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一章 空即是色色即是空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二百三十一章 空即是色色即是空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寒门状元三国之席卷天下我要做首辅大明文魁首辅沈栗春秋我为王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听说有人和水月寺大德法师正在参禅,很快闻讯涌来了数百人之多,还有更多人往这边赶来,都想目睹这难得一见的场面,想水月寺里前来上香之人何止二三千众?

    因金陵三犬等人被一网打尽,来人大多数皆是女客,人人挨肩挤背把个侧殿拥堵的密不透风。

    而徐灏这一边前后左右皆是乔装打扮的宫廷侍卫,又因是男客是以把女人们都给阻隔在外,一时间别说侍卫了,就连朱棣都大为紧张,一只手护在父皇身前,虎目圆睁神色有些狰狞。

    反倒是朱元璋显得很高兴,饶有兴致的看着周围的女客们,从女人身上的穿着和佩戴的首饰等,无不彰显大明朝国力蒸蒸日上,百姓安居乐业衣食无忧,作为三十多年来无时无刻不在励精图治的帝王,还有什么比这更能令他开怀的?

    而徐灏有些无语,瞅着里三层外三层的女人们,心说这算是追星吧?罢了!扬名立万就在今朝。

    与此同时,方孝孺指着成群结队的香客游人,痛心疾首的道:“殿下瞧瞧,这佛教香火何等昌盛?越来越多的百姓抛家舍业出家为僧,僧人从而大肆聚敛民脂民膏圈占田地不用上缴赋税,长此以往必将使得国库日渐空虚。”

    朱允炆郑重说道:“先生放心,此事孤记在心里了。”

    方孝孺神色和缓下来,衷心笑道:“殿下心系社稷虚怀纳谏,我大明后继有人了。老夫虽年迈才浅,今后也当不惜肝脑涂地尽此残力全心辅佐殿下,也算是老骥伏枥志在千里了。”

    朱允炆大喜道:“能得先生当世大才,实乃孤之生平夙愿。”

    徐济趁机对哥哥使了个眼色,故作激动的道:“臣父子三人也当誓死追随殿下于鞍前马后。”

    朱允炆笑道:“好好!今日孤很开心,既得了方先生又得了你等忠勇之士。国之幸甚!日后还请诸位齐心协力,共同辅佐孤治理好我大明万里锦绣江山。”

    徐汶笑的合不拢嘴,暗道自己兄弟再不必事事看老三的脸色生活了。你得圣上垂青又如何?这将来的九五之尊乃是眼前这位,老三你就鼠目寸光的得意一时吧。早晚你定会悔不当初。

    侧殿内,徐灏为了凝雪可谓是拼尽全力,面对长老连续几道难题,不假思索的对答如流。把个近千女客看的如痴如醉,谁让相比法座上风烛残年的老尼姑来,谁不留恋丰神如玉的潇洒青年?耳听人家确实有才华,顿时一面倒的支持起徐灏来了。

    朱元璋侧头低声道:“老夫就说这孩子乃是刘基第二。文章平平却精通于杂学,算是博学之士,今日可算逼他显露出真才实学,果然非同凡俗。”

    朱棣赞同的道:“儿子也发觉他无论是言谈举止。为人处事等无不大异常人,大抵非常人行非常事,是以特别关照于他。以往每每交谈不管说到哪里,似乎就没有他不知道的,论今说古也往往有别具一格之新颖观点。完全不受史书所拘束。只可惜往往一知半解而已,但其胜在驳杂,此子显然不是专才而是通才,今后稍加磨练任何职位皆可以胜任。等儿子加倍用心栽培于他,若干年后举荐进京。则此子或许就是宰相之才了。”

    朱元璋缓缓说道:“玉不琢不成器,你看着办吧。但你要时刻牢记为父之言,今后朝堂上决不许复立丞相,允炆登基后若要立丞相,你一定要坚决反对,他对你这个四叔很尊重,会听你之建言。”

    “是,儿子谨记在心。”朱棣心中暗叹,到了现在父皇依然执意选择侄儿为皇储,岂不知会乱了承继法统,今后皇族纷纷有样学样,不论嫡长则皇室永无宁日矣!

    外头的朱允炆此刻也提及此事,表示了忧虑。方孝孺对此不以为然的道:“殿下无需介意,上古三皇无不是立贤。老夫私以为不管是立长立嫡皆是弊病多多,唯有立贤才能保证国有贤君万世稳固,何况王妃已经被圣上册封为正宫,有了名分大义,殿下是长也是嫡,不必再担忧了。”

    朱允炆叹道:“话是如此,可是齐黄二位大人时常说起汉代七国之乱乃前车之鉴,如今各地王叔要名分有名分,要兵权有兵权,声望如日中天。唉!都是我朱家子孙何必争来争去?孤时常就想干脆辞去诸君之位得了,把皇位让贤。”

    方孝孺赶忙沉声道:“万万不可,殿下乃故去太子之血脉,乃是大统承继之正朔,焉能私授予旁人?老夫说句不中听的,身为储君已然是不能回头了,不然后果不堪设想,殿下乃至诚君子,天下士林中人谁人不仰慕?凭此人心所聚何须担心各地藩王?”

    朱允炆叹道:“可是孤总是心里不安,方先生可有和对策?”

    方孝孺沉吟道:“老夫向来不同意齐黄二位大人的削藩建议,各位亲王皆有功于国,同为陛下血脉,一日不曾流露出反意,朝廷就不能对之动手,不然骨肉相残有干天和并会引发天下臣民不服,乾坤动荡宇内不安。大可润物无声的渐渐减少藩王府实权,待时机合适之时转封别地就是了。”

    朱允炆面上点头赞同,实则心里并不认同,只因处理政务时往往很多政令先得通过各地王府,然后才能下达地方,这是一种无法言喻的怪异感觉。皇祖父在世时一切好说,没有人敢阴奉阳违,而等他登基之后呢?面对一大群长辈,政令还能保证朝发夕至,畅通无阻么?

    自古帝王权威就容不得任何人挑衅,意气风发的朱允炆早就想一展胸中报复。而头一道绊脚石就是各位王叔,如果不把能够掣肘自己的叔叔们一脚踢开,就好像头上压着十几个太上皇一样难以忍受,更何况这还都是些手里有兵有权的皇位争夺者。

    正所谓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已经品尝到皇权醉人滋味的朱允炆,是无论如何无法忍受至高无上的权力被他人制衡,尽管这都是皇祖父处心积虑而设。

    几乎一辈子没出仕过的方孝孺自是体会不到权势所衍生出来的奥秘,很是为得遇明主而欣慰心喜,指着周围景致谈笑风生。

    却不知身边的皇太孙已经并不看重他了,只把他视为有名望的当世大家而已,越发认定有着丰富为官经验的齐泰黄子澄二人才是将来的左膀右臂。

    侧殿之内气氛火热,哪怕徐灏没有卖弄,但每一句对答都能引起现场女人们的一片喊叫,惹得芷晴一脸的不乐意,气呼呼的折磨着手帕。

    渐渐徐灏察觉出老朱同志有些不耐烦了,朗声道:“最后两道禅,没工夫陪你罗唣。”

    长老额头冒汗,苦思良久问道:“如何空即是色?”

    徐灏不屑的道:“你也就这么点能耐了,翻来覆去都离不开色,可见你之为人。”此言一出,惹得无数女子哄堂大笑,有人笑道:“此乃水月寺,长老不言色还能言什么?莫非公子是打石头里蹦出来的不成?”

    徐灏无奈一笑,说道:“莺啭千林花满地,客游四月草连天。”

    赞赏声中,那长老说道:“何解?”

    徐灏笑道:“我现在看着你呢,这就是空即是色。”

    “这真乃空即是色也!答得妙。”朱元璋顿时抚掌大笑,女客们大多不懂何意,眼见长老立时无言以对,轰然跟着使劲鼓掌。

    长老黑着脸又问道:“那如何是色即是空?”

    徐灏笑道:“女和尚听好了!万象全归古镜中,秋蟾影落千江里。”

    那长老有气无力的问道:“何解?”

    徐灏朗声一笑,悠然道:“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离世觅菩提,恰如求兔角。具体则是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不生不灭,不垢不净,死亡才是解脱一切苦痛本源,这不就是你等忽悠世人的道理嘛?出家人但凡对佛祖和轮回转世有一丁点的敬畏之心,也不会用那纯金来铸造佛像了,自种罪孽。”

    此刻朱元璋语重心长的对着女客们说道:“不执著于色,也不执著于空,色空不二,不二之法,即为佛法。这为人处事,只要一心向善脚踏实地做人,又何必跑来烧香拜佛?你等把辛苦赚来的钱财都供奉给了出家人,一心指望佛祖保佑,其实已然是着了相曲解了佛法,奉献万贯家财不如日行一善,正所谓举头三尺有神明,所以无处不可修行。”

    “一群蠢人!”

    朱棣心说对牛弹琴而已,要让这些愚昧妇道人家明白父皇您这番金玉之言,还不如一把火烧了这水月寺来的直接有效呢。

    当下一行人缓缓走出侧殿,那长老焉敢阻拦?巴不得把神都给请走呢,而女客们眼见这些老少个个气度凛然,都自觉地让开道路。

    朱元璋带头朝前走去,一个个殿宇驻足观赏。走在后面的徐灏趁机对朱棣低声道:“等一会儿有事发生后,姑父您不能暴露身份,也不能再当众表明态度了。”

    “为何?”朱棣心里一惊。

    徐灏说道:“您就别刨根问底了,总之您这次一定要听孩儿的。”

    要说朱棣绝非是轻易被他人能够左右的,不过今天亲眼目睹徐灏被父皇看重,又见他表现了超卓一面,又不禁对徐灏高看一眼,想了想点头答应下来。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