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一个花瓶!

【书名: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第五十四章 一个花瓶! 作者:鬼谷仙师

强烈推荐:超能右手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傻了吧,爷会飞!这个明星在深山种田都市剑说重生校园神棍:帝少,算个命!明星爸爸宝贝妞盛世谋妆     说罢,陈牧羽让开了。

    肖永珍将信将疑,来到床边,再次坐下,伸手又给病床上的葛大壮搭脉。

    这脉一搭,肖永珍脸上的表情很快就变了,刚刚那种刺骨的寒冷的感觉,已经完全没有了,他甚至能够感觉到,葛大壮的身体正在快速的恢复温度。

    这,未免也太不可思议了!

    肖永珍抬头看了看陈牧羽,脸上充满了惊讶。

    “爷爷,怎么样?”肖天桂连忙问道。

    “脉象平和,我已经感觉不到他体内邪祟之气的存在!”肖永珍捻了捻下巴上少有的胡须,“看来,小羽当真是身藏不露啊!”

    “哈哈!”

    肖天桂惊喜莫名,伸手拍了拍陈牧羽的手臂,“羽哥,真有你的!”

    陈牧羽微微一笑,正要说话,旁边的王德发坐不住了,“肖老师,你的意思是,我这老丈人,有救了?”

    肖永珍颔首道,“待我一套针下去,他立时就能醒来!”

    说完,肖永珍取出银针,在葛大壮的人中,百会等穴位扎了扎。

    众目睽睽一下,不消片刻,便见葛大壮那消瘦的脸皮微微的抽搐了几下,眼球转动,过了一会儿,微微睁眼。

    王德发大喜,连忙上去叫了声爸。

    “我,我这是怎么了?”

    葛大壮看到床边站了一堆的人,老脸上写满了疑惑,但因为虚弱,声音几乎弱不可闻。

    “爸啊,你可把我们给吓死了……”

    王德发激动得很,连忙跑出去把他老婆给叫了进来。

    葛大壮之前也不是没有醒过,只是之前醒来都是神志不清,还脾气暴躁,这次醒来却是难得的清醒,所以,八成这病是真的好了。

    王德发的老婆葛春兰,见老爹醒了,差点没高兴得背过气去,在床边又是哭,又是乐。

    闹了好半天,还是肖永珍好说歹说,要让病人休息,这才把人都推出了房间。

    要知道,这葛大壮一个多月没吃没喝,全靠吊盐水活着,躺床上这么久,让你们这么闹,就算是活了,也能给再闹过去。

    ……

    “小兄弟,真是抱歉,是我王某人有眼不识泰山,刚刚冒犯了你……”

    前院客厅里,王德发对着陈牧羽连声道歉,刚刚在房间里,他也是被气昏了头,毕竟这段时间遇到的骗子实在太多了,一次次的充满希望,又一次次的失望,这是十分考验他的心态的。

    陈牧羽摆了摆手,“王老板客气了,要换作是我,我也急,谈不上什么冒犯不冒犯,我要挣这个钱,受人质疑是经常的事!”

    “小兄弟真是气度不凡!”

    王德发心情大好,当即要了陈牧羽的银行卡账号,紧接着打了个电话,让人往卡里打款。

    依稀听来,似乎是2000万。

    “一点小小心意,小兄弟万莫推迟!”挂断电话,王德发脸上堆满了笑容,“小兄弟如果还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只要我能办到的,一定尽力满足!”

    钱对于王德发来说,真的不算什么,一点小钱,能换自己老丈人一条命,换来老婆儿子平安,真的是太值了。

    更何况,这些钱,还能结识这样一位能人异士,何乐而不为呢?

    陈牧羽也挺意外的,先前谈的是一千万,现在王德发居然直接给翻了倍。

    果然,有钱人的思想,不懂啊。

    不过,谁会嫌钱少呢?

    一千万,两千万,在别人眼里,或许只是一块钱和两块钱的差别。

    陈牧羽没有推辞,心安理得的收下。

    距离五千万的小目标,又近了一步。

    “既然王老板这么耿直,那我也应该表示表示!”陈牧羽淡然一笑,“你把这一个多月,家里和病人有过接触的人能叫过来,我看看还有没有被病人身上的阴气伤到的!”

    王德发一愣,醒悟过来,连忙让人去叫人,先把老婆叫过来瞧瞧,要知道,他老婆还怀着小孩儿呢,这段时间是少不了和老丈人接触的。

    ……

    葛家并没有几个人,陈牧羽一番检查下来,除了葛春兰稍微严重点之外,其他人都还好。

    王德发是一点都没沾染,看样子是没和他老丈人有过接触的。

    这阴气,是精神力的副产物,对人体会有伤害,身体不够强壮的,害一场大病是少不了的,但如果量少的话,花上一点时间,身体还是能将其消磨代谢掉的。

    就像葛春兰,为什么哭成那样,一是因为真的伤心,还有一个原因,便是收了阴气影响,心情变得抑郁,情绪变得敏感。

    幸好是遇到陈牧羽了,一番操作,尽数清理完毕,葛春兰顿时觉得心思开阔了许多,满是黑云的内心世界,一下子晴空万里了。

    葛春兰直呼神奇,旁边王德发更是不停的咋舌,这世界上,还真有这样的高人啊,也不见他下针,也不见他用药,简简单单的手一摸,就把病给治了!

    “陈,陈先生!”

    这会儿,王德发不知不觉用上了尊敬的称呼,“你说,我这老丈人,之前都是没病没灾的,平常也没干过什么亏心事,这几年给镇上修桥补路的善事也没少做,怎么会沾上这种病的呢?”

    厅里面,众人都看着陈牧羽,这也是他们的疑惑,这病实在是太邪乎了,葛大壮究竟是被什么东西给缠上了?这次是解决了,下次还会不会再中招?会不会下次中招的又是别人了?

    未知的东西,是最让人恐惧的,不把病根儿给找到,没人会心安。

    “刚刚给病人诊病的时候,我看到他床头摆了个花瓶,王老板,能让人把那个花瓶拿过来看看么?”陈牧羽问了一句。

    花瓶?

    王德发连忙叫人去了趟他老丈人的房间,把陈牧羽说的那个花瓶给搬了过来。

    众人扎堆一看,那是一个看上去造型古朴的陶瓶,阔口,长颈,大肚,上半部分塑着飞檐高楼,几个小人儿手持乐器奏乐,另外还有许多猪牛马羊等物,虽然算不上活灵活现,但也是有模有样。

    通体青釉,外表看上去略显粗糙,很有一些年代感。

    瓶子有半米高,上方的塑刻明显有破坏,有一截已经断了,露出一个黑乎乎的孔洞,孔洞里面插着几根富贵竹,长势喜人。

    几个人围着转圈,也没有看出什么名堂。

    “呀,呀,呀……”

    那个钱大师看了一会儿,却像是看出了什么,脸上有些恍然大悟的表情。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相邻的书:在年代文里当绿茶女王庶姐正妻你高攀不起美人与猎户帝凤倾城:皇后,朕错了!万人迷主角他总想撩助攻不死美人[无限]无限流世界NPC觉醒后娱乐圈大了啥人都有医疗器械供应商披着文豪壳子去搞事没人可以不爱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