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二章 古代夜场也疯狂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二百三十二章 古代夜场也疯狂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春秋我为王大明文魁三国之席卷天下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朱允炆和方孝孺边走边谈来到一处偏殿前,前方扮作闲汉的沐皙快速掏出五十贯宝钞,对守门的僧人说道:“我家老爷和公子要进去见见世面,随喜活佛。”

    僧人笑容满面的把宝钞放入功德箱内,心照不宣的道:“知道规矩吧?”

    “知道。”沐皙笑嘻嘻的说完,先一步走了进去。

    随后朱允炆等四人过来,几个僧人没有阻拦把人放了进去。稍后徐灏引着朱元璋父子过来,那僧人认得他,奇怪的问道:“徐海你遇到贵人发迹了?”

    徐灏笑道:“可不是嘛!这是我家两位老爷。”说完反手把一贯宝钞扔进了箱子里。

    僧人随手放行,心说这些上了年纪的贵人倒是人老心不老,家里不定养了多少美人,却还要出来寻刺激。

    前后两波人穿过偏殿来到一处正殿前的空地上,聚着不少穿金戴银的红男绿女。

    有十位头缠番帽高突起黄锦缎子,一个个腰裹长衣,斜披着红锦挡裹,外罩着烈火袈裟覆到脚面的喇嘛,胸前伽楠香磨成的一百零八颗佛珠,手里摇着悬鼓,耳朵上吊着金蛇坠子,喃喃念着谁都听不懂的梵语。

    朱元璋见状笑道:“原来今年进京的喇嘛到了水月寺。走,咱们去见识见识。”

    徐灏腹诽道这都是您给放进金陵的,待会您一准长了见识,自己打了自己的脸。

    朱棣小声问道:“这些喇嘛什么来头?”

    “就是些打青藏来的妖僧,咳咳。”徐灏不失时机的提醒一句。

    朱棣明白过来,他对这个太熟悉不过,心说原来是西域小乘欢喜佛派,话说紫禁城里起初就养了几个前朝留下来的番僧,负责传授成年皇子床第之术。

    朱棣清楚今次有热闹可瞧了,无论如何朝廷是不会允许此等喇嘛来中土传教。本着先前徐灏的警告,决定不发表任何意见,就看看朱允炆会怎么处置这些伤风败俗之流。

    殿内没有供奉任何佛像。而是坐着一位十来岁的少年活佛,据说是上代活佛转世。两侧站着黄布缠头红棉披肩的女喇嘛。有些肤色黝黑明显是藏女,而有些肤色白皙的则是中土无耻尼姑和不守妇道的女人,拜在了活佛座下。

    徐灏目光来回巡视,想找到今日也来上香的福清公主,这要是被捉个现形,老朱同志自是无话可说,可惜没找到人。

    徐灏为了先前参禅之事很是耿耿于怀。早知老朱同志耍赖何苦出那风头?白费心机了半天不说,连大名都没留下来。

    徐灏随朱元璋坐在了长凳上,朱允炆和方孝孺坐在另一头,大殿内昏昏暗暗不下二百多人。

    很快女喇嘛遍送了茶。徐灏先端起来低头嗅了嗅,朝帝王微微摇头,手疾眼快的把茶杯往地上一泼,又拿起朱元璋身前的茶盏把茶水倒了干净,朱棣当下有样学样。

    徐灏解释道:“茶中掺了迷神乱性之药。剂量倒是不多,能使人精神比平日亢奋一些。”

    朱元璋恍然大悟,怒道:“原来这就是你的真正目的,此等邪魔外道,为何推延到今日才打算铲除?”

    眼见帝王被打了脸。徐灏心中暗笑,表面上苦笑道:“水月寺和京城达官贵人牵连太多,小子怎敢妄动?没得抓不到人证物证反而得罪了整个佛道,被朝中大臣们群起而攻之。”

    “嗯!”朱元璋点点头不再说话,只是目光冷了下来。

    朱棣顿时体会出徐灏先前之言的深意来,一时心中大为震动,暗道敢情徐灏是准备把朱允炆推到风口浪尖上,先让他亲自查封水月寺,这仅仅是个开始。

    朱允炆自诩儒家子弟不喜佛道二教人所众知,经此一事后无疑会引起他对于佛道的偏见来,加上身边大儒无不对佛道深恶痛绝,则此后必定会下旨彻底查处取缔不法寺庙,则势必会引起天下佛道的强力反弹,助我成就大业。

    此子果然是刘基第二,心机实在是算无遗策,朱棣惊喜非常,以燕王区区一隅之地的弱小实力,自然对任何助力皆多多善益。当然,等成就大业后,一样得着手削弱宗教,不然每年赋税就要持续减少。

    茶罢摆上素斋来,每人面前四碗菜,有香菇蘑菇燕窝等贵菜也有油炸面筋,糖灌鲜藕,青菜豆腐等普通素菜。

    众香客里就没有穷人,饭都吃不饱谁有心思来这儿?自然对素斋都瞧不上眼,大多略微吃了几口意思一下后便纷纷放下竹筷,而朱元璋祖孙三代更是一口未动,其实就算想尝尝鲜身边人也不会允许,万一出了事谁担待得起?

    剩下的素斋不会被浪费,被普通喇嘛们拿走分食,地位高的喇嘛们则坐在另一张长桌,面前有糖卷蒸饭,各有素菜十分丰足。徐灏清楚这些喇嘛晚上是吃肉喝酒的,水月寺有多达数百亩寺产,每天都有庄户送来几车鸡鸭鱼肉供喇嘛们享用,现在无非是做个样子而已。

    朱棣很喜好收藏奇珍异宝,因此盯着台上活佛吃饭时使用的各种造型别致的精美器具,随口说道:“父亲您瞧,那酒盏倒是很稀奇,圆滚滚的像个未长成的南瓜,非金非铁似乎是用木头雕刻而成?”

    朱元璋顺着指引望了过去,微笑道:“这西域类似稀奇古怪的玩意多了,这算什么!这番人素不知礼,越是没廉耻的就越要堂而皇之的当做日常之物使用,化外之蛮。”

    不料徐灏幽幽来了一句:“那是用少女头骨制成的酒器。”

    朱元璋和朱棣终于悚然变色,朱棣记着徐灏的提醒,摇摇头没说话。朱元璋有意锻炼孙儿,冷笑着吩咐道:“来人,把此事告诉允炆去。”

    不提朱允炆对此事的反应,喇嘛们吃饱喝足后撤去桌椅,悬挂上数十盏琉璃彩花灯,灯上画的是以各种姿势盘膝打坐搂抱在一起的男女。分明是二十四式椿宫图,喇嘛非说那是佛门五十三参法相。

    俗话说君子不涉险地,朱元璋既然已经清楚这番僧是怎么回事了。吩咐徐灏保护好朱允炆,他和燕王朱棣带着侍卫们悄然离去。

    殿内又陆续挂上了由十几幅汇成一幅的西番神相图。骑狮跨象顶开天眼三头六臂,青脸红发手执人头的修罗,鬼怪一样的天师神将,袒胸露乳匍匐在脚下纠缠在一起的无数男女,喇嘛指着说此乃西方极乐世界。

    展开番经几卷,喇嘛指引着上面蝌蚪一样的真文念经,敲打用人皮做成的法鼓。挥舞用头骨制成的法器。

    又有喇嘛当众吐火吞刀,愣说成罗汉之身水火不侵刀枪不入;表演大变活人说什么是和泥运水五鬼搬家,总之就和走江湖卖艺的杂耍百戏差不离。

    鬼哭狼嚎的折腾了半个多时辰后,喇嘛开始挨个化缘。徐灏大方的掏出一锭金子扔了过去。另一边朱允炆脸色不大好看,由徐汶出了十两银子。而方孝孺眼见不对劲,刚刚领着方家女眷和徐济小妾们走了,那些不舍得花大钱的香客也都被强行请了出去。

    此后就像是后世夜场一样,上了年纪之人都站在外围观看。年轻男女嘻嘻哈哈的聚在前方。

    徐灏一抬头就见上面站着一些穿着土黄僧袍的蒙面女子,顿时心中了然,原来有身份的贵妇被单独招待,不知福清公主在不在其中?应该在,想此种火辣场景对于狼虎之年的妇人杀伤力太大。哪怕纯是为了一窥究竟也不会舍得离去。

    喇嘛们开始装模作样的做起功课,完毕后吹起四支海螺来,呜呜之声响起,二十四面大鼓同时敲响,轰隆隆的把所有声音都给压了下去。

    十六位喇嘛抬来一尊奇形怪状的乌斯藏渗金大佛,足有两丈多高,一佛双生就是所谓的欢喜佛了,佛男佛女合眼相抱,赤身裸-体那把至阳之物直贯至阴之体。

    徐灏就当欣赏艺术品了,若无其事的瞅着那阴阳和合之处存缝不留,连挂在外面的两颗小蛋蛋都被雕刻的精致逼真。

    芷晴糗的死死闭着双眸,双手使劲攥着男人衣袖。徐灏凑近她耳畔,笑道:“你忘了空即是色色即是空了嘛?睁开眼大大方方看就是了,反而你越是如此,越是显得心里有鬼,正所谓见怪不怪其怪自败,男女之间就是这么点事,没什么大不了。”

    芷晴跺脚道:“话是如此,可是我就是不好意思嘛!”

    徐灏失笑道:“那就算了。”

    顷刻间又被抬进来一尊佛像,用一乌木螺甸九重宝塔龛内安坐,使黄绫幔帐遮盖,不许外人窥看,徐灏猜测大概里面的是大喜乐禅定佛祖,喇嘛教派的至尊。

    徐灏觉得大开眼界,貌似和后世夜场的性质完全一样,可见古人对于娱乐也颇有心得,原来法台上活佛身边出现了个露着肚皮的白人美女,美其名曰百花圣姑,估计是打波斯弄来的舞姬。

    金发碧眼的美女一出场,现在气氛立时趋于*,香客们都为之疯狂。那美女口中念着番咒,绕着活佛转了三圈走下来,拿起一柄铜鼓下坠铜环,摇着丰满屁股唱起了有着异域风情的浪曲,非常好听。

    那些女喇嘛纷纷跟着又跳又唱合着番曲,闹得地动山摇,根本听不清楚唱的是什么,男喇嘛也跟着手舞足蹈,跳着跳着就跳一块去了,接下来男女齐跳,女搭着男肩,男搭着女背,前合后仰,侧脑歪头,备极那戏狎的种种丑状。

    女客们受此群魔乱舞的影响,就和后世的年轻女孩子一样岂能不疯狂动火?都跟着扭着腰相互对戏。

    徐灏都看呆了,心说自己怎么就没想到呢?要是在秦淮河上开几个迪吧?

    此时场面越发癫狂,加上悬挂四周的那些男女图画和佛像渲染,喇嘛们开始不分男女混在一处,这令一些年长老成的香客和识羞女子转身逃之夭夭。

    喇嘛中的番僧见有人要走,纷纷跳起了闻名已久的胡旋舞,转的和风车似的确实好看,百花圣姑献出了绝技波斯肚皮舞,白花花的肚皮就跟抽风似的。

    忽然又出来位汉家女僧玩起了民族舞蹈,生得二十余岁,白净面皮柳眉星眼,唇若涂朱,戴着锦姑姑帽儿,手里拿起两面铜拔,各带红绳,撇有一丈余高,一上一下,一东一西,对着这击鼓的并舞不祝真如飞凤游龙,令人看的眼花撩乱,这叫是“天魔舞”。

    徐灏估计这位一准是从秦淮河上招来的,这些番僧可谓是下足了本钱,就不知接下来会遇到什么?抬头看了看上面摇晃着身躯的贵妇们,促狭心升起。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