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八章 落子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二百三十八章 落子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三国之席卷天下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大明文魁首辅沈栗春秋我为王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爱屋及乌的徐灏和张信一见如故,亲自陪着他满京城游玩,逛了国子监和贡院等士林圣地,请来周鹏薛文赵亮等好友同游秦淮河吟诗作赋,夜晚和李景隆等兄弟聚会饮酒。

    张信对此很是受宠若惊,遂倾心结纳徐灏,想来时堂弟张辅曾谈论过徐灏此人,说现如今京城年经一辈勋贵子弟里头,最有名的莫过于李景隆和徐灏二人,各方面都远超其他人。相比李景隆的自负高调好友遍天下,徐灏则最为神秘低调,各种应酬场合几乎都见不到他的身影。

    徐灏在京城乃有名的难以亲近,不喜与人交际应酬,对待陌生人很冷淡,朋友屈指可数但人人以认识他为荣,而京城有的是人想千方百计接近却不得其门而入。一般朋友邀约基本统统不给面子,尤其是目的不纯的那种所谓诗会家宴等。

    张辅笑言徐灏对待真正的兄弟无可挑剔,不分身份地位,不管什么事皆有求必应,召之即来,他看在我的面子上,必定会热情款待于你,果然张辅所言不假。

    有感于徐灏确实是不喜应酬,因每次出门和友人聚在一起时,周围都会莫名其妙的冒出一堆陌生人来,从勋贵子弟官宦公子名士文人,到秦淮花魁大家闺秀乃至皇族贵女,这些人总之各有其目的,张信能看出徐灏对此很无奈,是以不想太过打扰对方,直言和周鹏薛文等读书人一起会文即可。

    这世上不缺少善于投资的聪明人,雪中送炭永远比锦上添花来的收益大,如果能在徐灏身为草民时结交于‘患难’之中,则今后随着徐灏再次被帝王重用,自然会跟着受益无穷。

    燕王府,徐灏含笑坐在朱棣身边,亭子外站着朱棣未来女婿袁容和李让两位仪宾。这段日子下来,朱棣对他俩的能力才干都很满意,有意今年安排闺女出嫁。

    朱棣有些感慨。说道:“不知不觉你们这一辈都长大成人即将成亲,本王要做祖父了。你该何去何从?沐春就是不同意你于凝雪的婚事。福清那边倒是松了口,要不要本王替你开口求情?”

    徐灏轻笑道:“说到底沐家还是嫌弃我分量不够,把凝雪嫁给蜀王一脉无疑对沐家经营云南最有利,不过沐家也知乃奢望而已,圣上为何允许凝雪自主择婿,就是不想沐家和皇族联姻后趁机割据一方。”

    “云南叛乱频发,沐英父子二人皆是难得文武双全的将才。坐镇云南圣上会很安心。”朱棣又笑道:“沐家也是有难言之隐,没有父皇点头,沐春焉敢私自做主把凝雪许配给你?如今凝雪守孝期满,福清也点头答应改嫁给你。连本王都替你头疼。”

    徐灏说道:“不着急,和陛下对弈我有的是耐心。倒是得请姑父出面邀请我祖母随着一起去北平。”

    朱棣心中一惊,沉声道:“你这是打算不回京了?“

    徐灏轻声道:“我得回来,倒是全家人就从此定居北方吧,我想姑姑一定会开心得很。”

    朱棣苦笑道:“你姑姑是开心了。本王就要头疼了,总得给父皇一个解释,不然本王不会同意。”

    徐灏笑道:“这有何难?我大姐要成亲,红叶要订亲,两位郡主要大婚。这么多喜事连在一起,起码得在北平住上一年之久,等到了那时,陛下日理万机岂会在意我家里事?”

    朱棣问道:“那你呢?什么时候打算过来助本王一臂之力?”

    徐灏看着远方连绵宫殿,微笑道:“自然要和凝雪成亲之后,陛下恩准才行。”

    朱棣点点头不再开口,双方心知肚明日后图谋,为了家族安全计,徐灏是必须要把亲人提前迁往北平的,而且越早越好。

    朱棣很清楚假如自己不同意的话,徐灏绝对会马上翻脸,即使是用某个借口应付,以徐灏之精明责一定会立即反悔大姐和小妹的亲事,甚至会从此选择站在朱允炆一方,现阶段朱棣根本承受不起徐灏的背弃。

    不管如何,朱棣都不想冷了徐灏的心,也对徐灏要只身留在京城非常满意,离开中枢的徐灏价值无疑要大打折扣,而有了徐家家眷在北平,朱棣再不必担心徐灏的忠诚了。

    总之现实就是如此残酷,权势面前所谓亲情一文钱不值,唯有利益交换才是最保靠的,当下双方心照不宣的算是默认下来。

    一时间朱棣有些感叹,不知不觉徐灏竟然有了和自己讨价还价的本钱,想一年前他在北平时,自己毫不犹豫的把他踢回京城并有要他去送死的打算,那时他只是一颗无足轻重的棋子而已。

    曾几何时,徐灏不但成为父皇心腹,也成为燕王府不可或缺的存在,果然不愧为父皇亲口赞许的刘伯温第二。

    等徐灏走了后,朱棣坐在那里皱眉思索,总觉得哪里不对劲,按理说徐灏一直牢牢掌控着锦衣卫,为人小心谨慎公事上头从没出过岔子,那为何会一而再的丢官复职再丢官呢?明明父皇对他异常信任偏爱,为何忽然拿寡妇之身的福清来恶心人呢?

    朱棣直起身来,吃惊的道:“会不会福清是那小子自己弄的鬼?道衍你怎么看?”

    不知何时姚广孝坐在了对面,闻言点头道:“王爷所料不差,应该是徐灏故意设计,以求明面上远离锦衣卫,也就等于远离了是非漩涡。”

    “此事一定是驸马王宁和大姐合伙帮的他。”朱棣冷道:“本王明白了,他是担心本王逼他行险,而父皇则顺水推舟,不给本王以插手京城的机会。”

    道衍和尚神色凝重的道:“贫僧总觉得看不透徐灏,似乎每时每刻都在提前落子,先几步堵住任何可能发生的危险,不给任何人以可乘之机。每当想安排他做事的时候,他就先一步丢了官职,令属下感到匪夷所思。或许倒是贫僧想的多了,那就是涉世不深的年轻人而已。”

    朱棣没好气的道:“就因为他太聪明,聪明的自以为是,手里一有了权马上一惊一乍的想办法摆脱掉,聪明反被聪明误。也不想想就凭区区锦衣卫能做什么?本王难道会逼他去下毒行刺?都是史书野史读多了的缘故,你说得对,空有才干到底还是涉世未深。”

    道衍和尚心中一动,说道:“他未必没有成事的心机手段,而是不想以身犯险。

    “徐灏对本王的忠心毋庸置疑,他以国士待我,我岂能叫他冒险?天下人又会如何看待本王?此种事不要再提了。”

    朱棣眉头舒展开来,说道:“或许是他察觉到了威胁,他反复数次来信提醒本王要注意饮食安全,刚才临走之时又提醒本王留心身边之人,莫非二哥的死?”

    道衍和尚想了想说道:“王爷自当小心防范,就是晋王那里?还有就是万一遇到不测,要抢先一步安稳住秦王府和晋王府,据说世子也和皇储关系密切。”

    朱棣沉默半天,目光闪烁的道:“此事本王自会知会三哥,本王会和徐灏相商。你继续去拜访天下各地主持长老,徐灏这步棋下的妙不可言,将来一旦获得佛道支持,抵得上百万雄兵。”

    道衍和尚微笑点头,他清楚燕王绝对不会知会晋王,至于晋王死后晋王府和秦王府会不会就此倒向朝廷?他压根不担心,因朝廷削藩不仅仅针对燕王府,到时唇亡齿寒,由不得两家王府心寒之余不得不为了自己的权势富贵,选择作壁上观两不相帮。

    乾清宫前,徐灏蹲在田地里拔除杂草,戴着草帽的朱元璋抚摸着绿油油的枝叶,叹道:“老了不中用了,御医劝朕不要下地干活,你既然来了就多出出力气,好生体验下种田的辛苦。”

    徐灏起身拍了拍手,笑道:“臣懂事起就体会到了,倒是应该命全京城勋贵集体下地干活,他们急需劳动改造。”

    朱元璋说道:“西北大旱令朕心里不痛快,据凤阳官员禀报,有大量流民跑到凤阳冒充本地人,西北各地乡绅豪强趁机大肆购买土地,你家是不是也买了不少田产?”

    徐灏走到帝王身边,说道:“我买的都是辽东无主之地,想今后多迁些流民去充边,陛下您不知辽东是黑土地,最是肥沃不过,一年一茬粮食抵得上中原两季。”

    朱元璋叹道:“委屈你了,只希望他朱棣不要让朕失望,做出弑兄的傻事来,你身家性命都捏在他手里,一定要小心行事。”

    “是!”徐灏柔声道:“不单单是臣,陛下也要保重龙体。”

    “哼!”朱元璋冷冷的道:“有的是人想朕死,可也没那么容易。去北平前你先走一趟凤阳,把冒充土人的流民迁回原籍妥善安置,朕要督促户部着手再迁徙天下富户入京,绝不能任由这些为富不仁之徒强占土地,为非作歹。”

    徐灏恭敬的道:“臣遵旨。”

    朱元璋有些动容的道:“宁王年轻不经事,你今后要时常扶持于他,朕答应给辽东遣送过去两万人定居,和种子农具耕牛等一并走海路,赏你实打实的千口农户,或许这是朕对你的最后一点心意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