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六章 荒唐之夜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二百二十六章 荒唐之夜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大唐儒将首辅沈栗我要做首辅寒门状元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明文魁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薛文说完蒋涛后,自是会顺便提到刘老实夫妇,徐灏就发现大家伙都一片唏嘘。

    原来自从刘老实当日于坟前把崔氏娶回家后,每每行房时压着蒋嵩媳妇,又是得意又是畅快无比,自觉报了大仇。兴起时甚至白天也要强迫崔氏脱衣,边做边恶骂蒋嵩生前种种,尽使出那市井小人之嚣张恶态,日日如此做给邻居们看,很快就闹得全村人尽皆知。

    倒是崔氏家学渊源很会说话,又跟了蒋嵩那么久,起初逆来顺受,后来忍受不住就说道:“他已死了,你拿我妇道人家逞凶又有何用?你再罗唣我就晚上吊死,再不用听这等厌声了。”

    刘老实到底骨子里懦弱,眼见妻子不是个软弱的,此后就渐渐不再咒骂啰嗦了,

    那时候蒋涛赌博很凶,手里的钱输了个精光,刘老实见状提出要买蒋家院子,想把自家被占的土地给夺回来。

    里长和薛文等村里人本来不让,后来崔氏把她爹崔保人叫了过来,大家见蒋涛执意要卖死活不听人劝,经过一番讨价还价和商议,以三十八两的价钱把蒋家一分为二了。

    蒋涛得了钱跑出去昼夜不归,刘老实得意洋洋的携崔氏住了过来,结果蒋老师虎死威风在,夫妇俩心里有鬼总觉得到处都有蒋嵩鬼魂出没,做什么事都会听到突然一声响,把人吓个半死,无意中似乎老能撞见蒋嵩站在远处惨白着脸阴笑。

    很快因蒋嵩阴魂不散,唬的刘老实住了不到半个月,连滚带爬的搬了出去,没几日竟中风了,口眼歪斜躺在床上小半年,做法吃药通不见效,家里积蓄都被崔氏暗地里折腾没了,崔保人带着人过来强行立了休书。把女儿领回了家。

    薛文说到这儿神色古怪,说道:“当时咱村里人气不过,就找你大哥要他出头为刘老实报仇,咱萧家村的人岂能被外村人欺负?你大哥这次很仗义,当即带领几十个后生去找崔家理论。不想那崔保人竟然犯了事,父女二人和亲族俱被押解辽东苦役,真是老天有眼。”

    徐灏微微一笑,也不说破此事其实是他背后指使锦衣卫出的手,笑道:“老天有眼,咱们痛饮此碗。干!”

    屋里的芷晴生怕徐灏喝得酩酊大醉。到时她自己无力善后,眼看天色已晚就出来说道:“入夜了,夜路不好走,咱们该回去了。”

    薛文等人都偷偷瞧着面前打扮成书童的小美人,人人大为羡慕,倒不是因为容貌,而是自小生长在豪门的女孩子所处环境的缘故,各方面都有别于寻常女子,绝非是后天可以刻意弥补的。

    芷晴发觉人人看她。当下羞涩的笑了笑,举止越发庄重起来,她六岁时就服侍沐凝雪,琴棋书画等可谓是样样皆通。抡起气质才华来,晴雯她们几个远不如她和芷烟。而且芷晴会武,要不是懂事后不想因练武而导致身段走形,估计两三个徐灏都绝非人家对手。

    徐灏一向谨慎。感觉自己有了四五分酒意不能再喝了,何况今夜要和芷晴住在一起,遂起身告辞。薛文等人把二人送出了大门。

    回到住处,芷晴担心的道:“要不你先去躺下,我去做一碗羹汤,趁热吃了醒醒酒。”

    徐灏笑道:“你坐着,我干活。”

    不由分说,徐灏转身忙活去了,芷晴心里甜蜜非要过去帮忙,二人再一次生火后才发现,烟道竟然通了,竹篮里放满了鸡鸭鱼肉和各种作料。

    还不止于此,芷晴非常开心的指着角落里的浴桶,叫道:“晚上可以洗澡了。”

    徐灏满意的道:“算李秋那小子会做事,不声不响就把该用到的东西都准备妥当了,记他一功。”

    芷晴喜滋滋的道:“那你烧水我切菜好了。”

    不料见徐灏拿起篮子嗅了嗅发觉没什么异味,说道:“不用麻烦了,这些食材咱俩吃不了,放一晚上非得馊了不可,我把它送出去。”

    芷晴饭量小晚上几乎不吃任何宵夜,闻言点了点头。当下徐灏拎着竹篮出了门,熟门熟路的挨家把食材都给分了,有村人非要给他些干果水果鸡蛋之类当做回礼,徐灏收了一些回来。

    忙碌了一个多时辰,二人分别洗完了澡,各换上干净衣服。徐灏把脏水倒掉后顺手把衣物都给洗了,晾在竹竿做成的架子上,结果又出了一身的汗,这才发觉貌似顺序上出了问题,澡白洗了。

    芷晴跪坐在炕上轻柔的梳理着秀发,借用清凉夜风吹干,顺着敞开的窗户看着徐灏无语模样,忍俊不住扑哧一笑。

    “你进来,锅里还有些热水,我给你擦擦身子。”芷晴笑道。

    刚想冲个凉的徐灏停住了脚步,三月份到底井水太凉,万一受凉生病未免得不偿失。

    就着月光,芷晴用手巾温柔的给徐灏擦拭上身,不停地给自己暗暗打气,心说要是他有了需要,好歹得大大方方的给他舒爽一下,可不能给小姐丢脸。

    脸红心热的芷晴苦苦回忆着看过的书籍,寻思着该怎么做才对呢?这第一次接触不能听任男人的吩咐去做,不然羞死人了不说,男人有了这次定还会念着下次,那就真没完没了了,自己一定抵挡不住他的水磨工夫,失了手又失了身。

    芷晴一时左右为难,最终横下心来鼓足勇气,正待用小手褪去男人裤子的关键时刻,忽然打隔壁屋里传来男人的笑声和女人的喘息声。

    当下芷晴和徐灏彼此面面相觑,芷晴就见徐灏脸上微微变色,小声问道:“怎么了?”

    “别出声。”徐灏眉头紧锁,他听出那发出笑声的男人竟然是二哥徐济,自然不好明说出来。

    红着脸的芷晴低头瞅了眼某人昂然奋起的部位,咬着朱唇朝着徐灏做了个鬼脸,以为对方有意要去偷窥,打死她都不会一边听着对面的恶心动静,一边陪他胡闹,干脆自己转身出去了。

    而此刻的徐灏皱眉心说二哥怎么来了?徐济是男人倒也罢了。可是这腊梅娘俩实在是太那啥,把自己家当青楼了不成?

    不过他没有出手整治腊梅母女的心思,又不是道学先生,人家背地里的事儿与任何人无关,你情我愿的,他懒得替王玉打抱不平。

    压抑不住强烈的好奇心,也是被芷晴给刺激到了,徐灏悄悄搬过来一只板凳,踩在上面顺着天窗看了过去。

    但见徐济正光着身子搂抱着腊梅她娘亲嘴,一双手忙着解开腰带。那裙子滑落下来,徐灏厌恶的挪开目光,不想看到二哥的身体。

    衣衫不整的腊梅站在一旁,笑嘻嘻的把圈椅归置一处,钱婆子顺势躺在了椅子上并把双腿高高抬起。

    徐济似乎知道隔壁有人,上阵之后不敢十分放肆,倒是钱婆子肆无忌惮旁若无人,淫哇彻耳欢声如雷,腊梅抬手摸着徐济的屁股蛋子。笑道:“使劲呀,先前吹牛自己能够夜御十女,谁知也不过如此。”

    徐灏险些笑出来,不愿多看就从凳子上下来。就听对面徐济低声道:“那边有人呢。换个房间好了。”

    钱婆子见状吆喝道:“隔壁那位不是俺汉子,管不得俺家的好事。”

    徐济吓了一跳,他如今做了百户怎么说都得顾着些体面,可惜已经来不及捂住美妇的嘴了。

    “哎呦。”钱婆子不依不饶的故意喊出声来。大笑道:“对面的小相公,你听得见俺这边快活么?你浪呀不浪?”

    徐灏立时啼笑皆非,一时心血来潮。捏着嗓子凑趣道:“我浪的很,那可怎么办呀?”

    腊梅笑嘻嘻的接过话茬,媚笑道:“你要是浪了就请过来,也像入俺娘一样入我一顿,就不浪了。”

    徐灏摇头无奈一笑,拿起外衣转身走了出去,芷晴气嘟嘟的双手叉腰,怒道:“你不能过去,隔壁都不是什么好人,你不要学坏了。”

    徐灏失笑道:“谁说要过去了?这里已经不能待了,咱俩去薛家借宿。”

    芷晴很高兴,满意的换上笑脸,主动伸手搂住男人的胳膊以示奖励,徐灏感受着手臂传来的那软绵绵的美妙滋味,无声一笑。

    这边徐济发觉隔壁已经人走楼空,马上精神大振,有感于腊梅娘俩皆是风月场上的女将,遂把蒋嵩卖给他的最后一点药物取出来,寻思了下全都吞入口中,就着一壶烧酒服下。

    第二天一早,徐灏悄无声息的溜了回来,准备一等二哥走人后就质问腊梅到底怎么把人勾搭上的?顺便问一下于氏的事,没想到竟然从隔壁传来耿氏的声音。

    徐灏吃了一惊,要说徐济和腊梅有染算是小事,而和耿氏有染就是大事,这要是传扬出去徐家的名声就没了,不过徐灏好歹有着现代人的思想观念,没有摊在自己身上,貌似就不算大事。

    这难题依然交给大嫂去操心吧,徐灏不愿管此等男女之间的龌蹉事,眯着眼眸站在屋檐下,默默注视着对面院子。

    过了好一会儿,就见徐济被心腹小厮搀扶着出来,蔫头耷脑前仰后合,连续打着哈欠一副整宿没睡的荒唐模样,连马都骑不上了,被一个小厮背着去了。

    耿氏陪着出来不时捂着嘴偷笑,无意中发现隔壁有人后顿时眼眸一亮,等徐济不见了踪影,兴冲冲的绕了个弯小跑过来。

    徐灏心情放松下来,耿氏敢直接过来见自己,应该能证明她并没有和徐济有一腿,想想也是,被捏着偷人的把柄还敢去勾搭二少爷,岂不是自寻死路?

    这边耿氏乐呵呵的跑过来,等走到近前忽然脸色一变,立马像做错事的孩子一样,战战兢兢慌忙解释道:“三少爷您可千万别误会,昨日说好了今天要去烧香,没想到就遇见了二少爷。”

    “不用跟我解释。”

    徐灏皱眉看着穿着单薄衣衫的耿氏,面带冷笑,“今日要去烧香?”

    耿氏心里发紧,这才回味过来说错话了,又急忙忙的解释道:“奴家本来想进城禀报,后来想想应该再多探听些确切消息为好,因此今日就准备拼着被那些王八蛋占尽便宜,也得完成您的交代。”

    徐灏目光变冷,幽幽说道:“江山易改禀性难移,此事之后你是不能留在我徐家了。”

    耿氏吓得急忙跪在地上,叫道:“三少爷我再也不敢了,您好歹高抬贵手,只要不赶我走,叫我做什么都行。要不我去把好友都领过来,加上腊梅母女随着您心意愿怎么样就怎么样,可好?”

    眼见徐灏沉默不语,耿氏一把扯开胸前的衣襟,楚楚可怜的道:“三少爷,奴家其实喜欢的是您呀!”(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