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攻心计

【书名: 山有木兮 66、攻心计 作者:非天夜翔

强烈推荐:傻了吧,爷会飞!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都市剑说超能右手这个明星在深山种田明星爸爸宝贝妞重生校园神棍:帝少,算个命!盛世谋妆     一时在师门中, 罗宣曾经告诉他的,父亲被郢国带走充军, 扔下病重妻子,与一对兄弟的往事,尽数历历在目。而姜恒这些天里的思考,亦随之拼起了无数关键的信息碎片——包括罗望为何面熟,因为他长得像罗宣!

    而这也解释了,为什么罗望在代国始终未娶妻, 没有孩子,反而将军饷用以资助孤儿。

    姜恒前来代国,做了易容, 这张脸,乃是罗宣传授他易容时的脸庞, 这个少年的眉眼……是罗宣的弟弟,罗承!

    所以罗望看见他的第一眼,才倍感亲切,只因姜恒易容, 成为了他的小儿子!

    “我真名乃一个字, 唤‘承’。”姜恒淡淡地说, “上有一兄长, 我们有爹有娘, 但就在十年前, 娘病重,爹去为她上山找药材, 但代、郢两国开战,半路我爹被代军抓了去充军,就再也没有回来了。”

    罗望:“……”

    罗望怔怔看着姜恒, 他已经懵了,不,面前这少年,不可能是他。

    “无人医治,我娘不久后就病死了,”姜恒叹道,“我不得不与哥哥相依为命。”

    “恒儿。”耿曙在屏风后说。

    姜恒“嗯”了声,答道:“没事的。”

    耿曙没有听懂姜恒所言,但姜恒所描述,像极了昭夫人与他的人生过往,耿曙恐怕姜恒难过,是有一说。

    罗望颤声道:“不……这不可能,怎么可能?他是……不!这不可能!你从何得知?!”

    姜恒又认真道:“后来郢军占领了沧山脚下枫林,我与哥哥失散多年,只想找到他的下落,并找到我们也许尚在人世的父亲。”

    “你哥哥去了何处?”罗望终于意识到了,姜恒并非他失散多年的幼子,不过是借另一个人的身份,朝他发出这迟来了十年的质问。

    “听闻他去了海阁,”姜恒说,“拜一位武功高强的前辈为师。现在……”

    姜恒稍稍倾身,朝罗望低声道:“……罗大哥,能不能解开我的疑惑,您,有妻子,有儿子么?”

    这一招瞬间攻破了罗望最后的防备,十年前的往事,犹如从未被遗忘,无数噩梦,随着姜恒的一句话,再次被翻上了眼前。

    “你……”罗望泪水纵横,充满沧桑地长叹一声,“罢了,罢了。往事,从何得知?”

    姜恒要的却不是这一句,他紧盯着罗望的双眼,喃喃道:“罗大哥,设若你的孩子还活着,你希望,他活在一个什么样的世上?是焦土一般的人间,还是升平繁华的治世?”

    罗望凝视姜恒,双目通红。

    姜恒当着罗望的面,将药粉抖开,加进杯中。

    耿曙隔着屏风,看见了姜恒的动作,握紧了烈光剑剑柄,随时准备出手。

    姜恒随口道:“罗大哥既无儿无女,无妻无家,我总想不明白您一生为何而战,念及那些被您资助的孤儿,兴许就是您的孩儿罢?所以啊,人活着,总归还是得有点目标。罗大哥,这杯茶有毒,是我哥教我配的,毕竟我俩被父亲遗弃了这些年,我哥现在已不在中原了,嘱咐我如果哪天见到我爹,务必用这药来毒死他,出了我们心头这口气。”

    “您想喝就喝罢。”姜恒笑道,“或者您还想为我们、为太子谧、为天下在战乱中失去双亲的孩子们,做点别的,我也愿意暂时将它扣下。”

    罗望凝视姜恒,许久后,低声说:“如今你活得还好么?”

    姜恒认真地答道:“我已经死了,我哥还活着。”

    耿曙:“恒儿?”

    姜恒没有回答,说:“我死在了一个地窖里头。”

    罗望顿时哽咽,大哭起来,浑身不住颤抖,姜恒却微笑道:“我哥却还在,也算不幸中的万幸罢。”

    “你娘死前,”罗望哽咽道,“说了什么?”

    “我不知道,”姜恒微笑道,“那年我还太小了啊,我什么都不懂。不懂我爹为何不回来,不懂我哥为何这般生气。”

    罗望过了很久很久,终于平静下来,点了点头,说:“谢谢你,小朋友。”

    “罗大哥决定了么?”姜恒将那杯下了毒的茶朝罗望推了推。

    罗望答道:“且先寄着罢,待你哥来了,我再喝。”

    “下一位!”姜恒旁若无人,朝外头的太子谧喊道。

    李谧匆匆而入,没有看见意料之中的,罗望的尸体,当即长吁了一口气。

    如果姜恒在此刻下手,除掉了罗望,城内大将军失踪,后果定不堪设想,将引起朝局的剧烈变动。

    幸而他还在。

    “我需要做什么?”罗望说。

    “与太子殿下商量罢,”姜恒说,“剩下的,就真是你们代国人的内政了。”

    一个时辰后,姜恒与耿曙在屏风后吃点心。

    “你居然成功了。”耿曙难以置信道。

    姜恒喂给耿曙一块点心,说:“杀人为下,攻心为上,才能解决他。”

    姜恒押对了,罗望果然是罗宣的父亲,事实上从第一次见面,他就隐隐约约地感觉到了这点,而罗望对他的亲切感也很好解释——姜恒跟在罗宣身边,十二岁到十六岁,是罗宣带的,在这段人生里最重要的时期,他的一举一动、身形体态、说话的口头禅与口音、举手投足,都有着罗宣的影响。

    哪怕罗承真正的模样,在岁月间已变得模糊不清,罗望依然在心里最深处,透过他,依稀看见了小儿子的影子。

    他抓住了罗望对两个儿子,以及妻子的悔恨,来要挟他停止这场即将开始的战争。

    耿曙没有问姜恒缘故,姜恒也不好将罗宣的家事朝兄长解释,姬霜却出言打断了他,说:“姜公子当真是操纵人心的高人。”

    “不敢当。”姜恒笑答道。

    姬霜:“只不知在您眼里,我的心病又是什么呢?”

    姜恒说:“窥人心病,一击而退,乃是对敌。霜殿下与我是友非敌,绝无此意。”

    姬霜淡淡道:“天下没有永远的敌人,自然也不会有永远的朋友,说不定我们终有一天,也将敌对,外头有不少人说,姬家都是疯子,到得那时,公子、汁殿下又如何自处?”

    耿曙答道:“你若与恒儿为敌,那就只得抱歉了,授我烈光剑时,殿下便当想到有这么一天。”

    姜恒马上道:“殿下,您是王族。不是代国的王族,而是天下的王族。我们的身份,仍是晋天子之臣,哪怕天子驾崩,我们也绝不会朝王族动手。”

    耿曙看了姜恒一眼,姜恒满脸责备,怎么能对公主说这等话?

    耿曙却因先前姬霜所言家仇,依旧心头有气,做了个口型。

    “是否取我性命,”姬霜低声说,“空了再慢慢商量罢,李靳来了。”

    “恕我冒昧问一句,”姜恒问,“殿下没有杀过人罢?”

    姬霜答道:“没有,怎么看出来的?”

    姜恒透过屏风,瞥见姬霜的影子。

    “姐姐的手在抖。”姜恒说。

    姜恒换了称呼,姬霜也换了称呼,反问道:“姜小弟,你杀过人吗?”

    姜恒笑道:“我也没有,杀过人,却没有成功杀死。”

    姬霜说:“你的手就不抖了吗?”

    “不抖,”姜恒说,“因为我不怕,待会儿还是让我哥来罢。”

    耿曙说:“我不曾下过毒,却可以给他一剑,只是麻烦霜公主擦地板了。”

    姜恒提醒道:“可别捅死,否则我真要胡闹了。”

    耿曙:“你就知道胡闹。”

    耿曙被姜恒与姬霜这么联手摆布起来,实在相当郁闷,还不能反抗,只得听他俩的。不知为何,心里又有点受用。

    这时侍女低声道:“殿下,李将军到了。”

    李靳大步进了殿内,朝姬霜躬身行礼,说道:“殿下。”

    姬霜做了个手势,示意李靳请坐。

    “你不惊讶。”姬霜说。

    李靳似乎早已料到公主有此一请,回过神,说道:“惊讶?不,不惊讶。殿下忘了,我的职务是什么。”

    李靳是城防军大统领,对城中的布置、商人的活动简直了如指掌,姬霜的秘道只要一动用,势必瞒不住他。

    上次在城门口处匆匆一见,姜恒来不及与李靳详细交谈,此时透过屏风,看着他的身影,忽然有种奇怪的熟悉感。

    他的声音清亮悦耳,与耿曙很像,坐姿也挺得笔直,更是代国王族,这么一个年轻有为的青年,二十余岁便身居高位,想必来日前途不可限量。

    前提是,他站对了边。

    姬霜认识他已经很久了,小时候,他与她在宫中一起长大,更有许多剪不断、理还乱、朦朦胧胧的情愫,只是随着他们成人,许多话,只能放在心里。

    她将事情的经过大致朝李靳解释了一番,没有任何隐瞒——这也是姜恒计划中的一环。李靳听完之后,想了想,说道:“我只想问一件事,如果我不答应,屏风后那两位刺客,会动手刺杀我么?”

    “不会,”姬霜答道,“决计不会,他们的任务,只是保护我的安全。我保证,无论你选择谁,你的性命都没有危险。”

    李靳看着案上那杯茶,沉默良久,而后道:“这件事,不为谁做,但为你做罢了,王妹。”

    “谢谢你,王兄。”姬霜想起了两人小时候相处的时光。

    “带我去见罗将军罢,他现在在哪儿?”

    姬霜万万没想到,李靳竟是答应得如此简单,所有的问题在那一瞬间解开了。

    屏风后,姜恒朝耿曙扬起手,两人一拍掌。

    李靳说:“屏风后的两位小兄弟,现在可以出来见个面了?”

    姜恒依旧没有回答,姬霜不想暴露姜恒与耿曙,毕竟越少人知道越好,说道:“王兄迟早有一天会见到他们的,请罢。”

    此时罗望与李谧正在府上另一处商量行事细节,李靳便自觉起身,侍女前来带路,前去加入了他们。

    李靳走后,姬霜方朝屏风后解释:“他不相信任何人,他只相信我。”

    耿曙说:“看来这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反正咱俩婚约也已解除了,”姬霜道,“淼殿下不觉得自己太多管闲事了么?”

    “是殿下您先解释的,”耿曙反驳起来竟是十分流利,“我怎么觉得这是欲盖弥彰。”

    “哥,”姜恒用口型道,“太冒犯了。”

    姜恒说:“那么,事情也算就此解决了。我哥口拙,有冒犯之处,还请霜殿下海涵。”

    姬霜答道:“我可不觉得淼殿下哪里口拙了,这不辩才无碍么?”

    姜恒哭笑不得,耿曙却一语不发,起身离开。

    姜恒本想去看一眼李谧与罗望、李靳谈得如何了,却顾及耿曙心情,知道他一定生气了。旁人对他而言都不重要,这还是他第一次看见耿曙,对除了自己之外的又一个人会“稍微”在乎。

    “你在做什么?”姜恒快步回了房去。

    “收拾东西,”耿曙看了姜恒一眼,说,“现在不忙,事情完了就走。”

    姜恒笑着看耿曙。

    但他没有多说,只到得榻上去躺下,朝耿曙招了招手,耿曙烦躁无比,现在明白了,自己不喜欢姬霜,不过是因为他们是来帮忙的,没要半点好处,也不以婚约相要挟,姬霜却总仿佛有意无意拿住了这一点。

    但他没必要解释,因为他的心事,姜恒都知道。

    “办完这件事以后去哪儿?”这些天里,耿曙问得最多的就是这句话。

    姜恒答道:“你老问我这个做什么?我不知道,我没主意。”

    耿曙说:“总得有个去处罢?”

    姜恒说:“是得有个去处,但非要现在决定么?我偏不告诉你,怎么?”

    姜恒欲言又止,嘴唇微动,事实上他已经想好了俩人的去处,但他不想现在告诉耿曙,免得横生事端。

    耿曙只得点了点头,姜恒说:“留下来当公主驸马也挺好啊。”

    耿曙:“再提这个,我和你急。”

    姜恒便乖巧地说:“好,我不提了,你也别问去哪儿。”

    “成交。”耿曙答道,“过来,我想抱你。”于是不由分说,把姜恒拉到自己怀里搂着,躺到榻上去。

    耿曙最在意的就是这件事,一年前尚未知道姜恒还活着时,他也许曾有过接受安排,与姬霜相识,并看看彼此是否合适的念头。

    但就在姜恒活着回来后,他就再无它想了。

    今天姬霜所言,更似火上浇油,点燃了他的怒气,换作没有姜恒的那些日子,方才他就要当场发作,然而无论他如今碰上什么,只要姜恒在,便好说好说,一切都好说。弟弟回来了,天下人在他眼里都变得可爱起来,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呢?

    耿曙现在心头几乎没有任何恨了,他比从小到大,任何一天都更热爱这个世界。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山有木兮相邻的书:从恐怖游戏boss退休后我注定早死怎么办[穿书]春秋小吏德妃娘娘美若天仙[清穿]心头好贤惠O穿成凶残上校后穿成虐文女主的长嫂我拿你当哥哥,你却想…[穿书]乖,吻我芙蓉帐全家穿越到古代我是龙族滚滚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