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七章 被嫂子调戏了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二百三十七章 被嫂子调戏了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大唐儒将首辅沈栗我要做首辅寒门状元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明文魁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千寿堂。

    蒋氏陪着老太君捞起了家常,一来二去说到了徐青莲嫁妆一事,笑道:“当日贵府箱笼吹吹打打的来家时,轰动了整个北平城呢,那气派真是没说的,就连王妃都直念叨娘家出手太大方了。”

    老太君笑的合不拢嘴,说道:“太太有所不知,她老子娘疼闺女不假,可我家还有一对挥金如土的魔王,为了他们大姐什么都舍得,青莲那丫头有福气。”

    蒋氏心里羡慕,试探的道:“听说大小姐有位同胞妹妹,不知可曾许配人家了?”

    老太君笑着一指红叶,说道:“那就是我家五丫头,太太瞧着如何?”

    蒋氏赶忙望过去,就见一明眸皓齿的娇俏女孩笑吟吟的坐在那里,芳龄不上十四岁,瓜子脸柳叶弯眉,眉目灵动翠点朱唇微微嘟着,眼眸转动间透着难以言喻的娇憨慧黠,令人一见欢喜。

    头上闪亮如芒碎珍珠细缎抹,额带着双捧心翠蝶珠花过桥镶翠嵌珠金凤娇,丹凤朝阳连花瓣四合如意百宝钻石嵌金环,品蓝缂丝醉仙闪银罗缎仙字石鼠袄,湘金回纹青莲贡缎衣边,三条头银线月华带,月蓝广绉遍地金和合百褶裙,锦缎弓鞋,不盈一掬。

    蒋氏眼睛一亮,赞道:“好一个钟灵如玉的姑娘家,这么好的女儿,那得多少聘礼才能娶回家呀。”

    不想红叶听了后气呼呼的扭过头去,闹得蒋氏为之讶然,老太君和大家伙就笑,萧氏一本正经的叹道:“养了个祸害哪还敢要聘礼?送到人家这心里就够愧疚了,倒贴万贯嫁妆都于心不忍呢。”

    老太君大笑道:“太太别见怪,那就是我家开心果大财主,大家伙平日里就喜欢逗弄她闹乐子。要说她娘说的不错,这丫头被她哥哥宠的无法无天,小小年纪就有自己产业。阖家上下就属她有钱,你说这样的孩子谁家敢要?”

    蒋氏陪着笑了笑,顿时熄了求亲的念头,暗道这么厉害外向钻钱眼里去的姑娘可不敢娶回家来,会辱没了书香门风。

    萧氏察言观色,心中鄙夷凭你们寡妇孤儿也配惦记红叶?原来朱棣有感于徐灏的忠心,打算把红叶许配给朱高煦。前日派人来透了下口风,萧氏和老太君自然又惊又喜。可又不便说出来,眼见蒋氏似乎流露出求亲的意思,婆媳俩马上一唱一和。

    绛雪斋。

    梳着盘云大圆髻的麝月眉目如画,发泽平滑晶光一丝不起,当中用杨妃色丝绳扎心,髻下旁边又有银扎心一段,一只碧玉茉莉双头簪,髻缝嵌着四五朵腊梅花,额头两侧掠着两片圆光蝉烟钿花。

    朱巧巧目瞪口呆的欣赏着俏丫头跪在地上全神贯注一吞一吐,津津有味的模样当那是甜甜的甘蔗呢?不过灏儿的本钱倒是不小。死丫头两只小手都握不住,情知今次是躲不过这一劫了,老三显然是想通了,再不会为身边的女人瞻前顾后。

    如果自己此时离去,恐怕就算返回长房他也断断不会放过自己。甚至会出手把徐汶给整的不死不活,在这一点上朱巧巧和徐灏可谓是一对知己。

    朱巧巧并不怕被徐灏要了处子之身,话说她不愿让丈夫沾身不就是为了他嘛?想朱巧巧自小生长在王府什么没见识过,对男女之事看得很淡,更不在乎什么伦理道德。

    而且和徐灏相处了这么久,她的野心已经被徐灏挑唆的近乎无限膨胀,区区掌控徐家大权早已满足不了了,她想要的更多。

    这世上男人千千万,唯有一个徐灏能理解支持她。当下朱巧巧心一横,学着麝月的模样双膝跪地,爬到徐灏脚下,闭着双眼缓缓张开了嘴。

    “睁开眼。”

    上面传来徐灏近乎冷酷的声音,朱巧巧委屈的慢慢睁开眼帘,忽然探手死死攥着那男人的命根子,扬眉笑吟吟的道:“你说什么?”

    “哎呀!”徐灏倒吸一口冷气,也学着先前麝月叫道:“我错了,我错了,再也不敢了。”

    朱巧巧媚眼如丝白了他一眼,伸出舌尖来凑上前尝尝了味道,嗯!除了死丫头脏兮兮的唾沫外,没任何异味,冷笑道:“就算老娘和你见不得人了,那我也是你嫂子,想羞辱我?做鬼梦去吧。”

    朱巧巧顺手使劲掐了那话儿一下,盈盈站起身来,对着麝月嗤笑道:“没出息的浪蹄子,赶紧把你家少爷伺候好了,老娘上辈子作孽,要出去替你们望风。”

    说完朱巧巧不屑一顾的扭着腰脚步轻盈的出去了,留下徐灏和麝月傻乎乎的面面相觑,徐灏挠着头无语的道:“这算什么?我怎么觉得是咱俩被她一起侮辱了呢?这人可丢大了。”

    麝月可怜兮兮的哀求道:“你们俩的事儿我可惹不起,完了,我死定了。”

    徐灏顺势坐在椅子上,把麝月拉起来笑道:“你偷着乐吧,此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她知,这有了共同的秘密,嫂子今后一定会对你另眼相看,她急需信得过的帮手。”

    麝月揉着白嫩嫩的脸腮,苦着脸道:“都含了快半个时辰了,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呀?”

    徐灏叹道:“你技术不好怨得谁来?”

    “哦。”如一张白纸般的麝月顿时信以为真,心里很是愧疚,羞答答的低头瞅着男人象征,话说她服侍徐灏洗澡时也不知见过了多少次,嬉闹玩水时还曾经故意碰触过,情不自禁的俯下身去。

    外间朱巧巧坐立难安的坐在八仙桌前,无聊的把玩着手上四只金镶方宝石紫蓝宝石嵌的戒指,端详着手腕上的四对金包风纯金镯子,想起刚才情景脸上火辣辣的。

    “呸!”

    又想起晴雯唾沫来的朱巧巧把茶壶拿过来,掀开盖子嗅了嗅,是一壶清晨泡的雨前茶,倒了一茶盅漱口后吐了回去。

    此时听见外面传来嘻嘻哈哈的笑声,朱巧巧遂大声说道:“麝月你去打些清水来。”

    不等麝月出来,朱巧巧摘下鬓角上的水仙花,对着走进来的竹兰晴雯皱眉道:“一个个都死哪去了?麝月又忙着伺候灏儿休息又要忙着招待我。”

    竹兰歉意的解释道:“早上去了公主那边,不知奶奶要过来,罪过罪过。”

    晴雯笑道:“我给奶奶打水去。”说完转身出去了。

    此刻麝月脸色红扑扑的低着头走出来,朱巧巧趁着竹兰不备狠狠瞪了她一眼,把手中茶盅递了过去。

    麝月赶忙接过来一饮而尽,感激一笑,朱巧巧心中暗笑可算是报了一箭之仇。

    竹兰站在梳妆台前,把自己的首饰取下来放在了匣子里,脱下湖水绿的比甲解下外裙,端端正正的叠好码在衣柜中。

    朱巧巧见状奇怪的道:“竹兰你不是有段日子不进卧房了嘛?”

    竹兰回过身来微笑道:“先前是我一时糊涂,如今想通了。奶奶中午还没吃饭吧?”

    朱巧巧说道:“你这儿有何好吃的,说来听听。”

    竹兰笑道:“这几日我们自己动手煮的粥拌的小菜,有油松豆腐乳酱菜和甜酸黄瓜,没什么出奇之处。”

    “你这一说我还真馋了。”朱巧巧说完瞧见徐灏没事人似的出来,气不打一处来,“有人作恶生了一肚子气,上火什么都吃不下去,呸!口中一股子腥味。”

    徐灏失笑道:“我倒是有一妙方可解,童子尿一碗保管去火。”

    麝月顿时扑哧一笑,生怕被看出破绽赶紧快步走了出去,竹兰笑道:“又在胡说六道了,奶奶您别介意,我给你张罗午饭去。”

    眼见屋里只剩下了徐灏,朱巧巧随口问道:“舒服了?”

    “没呢!”徐灏皱着眉头坐下,“越是心急越是不行,算了不说这个了。燕王有意要红叶做他家媳妇,嫂子你看合适嘛?”

    朱巧巧把手里的茶盅倒扣放在一边,说道:“红叶古灵精怪一肚子心眼,高熙飞扬跳脱不拘小节,我看正是天生一对。再说现如今都小,等过几年稳重下来和寻常夫妇都一样。”

    徐灏却知道朱高煦不甘心位居兄长之下,将来一定会积极争夺太子之位,不过朱棣春秋正盛,起码得做二三十年的皇帝,倒是不必为此提早担心。

    自从听到朱棣有意联姻的意思后,为了红叶徐灏一夜之间回忆起历史来,他先想起的是著名的土木堡之变,那来回篡位玩的哥俩皇帝不就是仁宗的孙子吗?

    而仁宗乃是朱棣的儿子,能被称为仁除了朱高炽还能是何人?如果是朱高煦绝对评价为一个武字。

    说起来朱高煦的性子和历史上的正德皇帝很像,但朱高煦似乎要比正德强得多,首先武力方面绝对完爆正德,才学也要优于对方,没有正德荒唐一面,残暴方面似乎半斤八两,总而言之,朱高煦和正德皇帝相比,优秀的太多了。

    对于明朝最令人痛心的莫过于土木堡之变,一战葬送掉朱元璋父子五十年心血,北平彻底沦为了国门,年年要受到北方侵袭,从而种下了亡国祸根。

    徐灏有一种荒唐想法,反正自己知道的明朝历史都那样了,那为何不干脆把朱高煦送上皇位呢?他的后代就完全是另一波大明天子,最不济也就是走向灭亡。

    不过嘛!将来武人的地位一定不会比文人低,因为朱高煦和祖父父亲一样,都是武人出身。如此将近一甲子的时间里,凭借靖难之役同气连枝的勋贵世家,应该能够联手和文臣集团相抗衡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