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一章 大明公主们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二百二十一章 大明公主们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明文魁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春秋我为王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徐灏有意整治一番混迹于寺庙里的泼皮无赖,而随着派出的手下纷纷回报,才发现目下乃是寒冬腊月,各处庙里香火不盛不说,三三两两前来上香的妇女谁不是穿着棉袄斗篷一类?以至身材囊肿厚实,对男人来说无异于隔靴搔痒,因此早已销声匿迹了。

    徐灏只得耐心等待来年春暖花开,他决定的事轻易不会改变,撤回锦衣卫后,觉得有些不甘心,交代李秋打听二嫂王玄清往日一切,平日里喜欢和谁来往诸如此类。

    徐灏至今还记得老将军王弼临死之前,托付他代为照顾王家人,加上王玄清腹中骨肉乃是自己的侄子,岂能不明不白的就没了?

    既然短时间用不上腊梅母女,徐灏遂让耿氏把她打发回去,令腊梅暗中接近王玄清身边的下人,希望能多打听到些什么。

    朝廷这边徐灏的任命很快下来,经过白莲教一事,文武百官都已然清楚徐灏依然暗中兼着锦衣卫镇抚使的差事,这立下了大功,官复原职自然无人提出异议。

    徐灏和凝雪相处同一个屋檐下,朝夕相处,情侣间永远嫌时间走得太快,这一晃不知不觉过年了,沐夫人派人把凝雪姐妹俩接回了家,徐家再一次宾客盈门,和去年一样家里堆积了无数年礼。

    相比去年,今年各家王府的礼物非常贵重,尤其是蜀王府湘王府秦王府和晋王府,大抵因徐灏及时准确的消息,使得很快平息境内叛乱。使得四位亲王为此感激于心,故不惜重金表示感谢。

    反而燕王府的年礼很一般,礼单上多是来自辽东的土特产,人参貂皮鹿茸熊胆熊掌等。几乎都是药材和珍贵野味,对此徐灏很是欣慰,这表示燕王朱棣已经不把自己当外人了。

    鞭炮声声辞旧岁,洪武二十八年就这么过去了。

    正月十八日,帝王下旨兵部制定出了擒获倭寇的升赏令,一时间京城内反响平平。自古大多数汉人就视茫茫海洋为畏途,没什么兴趣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儿。

    倒是锦衣卫里有很多校尉异常踊跃,表示要去水师杀倭寇建功立业,朱元璋闻之后大为欣慰。当即下达口谕,命兵部大开绿灯,分别派遣沿海各水师任职,为了鼓励后来人,俱都升了半级官职。

    兄弟们临行前都想要大醉一场,徐灏二话不说就点头答应,并提前带着李秋等属下亲自去了秦淮河畔。

    烟雨迷蒙的秦淮河上,两岸白墙黑瓦如同一副水墨图画,永远不变的是穿梭往来一艘艘争奇斗艳的画舫。徐灏缓缓走在河堤上,回忆着上元节夜晚携凝雪之手放花灯的一幕来。当时十数万盏花灯蔚为壮观,顺着河流犹如天上的璀璨群星一样,浩浩荡荡寄托着无数女儿家的美好祝愿,闪闪烁烁带着希望顺流而去。

    希望今年西北不会遭遇大旱,徐灏想起自己的心愿来,可叹世事往往是好的不灵坏的灵。

    此时李秋打前方快步走过来,神色古怪的道:“适才看见欧阳驸马的亲随了,今晚要在最大的如意坊款待客人。”

    徐灏轻笑道:“真是冤家路窄。这兄弟们要走了,将来也不知能否活着相见。。我就要包下最大的酒楼宴请大家,算他欧阳伦倒霉。”

    李秋笑道:“两码事呢。欧阳驸马包的是青楼,不是酒楼。”

    徐灏笑容越发灿烂,呵呵道:“那更好了。就让兄弟们痛痛快快的乐一乐,欧阳伦胆量够大的,身为驸马竟敢逛青楼,我不打他的脸都过意不去。”

    如此有意给欧阳伦难堪,徐灏索性原路返回,拎着新换的御赐绣春刀进了紫禁城,准备先把小报告打了,这样就立于不败之地。而原来那把刀因沾染上的多条人命,还不是徐灏亲自动的手,被沐皙以不吉为借口给要走了。

    徐灏走在雪白的甬道上忽然想起来,今晚老朱同志要和闺女们团圆,难怪欧阳伦和一干驸马就像放假了一样,要跑去青楼找乐子。

    “真是作死,以为陛下年迈就失去了耳目不成?”

    徐灏露出一丝冷笑停下脚步,对着身后亦步亦趋的心腹沐毅说道:“你去一趟六公主府,告诉驸马今晚就别出门了。”

    “是。”

    今年刚满二十岁的沐毅气度沉稳,动作有力的躬身应是,转身大步而去。

    徐灏看着他的背影,有些感慨自家可用的人才太少,这也和老爷子早早辞官有关系,使得徐家小一辈失了锐气人人安于富贵,不像沐家虽然人丁不旺,亲戚却常年跟随沐英父子两代人血战沙场,因此亲族里基本没有废物,养成了沐家满门剽悍之风。

    这位沐毅就是沐家第二代的佼佼者,其父乃是沐英的亲随,战死沙场后沐英感念其忠心,故赐予沐姓,独子沐毅被抬举进了沐家家谱。

    沐皙按计划今年要去威海卫任职,有感于徐灏身边没有得力帮手,特意挑选族弟沐毅来做亲卫,而沐毅十五岁去了云南,已经有五年的军旅经验,自己靠战功当上了小旗。

    沐毅自小谨守着本分,把自己视为下人,是以和沐家大小姐沐凝雪的关系不远不近,倒是去了云南后和青霜很是投缘,就像沐皙最疼爱凝雪一样。

    就盼着老四能早日锻炼成材,那样自己就有了最可信任的帮手,徐灏如此感慨。

    朱家父女团聚,徐灏寻思着就别去凑热闹了,不想没等转身就被远处的李公公瞧见了,喊道:“徐大人慢走。”

    徐灏等李公公颠颠的跑过来,笑问道:“太监大人有何事?”

    李公公笑道:“咱家就是个内侍,可不敢当太监称呼。”

    徐灏心中暗笑,这后世的贬义词在此刻却是真正的褒义。话说李公公虽说伺候了老朱同志二十来年,品级上却低的可怜,也是朱元璋刻意压制的结果,不然当初也不用靠徐灏帮他暗地里提携亲侄子了。

    挥手命属下离得远些。徐灏和李公公并肩朝前走去,李公公说道:“先前陛下有感于西北百姓吃不上饭,是以准备召徐大人你前去领旨。”

    徐灏笑道:“幸好我来的及时,不然你要寻我可得费一番工夫了。”

    当下徐灏加快脚步进了内宫,路上不时遇到年龄不一的宫女,有些四五十岁面容苍老,一副活死人模样,就算年轻的也是一派死气沉沉。徐灏皱眉于延禧宫院子里大声说道:“臣徐灏奉旨前来。”

    “进来。”里面传出老朱同志的声音。

    进就进,徐灏偷偷撇撇嘴。当下解下佩刀扔给了一旁的侍卫,惊讶的道:“二哥是你。”

    慌忙双手接过绣春刀的徐济脸上微红,险些没接住,站直身子面无表情的眨了下眼,没敢说话。

    徐灏自是没任何顾忌,走过去哈哈一笑使劲拍了拍徐济肩膀,徐济吃疼一呲牙,徐灏笑的更欢了。

    “总是没大没小,别捉弄你兄弟了,快过来。”临安公主扶着老朱同志走了出来。出言笑骂道。

    朱元璋笑呵呵的问道:“他在家也是这么顽皮?”

    临安公主笑道:“何止顽皮,在家那就是一霸王,整个徐家就没人敢数落他半句,谁让父皇您那么器重他,那尾巴都快要翘到天上去了。”

    朱元璋失笑道:“合着还是朕的错了?你这混账东西,又给朕脸上抹黑。”

    徐灏轻笑道:“陛下您别听我婶婶的,不就是宠我妹子了么,李萌不愿写字干嘛非强逼着她?那么小的孩子,正是玩耍的时候。”

    临安公主慎道:“您别听他的。一有空儿就带着萌儿没日没夜的疯玩。昨晚眼看都二更天了,他跪在地上给萌儿当马骑。这一闹就快要天明了,结果害得萌儿日上三竿还没睡醒,以至于没来见您。”

    朱元璋听得老怀大慰。暗道不枉把李家宅邸赐给了徐灏,徐灏也没有辜负自己的期望,长女今日进宫明显比往日气色好的太多,徐灏有功。

    站岗的徐济心里万分羡慕,心说瞧瞧老三混的?难怪自己第一天进宫当差,人人都跑来巴结自己,原以为是大哥的缘故,原来根子在这儿呢。

    此时打殿内陆续走出来多位身穿宫装的公主们,有些徐灏认得有些没见过,忽然发觉其中一位少妇狠狠盯着自己瞧。

    大概这就是张麟的媳妇福清公主,不然谁会有这么大的恨意?表面上都压抑不住。徐灏心里猜测,倒是欧阳伦的媳妇安庆公主对他很友善,笑吟吟的点头打招呼,这位四公主和二姐宁国公主身为马皇后的嫡女,身份尊贵时常进宫探望朱元璋,是以和徐灏都很熟悉,想欧阳伦也不会没出息的朝媳妇诉苦。

    公主们除了临安长公主外,年纪都不是很大,宁国公主过了年才三十二岁,去年刚刚出嫁的皇十六女汝阳公主芳龄不过一十四岁,她同父异母的姐姐老十五含山公主十五岁。

    除了故世的三公主崇宁和夭折的皇十女皇十三女,刚满一岁的老幺宝庆公主外,十二位公主都来齐了。

    徐灏抬头不着痕迹的扫了一圈,见仅仅四五位公主搀扶着其生母,年纪最大的是福清公主的母亲安妃郑氏,如今人老珠黄不受宠了,不过在宫里地位超然;此外就是老十二永嘉和汝阳两位公主的母亲惠妃郭氏,貌似乃武定侯郭英的同胞妹妹,大女儿亲上加亲嫁给了郭英之子郭镇,地位最高代皇后之责管理东西六宫三千粉黛,或许就是因出身郭家的缘故,一直没能被册封为贵妃,至于皇后就更不可能了。

    徐灏对宫里的事非是如数家珍,也根本没心思去打听,很多隐秘事都不清楚,反正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嫔妃的命运就那么回事。

    今日干娘张美人没来,大概是留在晚晴坞照顾女儿,倒是含山公主身边的高丽妃韩氏吸引了他的注意,这位异国妃子好像是干娘之前最受宠的存在,三十岁左右的年龄,或许是泡菜没发明出来的缘故,身材有些发胖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