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不小心亲上了

【书名: 剑宗师妹她手握魔杖 103、不小心亲上了 作者:暮沉霜

强烈推荐:超能右手这个明星在深山种田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傻了吧,爷会飞!重生校园神棍:帝少,算个命!都市剑说明星爸爸宝贝妞盛世谋妆     叶疏白今日打定主要要陪温云逛吃, 她也不再坚持,愉快地给两人放了假,沿着云海城热闹的夜市一路往前。

    越往城中走人越多,耳边各色嘈杂的声音亦是不断, 不经意间, 两人路过了一家极偏僻的小酒馆,从中传出的一个名字吸引住温云的注意。

    “押商无央!他如今已是飞升境巅峰, 怕是要直接冲到五层, 稳赚不赔啊!”

    “嗨, 押他的人太多,已挣不到多少数了,倒不如压个冷门的……”

    这股子喧杂的热闹劲儿,一听就知道不是什么正经酒馆, 而是专门赌云海塔挑战者胜负的赌馆, 也不知道他们究竟是怎么知道里面排名情况的,竟然还能拿这作赌。

    更重要的是, 现在押注的热门对象竟然还是商无央他不是才刚来吗?

    温云脚步停下, 不可思议:“云海城居然还有这种地方?”

    她这才刚开口, 门口站着的娇俏老板娘就掩唇轻笑:“小姑娘是外来的吧?咱们云海城里有意思的地方可多了去了, 要进去看看吗?”

    不等温云回答, 她的视线又落到了叶疏白身上,自然而然地往他身边凑去,预备再多解释几句。

    然而她还没来得及靠过去,叶疏白便飞快地往后退了一步,全然一副避之不及的模样。

    他皱着眉,语气生硬又冷淡:“不用。”

    说完,叶疏白便强行拉着兴致勃勃的温云往前走了, 身后的老板娘被扫了面子,低骂了一声“假正经”。

    叶疏白倒无所谓,温云忍不住了,转过头就回怼一句:“你给我看清楚,他是真正经!”

    老板娘哼了一声,翻了个白眼将酒馆门帘一拉挡了视线,懒得同她辩驳了。

    温云心里却还是不太高兴,她一向护短,最听不得别人说叶疏白的不是,尤其是假正经,这种词像是跟叶疏白有关系吗?

    要用,也该用在她头上才是!

    比如现在。

    这一整条街似乎都是这样的小赌馆,门口站着招揽客人的要么是些衣着火辣的美貌女修。

    要么就是像温云站着的这家似的,门口站着的是个兔族的白净少年,一对粉白的长耳半垂着,嫣红似宝石的眸含情地往她身上望一眼,柔声问一句:“漂亮姐姐,要进来坐坐吗?”

    脸盲却颜控的温云立马就走不动路了,试探着问叶疏白:“要不就进去坐坐?”

    叶疏白的脸比方才还要冷,眉间紧蹙着,静静看着温云。

    他虽然一句话没说,但是眼神让温云心里发凉,她也只能冷下心肠拒绝兔耳少年:“算了算了。”

    最后,叶疏白还是带着温云去了另一家酒馆,这门口站着招呼客人的是个长得平平无奇的老头,这两人是谁也不用担心对方吃醋。

    进去后才发现别有洞天,看似破败的小酒馆内竟然不似想象中狭隘,反而如擂台一般布置了上百张桌椅,里面密密麻麻地坐了打扮各异的修士们,时不时爆发出叫好声和怒骂声,火热的气氛仿佛要将屋顶掀翻。

    温云跟叶疏白选了个最偏僻的地方坐下,又顺着众人的目光抬头望去,才发现正前方悬着十多道光镜,上面的画面各不相同,但是背景却很熟悉。

    那是云海塔内的擂台!

    温云愣了愣,很快便意识到这些是什么,不可思议道:“竟然有人将投影石给带入了云海塔?!”

    投影石还是她刚才跟叶疏白逛街时知道的新东西,据说可以将自己眼前的画面给投影到另一端的光镜中,只不过这东西价格昂贵得要命,一块要价近百万源晶,大多都是大门派用来探测军情等特殊情况用的。

    但是这儿有十多块光镜,也就是代表……有十多个快投影石?

    温云在脑子里计算了一下所需要的源晶数量,最后吸了口冷气,这笔源晶都够用来铸整个清流剑宗弟子们的剑了吧!

    正在边上替她斟茶的小姑娘轻笑一声,脆生生地解释:“姑娘您是第一次来吧?云海塔内一直都是允许带投影石进去的呀,而那些挑战者们把影像送到我们这些赌馆里供人看,我们给他们一成赌资作分红,若是运气好,一个月就能挣回这块投影石的钱呢,若是运气不好,也能把投影石给卖了回本。”

    温云有些纳闷:“他们就不怕自己的招式被别人看了然后破解吗?”

    叶疏白亦是眉目凝重地点头,似乎很认可她的担心。

    “光镜里只会看到投影石持有者所迎战的对手啊。”小姑娘笑嘻嘻地地递上一盘果点,耐心地替这两个土狗解答:“而且这可是暴利,一方面能赚赌坊分红,另一方面也能打响自己的名气。”

    “例如某些实力的修士,身后就有一方大势力专门提供修行资源让他们去挑战云海塔,专门给他们的门派或是家族挣名声,引人去投奔呢,而散修们自己打出名气了,也能引得各大实力去招揽,总而言之对大家都好。”

    就是对这些看热闹的赌徒不好。

    温云就看到边上有个修士忽地暴起,砸碎了满桌的杯盏,状若癫狂地怒吼:“不可能!大力山怎么可能会败!他这是在打假赛!我全身家当都押他赢了,他怎么可以输!”

    “愿赌服输,你自己压错宝了,现在在这儿闹又有何用?把人给我撵出去!”

    那人红着眼疯狂地喊着自己没输,然而赌馆的人才不管这些,只是冷漠地把他身上的衣物法宝尽数剥除,又将人拖曳着丢出去了,那里面其他人亦是冷眼旁观着这一切,似乎早就看惯了这样的场景。

    那个小姑娘脸上的笑容没淡半分,对那边的惨状半点也不关注,只笑吟吟地看着温云:“姐姐你要试着押一注吗?指不定今天出去后就身家翻百倍呢。”

    她在这儿陪着说了这么久,自然就是为了让温云跟叶疏白押注。

    温云看向叶疏白,试探性地问一句:“押一注看看怎么样?”

    倒不是怕他不同意,毕竟从宿垣真人院中挖出的几十万源晶现在都由她掌管着,她要花钱那是绝对阔绰。

    之所以问得小心,无非是担心被叶疏白误认为妄想发横财的赌徒,有损高冷人设罢了……

    她是一点儿都没发现自己在他面前早没形象了。

    叶疏白这次倒也没有老古董地训斥她,只是点了点头认可:“你想玩就试试。”

    虽然说是玩,但是温云跟叶疏白这两个抠门的却没打算在此输钱,两人看似随意地押了几注出去,对小姑娘说的都是瞎猜,但是其实在识海中却在快速地沟通着——

    “这个人的对手我也遇见过,菜得很,押胜!”

    “这人我上月才遇到过,他受了重伤,绝对不可能赢了。”

    温云跟叶疏白两人都是从底层打上来的,这一望就遇到了许多熟人,对那些人的修为再清楚不过,再来就是二人的战斗眼界远胜旁人,往往擂台上的人才过两招,他们就能看出胜负,简直就是百押百中。

    当然,谨慎的温云不会做这么出风头的事,还是刻意押错了两注,只不过这赔出去的一点儿源晶跟捧回来的源晶相比,那真是等同于无了。

    小姑娘拿着装满源晶的芥子囊递给温云,笑着道:“您二位第一次来手气就这么好,一共十场比赛就押中了八场,眼力与气运皆是极佳呢。”

    她怂恿着温云再押大些,只不过温云这次进酒馆是为了探听商无央的事,却不是为了赌钱来的,毕竟这种事情只能算作旁门左道,终究不能作为正途。

    温云沉吟片刻,心中微动,知晓现在就是探听的好时机了。

    她好似无意地问了句:“方才我路过旁的赌馆,好像听见有人在喊着押商无央?他好像很厉害的样子,你们这儿能押他吗?”

    她问得很委婉,没直接问这儿有没有商无央的投影石。

    小姑娘愣了愣,抿嘴笑道:“当然有了,自商无央初入云海塔,东玄派的人就送来了投影石,手笔可是颇大,几乎每家赌坊都有呢。”

    这的确是大手笔了,由此看来东玄派的人并不像大部分人似的为了赚分红,而是为了给东玄派壮大声势。

    商无央先前从不露面,仅东玄派自己的人吹捧不断,外界人对他素来有些质疑,觉得好些齐名的天骄比他强。现在他乍一出来就是这样惊艳的亮相,再也没有比这更好的打脸手段了,想来东玄派现在得意得很。

    “您押商无央几乎稳赚不赔,他现在可是连胜十五人了……呀,商无央的光镜亮了!”

    小姑娘这声惊呼过后,那边所有人都站了起来,目光炽热地盯着最中间的那道光镜看,那儿成了整个赌坊毫无意外的中心点。

    在稍作休息后,商无央竟然又开始往上挑战了。

    那道光镜亮起后,商无央所见情景便投到了这方光镜中。

    映入眼中的赫然便是云海塔内最寻常不过的一方擂台,周围一片黯淡的灰色,唯独站在场中的横肉男人身着沾满红色的血衣,一脸凶神恶煞地看过来。

    他似乎并不认识商无央,也是,至今没人知道商无央长什么模样,而这男人一直在云海塔中,自然也不会知晓他后面的十多个挑战者都陨落的事。

    光镜只有画面没有声音,那个横肉男子皱着眉似乎说了句什么,下一刻,画面开始动了。

    几乎是一晃而过,只看到一道剑光的残影掠过,快得惊人,刺出一剑之后,画面便停住,商无央没有再动了。

    那男人脸色大变,似乎意识到这个对手不一般,想要往外逃,然而他才刚刚奔到擂台边上,脚都迈出去一条了,眼睛却倏地睁大,僵硬而缓缓回头盯着商无央,眼中是惊恐也是不解。

    他额上慢慢沁出了一道红点,随后,鲜血从中疯狂涌出。

    这一切太快,几乎只在十息之间。

    赌坊中方才翻天的喧闹声骤然寂静,所有人都被震慑得屏息沉默了半晌,直到光镜又熄灭后,才逐渐响起声音。

    “跟先前的一模一样啊,唉。”小姑娘皱眉看着光镜,摇了摇头低声叹息。

    温云敏锐地捕捉到关键字眼:“先前?”

    “是啊,他先前闯过了十五关,每一关都是这么快,每一关也都是这样仅仅一剑就将对手击毙。虽说我在赌坊待了这么久,见惯了形形色色的挑战者,但还是头一次看到杀气这么重的,毕竟只是挑战较量而已,又没什么生死大仇,这样未免太狠了。”

    说完这句话后她也像是知道自己失言了,飞快地捂住嘴,紧张地看一眼温云跟叶疏白,匆匆叮嘱:“可别把我这话传出去。”

    温云摇摇头,宽慰道:“没事,我们也不是东玄派的人。”

    为了让小姑娘安心,她还真心实意地跟着说了句:“商无央真是太狠了。”

    大家都说过商无央的坏话,那就可以安心了吧?

    待小姑娘离开口,温云与叶疏白对望一眼,低声询问:“你觉得如何?”

    叶疏白自看到光镜的画面后就脸色就一直不太好,听见温云问话,他低头看向她,轻轻地摇了摇头。

    温云领悟失败:“他不行?”

    叶疏白有些无奈地看着温云,低声解释:“不是不行,而是杀心太重了,他修的怕是杀戮之道,以杀提升境界。”

    “商无央应该不是来调查那几人陨落之事的,先前前辈就说他好像快晋升了,估计他这次就是来云海塔以杀戮突破飞升境的瓶颈。”

    温云低声道出自己的猜测,叶疏白跟她想的也是相差不远,他点了点头:“恐怕你猜中了。”

    修行之道有万种,虽然大家各修各的互不干涉,只是这样滥杀终究让温云觉得不舒服,也难怪宿垣真人先前每每提及此人都是皱着脸不愿多说,也不肯夸对方一句。

    想到这里,她突然好奇:“他的剑术究竟如何?真的像前辈说的那样不过尔尔?”

    叶疏白的声音清清冷冷,说得倒是很客观:“前辈所见的是两千年时的少年商无央,当初他的剑道兴许有不足,但是现在看来,已近乎圆满了。”

    商无央的剑道的确惊艳,那一剑秒杀人的速度,早已传遍了云海城。

    但是叶疏白自己便是剑道臻至巅峰的剑修,在剑道之上,便是宿垣真人也常嘀咕叶疏白是个剑人。

    因先前重新修炼的缘故,叶疏白的修为暂时不如商无央,但是但是用剑的技术并不比对方差,一剑斩杀同境界修士亦是做过无数次了,商无央的剑旁人看不清,他却看得清清楚楚。

    只不过他杀人,都是杀的有仇之人,从不滥杀,而商无央杀人……只是为了杀。

    他原本是不在意这些的,但是商无央的样子像是要一口气杀上去,现在他尚在第三层,但是终有一日要杀到第四层的,到时候温云若是对上他……

    一想到这里,叶疏白心中就沉下去了。

    温云仰头同他的目光对上,瞬间就从他视线中读懂了担忧,她唇角往上翘,拉着他的衣袖扯了扯:“你不用担心我的,我杀人的本事不如他,但是逃命的本事天下无人能敌。”

    毕竟她掌握了时空法则,别人大不了往擂台外面逃,但是她被逼急了还能撕开空间往界外逃呢。

    没有人比她逃得更快更远!

    这次赢了不少源晶,把宿垣真人糟蹋的两万源晶都捞回来了,而且还大致探到了商无央来此界的真相,想来只要安心等对方破境离去就好了,倒也不必太过忧心。

    赌馆里面喧杂又沉闷,温云待着不太自在,便拉着叶疏白准备往外走。

    只不过她才刚刚站起身,叶疏白眉目忽地一凛,伸手飞快地将她拉住。

    由于事情紧急,叶疏白这一拉力道有些大,对他向来毫无防备的温云脚下一个踉跄,失去平衡后直直地朝后面跌去。

    温云立马就打算使出身法平衡身子,然而叶疏白的动作比她更快,他下意识地伸出手将她往怀中一揽……

    于是原本要跌倒在地的温云,便稳稳地坐到了他的怀中。

    她的唇险险地擦过叶疏白微凉的面颊,方才在夜市上新买的浅粉色口脂,也在上面留下了一道淡淡的暧昧痕迹。

    端坐着的男人身体变得僵硬无比,手明明是搂着的姿势,却碰都不敢碰到她的身子,克制守礼地保持着半寸的距离。

    沉默片刻后,他极力将错乱的呼吸稳住,努力让紧张到干涩的嗓子发出声音:“抱歉,失礼了。”

    两人隔得太近,叶疏白不敢低头,也不敢动弹,他甚至在说完这句话后就再也不敢说话,生怕颤抖的声音会暴露自己,只能通过识海中的灵魂契约和温云沟通。

    “先前跟踪我们的那个人进来了,他们现在就坐在你背后不远处,方才我怕暴露,一时慌乱所以……对不起。”

    他连着道了两次歉,却因为太过紧张而忘记了松手。

    温云脑子懵懵的。

    却不是为了叶疏白所说这个消息,而是因为现在两人这紧贴着的暧昧姿势。

    她窝在他的臂弯中,也忘了挣脱,而是愣愣地抬起头去看他。

    从温云的角度看去,那悄悄滚动着的喉结就落在她眼前,往上一些还能看见他尤为精致且柔和的下颌线条,还有紧抿的唇,再往上看……

    就可以看到他白净清朗的面颊上那浅浅的红痕了。

    因距离太近,她隐约间还能嗅到上面传来的熟悉香甜味道。

    温云在意识到那是什么后,脑子里炸开了一万个禁咒。

    叶疏白强作镇定,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淡然:“我们且先停留片刻,他们兴许是东玄派的人……”

    话未说完,一只颤巍巍的手指悄悄地碰上了他的脸,还有些轻佻地在他面皮上一抹而过。

    他错愕地垂下眸,同一脸尴尬的温云四目相对。

    她僵硬地扯了扯唇角,为表明自己不是在调戏叶疏白,只能伸出食指凑到他眼前给他看,以证实自己的清白:“刚刚不小心亲到你了……我给你擦干净。”

    亲。

    那个字一出,原本还能装作淡然的叶疏白再也无法控制了。

    男子白皙的面上猛地蹿出一层红晕,从脖子到耳朵尖,都变成了浅浅的粉色。

    他深吸了口气,狼狈地将脸别过去,避开温云的视线。

    “无事,我……我自己擦。”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剑宗师妹她手握魔杖相邻的书:深海直播间砸锅卖铁去上学我从港黑C位出道了抢来的对象是魔教教主景区管理员天命之族欢迎来到运气至上主义的游戏房间始乱终弃了师尊后邪神杂货铺穿成炮灰O后他们献上了膝盖我只想做个安静的貌美男子[快穿]带着城市穿七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