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章 谣言不攻自破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二百七十章 谣言不攻自破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大明文魁春秋我为王三国之席卷天下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汉民族的核心价值观即为孝,孝道的引申含义即为忠,忠孝乃汉民族两大道德行为准则,传承数千年,对每一位汉人来说孝道已经深入骨髓,自出生那一天起即无处不在。

    圣人提倡孝道不仅仅纯是为了孝敬父母,孝经里把孝分为五等,天子之孝、诸侯之孝、卿大夫之孝、士子之孝、庶民之孝。

    “五刑之属三千,而罪莫大于不孝;要君者无上,非圣人者无法,非孝者无亲,此大乱之道也”。是说不孝之人与要挟君主者和非议圣人者一样,都是大乱的祸根。

    简单点说,从家仆到主人,从军吏到上司,从学子到先生,从儿女到父母,从臣子到国君,总之连父母都不孝顺的人又怎能忠于皇帝呢。

    因此对于儒家来说首倡孝道是重中之重,侍奉双亲忠君爱国是读书人的核心信仰,孝道也会起到凝聚人心的作用,和汉字一样,皆是汉族之所以能够延绵至今的重要因素。

    忠孝是圣人提出来的,连帝王都得务必遵守,孝的基本含义是善事父母,包括“事生”和“事死”两个方面,所谓“事死如事生,事亡如事存,孝之至也!”孟子曰:“生养不足以当大事,惟送死可以当大事。”这就是父母和长辈去世后为何要举行葬礼和祭礼。

    或许对现代人来说孝经有些狭隘,但孝顺父母总是没错的,风光大葬虽不可取,但是简单而郑重的丧礼是必须的,只因人人都会老去。

    被激怒的徐灏公然处死了舅妈马氏,在萧家引起轩然大波,而在萧家村以外竟然没有引起一点波澜。

    谁让恰巧值此帝王日渐老迈的时候,包括皇太孙朱允炆和朝廷文武百官。以及世人对此的反应出奇的一致,要么沉默不语要么出声赞扬,因为符合帝王圣心。符合读书人的价值观,符合儒家对于孝道的变-态执着。

    至于徐灏以外甥的身份杀死长辈是否合理合法。很少有人去追究,因为杀人凶手身为贵族是个外甥,不是死者亲生子女,而死者是寡妇是弱势女子,反正民不举官不究。

    何况徐灏出手的原因是马氏不孝,身为顶天立地的男儿冲动热血是可以理解的,士林为此歌颂还来不及呢。总之这就是特权阶级,在孝道大于天的明朝不算是犯了王法,这就是封建王朝的一大特色。

    此外萧老夫人生前有大恩于四邻八乡,无数乡绅百姓听说此事后无不义愤填膺。为徐灏的行为拍掌叫好,谁若敢在这上面为难徐灏绝对会犯了众怒,谁会在乎一位寡妇的死?

    世事往往就是这么丑陋,杀一人是为罪,杀万人是为雄!

    徐灏对自己的行为不后悔。早在当年马氏虐待雨诗的时候就已经动了杀机,那时是百姓心态不敢伤人更别说杀人了。而这几年下来也算彻底明白了明朝不是法制社会,他是可以凌驾于世俗律法之上的少数人之一,既然撞上了那就新仇旧恨一起算,管他什么道德不道德。大丈夫活在世上往往需要快意恩仇,无需瞻前顾后。

    谁敢来抓他问罪?他倒是希望朝廷对此反应激烈,老朱同志死了后要嫔妃殉葬,臣子奉旨行凶就是忠孝,那他为了外祖母杀了不孝的舅妈,算不算孝道呢?结果令人很失望,没有人为马氏讨还公道。

    当晚尸体被放入一具棺椁内摆在了后院,闻讯而来的娘家人屁够不敢放一个,老老实实的和吓傻了的萧菖一起操办丧事,连去报官的胆量都没有,事后是经过村里人之口传遍京城。

    萧族人大多心里承认马氏死的活该,但好歹是萧家有名分的夫人,怎能被一个做晚辈的说杀就杀了?有些人对此敢怒不敢言,无论如何徐灏的出手都显得过于霸道,经此一事徐灏和萧家的关系变得冷淡,甚至隐隐有决裂的可能。

    徐达闻知此事后一声长叹:“真乃用心良苦,有了此次恩怨,将来朱允炆就不会以萧族要挟并痛下杀手了。”

    乾清宫内,朱元璋赞许的道:“做得好,此等不孝之人就该千刀万剐,原本朕想交代给你的身后事还有些疑虑,怕你到时又犯了妇人之仁,这下朕可以放心了。”

    徐灏说道:“凡事都有个前因后果,外祖母刚刚去世,有遗言要带走一些心爱之物,连一天都没过去,舅妈竟敢违逆外祖母遗愿并咆哮灵堂,是以臣认为她死不足惜。”

    朱允炆看起来比帝王还要憔悴不堪,面色苍白双眼无神,连日来衣不解带的服侍皇帝并主持朝会大典,累的半死不活,得亏了年轻常年习武勉强硬撑了下来。

    这一次朱允炆非常欣赏徐灏,说道:“孝乃百善之首,你的做法虽说莽撞但是情有可原,若是换了我身处其中,大概也会愤而下令。”

    “从你外祖母一事朕明白过来,要提前安排身后事,不然谁知道会发生什么?”朱元璋神色感慨,“等朕大行之时徐灏当辅佐允炆,到时谁敢提出异议,你就给朕杀了他。”

    徐灏苦笑道:“臣无名无分怎敢杀大臣?陛下您太抬举孩儿了。”

    朱允炆语气低沉的道:“此事我会做出安排,你不必担心。”

    徐灏点头道:“是。”

    朱元璋振奋精神笑道:“人生自古谁无死呢?允炆不必忧伤,你劳累多日去休息吧,让徐灏陪着朕就行了。”

    当下朱允炆对徐灏友善的笑了笑,转身去了隔壁西暖阁,整个大殿空荡荡的再无他人。

    朱元璋示意徐灏走上前去,低声道:“允炆天性善良念旧没杀过人,朕不放心,现在给你一道圣旨,到时就算是允炆也不敢违逆,除了允炆之外,违逆者不管是谁皆一律处死。”

    徐灏杀气腾腾的说道:“臣遵旨。”

    朱元璋欣慰笑道:“你处事一向果决,承诺过的事就一定会办到。而且最重要的是忠君爱国不会滥杀无辜,懂得体恤良善,朕对你的性情知之甚详也非常满意。不要令朕失望。”

    徐灏单膝跪地双手接过一道黄绫,义无反顾的大声说道:“臣誓死完成陛下嘱托。绝不辜负陛下信任,若违此誓,天人共愤。”

    坐在回家的马车上,徐灏摸着不足半斤也重逾千斤的圣旨,神色欢喜。

    萧家村萧家,马氏之死彻底震撼了整个萧族,这让一些别有用心的族人知道了继老夫人之后。萧家依然不容任何人欺负。

    萧家还剩下两位漂亮寡妇夫人,有的是人惦记垂涎,尤其是二夫人梅氏,一旦上了手就是人财两得。何况梅氏本身风韵如昔堪称绝色,萧家男人谁不觊觎?

    这下子没人敢试图染指了,起码徐灏在的时候没人敢,杀马氏就和杀只鸡似的容易,事后一点事都没有。这要是激怒了他怎么得了?哪怕是徐家三位老爷都做不到。

    不但没有人敢起坏心眼,反而全都跑来献殷勤,把丧事操办的格外风光体面,族中几位长辈当仁不让的商量起家产该怎么分配,最后看似很公平的平分成了五份。三子二女俱都有份。

    徐灏当面提出母亲的那一份家产由萧雨诗继承,几位表妹人人有份,立即赢得全村人的赞扬。

    萧姨妈和两位舅妈都那一晚给吓坏了,其中吓破了胆的萧菖是万万不敢在萧家村定居,就等着出殡葬了母亲之后马上搬到马家村去。

    上官氏有萧蓉傍身所以选择住在萧宅,很聪明的笑言女儿随时可以去表哥家长住,越发坚信外甥是她后半辈子的最大依靠。

    萧姨妈得了母亲的一份遗产,精心打理今后不愁吃穿,她生性好强自然选择搬到徐家外宅独门独院里生活,不愿一味由徐家供奉给人以口舌,但一样把闺女留在园子里让徐灏夫妇照顾,因寄居徐家才会培养出真正的大家闺秀。

    梅氏向来胆小,现在见了徐灏即心脏砰砰乱跳,本来想留在萧家离得徐灏远远,可谁知徐灏当众提出表姐远在外地,二舅妈身边无儿无女不放心,得搬到徐家和表妹萧雨诗住在一起,说完后对着萧家人面带冷笑,顿时无人提出异议。

    梅氏心里暗暗叫苦,偏偏打死她都不敢出言反对,遂认命老老实实的收拾东西准备搬家了。

    村里人自是无人会认为徐灏要霸占区区家产,而好色之徒都认为徐灏此举目的是要霸占人,并为此议论纷纷,收用表妹很正常,收用舅妈就太不像话了。

    出殡这一日,六驾马车停在内宅门前,萧家女眷除了两位舅妈外齐齐出来迎接。

    因机会难得,令齐聚外宅的萧家子侄辈和外人们争抢着翘脚伸头,都想瞧瞧闻名已久的徐家两位少夫人到底何等天香国色。

    果然传言不虚,就见当先走下来位穿着一身雪白狐裘,头戴玲珑耀目白狐帽,颈上挂着白狐领子,腋下带着两串通心白玉块的朱巧巧。

    裹着裘皮也掩不住其窈窕身段,浑身雪白格外映衬着粉脸含春,柳叶弯眉一双凤目,微微带笑行动间顾盼神飞。

    当即有人兴奋的道:“那就是徐家说一不二,精明能干的大少奶奶,没想到竟是如此标致温柔的美人,哪里有传言般的言语泼辣,冷心无情呢?”

    接着下来的则是位珠玑盈头,雾鬓云鬟,双瞳剪水淡扫蛾眉,樱桃小嘴不点而赤,娇艳若滴,腮边两缕发丝随风轻柔拂面凭添几分诱人风情,肌肤细腻如雪,五官精致绝伦的绝色少妇。

    沐凝雪今日身穿素白淡彩墨竹长裙,上罩百蝶穿花宝蓝线绉齐肩朝褂,外罩一件纯白鹤羽大氅,肩若刀削腰不盈一握,美目盼兮间荣光焕彩,一颦一笑动人心魄,不啻仙女也!

    结果把所有登徒子全都迷得失魂落魄,可惜转眼间两位高不可攀的美人就被一群如花似玉的俏丫鬟簇拥着进了内宅去。

    谣言马上不攻自破,拥有如此天仙似的的娇妻和众多美婢,徐灏还用得着惦记徐娘半老的舅妈么?笑话!

    笑话嘛?天知道。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