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九章 不解风情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二百零九章 不解风情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三国之席卷天下首辅沈栗大明文魁大唐儒将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正当徐灏胡思乱想之际,美貌丫鬟打外面盈盈走来,身未到人先笑,朱唇轻启。

    “奴婢见过公子,劳你久候,还请见谅则个。”

    徐灏抬起头来,看着面前的二八佳人,笑道:“这里又不是青楼,无需用粉姐故弄玄虚那一套,送你二个字,矫情。”

    丫鬟一怔随即恼了,冷道:“公子请嘴下留德,这里乃湘王府,不是那秦淮河畔。”

    徐灏长身而起,说道:“夜深了,如果你家姑娘不想留我夜宿的话,赶紧出来见上一面,不然装模作样的留人半天,何意?”

    丫鬟轻蔑一笑,她见惯了男人挖空心思所耍弄的种种手段,不屑的道:“原来公子也不过尔尔,先故意激怒奴婢,好得以让我家姑娘出来见你是不是?别费心机了,奴婢好生告诉你,得连过三关才成。”

    徐灏失笑道:“越看你越觉得像那青楼里的老鸨,用不用我赏你二百两金子?至于那什么三关,不露一手的话会叫你们以为我故弄玄虚,说不定会继续纠缠下去;儿露一手的话,又会认为我故意藏拙或才华平庸,被你荆州府嗤笑,丢了我金陵颜面;而万一做出绝句来,一旦扰的你家小姐芳心萌动,追着屁股大喊自荐枕席,你说我是睡呢还是不睡?”

    丫鬟气往上冲,不悦的道:“公子言语粗俗,岂能入了我家小姐之眼?你赶紧走吧,没的脏了这里。”

    徐灏笑了笑,说道:“限时一炷香。你家小姐务必出来见我,不然我当求陛下来一道圣旨,纳她为妾,到时连你一并收作通房丫鬟。等我与你家小姐欢好的时候。就命你光着身子伺候,玩腻了就顺手赏给小厮。”

    丫鬟顿时愣住了,生平还是第一次见到说话毫不顾忌的男人,即使此乃丫鬟的宿命,平日里没少听闻此等令人恶心的风流韵事,好半响怒道:“没想到你竟然是仗势欺人之辈。你等着,我去禀告小姐。”

    徐灏抬手一指假山上的凉亭,笑道:“湘王在那儿偷看吧?你大可过去把话说清楚了,瞧瞧殿下是尊重你家姑娘,还是尊重我这位客人。”

    “你。”丫鬟终于忍受不住,黑着脸拂袖而出。

    轮到徐灏不屑的道:“凭借绝色沽名钓誉,连给凝雪提鞋都不配,贱人真是矫情。”

    忽然外面传来冷冷的声音:“公子何出此言,说出如此恶毒之语?”

    徐灏凝视着缓缓走进来的绝色丽人,说道:“你今年一十九岁了。依然心安理得的寄居在湘王府,可见你挑选未来夫婿是假,想要嫁给皇族是真吧?可惜你本人故作清高惯了,只能借此等吊人胃口的手段反复提示于湘王殿下,老子有说错嘛?”

    绝色丽人沉默片刻,璀璨一笑道:“公子快人快语。岂不知奴家是真的看不上一众凡夫俗子,今晚算是领教了金陵男儿的直言无忌,公子如蒙不弃,奴家倒是愿意自荐枕席。”

    徐灏大步走过去,抬手勾住美人的下巴,端量了半天笑道:“荆州第一美人也就是那么一回事,两颗肉球一把钩子,看都看腻了,美则美矣可再过二十年呢?自持美貌者终必被美貌者替而代之,你还是留着勾别人吧。徐某对天发誓。我若存了亲近你的心思,天打雷劈不得好死,大家就此别过,永远也不要再见了。”

    说完徐灏哈哈一笑,大步而去。留下丽人绝美容颜顷刻间抽搐的五官变了形,再不复平时的清冷娇艳。

    正当湘王夫妇好生劝慰绝色的时候,徐灏已经不辞而别,于深夜带着人赶往巴蜀去了。

    赶路时沐皙等人围着徐灏,难抑好奇的问道:“一来就听闻王府里藏着荆州第一美人,大人人都见了,就真的无动于衷?”

    徐灏好笑的道:“无非就是漂亮些罢了,如果她不是湘王小姨子,你当荆州府上下会那么抬举她?这天底下绝色美人多了,有什么可稀罕的。”

    沐皙满意的道:“不枉我一心给你卖命,你要敢背叛凝雪的话,老子一刀削断你的是非根。”

    徐灏笑骂道:“你敢让老子绝后,我就送你宫里做公公。”

    如此二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嬉笑对骂,周围的骑士乐的哈哈大笑,不时参与其中大肆胡说八道,反正男人的话题永远是那么的直接下流。

    沐皙策马笑道:“经此一事,你是被人家恨之入骨了,我倒是好奇第一美人到底会嫁给谁呢?”

    徐灏缓缓收起笑意,淡淡的道:“自然是湘王了,姐夫和小姨子瞒天过海演了几年的好戏,都是为了哄骗蒙在鼓里的王妃。”

    众人顿时愕然,随即将心比心的仔细想想,如果自己是王爷的话,身边住着个绝色小姨子,谁会甘心把人嫁出去?留着自己享用不就得了?富贵荣华身份地位,哪一样不会让小姨子趋势若骛?放眼天下,嫁给谁又比嫁给贵为亲王的姐夫会是更好的选择?

    忽然沐皙神色古怪的低声道:“老子可警告你,不许你学湘王垂涎青霜,倒不是为别的,而是青霜早已内定给了将来的云南王。事关重大,你必须得谨记于心。”

    徐灏一愣没有言语,心里却说不可能了,成年皇子都已经分封出去,即使还有几个未成年的,可是沐家虽是臣子却也是帝王晚辈,青霜论辈分只能嫁给朱允炆这一代,朱允炆几个弟弟恐怕还没等就藩,朱棣已经带兵进京了,朱棣夫妇一共就三个儿子,咦?

    徐灏心说怎么就忘了朱高煦那家伙?可不是年纪和青霜正合适嘛,她的特殊身份和家世也足以匹配朱高煦,保不准历史上就是青霜嫁给了高煦。

    隐隐间徐灏有种很不安的感觉,貌似他和朱高煦有越走越近的趋势,而和世子朱高炽渐行渐远,好在目前还没有违背当初两不相帮的决定。看来今后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实在不行就早早辞官隐退,反正那时候朱棣做了二十来年的皇帝,自己已是人过中年,该做的事都应该做完了,没的陷进争夺皇位的泥沼中去,晚节不保。

    三天后果然传来消息,湘王妃为了安抚被某人狠狠羞辱了一顿的亲妹妹,经不住妹妹整日里寻死觅活,说服丈夫娶了绝色做了次妃,也就是俗称的侧室,正妻要是死了,侧室马上就可晋级。

    沐皙等人少不得一番唏嘘,嘴上纷纷鄙夷唾弃无耻的湘王殿下,内心里却着实艳羡不已,亲姐妹同嫁一夫,这在任何时代都是男人的梦想也,闹得就连徐灏都忍不住对自己的小姨子想入非非起来。当然想法是想法,做不得真。

    京城徐府。

    一天的喜庆热闹下来,人逢喜事精神爽的李秋送走了最后一拨宾客,返回新房笑着呵斥走准备趴墙角的弟弟们,站在门外深呼一口气,露出笑容,推开贴着大红喜字的房门走了进去。

    时候尚早,李秋含笑走到端坐在床边的媳妇面前,用秤子揭开盖头,现出精心打扮的娇美容颜来。

    一身凤冠霞披的珍珠显得很紧张,低着头死死抿着朱唇,白嫩手指不停的撕扯着丝巾。

    李秋笑嘻嘻的转身端过两杯酒来,“娘子莫怕,先吃杯酒暖暖身子,咱俩坐着说说话。”

    珍珠闻言多少放松了些,低不可闻的轻轻点头。“嗯。”

    欣赏着自己的漂亮媳妇,真是越看越爱,李秋恨不得一把扔掉酒杯直接扑上去,好在记着老娘的叮咛,一定要温柔小意不可粗暴,其实他何尝不是大姑娘上轿头一遭?有那心没那胆,因此耐心的坐了过去。

    与此同时,王玉站在挂着红灯笼的院子里,相比死敌李秋满心愉悦,期待着接下来的洞房花烛夜,他却铁青着脸紧锁眉头,恨不得洞房夜永远也别到来。

    原来今晚大宴宾客时,就有人喝醉了酒嚷嚷了些不三不四的话来,其中有句令王玉记忆犹新。

    “你媳妇的种种妙处一言难尽,不过她娘更佳,你小子有福了,娶个媳妇白送一位丈母娘,哈哈!”

    王玉忍不住怒道:“他娘的到底是什么意思?莫非是讽刺我娶回来个贱人?”

    大抵当日王玉造谣中伤过李秋,因此他自己在这方面就格外敏感,为此心神不宁,生怕娶回来个不是完璧的妻子,则今后一辈子都抬不起头了。

    最终王玉阴沉着脸进了洞房,什么合卺酒等礼仪通通不顾了,径自说道:“我累了,上床歇息吧。”

    新媳妇坐在床边纹丝不动,小心翼翼的道:“夫君去睡好了,奴家不困。”

    王玉眯着眼几下脱去全身衣物,他早不知经历过多少欢场女子,这方面没有任何神秘感,光着身子大咧咧的走过去,抬手就把大红盖头掀了起来。

    新媳妇一声惊呼,赶忙双手遮住眼眸,刹那间流露出来的少女风情,惹得王玉心火大盛。

    媳妇是王玉花费重金经由媒婆精心挑选来的,模样很是标致,年芳一十六岁,娇嫩的像朵花一样,娘家姓钱,家住临近镇子里开了个成衣铺子,家里不是很富裕但也不穷。

    王玉心想或许是那人故意来恶心我,此时可不能鲁莽了,不然妻子不得一辈子恨我?笑嘻嘻的说道:“娘子你快把衣服脱了吧,咱俩躺在床上好生耍耍。”

    媳妇钱氏哆哆嗦嗦的直摇头,羞涩的一句话不敢说。王玉来了兴致,故意仰面躺在床上,摇晃着打起精神的那话儿,捉弄似乎未经人事的媳妇玩乐。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