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 参禅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二百三十章 参禅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大唐儒将首辅沈栗我要做首辅寒门状元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明文魁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水月寺偏殿,面对突然出现的徐灏笑嘻嘻的招呼,老朱同志丝毫不感到意外,不苟言笑的轻轻哼了一声。

    因身处于寺庙里,这令徐灏想起后世被妖魔化的朱元璋来,记得书里说什么谁敢提及和尚乞丐等字眼都会被砍头,以至于洪武朝人人自危,实则那些被杀的官员皆是因施政不当,造成国家损失或激起民怨而被处死的。

    朱元璋审阅奏章时看到满篇胡话瞎话自是会怒极发作,结果令后世一些别有用心之人据此而大肆污蔑,也不想想朱元璋何等人也?一代开国之君焉能如此心胸狭隘?乃是杀的官员太多有此一报罢了。

    徐灏本以为随着而来的那人是朝中哪位大臣,当下朝老朱同志身边一瞧,顿时愣住了,忙恭敬的道:“侄儿拜见姑父。”那位扮作老者的男人扭过头来笑了笑,竟然是燕王朱棣。

    朱元璋下意识的皱起眉头,说道:“你小子为何这么死心眼?难道允炆会容不下你,非要将来去投靠老四?”

    徐灏飞快瞧了眼神色不太自然的朱棣,笑道:“我打小就胸无大志,就想将来庇护在姑姑姑父羽翼之下,平平安安的过日子。再说这除了姑父外,我也没别的去处。”

    朱元璋摇头道:“老夫知你不喜当官厌恶繁琐,可是你总得有事可做,如果老四叫你替他做事,到头来还不是一样要忙于政务?”

    徐灏平静的道:“老话说吃水不忘打井人,小子若没有姑父提携。也不会有今日之际遇,做人要懂得知恩图报。”

    朱元璋说道:“那你就留在京城扶持允炆,老夫也不逼你娶福清了,成全你于凝雪如何?不单单如此,锦衣卫和中军都督府你可任选其一,日后作为允炆的顾命大臣之一辅佐朝政。”

    朱棣顿时大吃一惊,万万没想到父皇竟然这么看重徐灏?暗道你小子真是鸿运当头,这么好的事都叫你碰上了。赶紧谢恩啊!

    谁知徐灏却不假思索的道:“小子还是希望去北平做个富家翁,高官厚禄对我来说如同浮云。”

    朱棣心中百感交集,深深看着面对权势富贵而毫不动摇的青年人,一时间大为感动。

    朱元璋目光炯炯的死死盯着徐灏,沉声道:“你连想都不想就拒绝老夫好意,你可知道先前那番话的重量?”

    朱棣心都提到嗓子眼了,这么些年还是第一次见到敢于拒绝父皇之人,生怕父皇恼羞成怒之下,下旨砍了徐灏的脑袋。同时下决心无论如何都要救他性命,徐灏能以赤诚待我,则我必当加倍回报。

    但见徐灏目光清澈。轻笑道:“难得出来散散心。您老何必拿小子来看玩笑?”

    “哼!”朱元璋重重冷哼,随即失笑道:“罢了,既然你不识抬举,那就继续跟着老四好了。老夫清楚你顾虑到和允炆读书人的性子合不来,倒是老四性子最像我,唉!难得咱爷俩相处一场。你这份情我领了。”

    朱棣只觉得满天电闪雷鸣,被震撼的无以复加,心里狂叫徐灏和父皇之间的情意深到此等地步了?怎么可能?

    徐灏起初也愣住了,下意识的低下了头,完全没想到被老朱同志给误会了。啼笑皆非的同时也很是感慨,也不知该说什么好了?难道要肉麻的装作一副舔犊情深?抱着帝王大腿流下舍不得您老驾鹤西去的泪水?

    此刻的朱元璋并没有去留意儿子和徐灏的反应。已经沉浸在了余日无多的思绪中,这身体健康每况愈下没有人会比本人更清楚,也正因此,往日那杀伐果断精明睿智六亲不认的一代雄主,才会罕见的把理智抛在一边,流露出一丝身为长辈的人情味来。

    帝王自然永远不会猜到徐灏为什么非要去投靠朱棣?更不会想到四儿子将来成就的伟业堪比他这位父亲。先前一番话不过是随口一说,后面一番话也不过是想当然,正因为徐灏亲口拒绝了他开出的诱惑,一时的感叹而已。

    如果徐灏当着燕王的面前答应下来,那么朱元璋就会从此视徐灏为小人,别说莫须有的顾命大臣了,十有*临死前都会令徐灏陪葬。

    问题是此时三人都各有所想,谁都不会刻意解释清楚,这误会永远都得误会下去了。

    朱元璋是有意故意试探,徐灏是因为先见为主,早打定主意一条路走到黑了,此时不大表忠心更待何时?反正老朱同志也不知身后事。

    果然这一番投机取巧,生生把朱棣给感动的一塌糊涂,想如今他只是位藩王,徐灏能不惜舍弃未来的皇帝而要死心塌地的随着他混,尤其是当着父皇的面前,能不激动嘛?

    不提朱元璋父子各自默默想着心事,徐灏啥心思都没有,他绝不会天真的把老朱同志的话信以为真,谁要是自认为和帝王有了交情,那才是天字第一号大傻瓜。

    闲着没事的徐灏伸手握住芷晴的小手玩,发觉那手心全是汗水,朝芷晴一看,就见小丫头已经彻底石化了。

    就在此时,鱼贯走进来十六个女僧坐在法台周围,俱是白面缁衣,僧鞋僧帽,在旁管着打磐和佛。

    朱元璋回过神来,随口问道:“对了,你为何要把允炆引到水月寺来?”

    徐灏清楚帝王对他的行踪了如指掌,是以长话短说:“就是想为二嫂出口气,谁知竟然把神仙都给招来了。”

    朱元璋思索片刻随即释然,徐灏暗中打探水月寺为了什么他很清楚,而徐济的说辞他也知道,大抵是这水月寺太有名了,以至于都赶到了一块儿,不过徐灏选择允炆来此的时候动手。这里面无疑就大有玄机了。

    大抵是为了拉大旗扯虎皮,借允炆的身份把那些泼皮无赖重办,未免实在是小题大做,是以朱元璋不以为然的道:“既然你私仇已报,那就陪着老夫多坐一会儿。”

    此刻又进来六个举着黄绫幡的小尼姑,走上法台站好,又走进来位六十多岁的女长老,生的黄面长眉。胸前挂一串金刚子数珠,穿着大红袈裟,手执九环锡杖。

    徐灏瞅着长老缓步走到法台中间,对着观音佛像略举了下手,便转身盘膝坐在了莲花宝座上。

    徐灏心中暗骂一声妖人,也不听长老都在讲些什么,四处打量起殿内的摆设和善男信女来。

    而朱元璋年轻时做过几年的和尚,津津有味的听长老说禅,朱棣则深受道衍和尚的影响。对于佛教一向敬重,因此聚精会神的凝神聆听。徐灏看到这一幕后,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听着听着。朱元璋神色渐渐凝重。原来长老讲着讲着就讲到了色上头,轻声说道:“你们俩都好生听听,今后当以为警戒。”

    朱棣当即点头道:“是。”

    徐灏正待说话,就听有人朗声道:“鬼话连篇,一味宣讲夫妻男女之事,不劝人夫妻和睦。反而尽说些什么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限来时各自飞;儿女情肠,好似烧瓦窑,一水和成随处去,莫非要世人都及时行乐才好?简直荒唐。”

    徐灏惊讶的扭头看过去。那人竟是皇太孙朱允炆,身边陪着徐汶徐济哥俩。而方孝孺却站在殿外,碍于儒家子弟的身份不便进来。

    朱元璋神色不变,饶有兴趣的看着孙儿对长老叫板,朱棣也眯着眼盯着侄儿的一举一动。

    那女长老缓缓说道:“既然施主要来参禅,先得过行住坐卧这一关。”

    朱允炆昂然道:“可以,请教了。”

    长老手持佛珠问道:“请问施主如何是行?”

    朱允炆略一思索,答道:“行不与人同行,出关两足云生。为看千峰吐翠,踏翻古渡月明。”

    朱元璋很是欣慰连连点头,手缕长髯笑道:“说得好。”朱棣神色复杂的无奈附和道:“不错。”

    长老不为所动的又问道:“如何是住?”

    朱允炆背上双手,不紧不慢的道:“住不与人同住,茅屋青山自去;庭前老鹤吟风,门外落花无数。”

    朱元璋神色越加舒畅,对孙子的表现大为满意。朱棣则一脸平静,徐灏留意到燕王紧握的双拳青筋暴露。

    接下来朱允炆对答如流,把坐卧都对了出来,引得所有信徒都自觉大开眼界,老朱同志见状更开心了。

    长老忽然又问道:“如何是色中人?”

    朱允炆当下一怔,皱眉苦苦思索起来,想他身为储君日子过的如履薄冰,要不就是刻苦用功要不就是打理朝政,就和他父亲太子朱标一样休息的时间少得可怜。

    而且没有登基为帝前,嫔妃绝不会超过三五人,以他身份又从没谈过情说过爱,年纪又不大即使一肚子学问,也难以回答出来此等看破沧桑的刁钻难题。

    身后徐汶徐济哼哈二将即使有心想帮衬皇储,奈何哥俩自己都沉迷于女色中,如何解得出来?

    这时候朱棣再也忍耐不住,信心十足的开口说道:“嫫母西施共一身,可怜老少隔千春;今朝鹤发鸡皮媪,当年玉颜花貌人。”

    朱允炆皱着眉轻轻叹了口气,有感于学问不如对方,竟然二话不说转身出去了,徐汶哥俩赶忙跟了过去。

    “这孩子。”朱元璋沉下脸来,暗道允炆到底年轻不稳重,稍一受挫马上离开,有失了风度不说,竟连对方是谁都不问清楚,太不礼貌了。

    那长老看了眼这边的三男一女,继续问道:“如何是人中色?”

    不料朱棣含笑不答了,能在父皇面前把侄儿压过一头已经足矣,再对答下去的话,恐怕会给父皇留下不好的印象了。

    朱元璋说道:“继续下去,无妨。”

    朱棣故意苦笑道:“儿子这些年来一心忙于正事,专心带兵,再答下去就要出丑了。”

    朱元璋笑道:“嗯和老夫一样,哪里有闲情逸致去精研佛法,允炆也是一样。”

    徐灏突然说道:“要不小子来答她?得了头彩您就把凝雪赏给我得了?”

    朱元璋笑了,含糊其辞的道:“那你就来试试。”

    徐灏精神一振,高声说道:“花开花落两悲欢,花与人同总一般;开在枝头防客折,落来地下有谁看?”

    朱元璋赞道:“说得好。”而芷晴都听得痴了,一眨不眨的看着芳心所系的男人施展才华。

    那长老心中一惊,沉声道:“如何是人中镜?”

    徐灏略一沉吟,说道:“沧海尽教枯到底,青山直待碾成尘。”

    “如何是镜中人?”

    “翠竹黄花非外境,白云明月露全身。”徐灏说完朝着芷晴眨了眨眼,闹得芷晴脸色大红。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