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一章 顿悟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二百五十一章 顿悟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春秋我为王大明文魁三国之席卷天下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欧阳伦很有钱,最主要的赚钱手段是靠走私贩卖大量茶叶,一年能赚几万两真金白银,而茶叶是朝廷明令禁止的战略物资,依靠茶叶可以间接控制西北番族并换取马匹,朱元璋对此极为重视,下旨一经查出不管是谁皆立斩不赦。

    徐灏自从张麟被处死之后就秘密安排人手暗查,手里捏着欧阳伦的罪证,若不是欧阳伦没有再出手对付他,早就命人检举揭发了,也是顾虑到朱元璋,不想令马皇后的女儿成为寡妇。

    自从如意轩一起吃了一次酒后,欧阳伦就把仇恨升华为公子哥之间的意气之争,就好似当年的曹大公子一样。徐灏多少能感觉出来,但没有撤回人手为了以防万一。

    乾清宫内,徐灏发觉朱元璋精神异常旺盛,可是整个人已经瘦得皮包骨头,两眼充满血丝,背部微微佝偻哪怕是帝王努力直起了腰板。

    朱元璋见到多日未见的徐灏显得很兴奋,说道:“朕最近忙着编写完善大诰,以为万世之法。这还是你在山东的法子给了朕启发,这大诰不是秀才文,不能是官员写也不能是官吏写,得由朕以白话让百姓人人都能读得懂,如此再有贪官墨吏贪赃枉法,百姓自会带着大诰去告发。”

    徐灏心里暗叹,大诰分为六个版本,把洪武年间最有典型的案子详细写在里面,上至皇族下至黎民皆有其对应,遇事照着书上所写去做就行了,如果事出紧急什么的,百姓可以把官员抓起来押着进京。

    完全没有满清所谓民告官如子杀父,先打五十大板,胜诉也得流徙两千里。

    洪武朝大诰就像红宝书一样家家都有,朱元璋为了百姓可谓是苦心孤诣,刻意下旨犯了法的人家只要收藏了大诰,罪减一等。因此几年间大诰就普及到天下各地,人手必备。

    可是史上对贪官最最严刑苛法也阻止不了前仆后继者,最为百姓着想的明大诰随着朱元璋故世后很快被弃之高阁,百姓继续任人鱼肉,哪怕洪武朝清官占据了整个明朝的三分之二。

    徐灏有些灰心,他总觉自己所做的一切都会和朱元璋一样,最终徒劳无功。

    帝王一片苦心没有被臣民所理解。反而导致朝野上上下下的一致怨恨,就连受益最大的太子朱标父子俩和天下百姓都很不满,更不用说其他人了。

    徐灏嘴里发苦,真想大声告诉帝王你死后管他洪水滔滔?你可知等你驾崩后,大诰就像是厕纸一样被天下百姓弃之如蔽?没等到了清朝,遍布各地的大诰就已残缺不全近乎绝迹。

    可是看到帝王禅精竭虑已经油尽灯枯的虚弱模样。徐灏很受感动,就让老人家带着心满意足而去吧。

    徐灏勉强笑道:“陛下圣明。”

    “不用你来奉承。”朱元璋颤颤巍巍的怒道:“如果你和他们一样,干脆永远别来见朕了,朕要的是你说实话。”

    徐灏幽幽说道:“贪腐得常抓不懈,只有坚持坚持再坚持永远不能松懈,不然春风吹又生杀了一批又冒出来一批,无法根除。而陛下既然已选皇太孙为皇储。吏治必转严为宽,改处以重刑为以儒家之道仁义道德来教化百姓,恶名都被陛下承担,皇太孙一经昭告天下仁义为本,自然顷刻间四海归心,皇位稳如泰山矣。”

    “不错。”朱元璋满足的长呼一口气,心说到底徐灏能够体会出自己多年来良苦用心,可谓是知己了。

    朱元璋笑道:“朕励精图治三十余年。以法家治国不惜得罪所有人,就是为了要让允炆日后登基后能够顺利推行德政,再现盛世。不过朕亲手制定的祖制不可更改,朕也信不过那些表面道貌岸然实则虚伪贪婪的文人,所以朕要儿子们各自镇守一方,一旦允炆被人谗言从而有了过错,那时天下诸王当群起反对。”

    徐灏心里苦笑。皇权岂容他人制约?您能想到朱允炆会为了皇权亟不可待,要把你亲手赋予各地藩王的权势全部夺走嘛?朱棣会打着你亲手制定的祖制,以清君侧的名义推翻了朱允炆嘛?能想到朱棣登基之后也出手把诸王权利尽数削去嘛?您更不会想到日后朱家子弟就好似猪狗一样被圈养,繁衍了数百万朱家人每年会浪费掉一年赋税的一半嘛?

    三十年的励精图治苦心经营。到头来还是无法避免一家王朝只有二三百年时间的轮回宿命。

    可是明知如此,该做的事还是要做,谁也不会因将来必死而不去努力奋斗不去争名斗利不去相互厮杀,人类天性中就带着欲-望野心,带着开拓心和进取心,带着征服一切或追求舒适生活的美好愿望,总之带着各种各样的憧憬和希望,这就是人类文明之所以能够持续前进的原因,就和宇宙万物必然有生有灭的过程一样,命运赋予了人类或许独一无二的思想,同时也赋予了自我毁灭的基因。

    此刻的徐灏立地顿悟了,思绪豁然开朗!从此不再纠结于知道历史未来的悲凉感,也不再纠缠于民族大义国家兴亡里,既然不想出家冷眼看尽这世间潮起潮落,那就混迹红尘无所顾忌的走完这一生吧,不管如何最终都是一个死字。

    要么生而为枭雄,死亦为鬼雄,要么做个平凡之人,大概当狗熊的几率最大。

    想通了的徐灏头脑清醒,突然间福至心灵,正色说道:“臣当尽心尽力辅佐皇太孙,立誓终身维护陛下生怕之夙愿,为我大明鞠躬尽瘁,若违此誓天诛地灭。”

    心中升起杀机的朱元璋立时欣慰笑道:“好!希望你能记住今日对朕的承诺,也希望朕没看错人。只要你能对允炆忠心耿耿,朕保你一生荣华富贵。朕可断言你徐灏必当成为国之栋梁,青史留名。”

    如此心怀鬼胎的徐灏和同样心怀鬼胎的帝王相视微笑,君臣相得老少相宜,其实心里压根就不信对方一个字,呸!糊弄鬼呢?

    朱元璋高兴的道:“把你家老太君尽快接回来,一家人也早日团聚。嗯,如何用你自有允炆去仔细斟酌,朕就不越俎代庖了,不过朕岂能亏待于你?听闻你父亲善于处理琐事,那就去光禄寺做个典薄,你娘封为六品诰命安人。”

    “光禄寺?那不就是管着吃喝拉撒和祭祀的内务府嘛?哦谢主隆恩,我爹他也算是人尽其才了。”徐灏笑道。

    夜晚返回家中的徐灏亲笔修书一封,第二天一早光明正大的吩咐李秋把书信打官府驿站送往北平。信中实话实说,告知燕王陛下赏父亲官职打算接全家人回来云云,至于朱棣几时放人那就不归徐灏管了。

    徐灏对改换门庭一事毫不担心,先不说和朱棣多年来的暧昧,彼此关系稳固的很,帝王也是好意不假。问题是他有心卖身投靠,也得人家朱允炆愿意收留才行。

    而且徐灏的心态已经起了很大变化,不再执着于世俗名利和民族未来,如今身上没有官职给了他大隐隐于市的方便,可以静心下来好好思索一些事。

    毫无疑问姚广孝的失踪意味着历史已然发生了改变,这令徐灏惊醒过来,面对不可预测的未来,每一步都得走的格外小心谨慎。

    太阳照常升起,不提蛰伏的徐灏默默准备着帝王驾崩的那一日到来,抓紧时间和各方打好交道。

    萧家村里在萧家老太太的牵头之下,因有徐灏隐在幕后,各家乡绅富户顾忌之余,遂同意拿出粮食来接济乡亲们。

    萧家徐家首先带头很是慷慨的各拿出五千石粮食,这有了表率,自然有钱人不好意思出手太吝啬了,开仓放粮,一举筹集到了两万石米面等五谷。

    粮食得统筹精心管理,灾荒时比金银更珍贵,丝毫不能马虎大意。五百人的护卫队顺利成立保护粮食外,带着刀枪棍棒分派人手到处巡视。

    徐灏觉得不保险,又采取人海战术发动人民群众来设立岗哨,把萧家村周围打造成了抗日根据地,墙壁上大刷标语,什么众志成城同舟共济,血脉与共保卫家园,不仁不义天人共愤,出卖乡亲人人诛之,一家遭贼全村玩命等等诸如此类不三不四的口号。

    结果有了精神上的激励和活下去的口粮鼓舞人心,萧家村和临近三个村子人心稳定,自发踊跃守卫,没有一家迁徙外头的,也没有饿死一人。

    往后一直到了秋天,遍天下缺粮即使京城也是如此,人们为了果腹什么都顾不得了,铤而走险聚众亡命,打家劫舍鼠窃狗偷之事层出不穷,官府忙的焦头烂额效果有限,各地哪个村镇没有人饿死?惟独萧家村这里风平浪静。

    村里庄上有了饭吃谁会去做贼?真真是一家有事众家护卫,外面人敢来偷窃打抢的,不拘人数多少,马上合庄的老婆汉子就如豺狗阵一般叫骂着严防死守,孩子跑去召唤护卫队前来支援,几次里应外合打的数十人一伙的贼人抱头鼠窜,萧家村一时间名声大噪,远近皆知这里不好惹。

    因此连带影响了金陵无数村庄,里长乡绅等听闻萧家村人心坚固,纷纷前来打听,无不佩服萧家村所费者小,所获者大,当即回去有样學样。

    很快其他村镇渐渐受到传染跟风,竟然使得金陵饿死之民远远低于各地,萧家老夫人经此一事成了万家生佛的活菩萨。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