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 骚年,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二百零八章 骚年,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首辅沈栗我要做首辅大唐儒将寒门状元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明文魁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荆州位于长江中游湖南中南部,江汉平原腹地,为古九州之一;荆州历史悠久,乃楚文化的发源地,洪武九年湖广行省改置湖广承宣布政司,独荆州府隶属于河南布政司,二十四年朝廷下旨,荆州又隶属于湖广布政司。

    湘王府设在荆州古城内,徐灏悄然入城后没有惊动地方官府,直接入住王府客舍。他久闻湘王朱柏乃是豪杰之辈,崇尚道家自号紫虚子,喜文好武善于治国,洪武二十一年就藩,短短几年时间内,对湖北很是做了一些贡献。

    湘王朱柏今年不过二十六岁,记得初次见面时就曾给徐灏留下过深刻印象,外形和朱高煦一模一样,都是那种身材高大相貌堂堂的天生猛将型,堪称天赋异禀,这方面酷似他同父异母的四哥燕王朱棣,优良基因自是源自长相与众不同的老朱同志和美丽生母两方面的结合,不然??不提也罢。

    经过一番长谈后,徐灏忽然发觉朱柏此人远没有朱棣父子来的坚忍不拔,文武双全是不假,或许是封地位于中原腹地的缘故,很少经历过战场上的锤炼,也没有经历过官场上的磨砺,这一点和徐灏自己很相像,都是那种没吃过什么苦的理想主义者,缺乏面对困境时的承受力。

    其实从朱柏喜好虚无缥缈的自然之道就能多少看出来,这位王爷有消极避世的倾向。

    湘王是很情绪化的真性情之人,说话直来直去不喜耍弄心计那一套,而且非常厌恶京城内的倾轧杀戮,对于父亲残忍嗜杀每每不经意间会流露出一丝厌恶,这也是他很少进京的原因之一。

    因徐灏和皇族之间的来往较为紧密,临安公主秦王府燕王府等等关系都不错,又深受老朱同志的信任,是以湘王朱柏不拿他当外人。

    总之徐灏很喜欢这位直爽的年轻王爷,除了身为皇子特有的骄傲之外。几乎没什么缺点,待人有礼亲切随和,给人如沐春风般的感受。

    具体事自有沐皙等专业人士去做,一连两天,徐灏流连于街头巷尾,以近乎虔诚的心态,去品尝湖北的各种特色小吃。

    沐皙对此很不理解。每次无语的看着徐灏坐在街口的小摊子前,毕恭毕敬的双手接过老妇人递过来的青花瓷碗,深吸一口气,全神贯注的观察碗里漂浮的葱花等作料,吃一口满足的闭着眼感受着食物所带来的酸甜苦辣,兴致勃勃的询问卖者整个制作过程。当听到过程之辛苦不易时,甚至眼眶都会红了,往往一顿小吃得费时个把时辰,惹得很多百姓驻足围观,走时一定会留下远高于饭钱的一贯宝钞。

    当面对沐皙的疑问时,徐灏总是意味深长的来一句,“吃货民族面对自己的信仰时。岂能不感恩戴德!面对靠着自己手艺辛勤为生,发明做出美味食物的民间大师,岂能不尊重?这方面你怕是永远不会懂的,此乃千年传承。”结果闹得沐皙老大不平衡,遂到处吃吃喝喝,期望能明白什么。

    夜里徐灏自己动手收拾行囊,预备明日启程赶往四川,不想湘王朱柏走了进来。二话不说拉着他的手,强行把他拖到了内宅王府花园。

    徐灏莫名其妙的问道:“王爷这是为何?”

    朱柏松开手,神神秘秘的道:“进去你就知道了。”

    顺着朱柏的手臂看去,徐灏见远处是一座三层高的绣楼,故意开玩笑的道:“王爷你的闺女还小呢,不必这么早寻上门女婿吧?”

    朱柏马上笑骂道:“你乐意本王还不乐意呢,这么大的女婿我可不要。实话和你说吧。楼里住着王妃的亲妹子,乃我荆州府第一绝色,自小饱读诗书才华满腹,因此异常自负。芳龄一十九岁了,依然没有看得上的男人,我琢磨着你好歹也是打金陵来的徐家子弟,年纪轻轻就受到父皇赏识,定有过人之处,所以好意让你过来试试,如果幸运的话,你可就有福喽。”

    徐灏立时哭笑不得,眼看走不掉了,很干脆的道:“行,那我进去试试。”

    “不错。”朱柏欣喜的道:“就凭你这份不拘于礼的洒脱,起码第一关肯定通过。”

    徐灏摇摇头,当下信步走进楼内,宽敞的花厅内没有人在,随便选了张椅子坐下。

    不知不觉一炷香的时间流逝,依然没有人出来,徐灏也不着急,他最擅长的就是坐着胡思乱想了,难得清静甚至希望不要有人来打扰。

    对面假山上的凉亭里,朱柏看了眼坐在对面的宫装绝色丽人,对坐在身侧的王妃胡氏笑道:“觉得如何?”

    胡氏轻笑道:“年轻却很稳重,模样个头风姿气度都没什么可挑剔的,家世不凡又有官职在身,堪称俊彦了,奴家觉得不错。”

    朱柏忽然幽幽说道:“何止不错?夫人小妹你们有所不知,此子别看年纪不大,却是我父皇这几年最亲近的心腹之一,当日听到他要来荆州,我吓得一宿都没睡好。非是本王胆怯,即使是三哥四哥等众兄弟,听到他的消息谁不是胆战心惊?因为他就是父皇手中的刀。”

    胡氏震惊的道:“原来如此,那王爷为何把他招进来?此种人远远躲着都来不及呢。”

    朱柏笑道:“这两日与他接触,倒是发现徐灏并不是阴险狡诈之徒,相反是位很实在的年轻人,这与大姐和四哥的家信里所描述几乎一模一样。小妹你觉得如何?此子也算是京城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了,足以匹配于你。”

    绝色丽人闻言冷冷的道:“姐夫之言可见此人并非良善,天子近臣乃阿谀奉承的小人而已,可见其人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朱柏和胡氏彼此面面相觑,叹道:“有才华的名士你嫌迂腐风流,有本事的武人你嫌粗鄙不堪,这好不容易来了个京城贵胄子弟,好歹去会一会交谈几句,再下定论不迟。”

    胡氏也说道:“你就过去见一见,人家来了这么久,做主人的不好连个面都不露,你姐夫亲自领来的人,不必拘泥了男女之妨。”

    朱柏忽然不经意的道:“本王倒是认为他未必看得上小妹,听传闻好像他喜欢沐家的芸宁郡主,想郡主无论是容貌还是才华,无不和小妹旗鼓相当。”

    “也不必姐夫故意激奴家,过去就是了。”绝色丽人稍微有些不耐烦,神色冰冷的思索片刻,缓缓起身朝着对面的绣楼走去。

    胡氏忙小声问道:“王爷您说能成吗?那徐灏真的喜欢沐家郡主?”

    朱柏笑道:“传闻而已,我已经确认了,徐灏尚未订亲,如果小妹看中了他,本王马上传令整个荆州府,命文武官员都赶来观礼,让他俩明日就订亲。”

    胡氏震惊的道:“王爷为何如此心急?”

    朱柏神色凝重的道:“二哥突然病死,我心里很不安,如果小妹能和徐灏成亲,则本王就不必夜夜担忧了。”

    胡氏心里一叹,她太清楚丈夫表面上勇武过人,而内心则非同一般的谨慎胆小,说句不中听的,紧张的有些过了,睡觉时枕头底下时时刻刻暗藏着一把匕首。

    这边绝色丽人并未直接走进绣楼,而是在丫鬟耳边低语几句,那丫鬟一样生的貌美如花,笑嘻嘻的点头答应。

    徐灏正回味着今天吃过的荆州特色美味佳肴龙凤配呢,相传出自三国时期,诸葛孔明用这道菜招待刚刚成亲的刘备和孙尚香,一条大黄鳝经过煮卤炸溜等复杂工序,做好后蜿蜒放置于盘子上,造型像条踏着祥云的蟠龙一样,昂首张口,翘角垂须呈飞腾之状;配以仔鸡像只展翅欲飞的凤凰,羽毛绚丽,头冠殷红似翩翩起舞,貌似当时刘备同志一见非常开心,尝了一口后赞不绝口,乃是如今湘王府特有的一道名菜。

    想着想着就有些饿了,徐灏琢磨着一会儿点个荆州最有名的鱼糕和肉片薄如纸的千张扣肉,再来一只滋补圣品荆沙甲鱼,来一碗热腾腾的米元子,只可惜缺少了辣椒。

    一想到辣椒徐灏就有些坐不住了,想湖南湖北四川云南等地没有辣椒何谈什么美食天堂?就算有别的替代品,到底不如辣椒来的火辣过瘾。

    不行,得尽快招募敢冒险的船员去发现新大陆了,不单单是辣椒,玉米土豆地瓜等无疑更重要,虽然徐灏对农业一知半解,但他深信只要提前一百多年传过来,将近二百年的时间里,足够农耕文明最发达的大明农民们自动推广传播了,就和历史上一样。

    现今天下人口貌似三四千万左右,明末时肯定超过一亿了,二百年里人口不过增长三倍而已。而清初以后人口增长飞快,到了清朝末年时好像都超过四亿了,显然就是因为渐渐推广种植玉米等外来粮食的缘故。

    能够提前一百多年,先不说发现美洲后所带来的深远影响,应该已经是改变历史了。

    当然航海是很难的,风险大回报大,对这方面徐灏更是白丁一个,不过他倒是觉得很简单,身为领导只要拍拍脑袋作出决定就行了,专业的事自然要交给专业人士去做。

    对了,三宝太监郑和筒子就是干这个的!等鼓动他朝着南北美洲进发好了。

    到时就和他说:“骚年,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