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九章 军师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二百七十九章 军师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明文魁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春秋我为王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开封府亲王府,恋恋不舍的周王朱橚看着亲手培育的草药园,园内各式珍贵草药不计其数,很是伤感。

    朱橚自小专注有耐心,博学多才为人内敛,低调的性格和锋芒毕露的四哥完全相反,反倒是世间对二王的传言正好颠倒,都说周王张扬,燕王沉稳。

    先帝朱元璋很欣赏皇五子朱橚的专心致志,但不喜他一味埋头学问不理外事,曾经想封他为吴王,后来有感于江南乃财赋重地,改封为了周王,就藩开封。

    成年后的朱橚偶然间喜欢上了医术,有一次擅自跑到老家凤阳采集草药,因而获罪被朝廷下令迁往云南,一路上朱橚见到民间疾苦,越发坚定了医药可以救死扶伤,延年益寿的想法。

    深知皇五子性子的朱元璋不过是为了警示,很快下旨留朱橚住在京城两年,又命他返回开封。

    经过两年来的沉淀和苦学,令朱橚迫切想著成惠及大众的医书,组织了开封附近一大批名士学者,名医郎中,专门在王府建立了一座植物园,亲自主持草药生长情况的观察实验,开展方剂学和救荒植物的研究。

    徐灏曾经惊喜的赞过周王为大明的生物医学专家,因朱橚正在著书的关键时期,没有贸贸然前去打扰。

    洪武三十一年七月,朝廷出人意料的宣布周王府长史王翰发现朱橚有异谋,数谏不纳后,诈做发狂而离职,跑回京城告发。

    正在京城的朱橚次子朱有爋也向朝廷举报其父王图谋不轨,朱允炆遂命李景隆打着经过开封前往北方巡边的名义,出其不意突袭周王府抓捕朱橚,朱橚和妻儿子女俱被贬为庶民,全家发往云南。

    此刻李景隆笑嘻嘻的道:“五叔咱该启程了。这草药园我答应你一定会保存的完好无缺。”

    “怕是无法活着回来了。”朱橚收回不舍目光,皱眉道:“我一直醉心于著书立作,两耳不闻窗外事。有人说近年传闻我脾气暴躁欺压良善,可我整日住在这里。哪里理会得了王府之事?先帝和四哥屡次来信提醒,我没空处置,不想原来这一切都是逆子做的好事。”

    李景隆吓了一跳,赶紧说道:“咱什么都别说了,您如今身陷囹圄性命难保,小心祸从口出。”

    朱橚忽然露出悔恨神色,指着站在远处的中年人。大怒道:“刘源,是你把药方子给了朱有爋是不是?”

    刘源急忙摇头摆手道:“与我无关,与我无关。”

    “怎么回事?”李景隆问道。

    朱橚突然间就像苍老了二十岁一样,垂头丧气的道:“没什么。咱们走吧。”

    李景隆疑惑的看了眼脸色苍白如纸的刘源,给心腹家人使了个眼色,转身随着朱橚离开。

    北平府,两天后收到消息的徐灏沉思不语,此刻道衍和尚陪着徐达去了山海关。欣喜若狂的朱棣为了保护岳父安全,派了次子朱高煦全程陪同。

    朱高炽夫妇和张美人母女一起住在城外皇庄,张辅带兵保护,燕王府继续对外宣称朱高炽兄弟滞留京城,继续和朝廷打口水仗。互相指责。

    徐灏寻思着朱允炆为何刚刚下葬了先帝,就马上派李景隆去抓捕周王呢?有传言说周王和燕王乃一母同胞,朝廷是为了防止兄弟联手,如果是真的话,那就意味着朱棣并非是马皇后亲生,而据其它小道消息,连太子秦王晋王都非马皇后所生,也就是说马皇后根本没有生育过。

    对此徐灏没有追查也不加理会,朱元璋杀了那么多人,不遭人痛恨才怪,什么样的诋毁之言不会出现?再说是真是假重要嘛?朱允炆一样非嫡子出身,枪杆子里才出政权。

    昔日在大本堂读书时,朱允炆最亲厚的堂兄弟莫过于秦王世子朱尚炳,晋王世子朱济熺以及周王次子朱有爋,当时朱高炽和他们之间的关系也很亲密。

    周王世子朱有炖和他爹朱橚一样,自小不喜军政,最是嗜好听曲唱戏,这方面很有天分。徐灏至今记忆深刻,记得朱有炖曾编过‘关云长义勇辞金’和‘黑旋风仗义疏财’两出戏献给朱元璋,而此时四大名著还未问世呢。

    徐灏偷偷抬眼观察坐在书案后的朱棣表情,眉头紧锁也在沉思中,一时间徐灏有些不寒而栗,从前三位皇子到李景隆父亲,凝雪的父亲沐英,会不会这一连串的英年早逝都和毒有关呢?

    不然怎么解释朱允炆还未等坐稳皇位,头一个就迫不及待的对周王朱橚下手呢?此前毫无预兆,而本身朱橚恰巧精通医术善于培植各式野生植物,这其中有没有某种阴谋关联?

    徐灏知道此事绝对不能调查,希望只是自己在妄自揣测,总之朱允炆和朱棣都是既得利益者。

    “姑父。”徐灏轻声开口,立时惊醒了朱棣缓缓转过头来,徐灏继续说道:“朝廷的策略看来是打算现行剪除周围亲王,然后迫使势单力孤的您主动投降,依孩儿看来,得提前做些准备了。”

    朱棣感兴趣的问道:“那你说该如何准备?”

    徐灏沉吟道:“虽说还未收到诸位王爷对此事的反应,可以预见值此建文皇帝占据名分大义的时候,都会敢怒而不敢言,朝廷凭此胆气大增会继续削藩并对您步步紧逼。为了预防万一,就以孩儿成亲的名义,调朱能张玉二位将军率少量精锐进驻我家,请姑父和宁王辽王等诸王抓紧时间联系,面对将来的朝廷大军,必须得保证左右两翼安全和粮道税赋的畅通,不然腹背受敌,北平就会变成一座孤城。此外山海关必须要牢牢控制在手中。”

    朱棣频频点头道:“你继续说下去。”

    徐灏笑道:“孩儿不懂军事,说的驴唇不对马嘴您可别见笑。”

    朱棣笑道:“无妨,有什么说什么。”

    早有准备的徐灏不慌不忙的随手展开一卷地图,指着上面说到:“北平府姑父经营多年,军民百姓上下一心,绝不是朝廷随便派些官员就能短时间掌控的,不如明面上示敌以弱。由着朝廷派遣要员以势压人。

    派细作打探清楚朝廷官员的详细情报,针对其弱点各个击破,待等到合适的时候引君入瓮一网打尽。有王府三卫精锐上万足以一战,当马上制定出详细计划。挑选信得过的将领统率,一等姑父您发号施令,则迅速封锁全城,以最快时间收复整个北平府全境。

    通州距离北平六十里地乃北平门户,军事咽喉不说,南方漕运和天津卫走海路来的货物都要经过此地,一定要有姑父信得过的人把守。这方面侄儿就不多说了,我想姑父早有考虑,只是提醒下。

    蘇州乃东北重镇连接宁王封地,都说宁王善谋。麾下带甲八万战车六千,所属朵颜三卫骁勇善战,恐怕守将不会听从姑父号令。一旦开战当得先取蘇州阻隔北方骑兵,眼前应尽快想办法安插人手,到时里应外合相机行事。此外还有居庸关等天险。都得提前安排信得过的将领,想姑父镇守北方多年,亲信将领众多,侄儿就无需罗嗦了。”

    朱棣毫不意外的微笑点头,徐灏的见解并未有何出众之处。精通军事之人都明白,就算是寻常校尉也能说的头头是道,不过徐灏今年一十九岁,这一份大局观堪称难能可贵。

    徐灏沉浸在思绪里,说道:“宁王善谋不善断,初期定会犹豫不决,他懂得唇亡齿寒的道理不会听从朝廷号令,可也会明白坐收渔利的好处。恐怕会分别和朝廷姑父暗通款曲,自己拥兵静观其变。姑父千万不能念着兄弟之情而放任他盘踞大宁,处于劣势或占尽上风之日,很可能就是宁王率大军杀来之时,不可不防。”

    朱棣神色微微动容,这一番分析可就难得了,顿时冷笑道:“朱权徒有其名而已,属官赞他‘贤王奇士’就飘飘然不可一世,他哪里懂得带兵打过仗?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不知天高地厚,先帝令他分我兵权,把本王看重的朵颜三卫尽数给了他,就自以为北方无人可与之匹敌,整日里游山玩水吃酒胡闹。哼!不管如何本王一定要得到精锐铁骑,不然无法和朝廷相抗衡。”

    徐灏心知自己是在关公门前耍大刀,朱棣和姚广孝不知商议了多少次,早已胸有成竹。可是为了证明自己的重要性,刀是一定要耍的。

    因此徐灏继续说道:“辽东有兵马十数万,侄儿观辽王懦弱没有担当,当日暴打吴高等人时,只知奉承皇储唯唯诺诺,怕是辽东要被他双手奉送出去,可惜!”

    朱棣惊异的看了眼徐灏,果然此子深藏不露,叹道:“辽东向来自成体系,为了抵御鞑靼人,招安辽人高丽人女真人和汉人等共同防御,委派各族头人为世袭千户百户,除了朝廷军令谁也指挥不动。这些年来朝廷陆续迁徙过去十数万军民,各族混杂地广人稀难以统一指挥,是以沿途营寨卫所大多互不统属,即使是本王也难以遥控,也不便安插将领过去任职。”

    徐灏早知此事,笑道:“如今朝鲜王国即将内乱,倒是可以请道衍大师走一趟,以大师之才,不难令朝鲜陷入四分五裂之中,则鼓动女真人趁机侵占朝鲜国土掠夺人口,鞑靼人必然闻风而动前去分一杯羹,则辽东苦于防御边患,难以抽调大军夹攻我北平了。”

    朱棣动容大喜,急忙问道:“此事当真?朝鲜国主李成桂不是在位吗?”

    徐灏低着头说道:“李成桂老迈,诸王子互相敌视,早年五子李芳远立国时功绩最大实力最强,但李成桂立了最贤的第八子李芳硕为世子,两位王子和其派系势成水火。又有第二子李芳果和四子李芳干对王位虎视眈眈,侄儿认为朝鲜内乱为期不远。”

    朱棣突然沉默下来,徐灏知道是因朝鲜局势和大明类似,使得为了争夺皇位的朱棣不好再说什么了。

    不管如何,想要击败侄儿的朱棣,一辈子都得活在得位不正的阴影里,难以自拔。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