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章 腊梅蜡梅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二百一十章 腊梅蜡梅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首辅沈栗我要做首辅寒门状元三国之席卷天下大唐儒将大明文魁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却说钱氏乳名腊梅,初来月潮时就开始格外好奇男女之事,时常站在窗台前眺望来来往往的男人,经常一看就是一两个时辰,时日久了,就被左右好事的邻居戏称为望门女。

    老话说有其女必有其母,她母亲钱婆子年轻时最是招蜂引蝶不过,村子里的男人几乎都是老相好,这没了名声,二十岁了嫁不出去,索性跟着个卖货郎跑到了金陵附近。

    后来卖货郎去了南边,钱婆子经媒婆介绍,嫁给了死了妻子的钱老爹,那时钱老爹已经快五十岁的人了,膝下没有子女,也不计较钱婆子的过去,婚后第一年就有了钱腊梅。

    钱婆子生下女儿时刚刚二十四岁,她一日不能没有男人,遂整夜纠缠钱老爹索求无度,起初钱老爹尚能支撑,一年后落下了许多病根,自知消受不起就借故躲到了铺子里,每隔十天半月才敢回家一次。

    丈夫久不在家,钱婆子很快故态复萌,闲着没事时就勾引些左邻右舍的男人来家。时间久了,附近好色的男人几乎都来过钱家,每次多少留下些缠头之资,钱婆子既满足了兴致又得了好处,可叹钱老爹也是个没骨头的,干脆默认妻子兼职了暗娼营生,渐渐让妻子每每鼓动客人们去自家铺子里购买衣物。

    可想而知腊梅自小生长在此种环境下,本身又是个多情的,当得知母亲夜里房里有人后,悄悄过来偷看,十三岁时稍微经人调唆就把处子之身给丢了。如此母女俩各接各客,腊梅凭借年轻貌美一年赚的钱抵得上她娘十年。

    接了两年的客赚了不少银子,钱婆子并不想女儿步了自己后尘,就和钱老爹商量,全家搬到了萧家村隔壁镇子里定居,那时腊梅一十五岁。

    虽说搬过来后钱家就不做皮肉生意了。可是钱氏母女岂能耐得住寂寞?偶尔遇到看得上眼的俊俏爷们,悄悄把人引到家里胡天胡地,钱老爹一如既往的视而不见。

    钱婆子不想坏了名声,因此专门挑选外头的男人,而徐家乃是附近首屈一指的豪门,攀上徐家好处多了,如此很有几个管事经人指引做了她家的入幕之宾,自然睡了母亲又睡女儿。

    其实钱家的事很隐秘,一年来邻居们都大多被蒙在鼓里,徐溶是一次无意中听两位长房管事吃醉了酒。吹嘘谁睡过的女人多,其中一位就说起了老钱家的母女都和他有一腿,那女儿小名腊梅,还送她过一只雕刻梅花的玉簪子。

    当时徐溶听听就过去了,没当回事,谁知一年后王玉和李秋较上了劲,徐溶是个有心人,早就想巴结李秋从而接近徐灏。

    王玉的未来媳妇竟然姓钱,还是开成衣铺的钱家?徐溶赶紧跑去镇子里打听了下。得知钱家确实是有个闺女名叫腊梅,许配给了王家。

    徐溶远远望见站在门前正和邻居大嫂唠家常的钱婆子,四十岁的妇人风韵犹存,精心打扮的犹如三十美妇。当时就动了心思,他本想拉李秋过来把王玉的丈母娘给睡了,借此让李秋出口气,可惜因女儿即将出嫁。钱婆子最近早早关门落户,不再与人勾搭了。

    徐溶心肠倒不算坏,想想就作罢了。不料鬼使神差的看中了李秋堂妹小月,临走时就把钱家的底细说给了李秋听。

    而今天说给王玉听的那个人,正是那位一喝醉就大嘴巴的管事,可见这世上就没有不透风的墙。

    此刻腊梅心里面七上八下,眼见丈夫乃是欢场老手,更不敢宽衣解带了,装作一副未经人事羞涩不堪的极端反应。王玉稍微碰到她一下,马上犹如受惊的小鹿一样浑身颤抖,赶紧躲开;王玉稍微出言调戏,立刻梨花带雨一副承受不住的模样,泫然欲泣。

    王玉觉得很有趣,不紧不慢的出言逗着妻子玩耍。而腊梅心里非常焦急,她出嫁前和钱婆子早就合计过了,万一王玉是个过来人,等他喝醉了拖到后半夜再洞房,为此还特意准备了一方杭州白绢,用鸡冠子的雪滴上,假装是腊梅的破身喜红。

    钱婆子再三嘱咐,到时别习惯性的张开大腿,要死死夹着,趁丈夫迷迷糊糊的时候,赶紧把白娟垫在身下,一挨进去就往死了叫唤云云。

    夫妻俩一样历尽欢场上的丰富经验,一看丈夫那兴致盎然的德性,就知他没喝醉,她哪知要不是丈夫听到了自家丑事,保准会醉得一塌糊涂。

    今晚是断断不能洞房了,太容易被看出破绽来,腊梅不想冒风险,早就提前把上下衣裳系成了死结,每当王玉的爪子伸过来时,流水一样用手推开,啼啼哭哭不止。

    如果说王玉没有听到妻子的不堪传闻,今晚兴许一心软就不洞房了,毕竟妻子娇娇嫩嫩的太惹人怜爱,不堪攀折也是有的。可叹他心里存了成见,这时间久了就发觉出不对味儿来。

    明媒正娶的妻子哪个会像现在的腊梅一样激动?又不是抢来的民女,至于连拉个小手都不行?订亲时明明你自己都点头了,为何现在一副见了鬼似的唯恐避之不及?

    王玉本就不是柔情脉脉之人,打小勤练武艺很有一把力气,随时准备跟随徐耀祖父子上战场的主儿,要不然那天被珍珠家打了个半死,没等三天就能养好了伤?

    最终不耐烦的王玉越发怀疑妻子有鬼,猛地起身把腊梅搂在怀里,手上有劲一下撕开了衣裳,接着用脚蹬着大红腰带,一用力喀嚓一声,轻轻松松的把裙子给拽了下来。

    腊梅顿时傻眼了,几何时见过这么凶猛的男人?以往谁不是温柔奉承?此刻竟连抵抗的想法都不敢有,任由兽-性大发的王玉把她抱到床上,几下就被脱了个精光。

    王玉犹自念念不忘妻子不洁,顺手拿过来一盏油灯,放在腊梅两腿之间仔细看去,这一看顿时气得火冒三丈,哪里是什么紧闭门户?简直就是花径屡被缘客扫,蓬门再次为君开了。

    气得王玉怒从心起。一手抓起腊梅就给扔在了地上,上去就是一通拳打脚踢,不解气还照着腊梅那不知被几人揉捏过的丰-满胸部,使劲的牙咬口撕,疼的腊梅杀猪似的嚎叫。

    幸好院子里没人,打了半个时辰也不见有人过来,王玉冷静下来,坐在床上喘着粗气骂道:“你个贱货,竟然给我戴绿帽子,待会我打死你再说。”

    腊梅吓得顾不得浑身疼痛难忍。赶紧强撑着爬了起来,双膝跪地趴在王玉的双腿间,哀求道:“奴家也是年少无知以至做下了错事,夫君您饶了奴吧。”

    王玉舒服的眯起了眼,原来是下身碰触到了腊梅的嫩脸,凉凉的滑滑的,嘴上冷冷的道:“不行,老子的脸都被你丢尽了,不杀了你我今后怎么做人?”

    腊梅楚楚可怜的哀求道:“奴家贱命一条。可是要连累夫君以命换命,怎么过意的去?今后我保证洗心革面,事事听从夫君,定当千依百顺。”

    王玉仰头一声长叹。他清楚为了自家脸面,绝不能休妻,谁让自己当日嘲笑过李秋呢?这要是被徐家人给知道了,比起戴了绿帽子无疑更令人难堪。

    怒气又蹭蹭的冒起。王玉抬起双腿怒喝道:“你这没廉耻的贱人,你不是说千依百顺嘛?给老子好生舔舔便门。”

    腊梅一呆,随即为了保命什么都顾不得了。赶紧伸出舌头去舔那恶心的地方。

    王玉没想到她还真听话,马上来了兴致,这一刻什么都不愿想了,眯着眼享受着妻子在胯下的百般奉承。心说看来也不是一桩坏事,起码老婆今后再没有个敢不依的时候,叫她干什么就干什么,比作践娼妇还令人兴奋。

    一个没忍住,王玉翻身而起把腊梅按在了身下,在那宽阔湿润的肉光内道上,好一顿猛冲猛杀。

    腊梅装模作样的婉转娇吟,不等享受滋味谁知王玉就完事了,心里暗叹一声。

    王玉有心作践她,勒令腊梅用小口给那下面舔舐的干干净净,腊梅倒也心甘情愿,用茶漱了口后,跪在地上哭道:“都是俺娘的错,她勾引男人来家,有一次奴家睡的正香,就被人闯进房来给强了。”

    王玉怒道:“原来你娘才是真正的贱人,不行,我得找她算账去。”

    腊梅心中暗笑,清楚最难过的一关总算是捱过去了,现在的丈夫不过是虚张声势而已,抽泣道:“家和万事兴,夫君要是心里有气,不如叫俺娘过来,晚上和奴家一起侍奉。”

    王玉倒吸一口凉气,心里大叫我的娘啊!天底下还有此等美事?幸好他不是什么都没经历过的童子鸡,面上依然怒道:“老子不是那种人,没用。”

    腊梅傻眼道:“那夫君想如何呢?反正要奴家干什么,我就干什么,绝无一句怨言。”

    王玉叹道:“既然你是被人强迫失了身子,我不怪你。可是你和你娘的丑事家里有人知道了,为了保住我王家名声,必须尽快把那人给远远打发走,问题是对方乃是管事,看来得需要你和你娘一起出面,等我把大少爷领回家来,你俩好生伺候一宿儿,则少爷尝到了甜头,定会把那管事给撵出去。”

    腊梅心里满不在乎,却装作一副可怜模样,哀伤的轻轻点头。

    结果闹得王玉再次邪火升起,心思着左右要便宜了大少爷,我得先尝尝她们母女的味道再说。

    “老子去把你娘叫过来,我得连夜审问她。”王玉说完匆匆起身穿衣,推开房门走了出去。

    腊梅皱眉站了起来,揉着青紫处处的身子,冷笑道:“你个挨千刀的臭王八!当我不知怎地?你那后门早就被少爷给走过了,嫌弃我不干净,我还嫌你是个兔相公呢。”(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