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一章 众矢之的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二百七十一章 众矢之的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大唐儒将首辅沈栗我要做首辅寒门状元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明文魁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过了正月,朱元璋的病情逐渐有了起色,勤于御临朝会打理朝政,看上去和常人无异,京城内几家欢喜几家愁。

    开始考虑身后事的朱元璋大半注意力都放在了边关上,晋王朱棡病重世子朱济熺赶回王府,从此燕王朱棣的重要地位越发凸显,帝王几次下旨命北地诸王和边镇守将一体听从燕王府节制号令,颁布备边十策。

    汉家王朝的大敌永远在北方,朱元璋在朝会时屡次提及北平乃中国门户,不可轻忽,因此朱棣的军权与日俱增,无论各方面都超过秦王府和晋王府,直接间接统领的北方兵马达六十万之多。

    而此时军政大事实际上已经皆是出自朱允炆之手,兵部有侍郎黄子澄同参国政,身边有齐泰方孝孺随时问询,兵部开始一系列令人眼花缭乱的人事调动。

    朱棣大批嫡系将领被调出北平府,几乎都升官一级统领一地,对此朱棣明知是在离间部下,可也欣然接受,并未提出异议。

    吴高扬文平安等人成为燕王府麾下将领,朱棣亲切接待纷纷委以重任。兵部陆续调派数十位将领前往河北河南以及辽东,朱棣对此不置一词。

    不过朱允炆此时还不敢明目张胆的提防燕王,稍有异动就会引起皇祖父警觉,朱元璋是绝不会允许骨肉相残的,但信任提升皇四子军权的同时,也默认朱允炆安插将领掣肘燕王兵权。

    冷眼旁观的徐灏真心替老朱同志累得慌,一边坚持皇子分封制,一边坚持中央集权,提防皇子的同时又信任有加,整天为了朱允炆而费尽心机,说到底还是不信任外姓人,满脑子想的都是怎么保证朱家后代拥有天下。

    此时没必要再去分析什么了,事成定局朱允炆是必定要继承大统。早在朱元璋定下朱允炆为皇储的那一刻起,再没有人能改变帝王心意。

    朱允炆是真正的儒家子弟,品性操守无可挑剔,身边有一堆大儒严格教导,从小到大几乎没有出过一点纰漏。徐灏从没想过设计陷害对方,从而迫使老朱同志改变态度,那是傻缺才会干的事儿。

    徐灏说到底是个普通人,尽管做了很多事也没能力去改变天下大势,拿晋王朱棡来说,太子秦王英年早逝已经给朱元璋敲了警钟。派去了侍卫和御医,却仍然没能阻止住朱棡说病倒就病倒。

    大明朝目前欣欣向荣,徐灏能做的就是过自己的小日子。反正和朱允炆之间没什么生死大仇,在朝堂上也没什么死敌,即使朱允炆登基之后也不必担心身家性命,朝廷在糊涂昏聩也不会想着拿他的小命去要挟燕王。

    时间不知不觉到了三月份,这期间徐灏和外界断绝一切来往,没必要和燕王府保持联系,因朱高炽就在京城。

    四月初三这一天传来消息。晋王朱棡病逝,帝王听闻噩耗后昏厥了过去。

    魏家村徐府,芷晴低眉顺眼的端过来一盏香茗,又低眉顺眼的站在一边。不像往日般眉目含情。

    不单单是她,如今园子里的丫鬟们见了徐灏无不规规矩矩,马氏之死至今余波未消。

    受此影响,竹兰终于下定决心于上个月返家嫁给了一位寒门读书郎。四五个一直想亲近徐灏的适龄丫鬟也纷纷嫁了出去,就连芷烟渐渐都流露出去意。

    对此徐灏没什么感觉,大浪淘沙想走的尽管离去。贪心再大也得有个限度,现在不患女人太少而是太多了。

    徐灏身边真正有过肌肤之亲的只有妻子和嫂子二人,算是肌肤之亲的有麝月和芷晴,有过身体接触的是香玉和晴雯,除去香玉外这就足足五个人了。

    按理说母系社会最合理,女人应付三五个男人不成问题,一妻多夫制最科学,不服气你一个男人同时伺候三个女人试试?无非倒霉在要怀胎十月上,天赋树被砍掉了强壮和力量。

    也不知道当时女娲娘娘是怎么想的,估计是她老人家太寂寞了,非要制造出男女之间的矛盾找乐子玩。男人强大有侵略性但不耐久,女人承久细心却失于天赋柔弱,说穿了生理构造导致一个功一个受,明明女人孕育生命当为阳,男人播撒种子该为阴。

    就像是雄孔雀一样,把本该给男人的美貌改成了阳刚,问题是明明不善久战的男人满足不了妻子吧还竟瞎惦记别的女人,真真可恶透顶。

    这要是女人强大男人柔弱,一女双男的家庭会使得社会得多么的和谐啊!会少了多少征服杀戮。

    当然那就得换成男人来宅内了,直来直去的打一架分出座次也挺不错,简单粗暴直接没那么多弯弯绕,嘿嘿嘿!

    闲话休提,此时朱高炽面带愁容的坐在对面,说道:“三叔一去,父王就成了众矢之的,这该如何是好?”

    徐灏叹道:“晋王今年不过四十岁,这到底是怎么了?圣上已经七十一岁高龄,孝慈皇后满五十岁驾鹤西去,按理说没有家族遗传病因,正值壮年怎么就一个个?”

    朱高炽听得有些刺耳,好在已经习惯了表弟的言出无忌,轻咳一声道:“皇族隐秘莫要多谈,小心隔墙有耳。”

    徐灏不屑的道:“有什么不能说的?生老病死谁都无法免俗,有何可忌讳?算了!圣上派了谁去晋王府?”

    朱高炽神色古怪的道:“明面上自然是宗人府和礼部等官员,暗里地则是你大伯带着徐汶。”

    徐灏皱眉道:“希望他们父子懂得有些事是查不得的,不然性命难保。唉!这最伤心事莫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就怕圣上承受不住。”

    朱高炽苦笑道:“昨日圣上伤心之余迁怒于身边人,小李贤妃被赐死了。”

    徐灏摇摇头,他杀了马氏为何会受帝王赞扬?那是因朱元璋更不把女人性命当一回事,早年有人给朱元璋献上美貌才女,朱元璋信誓旦旦的说我取天下是为了美色?推到菜市口就给杀了,背地里岳父家的三姐妹,敌人的小老婆,元朝妃子宫娥等没少往自己身边划拉。

    还有李景隆父亲李文忠夜宿过的韩氏,朱文正的妻子大谢氏,常遇春悍妒的妻子,自家没人敢宣之于口的徐达妻子小谢氏,宫里的郭宁妃,大李贤妃和葛丽妃,胡允妃和其她很多连姓名都未留下来的女人无不是因各种原因,被恼怒的朱元璋随口处死。

    老朱同志是位雄主不是完人,优点缺点一箩筐,可怜小李贤妃就因太有才华,稀里糊涂送了卿卿性命。

    徐灏忽然问道:“兄长在家时是否也赐死过宦官宫娥?”

    朱高炽一怔,说道:“有过几次,皆是些品行不端造谣生事的小人。”

    徐灏很想问问这位未来的大明皇帝,你对皇帝一个人霸占数千宫女和数千太监有何感想?想了想没有问,明显这问题太愚蠢。

    徐灏说道:“现在姑父最重要的保证身体安康,兄长和高熙低调做人就够了,一切静观其变。”

    朱高炽说道:“我反倒是担心起你来,人人皆知你和我燕王府关系密切,万一有人借机谗言,则不免令你身陷囹圄。”

    徐灏点头道:“是福是祸躲不过,不好!”

    朱高炽就见徐灏脸上变色,急忙问道:“怎么回事?”

    半天后,朱高炽匆匆返回京城,徐灏眉头紧锁的坐在凉亭里,对着沐毅说道:“你快马去一趟威海卫,我要沐皙尽快来接人。”

    晋王府,徐耀祖带着百名锦衣卫一来就把停放朱棡遗体的宫殿给团团围住,随之而来的官员仵作检查是否被下毒,下令对御医和嫔妃宫娥昼夜严刑审问。

    徐耀祖端坐在殿中,欣赏着宫殿四周琳琅满目的字画古董,想起当日效忠帝王的往事,叹道:“非是臣不忠于陛下,自古良禽择木而栖,您风烛残年,臣又岂敢违逆新君?唉!”

    与此同时内宅里,徐济笑嘻嘻的对晋王世子朱济熺说道:“殿下放心,那些人都得被处死。”

    朱济熺悲痛的道:“都是这些人合谋害死了父王,一定要拿他们问罪,一个都不能饶了。”

    徐济小声说道:“临来时皇储说过晋王之位不好长期虚悬,王爷是暴毙于任何人无关,还请殿下斟酌。”

    朱济熺叹气道:“既然是皇兄的意思,那小王自当从命。”

    徐济马上正气凛然的道:“王爷毙了,身边之人都有过错,当一起为王爷殉葬以慰在天之灵。”

    朱济熺幽幽说道:“父王在世之时最喜欢侧妃。”

    徐济为难的道:“这个,殿下三弟那里恐怕会不依,下官不敢得罪王爷。”

    朱济熺冷笑道:“三弟自小顽劣不堪,举止轻浮,仗着侧妃受宠为非作歹,本王念及兄弟之情一味忍让,父王十有**就是被他活活气死的,如今晋王府乃我做主,由不得他反抗,此事就这么定了。”

    当晚晋王府连同侧妃陈氏等四位嫔妃和十名侍寝宫娥被赶到一间密室里吊死,三位御医及其十来个宫人都被杖毙。

    徐耀祖禀明朝廷晋王死于急病,于他人无关,朱允炆遂请示帝王十日后册封世子朱济熺为晋王。

    空落落的宫殿里,晋王庶三子朱济熿披头散发的瘫倒在母亲床边,摸着母亲昔日心爱的梅花簪子,咬牙切齿的道:“娘,孩儿不报此仇誓不为人!”(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