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九章 舅妈太危险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二百四十九章 舅妈太危险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大明文魁春秋我为王三国之席卷天下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凝雪一片好意安排芷晴芷烟来为徐灏舒缓身心,徐灏却觉得很没意思,就好似被施舍的可怜人似的,又不是小狗?完全失去了那种兴趣。

    其实就连两丫头心里都不大情愿,奉了小姐之命去伺候男人,怎么想都觉得别扭。再说她俩身份体面又是年轻貌美的黄花闺女,有的是人惦记奉承。

    要是被少爷苦苦缠着勉为其难从了那倒也罢了,主动凑到跟前去做那难以启齿的勾当又算什么?这要是被传扬出去岂不是大丢颜面?

    到底晚上三人没搅到一块儿,各忙各的各说各话,临睡前孤枕难眠的徐灏终于琢磨过味来,敢情中了妻子欲擒故纵之计,暗叹娶了个狡猾如狐的老婆。

    第二天徐灏早早起床坐起来伸了个懒腰,睡在外间的芷晴听到动静后睁开眼来,问道:“要小解么?”

    “你睡你的。”徐灏把锦被翻到一边。

    芷晴伸手揉了揉眼眸,起身披了件外衣走了过去,忽然捂着嘴背过身去,羞笑道:“大清早的不安好心。”

    徐灏无语的道:“这是男人的自然反应,叫晨起,最是正常不过了。”

    “是么?”芷晴想了想红着脸转过身来,忍不住瞄了那昂然的地方一眼,“我给你拿一套新衣来。”

    “天冷你先穿上棉袄,干脆咱们搬到绛雪斋得了,竹楼里没法铺火炕,太冷。”徐灏慢慢活动着身体。

    “好,昨晚我都给冻醒了呢。”

    芷晴清楚少爷的目光围着自己的身子打转,二人有过一段同居生活,对此早就习以为常了,站在衣柜前挑选着衣物。

    徐灏到底没忍住上前伸手贴在俏丫头的臀部上,芷晴咬着嘴唇故作不知,故意说道:“这件有些旧了。这件扣子上的线松了,这件料子不好。”

    徐灏心里暗笑,使劲用力捏了一把,顿时芷晴哎呀一声,就听见外面传来芷烟的声音。

    “少爷醒了没?”

    芷晴又羞又气双手捂着小屁屁转过身来,慎道:“不知好歹,看我今后还睬你不?你快过去,芷烟要进来了。”

    徐灏笑了笑抬手勾出一套叠的齐齐整整的衣服,就那么举着说道:“赶紧伺候我更衣,这么冷的天。你慢吞吞的想冻死我不成?”

    “你!”芷晴顿时气结,使劲一跺脚蹲下身去,突然用力一把扯下徐灏的裤子来,大笑着七手八脚的迅速往前爬去,恶人先告状的叫道:“芷烟救命啊!”

    徐灏愕然,就见芷烟正好走进来撞个正着,一眼瞧见那暴露在外的大雀雀,而芷晴趴在地上死命往外逃,怎么看都像是欲行非礼。

    “啊!”芷烟先是怒视男人的狰狞之物看了个仔细。然后才缓缓捂着双眼转身逃跑,这一幕做作的模样闹得芷晴笑的喘不上气来,捂着肚子喊道:“你等等我呀。”

    看着两个丫头逃之夭夭,被芷晴戏耍了的徐灏失笑的道:“有意思。”

    没过多久。芷烟生气的押着偷笑低着头的芷晴走进来,埋怨道:“你们俩要闹不会关起门来?一大早吵的她们全都醒了,别闹了,赶紧把衣服穿好。”

    “我先穿衣服去。冷死了。”芷晴快步走到自己床边,也不躲避的换起了衣服。

    芷烟上前挡住男人贪婪目光,不满的道:“你就知道宠着她。”

    徐灏没说话伸手把芷烟搂过来紧贴着自己。低头亲了下俏丫头的脸颊,这才笑道:“行了吧。”

    芷烟心中甜蜜,满意的道:“下次你欺负她时叫着我一起,我帮你捂着她的嘴,让她撒泼叫喊持宠而娇。”

    徐灏大笑心说这才是自己想要的,有灵性的女孩子最有趣,远不是木头似的的女人可比,如同嚼蜡。此时见有小丫头端着热水送进来,松开了芷烟已经软绵绵的娇躯。

    被伺候的穿戴整齐,徐灏让丫鬟们继续补觉,一个人出来习惯性的沿着小路慢跑。

    有段日子没锻炼了,徐灏能感觉出手脚有些沉重,提醒自己要坚持不懈,可是也知太难做到了。

    半个时辰后本想去天香阁,一想到丈母娘也睡在那里不方便,转身去了外宅。

    随便吃了顿早饭,带着李秋等护卫步行去了萧家,一路上早起的村里人纷纷朝着他打招呼,人人兴高采烈,徐灏知道里长和薛文已经把风声传出去了。

    这人就是这样具有盲从性,遇到困境时巴不得有人挺身而出带头,谁带头自然谁出力最多,做好了是应该的,做不好那也是人家挨骂,何乐而不为?再说又是徐家出面,没有不服气的。

    到了萧家聚居的街口,老婆小厮们呼啦一下围了上来。

    李秋赶紧说道:“如今不同以往了,少爷身上佩戴的皆是夫人亲手所做,你们就别指望了。”

    小厮们闻言都露出失望之色,有老婆叫道:“都闪开别一个个手脚不干净,三奶奶做的东西岂能流落到外人手里?都滚开,哎呦三爷您这一身纯白狐狸毛斗篷可真好看。”

    徐灏故意说道:“今年家家日子都不好过,一文钱都得仔细着花,赏钱待来年再补上,都散了吧。”

    有小厮叫道:“三少爷您可怜可怜小的们,好多天没吃过一顿饱饭了,偏偏老夫人大把大把的把米面送给外人。”

    徐灏对外祖母升起景仰之情,说道:“这好办,李秋你把咱家的年礼匀出来一半,这边挨家分下去。”

    李秋愁眉苦脸的叹气道:“是。”小厮老婆们立时欢天喜地的,兴冲冲的奔走相告去了。

    徐灏心里不是滋味,可是没办法必须得装穷,他还没伟大到把所有钱都奉献出来的无私情操,再说做人要低调点好,炫富不是什么好事。

    往常徐灏皆是陪母亲逢年过节来萧家,略坐个小半天就借故离开,因这边亲戚多到令人吃不消,遍地皆是长辈太拘束。现在好多了,萧族分了家后不必再理会那些不相干之人。

    进了内宅,闻讯赶来的三位舅妈二话不说上前抱住他,也不管如今外甥已经成了亲,搂搂抱抱摸摸捏捏可谓是百般怜爱,大抵徐灏长得讨人喜欢,有主见有担当,又有家世摆在那,舅妈们对他好倒也算是真心实意。

    话说个中滋味委实难以启齿,想表姐表妹皆是难得的美人。可想而知舅妈们都是风韵犹存的美妇人,尤其是风华绝代的二舅妈比表姐还要漂亮三分,徐灏又从来没把她们视为亲人长辈,这也是为何徐灏不愿来萧家的原因之一。

    萧家乃本地首屈一指的名门望族,徐灏的姥爷乃金陵有名大儒,姥姥乃金陵书香门第方家的大小姐,被父母严格管教的三位舅舅二十岁左右都先后考中了举人,名气很大,娶的媳妇自然皆是本地有名的大家闺秀。知书达理琴棋书画样样皆通。

    想当年萧族盛极一时,本来都看不起爆发户般发迹的徐家,好在二爷爷徐达乃当世英雄,姥爷勉强同意了老太君的提亲请求。可叹后来萧族二十多人死在了官场上。盛极而衰。

    想到母亲当年婚事,徐灏心里就暗自偷笑,貌似当年母亲绝对是萧家的一大异类,泼辣精明就好像大嫂一样。姥爷姥姥自从把家里的祸害送过去后,一直心存愧疚,也不知说了母亲多少次要给便宜老爸纳妾。奈何老妈这上头六亲不认就是不同意。

    徐灏因表妹萧雨诗的缘故不喜大舅妈马氏为人,雨诗生母早已病逝多年,马氏有独子萧菖,今年一十八岁和徐灏一般大,本来早年有指腹为婚的官宦人家小姐,后来人家悔婚退回了信物和两百两银子赔礼。

    受此打击萧菖性格变得很孤僻,常年闭门读书,蒋嵩故去时来都没来,倒是有其他萧族同辈兄弟赶来祭奠过,但是没留下守夜就纷纷告辞而去。

    庶子萧蔷和萧慕乃一母所生,一个十四岁一个十三岁,自小就嫉妒最受宠的徐灏,不愿和他玩耍渐渐长大后就变得更生分了,哥俩生母乃是马氏贴身丫鬟也姓马,而雨诗生母乃大舅舅的贴身丫鬟出身,这就是为何雨诗会受到虐待的缘故。

    表姐萧雨滢的生母是二舅妈梅氏,前文似乎提过萧雨滢和徐青莲年纪一般大,二舅妈当年十五岁时嫁到萧家,当年就有了身孕生下了萧雨滢,如今不过三十四岁。

    因梅氏乃金陵有名的大美人,二舅心满意足婚后专宠爱妻一人,是以没等留下子嗣就被处死了。后来梅氏因没有儿子,过继来个同族孤儿取名萧芸,今年一十二岁。

    徐灏清楚二舅妈一直对自己没娶表姐而多少有些耿耿于怀,不过梅氏为人温柔和气,很清楚自己女儿的骄纵脾气和爱慕虚荣的性子,当年徐灏就算是有错在先喜欢上了沐凝雪,可是萧雨滢后来还不是一样留情于朱尚炳,反正表姐弟俩半斤八两谁也别说谁。

    因此梅氏对于外甥的宠爱一如既往,加上萧芸小小年纪就不学好,不喜读书只知道亲近女人,这令梅氏对养子大为失望,去年萧芸竟然把丫头的肚子给搞大了,十二岁就成了亲。

    此外萧芸时不时对绝美养母流露出非分之想,有了防备的梅氏遂和老太太商量一番,一狠心就令萧芸认祖归宗,给了一间院子三十亩水田和百两银子,把萧芸夫妻俩远远打发到了乡下。

    如今表姐远嫁,没了依靠的梅氏想把外甥当成半个儿子般对待,时常亲手给他缝制些衣物鞋袜,徐灏也很喜欢这位温温柔柔的舅妈,逢年过节四季礼物不断。

    问题是舅妈实在是太漂亮了,危险之极!(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