休息片刻,双臂用力带着浪花翻上船里,惹得妇人们惊呼连连。

    等徐灏浑身是水的站起来走到船头,几位妇人皆迷醉的仰望着俊逸青年那白皙修长的健美体魄,无不为之目不转睛,几乎同一时间,四五双火热目光都朝着男人那胯下的阳刚部位瞄去。

    一直等徐灏把船撑到了岸边,茍氏等人这才赫然发觉敢情是被自家三少爷给救了,顿时亲亲热热的围上来道谢。

    厉娘子忍不住再一次羞答答的瞅了眼生平罕见的奇男子,那令人脸红耳赤充满阳刚之气的好看体魄,不像是自家男人那种傻大憨粗,也不像徐大官人被酒色掏空了的苍白之色,也不是读书人那好似女人一样的肌肉松垮,而是别具一格的修长挺拔,身上毫无一丝赘肉,暗道这才是真正白玉一样的男子汉。

    若是能和他春宵一度的话,真真死了也甘愿,不过徐大官人长得更俊一些,也更会讨女人家欢心。

    “你怎么在这?”缓过来的徐汶有些气恼有些嫉妒,本想显示一下自己的本事,谁知却被老三出了风头。

    徐灏披上长衫,怕被风扫了引发感冒,匆匆说道:“陪红叶绿竹出来散心,大哥我走了。”

    “嗯!”徐汶目送老三被下人们簇拥着离开,撇了撇嘴。

    这时候恋恋不舍的茍氏等人一起扭头对着徐汶嘘寒问暖起来,徐汶不耐烦的道:“回庄。”

    临走时,厉娘子又一次看了眼那远处的男人,心说原来他是大官人的兄弟。

    一群人回到庄子里,十来个妇人正在聊天,空地上架起了卷棚和数口大铁锅,案板上摆放着锅碗瓢盆和米面蔬菜红肉一类。

    徐汶说道:“快收拾做后晌的饭,怕今日短工子散的早。”

    原来是为了给军户和庄里人做饭,厉娘子一大早也跟着出来帮忙,因时间还早,茍氏等人就撺掇着徐汶去庄外的河里游船。

    女人们笑嘻嘻的四散开来,厉娘子帮着蹲在地上洗碗的时候,就听茍氏几人叽叽喳喳的聊起了徐家三少爷。

    对门的刘嫂子说道:“今日才知三少爷健壮的像头牛,三月天站在外头都觉得冷的慌,等闲庄稼人都不敢下水,瞧他打对岸足足几十丈远的距离,几下子就游了过来,竟比鱼儿还快了三分,光着上身站在船头连个哆嗦都不打,几人能做到?那看好的身子等其它也不消我多说了,你们都看的真真。说百里挑一都不值,起码三少爷是万中无一的英雄好汉。”

    厉娘子听得入迷,回想起刚才一幕,脸色微微发红,抬起头来瞧了眼不远处背着双手溜达的徐大官人,脸色越发红艳。

    茍氏笑道:“咱家谁不知大少爷善武,二少爷善文,倒是三少爷文武双全。以前二房人人都说三少爷成天五更天时就起床习武来着,我还不信,现在方知传言不虚。”

    厉娘子忍不住问道:“那你家三少爷成亲了没?”

    刘嫂子说道:“成亲了。娶的是不亚于我家大少奶奶郡主身份的沐王府嫡出大小姐呢。”

    厉娘子羡慕的道:“那一定是位天仙般的美人。和你家三少爷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茍氏说道:“这话倒是不假,三少奶奶品性容貌样样拔尖,连我见了都心生仰慕,别说男人了。”

    耳听连茍氏等徐家下人都心服口服。不似说起大奶奶时的那般满腹牢骚,背地里骂她泼辣不近人情等等,厉娘子顿时死了心里那一丁点的期望。

    茍氏等人说得兴起,不免把几位奶奶都品评一圈,最后说起了耿氏时人人一脸不屑。

    刘嫂子鄙夷道:“不过是个二房小妾而已,趁着大奶奶不在,真把自己当成了正宫娘娘,这倒也就罢了,瞧她对待下人家尖酸刻薄毫不容情的做派。大奶奶好歹是面对面的训斥过错,事后也对事不对人,而她倒好,我又不是她房里的人,当初不过是替受委屈的丫头打抱不平说了句闲话。她得知后就跑去向二奶奶告我的刁状,然后我一家子就被打发到了这乡下。”

    有妇人说道:“别看耿奶奶一天到晚吹嘘是耿家小姐出身,据说当初是咱家花了一千八百两嫁妆买回来的,她在侯府就是个旁系还是庶出呢,不说大奶奶和三奶奶身份金贵,二奶奶那也是侯府二房嫡出,抡起出身,也不见得比咱们强多少。”

    厉娘子惊呼道:“一千八百两银子?老天,一定不知怎么标致的人。”

    茍氏嗤笑道:“狗!脱不了就是个人,上头一张嘴,下头一个洞,胸膛上长着两个馍馍。我说她那模样你就知道了,合你一般高,比你白净些,那鼻口倒不如你生的俊,不过水汪汪,喜溜溜的一双眼和你通没两样,怕不她那鞋你也穿的。”

    刘嫂子顿时挤眉弄眼的嬉笑道:“可不是嘛!她挨得那行货子你只定也正合适,哈哈!”

    “刘姐你又来取笑我。”厉娘子成亲多年倒也不惧风言风语,吃吃笑了起来,“那行货子你都尝过味道了,昨儿个下午还叫唤的没完。”

    “嘘!”茍氏忙说道:“人多别说了,传扬出去那还得了?”

    正好此刻徐汶溜达着走过来,茍氏扬眉说道:“你就不去对面探望下三少爷?”

    “派小厮去了。”徐汶笑眯眯的对着蹲在地上的厉娘子,“怎么好劳烦人家娘子来助忙?瞧这晌午日头暴晒,大热的天,你们也舍得?”

    茍氏笑道:“怎么就舍不得?倒吊着她洗菜做饭都舍得。”

    徐汶叹道:“你们舍得,我可舍不得。快来人把棚子搭起来,给各位娘子遮挡日头。”

    厉娘子低着头轻笑道:“多谢大官人了。”徐汶闻之顿时大喜。

    从这一日起,厉娘子渐渐和徐汶开始有了交谈,再不似以前的躲躲藏藏,每当徐汶说什么,她就跟着搀话接舌,二人也渐渐暗地里开始了眉来眼去。

    ps:月底啦,小钗吼吼月票!这个月虽然没加更,可是一天两更做到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