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带走.

【书名: 恶毒女配翻身后 38、带走. 作者:画七

强烈推荐:重生校园神棍:帝少,算个命!这个明星在深山种田超能右手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傻了吧,爷会飞!都市剑说明星爸爸宝贝妞盛世谋妆     幽邃而巨大的洞穴, 上百人被困在里面,前面是数以千计的灵傀鼠,后面是百丈大小的仙金铜门, 沉甸甸的呼吸声中,不安的情绪在短短几息之中扩散,每个人都下意识绷紧了身体。

    “怎么办?这门……”南柚身子纤细,站在百丈巨门前, 显得格外娇小,“这门能强行轰开吗?”

    在众人愕然的目光中,她伸出指尖, 蜻蜓点水般的落在了巨门的某一处,而后渐渐加力, 但出人意料的是,她力道轻的时候,门是硬的, 力道重的时候, 门又呈现出水波一样的纹路。

    这便代表着, 不论是大力破坏, 还是温柔技巧,都无法从这扇门离开。

    “大家都起来吧。”南柚看着猫着身子半蹲的百来号人, 道:“这条小巷之内,并无危险,只要不踏入洞穴, 那些灵傀鼠不会追过来。”

    这条巷子很长, 还有风不知从何处吹来,呜呜咽咽的缠绕在耳边,脚下踩着的水浓稠, 翻涌着恶臭,这样的环境中,人的精神紧绷着,轻微的异动都叫人汗毛倒竖。

    大部分人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让最前面在洞穴边缘探头探脑的两个小姑娘吸引住。

    南柚皱着眉,她有些怕冷,小小的耳朵与大半张小脸陷在毛绒绒的狐狸帽下,她手中托着一颗月明珠,与流芫一起,站在小巷的最后一截落脚的石头上,近距离观察那些灵傀鼠。

    “数量实在太多了。”流芫看着那密密麻麻挂在一起的海鼠,磨了磨自己的小尖牙,问:“怎么样,冲过去?”

    南柚下意识摇头,又点了下头,她两条眉毛皱着,手指指向了洞穴的上面,压低了声音,道:“肯定不能硬冲过去,这还只是下面的灵傀鼠,上面有多少,这个洞穴有多大,我们都不知道,盲目冲上去只是徒增牺牲。但若是不进这个洞穴,我们困在这,没有后路,也不是办法。”

    “那我们就在这等着,荼鼠肯定是要回巢的,到时候,我们正好来个瓮中捉鳖。”流芫眼睛亮起来,跃跃欲试。

    南柚顿了顿,伸手将她往流熙的方向推了推,“我的六姑娘,你就坐着歇息吧,等真打起来了,你再上场,成不成?”

    猝不及防被嫌弃,流芫有些不开心地吸了吸鼻子,就见流熙伸手抚了抚她的头,笑道:“你听右右的,安心坐着,让她好好想一想。”

    流焜站在南柚的身后,他拉了下她的袖子,对上她懵懂的眼,他有些不赞同地道:“阿姐,你退后一些,前面太危险了。”

    “勺勺,你去把穆祀和大哥哥叫过来。”南柚压低了声音在他耳边道。

    很快,一直在研究巨门和小巷的两人就到了南柚的身边。

    “右右,你发现了什么?”流熙问。

    南柚低着头,用微不可见的气音告诉他们:“荼鼠。”

    “在这里面。”

    流熙和穆祀对视一眼,很快遮掩好了自己脸上的惊讶。

    “在哪?”流熙嘴唇翕动,问。

    南柚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我只能感觉到它在。”

    与此同时,南柚的神府中,狻猊幼兽的灵体气得原地兜圈圈,它小鼻子嗅来嗅去,甩了甩脖子上的鬃毛,冲南柚道:“这小鼠崽子肯定在,我闻到它的气味了,这道门,它父亲还请我进去过!”

    它抓耳挠腮地回想,最后放弃了,在地上打了一个滚,道:“右右,你听我说,老荼鼠去世,现在的这只还很小,警惕心和戒备心强,老荼鼠给它窝里布置的都是大杀器,一环接一环,不是你们这些人能够抗衡的,你千万不要冲下去。”

    “不过,那个叫穆祀的实力不错,还是重瞳,你可以把他推下去试一试水。”

    南柚:“……”

    狻猊说完,又撒娇地用小小的爪子拍了拍她的手背,正经道:“右右你就先在那条巷子里躲着,别露头,我马上就到了!”

    “最多一日。”

    “等我到了,看我不一爪子把那破门拍碎!”

    等南柚切断了和狻猊的联系,她坐在一块高高的石头上,也没去管那些人热火朝天的议论,她手里拿着一块留音玉,想要联系孚祗,打听一下那边的情况。

    但玉佩根本一动没动,没有半点反应。

    “你们的留音玉,还能用吗?”南柚抬眸,问身后的人。

    身后几人一愣,而后飞快地翻出了自己的留音玉,然而不管怎么往里面输入灵力,玉佩就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看到这里,南柚心中的想法被验证。

    “你们看,那是什么?!”就在大家沉默着一言不发的时候,有人手指指着深渊的洞穴,压低了声音惊叫。

    大家顺着他的手指方向望过去。

    一团庞大的没有实体的浓黑雾气,像是幽邃的海水,带着难以形容的压迫感慢慢飘过来,它所过之处,灵傀鼠纷纷避让,而更可怕的是,它一寸寸前行,连空气都仿佛吞噬进了肚子里。

    “这是什么东西?”

    “速度好快!”

    南柚定睛一看,瞳孔微缩。

    那团黑雾虽然庞大,但移动的速度却很快,不过须臾,便到了小巷的尽头,和灵傀鼠不一样,它明显不怕这条巷子,更棘手的是,它没有实体,无声无息潜进空气中。

    大家的术法招式,根本没有能试探出它的底细,倒是激怒了那无数只灵傀鼠。它们在洞穴中潜伏,全部呈现出攻击状态,焦躁不安地发出震怒的吱吱尖啸。

    而且真如南柚所说,洞穴的上面,也趴着密密麻麻数以万计的灵傀鼠,看得人头皮发麻。

    南柚与穆祀他们带领着众人一再往巷子里退,直到后面就是那扇百丈庞大,无可撼动的铜门,他们再无路可退,而那黑雾紧逼而来,不曾有半分迟疑。

    眼下的情态,只能硬拼。

    南柚体内灵力不多,眼看无路可退,她手掌在半空中微握,神兵的嗡鸣之声入耳,空气中的灵力顿时浓稠起来,古老而漂亮的匕首落入她的掌中,一股无形的涟漪顿时荡开黑暗,逼得那巨大的黑影退让了两步。

    “神兵!”

    “星族真是大方,这种东西,也能放到幼崽手中。”

    “……人家是星界唯一的继承人,所有的好东西,日后都是要落在小星女手上的,提前给了,又有什么。”

    窃窃的私语声在这样的环境中显得格外突出,南柚朝穆祀和流熙的方向看了一眼,清喝:“有什么仙兵神器,都拿出来,这种东西打不散,只能用仙兵的锐气来抵挡。”

    她懂得好似格外多。

    从进到这里,再到现在,灵傀鼠是她认出来的,不让深入洞穴是她说的,现在,仙兵能压制那团黑雾也是她发现的。

    小小的人,冷得泛红的鼻尖,她的身体一直都不太好,现在挡在众人面前,有一种微妙的违和感。

    乌鱼和汕恒没有任何犹豫地拿出了自己的兵器,虽然珍惜程度比不上清凤,但好在近期饮过血,杀气强盛,也能震慑住那团来历不明的黑雾。

    并且在这之后,顶到了南柚的前面,将小姑娘遮了个严严实实。

    “一直缩在这个地方,未免也太憋屈了!”暂时安全,流芫跃跃欲试地提议:“不然我们杀出去吧,就算捉不到荼鼠,也能端了它的宝库,不算白来一趟。”

    南柚眼皮顿时跳了一下。

    流熙忌惮地看了四周一样,同时斥责:“小六,别乱说话。”

    流芫微楞,很快从他们的神情中看出了什么,她收敛了笑意,小脸绷着,警惕地看着周围的环境,抿紧唇不再说话。

    双方对峙僵持不下,那团黑雾在海水中蠕动,在某一刻,像是放了气的皮球一样,慢慢地消瘪了下去。

    丝丝缕缕的黑色雾气无声无息融入海水中。

    南柚察觉到了不对,但还未等她开口,全身的力气都像是流干了,她软绵绵地倒在了地上,眼皮重得像是压了半座山,怎么努力都睁不开。

    等大家都歪七竖八倒在地上,一只小小的老鼠便飞快地蹿了出来,在每个人的身上蹿着踩了几脚,像是泄愤一样。

    而他们身上的那些闪着灵光的宝贝,也都被小老鼠张嘴一吸,吞进了肚子里,做完这些,它打了个饱嗝,一副满足而餍食的模样。

    最后,它站在南柚跟前,细细地观察她,又从怀里拿出一幅画像,小小的爪子戳了戳南柚的脸,又戳一下画像中人的脸,最终确定无误了,才欢喜地吱的叫了一声。

    它扛着人跑进了洞穴深处。

    小小的一只鼠,巴掌大小,但力气却显而易见的大,它抗着南柚,就像是一只蚂蚁扛起了一只雪白的羊,但这丝毫不影响它的速度,不过是眨眼之间,便消失在了空空荡荡的小巷中。

    而在这之后,那道巷子像是得了某种无声的命令,如一张巨嘴般蠕动起来,没过多久,就将此处躺着的百人吐了出去。

    穆祀是最早醒来的一个。

    几乎是在深巷将它卷出去的那一刻,他的眼球便蓦地动了几下。

    等睁开眼睛,他盘膝坐在地上,眼神下意识地扫了扫四周的人。

    流焜流钰流芫三兄妹都在。

    乌鱼和汕恒也还在。

    唯独南柚,不见了。

    穆祀猛的站起身来,他环顾四周,目光从每一个人的脸上滑过,每个他熟悉的面孔都毫发无伤的躺着,只有那个脾气大得能上天的小姑娘,任凭他怎么找,也没出现。

    幽深的海域,四周连珊瑚都少有,视野开阔至极,根本没有藏人的地方。

    穆祀猛的闭了闭眸,长袖一拂,一股不轻不重的力道托着软成烂泥的人到了另一边。

    就在他准备出手的时候,腰上的留音玉亮了,清漾委屈又透着狼狈的哭音传过来,“殿下,我们发现了蛊雕,但它十分强大,我们打不过,星界的人根本不支援……”

    穆祀顿了顿,声音几乎从牙缝里挤出来:“孚祗人呢?”

    清漾愣了一下,听出他话语中难得而明显外露的怒意,连忙道:“他在旁边看热闹,不帮忙,也不让星界的人帮忙。”

    “听着,你现在过去告诉他,让他立刻来西南。”穆祀手指微动,强行压下心悸,又道:“让黎兴也过来。”

    “殿下,怎么了?”黎兴就在旁边,他一愣,夺过了清漾手心的留音玉,焦急道:“殿下可是与荼鼠交手了?”

    “还没,但孤绝不会放过它。”穆祀道:“它把右右带走了。”

    黎兴微楞,而后道:“殿下放心,臣立刻带队前往。”

    清漾扭头看了眼半空中的蛊雕,它那么厉害,那么强大,继续下去,明明是能够得手的。

    她折了个钩蛇,身边能效力的只有汛龟,行动受限,幺尾虽然厉害,但排名还是及不上蛊雕,他日,对上昭芙院的大妖,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想到这,她实在不甘心,往留音玉那头凑了下,沉了沉心,道:“殿下,可蛊雕就快撑不住了,我们若是能得到它……”

    她的话还没说完,玉佩那头,就传来一道她从未在他身上感受过的,格外冰冷的声音:“你在拿一只雕,跟右右的安危比?”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恶毒女配翻身后相邻的书:我变拽了,也变海了割舍地球音乐人上将养的小仓鼠成精了逞骄狂妄时代狂流我开发了一个武侠世界开局站在人生巅峰我有座花果山恶龙幼崽三岁半霸总他每天都在逼金丝雀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