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146

【书名: 我的书粉遍布全球 146、146 作者:三分流火

强烈推荐:傻了吧,爷会飞!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都市剑说超能右手这个明星在深山种田明星爸爸宝贝妞重生校园神棍:帝少,算个命!盛世谋妆     有天下十大在跟前吊着, 桑稚颜怎么都不可能现在离开白玉京,更遑论她实在好奇姜凛要搞什么大事。

    他摆明了要卖官司,桑稚颜只好时不时的跑到他跟前听故事。

    “……虽五门之中, 都不喜欢过多插手俗务,可是修行也离不开红尘。不要说皇宫,就是一些权贵也会在家中供奉一些高手。”

    “权力更迭,他们不会管, 可若是有了性命之忧,他们就会出手。”

    “如何牵制他们, 在关键时候,不要坏我的事, 我费了不少心思。”

    桑稚颜问了一个特好奇的问题, “你在阵法推演上, 如此厉害, 为什么说自己修为浅薄?而且能被供奉的,论起资质实力, 应该不如你吧?”算了算, 他今年二十六岁, 也算是从小修行,怎么都称不上修为浅薄吧?

    姜凛:“因为我在入归墟之前,自废了修为。”

    桑稚颜:“……”

    卧槽, 你说什么?

    姜凛,“你应该知道,归墟之中,修为越高,受影响越深,没有修为的人, 反倒是最安全的。”

    桑稚颜:“……”这人是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啊,这是自残吧?

    所以他当时入白玉京时,就是毫无修为,身体孱弱,什么都没有?

    他现在病恹恹随时可能死的样子,不会就是当时自废修为的后遗症吧?

    姜凛倒是无甚所谓的样子,“不用为我可惜,虽然没了修为,可是我距离叶问心留下的秘密又进了一步。我之前说过,从归墟归来后,我有了入白玉京的底气,这个秘密就是我的底气。”

    “当初烛心,隋轻尘,怜心月出现在白玉京,就是为了这个秘密。”

    “也因为这个秘密,他们没有杀我。”

    桑稚颜:“什么秘密?”

    不等他说话,桑稚颜就道,“你不用说了,我知道,现在不是说的时机是吧?”

    总之就要留下悬念。

    “不错。”

    姜凛坦然道,“这个秘密暂且不能说开。”

    “我修为清空,孤身一人,不过一身学识倒是没有丢,我就在城中修了阵法。”

    这次不用他说,桑稚颜就知道了,这就是现在白玉京让凤离忧面无人色的绝灵阵,到时候阵法一开,灵气隔绝,修行之人也成了普通人,自然不能再做什么。

    不过,“阵法有这么好建吗?”

    这好歹也是首都,戒备森严,他怎么无声无息的修建的?

    姜凛道,“重头开始修当然很难,可是在原有基础上改就可以了。”

    “神京,天都,白玉京在建都之时就修建了阵法。”

    他勾唇一笑,“论起阵法,当数咒法,当初他们用的阵法当然也出自咒法。”

    “我从小熟读咒法典藏,又在问心城研习过第一阵法师遗留的书卷。再者,我家祖上是开国元勋,还留有白玉京扩建之前的地图。”

    可谓是天时地利人和他全都有了。

    有了最初的地图和阵法图,推演到底埋在哪里,他还能猜不出来?作为阵法百年难出的绝世天才,修改阵法还不是小菜一碟?

    她几乎就能想到,他一边用三皇子把白玉京的形势搅的一团乱,一边暗地里积攒杀招,为最后一招做准备。

    桑稚颜:“……厉害。”

    能做到这地步,真心牛逼,更不用说她已经知道了结果,他成功了。

    “这是我最后的底牌之一,不到万不得已,我也不想用。”

    “比起来这些,我更喜欢看着他们功败垂成,多年心血化为乌有的样子。”

    “单单让他们全家去死,有些对不住我的父兄。”

    “……你其实不用跟我说的这么明白。”你用不着跟我剖析你的心理状况。她只是想听个波澜复杂的故事而已!

    “你就当我是事情压在心里久了,想要找人倾诉吧。”

    “……好吧。”

    姜凛把放在炉火上许久的茶壶拿了下来,给她倒了杯水,一股沁人的香气顿时传了出来。

    “周淑妃倒了之后,三皇子就遭了周帝训斥。”

    “制衡嘛。”桑稚颜理解,“二皇子在的时候,三皇子的威胁才没有那么大,他没了,三皇子的威胁就最大了。”

    所以他根本没明白,二皇子挡在前面的时候,才是他最安全的时候。

    帝王的猜忌之心。

    “不错。”

    “周帝就相中了七皇子,楚国公没了,可是皇后没有被废,中宫嫡出,名正言顺的太子人选。”

    姜凛,“我告诉三皇子,七皇子年纪尚幼,不足为惧,他现在当务之急是要暂且蛰伏。”

    三皇子毕竟也不是蠢货,他再如何也不能把他当傻子一样糊弄。

    “他不动,四皇子,六皇子都会按捺不住,等他们跳起后,才是他动手的时机。”

    “还有,因之前他和肖丞相有了不快,我劝他低头。”

    “肖相为相超过十载,门生故吏不知道有多少,和他闹崩实属不智,而且我虽然不看好三皇子,却颇为欣赏肖相,就如周淑妃对二皇子的意义,肖丞相对三皇子也是如此,他不倒,他才能不倒。”

    桑稚颜插嘴,“你是挑拨他们的关系?三皇子天潢贵胄,心高气傲,想必不会承认自己要依附于肖丞相。”就算知道这是事实,也不想就此承认。

    “是也不是。”

    姜凛微笑道,“你觉得什么情况下,所有人才会有齐聚一堂,让我有施展阵法的机会?”

    “我不想有太多漏网之鱼,一网打尽才是最好的。”

    宴会?这肯定不行。

    如果可以,他也不必这么费功夫了。

    而且他是要玩弄他们一番,看着他们功败垂成,要他们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滑入深渊。

    “……宫变?”

    只有到了宫变地步,撕破脸皮,双方都觉得这是拼死一搏的最后时机,才会底牌尽出,而且在双方斗的你死我活都觉得自己距离胜利只有一步之遥时,他开启大阵,这样的效果才足够震撼。

    “聪明。”

    “想要宫变,想要把二皇子,四皇子,六皇子逼到绝路,只有肖丞相可以做到,只有他站在这条船上,三皇子才有机会走向胜利,也只有他才能把对手逼的团结在一起,出尽底牌。”

    “不过肖丞相城府深沉,想要让他走到这一步,就要让他知道,如果三皇子战败,他也会受到牵连。”

    所以三皇子必须和肖丞相站在一块。

    桑稚颜:“……”这种剧情她也能想到,她也是写权谋的啊,可是让她做就不一定做得到了。

    姜凛这才叫玩弄权术人心的高手。

    不动声色之间就让人顺着他意去做了。

    在她若有所思的时候,姜凛把散发着清香的杯子放到她跟前,“今天就暂且说到这里,剩下的改日再告诉你。”

    回过神的桑稚颜:“……”这难道不是故事最精彩的部分吗?又没了?

    ……

    这一天,桑稚颜又去找他听故事,刚走进院落,就意外的发现,今天的姜凛居然有客人。

    两个人似乎在下棋。

    她犹豫着要不要走人,姜凛就先一步道,“过来吧。”

    “这位是燕帝。”

    燕帝?神碑十大?

    她想去燕国见一见的人?

    桑稚颜瞬间停下了要走人的脚步,大步往里走,好奇的打量燕帝。

    燕帝也已经把视线对准了她。

    看桑稚颜喜欢漂亮的衣裙,姜凛就调来了诸多绣娘,皇宫的名贵丝绢似乎都给她调来了,她完全可以每天几套衣服轮着换上一年半载不重样,配饰什么的更是不重样,加上相貌出众,随便往那里一站,就会引人驻足。

    可燕帝不是寻常人,薄唇一动,“我之前确实收到了一些消息,现在看居然是真的?”

    燕帝怜心月,是个非常女气的名字,他相貌也是一等一的俊美,如单光芒就能灼伤人视线的绝世宝刀,举手投足带着睥睨天下的狂傲。

    嘴唇微微一翘,恶劣非常的道,“你不是都要死了?想要你死的人可是遍布天下,你还想谈情说爱?不怕你死了,她就被人连皮带骨的吞了?”

    “我真可怜这美人。”

    桑稚颜:“……”

    姜凛能被这样的讥讽变色,就不是姜凛了,面不改色的放下了一颗棋子,“你来白玉京,就是说这些?”

    燕帝冷哼一声,不阴不阳的道,“星罗侯,星罗君,你不是号称算尽天下,智绝天下,你还能不知道朕到底为何来?”

    “朕来这,就是为了告诉你,想要朕出手可以,但是朕要东西,你该给了吧?”

    姜凛反问,“陛下为何笃定,在下会想让您出手?”

    燕帝正欲说话,忽的神色一滞。

    “你——”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我的书粉遍布全球相邻的书:一朵花开百花杀回到五零做弃妇反派他过分阴阳怪气[穿书]八零之美人如蜜小乖崽[重生]狙击蝴蝶痛症装A的O怎么可能再找A[红楼]养女送子云养崽后我竟红了我给甲方安排的都是阴间剧情与邪祟成婚后,我离不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