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八章 梅雪争春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二百一十八章 梅雪争春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大明文魁三国之席卷天下春秋我为王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千寿堂里,闻讯而来的徐灏很是高兴,没想到沐夫人进京就直奔徐家。

    老太君和萧氏陪着沐夫人说话,沐凝雪见到徐灏走来,起身轻声道:“今晚特意过来送年礼,还请笑纳。”

    沐青霜仰头说道:“红叶呢?我想见她。”

    老太君看着徐灏身上带着雪,笑道:“这两丫头一来,京城就下了瑞雪,希望来年是个好年景。”

    沐夫人叹道:“这一路而来到处都是灾民,不是家乡遭了灾就是被白莲教匪吓得举家而逃,所幸朝廷处置得当,没见到有饿死冻死之人。盘缠都用来赈济百姓了,是以年礼不丰,还望您老莫怪。”

    老太君正色道:“就该如此,如今家里越来越富贵,老身就越觉得心里不安,今年当多设些粥棚。”

    萧氏说道:“娘,庆堂去了老家,已经开仓把粮食都分了出去。”

    “嗯。”老太君微笑道:“做的好,给灏儿他们多积些福报。”

    这边月兰把礼单递给徐灏,徐灏笑着看了眼,见上面写着金银首饰三十件,妆蟒二十匹,各色绸缎线绉羽毛大呢一百匹,四季衣服一百件,折羊酒银三百两。

    “太多了。”徐灏叹了口气,对凝雪苦笑道:“今年家里是真穷了,原本想拿出一笔银子来购置粮食,结果库房仅剩下不到二百两,正愁这年该怎么过呢,你家算是雪中送炭来了。走,我带你们去园子里,回头把我屋里的东西都给你,算作回礼好了。”

    沐凝雪莞尔道:“你家人口多,意思意思就好。”

    老太君说道:“你俩就随着灏儿去玩,正好她们姐妹都在一起呢,老身要和你娘打麻将。再把公主请来,今夜都别回家了。”

    沐夫人看着女儿,沐凝雪说道:“晚上我和青霜去青莲姐房里睡好了,头一次过来,多住几天再回家。”

    沐夫人心里一叹,清楚女儿是打定主意要嫁给徐灏了。因此话里话外不把自己当外人,点头道:“去吧。”

    徐灏和沐凝雪姐妹出了千寿堂。朝着花园而去,他俩走在回廊里,青霜反倒蹦蹦跳跳的专门走在外面,边走边玩雪。

    “好大的雪,她们在做什么?”沐凝雪低着头问道。

    徐灏忽然探手把佳人一把搂在怀里,吓了凝雪一跳,赶紧说道:“后面跟着人呢,快松开。”

    徐灏揽着软玉温香,故意大声道:“雪天路滑。我扶着你走。”

    沐凝雪顿时啼笑皆非,一时心软没有挣扎,躲在男人的怀抱里,似乎一点都不冷了,小声道:“无赖。”

    徐灏笑道:“这外头下着雪,我搂着雪。想必今晚又要咏雪作诗,咏雪连句,或许行个雪字酒令了。”

    凝雪俏皮的伸出手来,感受着掌心传来的丝丝凉意,“回家真好。听说你大姐二姐来年就将出嫁了,我给她们准备了礼物。对了,我想在你家多住些时日。好友嫁了人后不免各奔东西,因此想多陪陪她们,就怕人言可畏。”

    徐灏洒然道:“一切有我,谁敢说你,老子就把他家给拆了。”

    心里甜丝丝的沐凝雪嫣然一笑,情不自禁的反手用力搂了心上人一下,随即触电般慌忙松开了手,低着头朝着青霜跑去。

    绛雪斋,一屋子女孩们说说笑笑间,有丫鬟指着窗外,叫道:“你们快瞧,下雪了。”

    众人纷纷扭头看去,果然夜空中洋洋洒洒的下起了雪花,就听有人故作讶异的道:“咦?你们怎么知道我来了?”

    大家赶忙回头,一见之下都纷纷站了起来,七嘴八舌的朝来人问好。

    耿氏惊讶的随之看过去,就见门前站着位亭亭玉立身穿鹅黄色湘裙的绝美少女,堪称生平罕见的天香国色,问道:“好漂亮的人物,就和画里的仙子一样,这是哪位姑娘?”

    三喜小声道:“这位就是三少爷的心上人,沐家的芸宁郡主。”

    “原来是沐家郡主。”耿氏恍然大悟,这沐凝雪的名字就和徐灏一样,她早已是如雷贯耳。

    红叶惊喜的叫道:“凝雪姐姐来了,这下子要更热闹了。”

    忽然打凝雪背后露出来另一张绝美面孔,青霜笑嘻嘻的道:“小红叶,你想没想我呢?”

    红叶抚掌大笑:“我正想问你怎么没来呢。”

    朱巧巧走上前去,笑问道:“你们姐妹是和母亲一块来的?”

    沐凝雪说道:“承蒙他一路上照顾,母亲就带着我们姐妹过来道谢,谁知一来就被你家老太君拉着打起了麻将,长辈吩咐我们过来寻大家,不想都聚在这儿呢。”

    朱巧巧笑吟吟的道:“难道你自己就不想来这儿?”

    沐凝雪俏脸微红,顾左右而言他的道:“满屋子的酒菜香,你们真是大胆,竟敢背着长辈偷偷吃酒。”

    “偷着吃酒才有趣味呢。”朱巧巧意有所指的出言调笑,拉着凝雪的手,说对四喜吩咐道:“你去告诉巡夜的妈妈们,今晚老三回家,大家都在绛雪斋同乐,不必来管了。”

    当下好一番推让,沐凝雪姐妹却不过热情,双双跪坐在最里面,身下垫着厚厚的锦被,这令她感到脸上发烫,一想到坐着的地方或许就是他睡觉之处,就不由得羞涩不已。

    徐青莲看出凝雪的不自在,提议道:“外面下起了雪,又来了凝雪和青霜,可见今晚是和雪有缘。咱们不拘诗词成语,必须得有一个雪字,输了三杯酒。嫂子这里以你为尊,你先来。”

    朱巧巧文采一般向来最怕作诗,而成语自是难不住她,吃了一杯酒用丝巾擦了擦嘴,笑道:“这个好,简单又文雅,那我先来好了。先前翠柳说绿竹喜欢她的白梅,我来一个‘踏雪寻梅’。”

    众人点头表示可以,都朝着小嫂子耿氏看去。而耿氏不时偷偷观察着对面的沐家郡主,对于这位可能是未来三少爷的正妻,一举一动,一颦一笑,任何方面都为之心悦诚服,心里念着好一个倾国倾城的女子。一时福至心灵感叹道:“石城霁雪。”

    众人全都一怔,都下意识的又朝沐凝雪看去。竟同声道:“妙。”说完后大家都愣住了,随即纷纷抚掌大笑。闹得沐凝雪为之无奈,眸光清澈见底,对耿氏说道:“蒲柳之姿,愧不敢当。”

    下面的腊梅好奇问道:“什么是石城霁雪?怎么姑娘们都一起笑了。”

    小翠心里鄙夷,嗤笑道:“这都不知道?那是金陵最有名的四十八景之一,清凉山上的雪景最是好看,此时用在沐家郡主身上最是应景不过,奶奶这下子得了大大的光彩。”

    “哦。原来如此。”对于郡主那清丽绝俗的容貌。腊梅就连比较的心思都没了。

    沐青霜自小生活在云南,偷偷对着红叶说道:“我空知道这个名儿,一直不曾去过,赶明咱俩一起清凉山见识一下好不好?”红叶点头道:“一言为定。”

    徐青莲看了一眼窃窃私语的两个雪做的玉人,说道:“素来听闻云南有座神山名为玉龙,早在唐朝时曾被封为北岳。其中有一名胜称作绿雪奇峰,那我就来一句绿雪奇峰露为霜好了。”

    沐青霜闻言喜滋滋的歪着头叫好,沐凝雪见状替妹妹解释道:“青莲姐真是博学,这玉龙山是汉名,那是云南纳西族和白族的圣山,叫做波石欧鲁,意思是白沙的银色山岩。每年都要举行盛大的三朵节。是为了纪念一些流传已久的动人传说,等有机会我再说给大家听,今晚就算了,还是继续行酒令吧。”

    红叶一脸向往的道:“真想过去见识一番,青霜等你带我去好不好?”青霜挺着胸脯大声道:“你讲义气我自然也讲义气,等我回云南时一定记着邀请你去做客。”

    绿竹忽然说道:“我也要去。”青霜早知绿竹那一段哀伤过往和她在未来姐夫心目中的至高地位,笑道:“欢迎之至。”

    这下子人人都动了去云南的心思,不约而同,把目光射向了门口,闹得刚刚进来的徐灏一头雾水,莫名其妙的道:“都看我干吗?”

    等听青霜解释完,徐灏沉吟道:“此事非同小可,等我考虑下再说吧。”

    朱巧巧忙说道:“俗话说父母在不远游,云南毕竟民族杂居,时时有叛乱发生,你们都是身娇肉贵的大家小姐,哪个敢让你们跑去云南游玩?”

    徐灏附和道:“此事容后再说吧,青霜一时半会的不会走。而云南气候潮湿烟瘴处处,这年月绝非旅游的好去处。想看名山胜景,得走漫长崎岖的羊肠小路,到处都是荒郊野岭,青霜走惯了不怕,你们谁受得了?”

    既然徐灏都不赞同,大家自是息了念头,唯有红叶不时和青霜交头接耳,讨论着云南的种种。

    徐灏倒是不担心红叶会离家出走,目光和凝雪交汇,顿时此时无声胜有声,也不必千言万语了,悠然说道:“我来一句梅须逊雪三分白。”

    沐凝雪心中甜蜜,却故意回了一句:“雪却输梅一段香。”

    朱巧巧怒道:“你们俩郎有情妾有意的打情骂俏,你上句她下句,好一个珠联璧合的,我们可见不得这个,罚他吃三杯酒,凝雪自罚一杯,然后把灏儿给轰出去。”

    如此在满屋子女人的哄笑中,徐灏被罚了三盏酒,然后灰溜溜的走了,沐凝雪也羞红了脸,谁叫自己难耐相思忍不住多嘴了呢?只得红着脸陪饮一杯。

    有道是说者无意听者有心,耿氏不着痕迹的看了眼吃酒说笑中的腊梅,暗道她不可是梅花嘛?难道三少爷暗指的是她?今后得防着些,要不利用她去勾引三少爷?

    闹了一阵女孩们继续玩耍,翠桃饮了一杯笑道:“有雪就有梅。嗯,一支春雪冻梅花。”“好。”众人很是满意。

    接下来是徐翠云,她精于针织女红,不善于作诗,吃了一盏后说道:“独钓寒江雪。”

    徐翠柳吃口酒后,不紧不慢的吟道:“残雪压枝犹有菊。”坐在她身边的萧雨诗随意来了一句:“踏雪沽来酒倍香。”说完自饮一杯。

    “雪满山中高士卧,世外仙株寂寞林。”沐凝雪吃了酒后脸色红扑扑的分外诱人,说不得蹙眉端起来又吃了一盏,娇颜越发酡红犹如镀了一层胭脂一样,下意识的把最初某人写给她的情书用了出来。

    好在没人知情,不然又得挨罚了,沐凝雪回味过来后抿嘴一笑。

    沐青霜自小就不喜读书,不管是故世的沐英还是没有子嗣的沐春夫妇,都把她视为掌上明珠,沐夫人和沐凝雪何尝不是如此?没人舍得让她用功,不过青霜天生聪慧过人,有过目不忘之能,向来做事精灵古怪,故意眨着眼说道:“雪花飘飘。”红叶果然中计,马上指着她大笑道:“这可不是成语,你输了得罚酒三杯。”

    青霜不服气的道:“雪花飘飘儿,飘了三尺三寸高,难道没有这一句么?”红叶摇头道:“纵有,也是山腔野调,算不得的。”

    青霜没办法就说道:“那你也来一句。”红叶一时鬼使神差的脱口而出:“说就说,佳人雪藕丝。”

    徐青莲失笑道:“你这个雪字也算不得,是个假的。”

    当下青霜和红叶不甘示弱的连饮三盏,相互星眼迷离的朝对方得意一笑,这令徐青莲和沐凝雪都很是紧张,生怕妹妹醉了。

    青霜倚在姐姐身上,娇滴滴的叫道:“鹅毛雪。”红叶叫道:“你又输了。”

    青霜眯着眼眸忽然轻吟道:“鹅毛雪,下不停,轻轻落在梅花上;雪似梅花,梅花似雪,似和不似都奇艳。”

    红叶赞道:“算你厉害。容我想想,有了。巴蜀雪消春水来,梅雪争春未肯降;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绿竹看着她俩憨态可掬的娇态,生怕步了后尘,小心翼翼的道:“飞雪初停酒未消。”

    正好竹兰晴雯她们在身边看热闹,朱巧巧就说道:“你们是主人,来接下去。”

    竹兰说道:“那奴婢就不客气了,我说一句风雪夜归人。”朱巧巧笑道:“原来这行酒令这般有趣,盖因能使得人情不自禁的说出心里话,竹兰就盼着自家少爷早日归家呢。”

    竹兰不自然的笑了笑,眼见沐凝雪神色间不以为意,遂放下了心。

    晴雯想了想笑道:“丰年好大雪。”

    朱巧巧笑骂道:“你这丫头倒会取巧,可别说什么珍珠如土金如铁了,咱家可不敢和石头记里的薛家相比。”晴雯嘻嘻一笑,说道:“那我再来一个,乱山残雪夜。”

    麝月想了一下,轻声说道:“梅瘦雪添肥。”身边的香玉微微一笑,说道:“梨花白雪香。”

    耿氏至此衷心叹道:“姑娘们果然个个有才华,奴家自愧不如。”

    徐青莲笑道:“都是捡现成的诗句而已,当不得真。”

    ps:累死了,累死了,只能取巧捡最擅长的东西来应付了。莫怪莫怪!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