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三章 如意坊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二百二十三章 如意坊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首辅沈栗大唐儒将我要做首辅寒门状元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明文魁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如果说现如今谁最不在乎丢官罢职,并不一定是徐灏,纵观洪武朝有的是前辈动辄引咎罢官,没几年又再次起复,谁让明朝初年极度缺少官员呢?

    徐灏除了后悔此次出京表现太高调了,以至于木秀于林被帝王家觊觎,压根就没有半点被贬的觉悟。

    灯火璀璨的秦淮河夜晚,京城号称最大的青楼如意坊门前,徐灏一行人和欧阳伦一行人不期而遇。

    欧阳伦主动笑道:“听说又丢官了?对了,又成了百姓,哈哈。”

    无精打采的徐灏一声冷哼,冷着脸道:“这里我包了,我看谁敢不给面子。”

    欧阳伦心里开心,大大方方的走过来笑道:“这京城谁敢不给你面子?你这草民比王侯还要威风,大明独一份。相请不如偶遇,今晚咱们一起聚一聚,所有花销我出了。”

    徐灏看了他一眼,又看了他身后的那些人,没有其他驸马在,说道:“你来逛青楼,就不怕圣上事后责备?”

    欧阳伦忍不住满腹牢骚,长叹道:“我巴不得圣上当面骂我一顿,和你一样才好呢。算了算了,咱哥俩进去吃酒,今朝有酒今朝醉。”

    说完不由分说拉着徐灏朝大门走去,徐灏想了想没拒绝,如此两边的人互相瞅瞅,一起跟了进去。

    当下自有美貌老鸨带着一群侍女迎了过来,徐灏任由两个女孩伺候他脱下貂皮大氅,懒得洗手净面,当先朝三楼走去。

    来到三楼,徐灏走到雕漆栏杆处朝下看了一眼,下面的大厅可以尽收眼里,不过两侧因隔着屏风盆栽和粉红色的纱幔,什么都看不清。

    三楼由一间间面积很宽敞的奢华套间组成,外间寻欢作乐里间翻云覆雨。此外楼后有连绵十来座精致小院,供长期包养红牌的豪客之用。

    对于楼里富丽堂皇的摆设等徐灏全都视而不见,他也不讲究什么身份规矩,随便选了一间雅间推门走了进去,就见里面站着个衣衫单薄的妙龄美人。

    美人显得很惊讶,有些不知所措。正好此时欧阳伦寻了过来,站在门前笑道:“你愣什么呢,还不赶紧伺候这位贵客上床?”

    美人一脸羞涩的走过来,脸上现出职业性的媚笑,徐灏伸手一挡阻止她近前。说道:“不用了,我是选这房里吃酒。”

    欧阳伦笑道:“我以为你急着泻火呢!行,就这里了。”

    美人笑着答应一声扭着腰肢出去了,正好沐皙带着人走了过来,徐灏见状问道:“兄弟们呢。”

    沐皙知道徐灏没来过青楼,说道:“你理他们,都散开各自寻乐子去了,这里不是酒楼,谁有心思聚在一起吃酒。”

    徐灏一想也是。眼见李秋沐毅等人站在门前护卫,笑道:“本来是特意为大家践行,这倒好,连个影子都不见。”

    沐皙不以为意的道:“小旗以上都会作陪。给他们践行就够了。”

    欧阳伦自持身份,笑吟吟堂而皇之的坐在了主位上,徐灏也不介意,陆陆续续又来了两边有身份之人。数一数大概二十多位,正好坐满两桌。

    老鸨笑着走进来没等开口,徐灏直接说道:“不要那些所谓头牌花魁。故作清高的才女等。我只说一点,今晚就是请我兄弟们无所顾忌的风流快活,有敢来的统统来者不拒,但必须要有姿色。”

    “呦!好大气魄。”老鸨一时好奇,想打听下来人是何方神圣,遂问道:“敢问公子家世?”

    徐灏没好气的道:“普通老百姓。怎么,你这里狗眼看人低?”

    欧阳伦生怕这位小爷一肚子火气是以故意没事找事,发脾气把如意坊给砸了,赶紧说道:“挑最好的粉姐都给唤来。”

    老鸨对欧阳驸马就太熟悉了,应了声是转身匆匆走了出去,路上琢磨着应该是位王爷。

    如意坊招待过的王孙公子达官贵人多如狗,老鸨也不以为意,选了一批作风豪放的姐儿上了楼去。

    转眼间来了二三十位姿色各异的美人,徐灏看了一眼,没觉得有什么特别的。人人穿着鲜淡裙衫,一头珠翠妖娆袅娜,倒是果真无所顾忌的纷纷坐在男人身边,神色妩媚含情脉脉,一上来就拿言语挑逗。

    徐灏当即大为满意,趁着上酒菜的时候,对着皱眉的欧阳伦笑道:“就这样好,兄弟们都是武人,不喜文人那酸腐一套。来来,大家尽管随意。”

    欧阳伦看了看周围渐渐放浪形骸的男男女女,无语的道:“好歹请来几位秦淮河上最有名的花魁,难得你我兄弟坐在一起,我岂能出手寒酸。”

    徐灏好奇的道:“人来了会和这些美人一样知情识趣么?肯当众亲热。”

    欧阳伦顿时哭笑不得,摇头道:“那自然不能,想一亲芳泽得按照院子里的规矩慢慢来,所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徐灏摆手道:“那就算了,我没那耐心。”

    欧阳伦一副过来人的前辈姿态,谆谆善诱道:“你想那都是一等一的绝色,满京城男人谁不想亲近?有的是豪客不惜千金只为了见上一面,这架子越大,代表着其人越是色艺双绝。”

    问题是徐灏压根不吃这一套,推开身边牛皮糖似的美人,笑道:“算了吧,我无福消受。”

    既然徐灏不愿意,欧阳伦自然也就不勉强,强忍着一群恶形恶状的锦衣卫,搂着女人又亲又啃的,强忍着吃了几杯酒,大叹牛嚼牡丹,斯文扫地。

    话说回来,如意坊的粉姐都有着不俗的绝活,或许人不是绝色,抡起技艺一样自小下过一番苦功;不惟惯唱吴歌,更且善于昆曲;不惟媚骨绝伦,更且酒豪出众。

    这一席酒结果除了欧阳伦和他的人外,大家欢畅人人开心,酒过三巡后尽欢而散,愿意留宿之人自有去处不提,一切花销都记在了欧阳驸马账上。

    徐灏原本打算今晚一醉方休。谁知这些家伙有异性没人性,一个个都唯恐醉酒耽误了其好事,以至于他竟然滴酒未沾。

    李秋家有娇妻尽管跃跃欲试,可少爷碰都未碰美人一下,他自然也不敢造次。而沐毅和他属下十位亲卫,守在门外就像是木桩似的一动不动。

    迎着晚风,出了如意坊的徐灏紧了紧的斗篷,说道:“你们都回去吧,我如今没了官职,一时半会儿的就是个百姓。不必跟着了。”

    沐毅沉吟道:“那属下随时听候公子差遣,公子还请保重。”

    送走沐毅等人,徐灏身边还剩下六个自家护卫,对着走出来的欧阳伦拱手道别。

    欧阳伦皮笑肉不笑的道:“现在你虎落平阳,今次我不和你一般计较,下次可就没这么好运了。”

    徐灏微笑道:“既然驸马有此雅量,那我就不动手了。”

    欧阳伦冷笑道:“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徐灏你别以为有圣上给你撑腰,就敢不把我放在眼里。你还年轻,今后这日子还长着呢。”

    徐灏笑了笑,抬手一指周围,什么话也没说。翻身上马如飞而去。

    留下欧阳伦一行人彼此面面相觑,赶忙朝四周看去,就见从黑影里走出来二三百人之多,顷刻间各自散去。唬的欧阳伦等人全都脸上变色。

    “多谢欧阳驸马款待了,下次再见。”楼上传来沐皙的笑声,没等欧阳伦抬起头。人一闪而逝。

    欧阳伦气急败坏的道:“这他妈的逛个青楼还带着这么些打手?简直有病。”

    徐灏没有回家,而是出京去了萧家村,深夜里街道上静悄悄了,从巷子里三拐两拐来到位于长房一侧的房屋前,把马交给李秋等人,他独自进了其中一间小院。

    黑夜里徐灏走到矮墙前,探头朝着对面的屋里看去,黑漆漆的没有一点亮光。转身回来推开房门走进屋里,趁着月光寻到一盏油灯,拿起桌子上的火折子,很快屋里亮了起来。

    举着灯火走到尽头处,徐灏伸手敲了敲墙壁,对面没有任何反应,看来那屋里确实没人。

    徐灏忍不住自嘲道:“特务当习惯了,没事弄这一套作甚,何苦来哉?”

    耐心坐在炕上寻思着再等一会儿,徐灏低着头看着忽明忽暗的灯芯怔怔出神,忽然有人轻笑道:“果真是三少爷来了,不枉奴家朝思暮想,每隔半个时辰就过来看一眼。”

    徐灏缓缓抬头,就见耿氏俏生生的站在眼前,皱眉问道:“我大哥还未回来?”

    耿氏抿嘴一笑,说道:“来信说快了。奴家猜指定是在外头被谁家的狐狸精给迷住了,因此不舍得回来呢。”

    徐灏说道:“我很好奇,你竟然这么快就把此事给办成了,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耿氏得意的道:“三少爷要怎么谢奴家呢。”

    徐灏笑道:“我大哥做了百户,你就是百户夫人了,还要怎么谢?”

    耿氏媚笑道:“奴家身为小妾,即使夫君做了再大的官,那夫人也是大奶奶的,奴家不稀罕。”

    徐灏盯着她故作放荡的模样,说道:“赶紧说。”

    耿氏幽怨的白了眼眼前的男人,撇嘴道:“其实奴家也不清楚怎么回事,只是去和二奶奶闲聊时,按照您的意思,说听闻京城福清公主因死了丈夫要招驸马,然后就走了。”

    果然二哥是攀上了朱允炆才当上了侍卫,就是没想到被自己简单的试了一试,二哥就急不可耐的把此事禀报给了朱允炆,一点兄弟之情都不在乎。

    更没想到,朱允炆竟然从谏如流,为了不再让自己受到帝王重用,真的跑去建言把福清改嫁给自己,真乃蠢的可爱。

    倒是欧阳伦对此事一无所知,看来他和二哥间的关系是疏远了,李芳所言非虚。

    屋子里,耿氏就见三少爷对着她开心一笑,顿时浑身酥软,大喜过望。(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