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九章 二姐出嫁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二百三十九章 二姐出嫁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我要做首辅寒门状元首辅沈栗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明文魁大唐儒将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因有燕王亲自出面邀请同去北平,老太君盛情难却答应下来,徐庆堂夫妇都很欣慰,能够亲自送长女出嫁,作为父母没有遗憾了。

    一连多日,二房上上下下都忙着收拾行装。为了谁去谁不去很是闹了一场,人人都把此次出行当成了平日里的踏青游玩,无非距离远了些自然争相踊跃,闹得不可开交时,最终徐灏来了一句既然都想去那就都去好了,家里又不缺少路费,结果二房人人皆大欢喜。

    这边王氏忙着准备女儿出嫁事宜,徐济夫妇赶过来帮忙,耿氏全力以赴,长房人人都想把婚事操办的风光体面,好彻底扬眉吐气,一扫两年来被二房压了一头的晦气。

    朱巧巧除了帮着做事外,打定主意要随着老太君去北平,对此大感失望的王氏很是耿耿于怀,可到底不敢驳了老太太的兴致,倒是借故把翠云翠柳姐妹俩留了下来。

    二房就等着二姑娘翠桃出嫁之后,一起去北方公费旅游。最难过的恐怕就属徐家小姐们了,自此一别后即远隔万水千山,再不复往日之朝夕相处,是以每时每刻都聚在一起,惜惜依别互道珍重。

    说实话徐灏也很难受,毕竟和姐姐妹妹都住习惯了,人都走了这花园再好也失去了意义,但这就是人生。

    难受归难受,大抵徐灏为人还是很积极乐观向上,姐妹再好也不是自己碗里的菜。徐灏推掉一切应酬,整日里陪着姐妹们流连于花园,每一处角落都留下了她们的足迹。

    空闲时徐灏开始惦记起属于自己的菜来,不动声色的作出安排。此去北平后,很多人和事都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崭新生活即将开始。提前把竹兰等丫鬟都送给了嫂子,左手换右手依然是他的人。

    每个人都有权选择未来。香玉要留下来继续学医,并且立志终身不嫁做个悬壶济世的女医,徐灏欣然同意遂指使沐皙带着锦衣卫闯进了太医院。一番威逼利诱下来,香玉遂成了朝廷正式承认的女医。其实换汤不换药。世袭医户在明朝的地位和军户农户差不多,都属于百姓阶层,因此女医不女医的根本没人在意。

    倒是此举恰巧比历史上首创女医制度的朝鲜早了一年,中国历史上不是没有女名医,而是没有传承和制度化。

    徐灏希望女医制度一代代传承下去,他寻思一大群受到社会歧视的女医生或许未来会出现一两个奇迹来。

    因男大夫会受到世俗富贵名利和本身野心的影响,会敝帚自珍失去了进取之心。而女人这方面就要可怜的多,但正因为可怜才能抱团彼此依靠,才能专心致志,反正谁知道呢?保不准有了自己作为先知指引。关起门来孜孜不倦的研究医术,无意中开创出西医呢?

    反正徐灏很看好香玉的个人成就但不看好女医的未来,提醒她不要给达官贵人家的女眷看病,尤其是绝对不能进宫,因医生可治病救人也可杀人于无形。不得不防。

    立下祖规只能给百姓治病,门下弟子破戒必须断绝师徒关系后赶出门去,省的招来祸患,可以招男人入赘,传子又传女等一大堆有的没的门规。

    从教司坊里买来三十多个小丫头充作弟子。收留了四五个宫里年老女医官做供奉,告诉香玉可以收留些有天分的可怜女子,明言传授医术先得读书学会做人道理,如此成立了女医门,地址选在了魏家村庄园,香玉遂稀里糊涂的成了一代开山祖师爷。

    徐灏把红叶的店铺产业移交给嫂子掌管,竹兰晴雯负责具体打理,麝月成了朱巧巧的内管家,实则还是红叶自己的产业,至于香菱香萱等丫头任凭去留。

    因为红叶的个性脾气徐灏太清楚了,妹妹一定不会乖乖的嫁给朱高煦,所谓订亲无非是假借燕王之口把祖母等亲人哄过去的手段罢了。

    如果红叶不稀罕当王妃,徐灏就不会勉强妹妹,倒是绿竹变得沉稳安静又不失活泼,非常适合嫁给朱高煦那小子。

    徐灏很想把翠云翠柳一并嫁给燕王府麾下武将,可是一来此事上头他无法做主,也没有寻到合适人选或是战死沙场怎么办?二来怕联姻太多遭到朱棣的猜忌,此种事最好是男方主动求亲朱棣点头王氏同意为妙。一切顺其自然吧,好在没有老太君亲自点头,王氏也不敢私自把两位庶出女儿急匆匆地嫁了人。

    徐灏预感到京城已经渐渐风雨欲来,从李公公那里得知帝王身子骨越发虚弱,几次咳出血来却不肯安心静养,仍然日以继夜的处理国事,如此高强度的工作状态断不会支撑长久,即使强行让帝王休息下来,徐灏清楚绝对会适得其反,反而加速朱元璋走向死亡。

    徐达一如既往的低调示人,越是低调就越是令人心跳,总之徐灏不想成为新旧交替的牺牲品。

    六月初六这一日,天气晴朗万里无云,张灯结彩的徐府宾客如云,朱巧巧亲率数十位妇人丫鬟手持棍棒嘻嘻哈哈的站在二道门前,就等着新郎官进来时给他们来一顿杀威棒。

    千寿堂里,徐耀祖身穿一袭簇新的五品官服,王氏珠翠满头盛装打扮,夫妻俩笑呵呵的端坐在主位上,周围站满了宾客,等待着新郎新娘前来磕头献茶。

    徐汶徐济和老四徐淞忙着分头迎接客人,府里大摆宴席。徐庆堂招待着二房这一边的亲朋好友,身边有徐溶徐沂这一对朱巧巧的左膀右臂前。

    萧氏陪着老太君在园子里安抚依依不舍抱头大哭的徐翠桃,徐青莲等姐妹抹着眼泪站在一边不时出言抚慰。

    徐翠桃趴在祖母怀里哭道:“即将出嫁方知家里的好来,想这些年来的点点滴滴,上有长辈宠爱下有兄弟姐妹相亲相爱,此刻才知犹如蜜罐一样温馨喜乐,悔当初不当回事自以为理所应当,今日知道是何等的珍贵!而这一去就是人家的人了,真想永远留在家里。亲人永不分离。”

    老太君万分舍不得,抱着孙女哭着道:“傻孩子,谁不得这么过来的?翠桃乖。莫哭了,你一哭老身心都要碎了。”

    徐翠桃哽咽的直起身来。任由泪水流淌也不去理会,目光四处巡视叫道:“灏儿哪去了?我要求求他把婚事都取消,他一定有法子一定有法子,我不嫁了大姐也不嫁了,咱们一家人至死都守在一起好不好?”

    萧氏抬手摸了下泪珠,苦笑道:“傻丫头,就算灏儿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留你们都在家里,可是人有生老病死,早晚还不是得先后离去?到头来都是一场空!不要任性了,今日乃你一生人里最重要的大喜之日。来人,快给二姑娘打扮的漂漂亮亮。”

    红叶脸色惨白吓得死死抓着大姐的手,突然哭道:“我不要嫁人不要嫁人了,我要找我哥去。”

    说完红叶转身边哭边跑了出去,徐青莲急忙要追。就听萧氏怒道:“大喜时候一个个哭什么哭?不用理会红叶。”

    徐青莲叹了口气,苦笑着上前安慰道:“不要哭了,女儿家早晚都会有这一天的,想你何等的明白人,怎么这会儿子反倒是糊涂了?你哭个不停全家人都跟着难受。难道你真想灏儿狂性大发怎地?”

    翠柳翠云和绿竹见状纷纷走过来轻声劝慰,总算是哄得翠桃渐渐止住了泪水,萧氏大喜忙吩咐丫鬟们上前伺候她更衣梳洗打扮。

    老太君悲伤的道:“以前就盼着亲眼看到孙女们一个个风光嫁人,谁知事到临头竟是这般心如刀绞。唉!不怪灏儿死活不肯送他二姐出嫁,清早非要吵着离京办事。”

    萧氏叹道:“躲出去就躲出去吧,媳妇真怕他舍不得姐妹从而闹出事来,他不在全家人都能安心了。”

    单说红叶哭哭啼啼的跑了出来,她委实是被二姐给吓坏了,一想到将来要嫁给陌生人,住在陌生的他人家里,太可怕了!那感觉就像是被人用手死死掐着脖子一样,喘不上气来。

    下人们就见到五小姐一路哭着跑到了马厩里,正好徐灏刚要准备离家,看到妹妹脸色苍白的哭着而来,大惊失色的冲了过去。

    红叶哇的一声扑到了徐灏怀里,死死抱着哥哥尖叫道:“我不要嫁人,我死也不要嫁人。”

    “不嫁就不嫁好了,我妹妹说的话就是天。”徐灏心疼的反手抱住红叶。

    谁知红叶把眼泪鼻涕都抹在徐灏衣服上,委屈的叫道:“你骗人。”

    徐灏哈哈一笑,亲昵的亲了下妹妹额头,笑道:“你别看二姐哭的那么凄凄惨惨,等她见到了新郎官后,什么父母亲人都会扔到一边,眼里心里只有她的丈夫。等你将来遇到了心爱男人,也非得哭着喊着要嫁出去不可。”

    “你骗人,骗人。”红叶火冒三丈的举起小手死命捶打自己的哥哥。

    徐灏任由红叶发泄,过了好一阵子,红叶楚楚可怜的哭道:“你带我走好不好?我不想呆在家里了。”

    徐灏毫不犹豫的道:“好,哥带你走。”

    红叶顿时破涕为笑,通红的眼眸像只兔子般惹人怜爱,娇声道:“那你要去哪里?”

    徐灏大笑着把妹妹扶到马上,然后翻身上马抱着红叶笑道:“沐春那混蛋竟然和蜀王一同回京了,想趁着咱家操办喜事的时候下聘礼,你哥我今天要带着兄弟们攻打沐王府,把你凝雪姐姐给抢过来。”

    红叶先是大惊,随即唯恐天下不乱拍手笑道:“你兄弟们在哪呢?我怎么一个都瞧不见,哥你又骗我。”

    ps:感谢大家的月票,真的很感动,一下子就来了那么多。

    本书的情节最近或许风格有些变化,没办法,历史背景下肯定会受到大环境的影响。而且猪脚也得成家立业,先前类红楼风格无法持续太久,写的太多无疑有灌水之嫌了。

    生活永将继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