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林氏

【书名: 穿成侯府傻女 91、林氏 作者:漫步长安

强烈推荐:超能右手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这个明星在深山种田傻了吧,爷会飞!都市剑说重生校园神棍:帝少,算个命!明星爸爸宝贝妞盛世谋妆     裴元君还在那里疯狂地笑着, 裴元惜和香芒已经一左一右地扶起沈氏。沈氏已经面白如纸,看上去瘦弱无比。

    康氏命人去请大夫后长叹一声,说不出来的心情沉重。当年她之所以给儿子聘娶沈家的姑娘, 就是看中沈氏是个性子软的。

    她那时候想的是儿子性子刚毅,得娶一个软和些的媳妇回来。哪里知道一念之差结下这门亲, 却是后患无穷。

    儿子最近都歇在前院, 不肯在后院留宿。她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可怜自己的儿子身边没有知冷知热的人, 连个嘘寒问暖的人都没有。

    她其实是怨儿媳的,但她对儿媳的遭遇又很是同情。

    自从上回出了韩太医的事情以来, 府中的主子除去平安脉,余下的不再麻烦宫里的太医。太医来时, 轩庭院已恢复如常。

    宣平侯送昌其侯出去,顾氏则和裴元惜在说话。

    至于裴元君, 当然是被人带下去等待着再一次送出东都城的命运。她不停地诅咒着裴元惜,痛骂裴元惜不得好死。

    “…你不得好死,你会有报应的!我等着看,看你能得意到几时!”

    “快堵上她的嘴!”康氏气得发抖,这孩子没救了。都到了这个地步还不知悔改, 可见其心性有多左、其性情有多不堪。

    她离开的时候脚步沉重, 仿佛更老了。她不怪裴元惜凉薄, 只是叹息事到如今不可逆转和自己的无能为力。云嬷嬷扶着她, 主仆二人一般老。

    裴元惜凝望着她们远去的方向, 她何尝看不出来祖母的无奈。她记得祖母上次同自己谈过的话,知道祖母理解她,可能还是会对她感到有些失望。

    “裴老夫人真是个好婆婆,对你母亲没有半句重话, 要是换成你外祖母…”顾氏没有说话,言之下意谁都听得出来。

    她对裴元惜充满感激,要不是这个外甥女出头拦着此事,恐怕她真的会把裴元君那样恶心肠的女子聘给寅哥儿了。一想到裴元君心狠到弄死自己的生母,她不寒而栗。若真让这样的女人进了昌其侯府,指不定哪天她也会被弄死。

    裴元惜慢慢收回视线,“我祖母确实很好。”

    “是啊,世家大户中有几个像裴老夫人这么明理的婆婆。说交权就交权,说不会插手会不插手,真是难得。”顾氏感慨着,很是羡慕自己的小姑子。转念间又觉得小姑子不会惜福,好好的日子过得这般。“你母亲是个拎不清的,遇事没有主见就知道哭,好像天下人都没有她苦没有她委屈,你以后有事也别指望她。我知道你是个主意大的,也用不着我提醒太多。今天的事多亏了你,舅母承你的情。”

    “舅母既然承情,日后记得要还。”

    她这么一说,顾氏反倒越发觉得她为人光明磊落。有来有往才是正理,世上万没有无缘无故的帮忙和示好。上回玉容的事还以为她会同自己生间隙,没想到她该帮忙的地方绝不含糊。

    “你玉容表妹那事,是舅母当时心急了。后来我回去仔细一问,那事还真不是你表妹做得出来的。她才多大点,哪有那个胆子有心机。若不是有人教她,她哪里想得出来那样害人法子。”

    顾氏见她眼中显出疑惑,叹着气道:“晚辈不应言长辈之过,但我说句不敬的话,你外祖母那个人还真是越老越糊涂。”

    沈玉容害洪姐姐的事,竟然是外祖母教的。

    裴元惜对林氏的印象停留在及笄礼那一天,那个外祖母给她的感觉有些优柔寡断,性子瞧着也有些软。

    外祖母如果真是一个心狠手辣之人,哪里会有向姨娘的活路,也就更不可能有人借着向姨娘名头弄出那么多的事来。

    顾氏道:“换成以前我也想不到你外祖母会变成这样,自从你的事一出她深受打击大病一场,人也糊涂了性子也变得了许多。动不动就骂人,颠三倒四成天哭闹不休。玉容年纪小,哪里经得起亲祖母的怂恿,这才…”

    她小心观察着裴元惜的脸色,见对方似乎不为所动,便换一个口风。“不管是谁教她的,她实实在在是做了错事,我已经狠狠教训过她。我曾有意上将军府赔罪,无奈将军府那边不搭理我。”

    裴元惜大概明白她说这番话的意思,无非是自己在间做个和事佬。“这样的事情,我不便掺和其中。”

    “哪能让你再费心,你已经帮我们太多,舅母心里实在是过意不去。”顾氏立马道,心里想的却是这个外甥女果然冷情。不过好在是个拎得清的,便是冷些也无妨。

    她出侯府后没多久,便追上昌其侯。

    昌其侯今天看了一出大戏,苦于无人分享。看到她追上来,似乎找到可以说话的人。白净有须的脸兴奋莫名,短须微翘着。

    “啧啧,还真看不出来裴侯爷府上这么乱的。你不是总拿我和他比说他如何如何能干,今日见识到了吧。”

    她没好气,实在是看上不丈夫这等幸灾乐祸的模样,“人说娶妻娶贤,妻贤夫祸少。你还有脸笑得出来!”

    昌其侯笑容僵在脸上,很是不悦。

    “当年裴侯爷少年侯爷引得多少世家贵女倾心,如果他没有娶你妹妹哪里会有今天的事。亏得你还有脸笑,我若是你应该感到羞愧。是你们沈家的姑娘立不起来,教出那么个糟心的玩意儿,差点害了你自己的亲生儿子。”

    昌其侯她这一通说,脸色更是难看。“我不同你说,妇人之见。”

    她在他背后啐一口,这个男人还真是半点指望不上。好在她儿子才情出众,大女儿聪明能干,就是小女儿…

    匆匆赶回侯府后的第一件事情,她就是去看自己的小女儿。沈玉容尚在禁足中,人也瘦了许多。或许是上次真吓破了胆,瞧着蔫蔫的一脸呆滞。

    她心下一痛,狠着心肠,将今天的事情一一道来。

    沈玉容麻木地听着,听到裴元惜的名字时情绪激动,“母亲,就是她害的我,你为什么让我以后在她面前伏低做小?”

    “玉容,你当母亲愿意见你受委屈吗?可是那件事情错在你,你能活着回来都是她在大都督面前求的情。若不然你以为到了大都督手上的人还有活命出来的吗?”

    “我…”沈玉容颤抖着,她想那令人作呕的血腥气眼神充满恐惧。“不…我不想死…娘,我不想死!”

    “玉容!”顾氏难受至极,“娘会保护你的,你不会有事的。你要乖乖听娘的话,以后和你元惜表姐好好相处。”

    沈玉容不知是听进去了还没听进去,拼命点着头。

    顾氏安抚自己的女儿许久,才出沈玉容的屋子便听到婆母那边来请。她心里那个恨,碍于孝道不得不去应付那个老不死的。

    林氏粗哑难听的声音极大,还没进院子都听得见。

    “顾氏,你个丧门星,你怎么还给我滚过来!我可怜的外孙女啊,你怎么那么命苦!我告诉你,你要是不给我外孙女一个说法,我就让我儿休了你!”

    有那么一瞬间,顾氏真想调头就走。这个老不死嗓门之大听起来中气十足,怕是还要活上许多年。一想到她往后多年都要应付这样的婆婆,她觉得好累。

    林氏似乎是砸了什么东西,屋子里传出碎裂的声响。

    “母亲,你这又是闹什么?”顾氏硬着头皮进去。

    林氏看过来,目光怨毒,“你还知道我是你母亲?我做婆婆的想见儿媳还要三请四请,你是不是想反了天?我问你,我的外孙女呢?她在哪里?”

    “母亲,元君犯了错被裴侯爷带走了,恐怕要有些日子不能过来。”

    “你说什么元君?”林氏突然沉脸,满脸的怒气,“我的外孙女不是元惜吗?那个元君就是个冒牌货。”

    顾氏有些傻眼,婆母这是清醒了?

    林氏嫌弃无比,“亏你还是元惜的亲舅母,连这样的事情都能弄错。我可不想见什么元君,我要见我的亲外孙女元惜。你赶紧给我去侯府,务必要把我的亲外孙女接来,否则我就让我儿休了你!”

    顾氏那个气,动不动就休了她,以为她真的怕吗?

    “母亲,元惜…”

    一只茶杯碎在她的脚边,她对上的是林氏毒蛇一样的目光。这目光令人毛骨悚然,她被骇得心口发毛。

    “你去不去?”林氏的声音粗哑阴森。

    “儿媳这就去。”顾氏吓得不轻,匆忙告退。

    一出林氏的院子这才发现自己已然浑身冷汗,思及之前那种被毒蛇盯上的感觉只觉一阵心悸,慢慢平复下来后暗道自己吓自己。

    口信是要送的,但话说得很委婉。

    裴元惜收到消息时正和商行在一起,母子二人顺道说起林氏来。裴元惜死的时候,昌其侯已没了爵位。商行来的时候,沈家人已是平民。倒是听说过一些沈家乱七八糟的事,他并不是很感兴趣。

    不过林氏倒是命长,一直活得好好的。

    母子二人在说话的时候,裴元惜手里在做着针线活。商行眼巴巴地盯着她手里的衣服,知道这是做给自己的。

    他可不管什么沈家的老夫人,没什么印象,“娘,你要去吗?”

    裴元惜穿着针,“去。”

    “你去干什么?沈老夫人都老糊涂了?”商行嘟哝着,他觉得娘给他做衣服比去昌其侯府重要。

    “正是因为她老糊涂了,我才更应该去看她。”她又穿一针,手法比做护膝时娴熟不少,针脚也比以前好看许多。

    商行不解,“她不会是想替裴元君出头吧?”

    她笑了一下,“她是长辈,于情于理我都要去一趟。你放心,昌其侯夫人是个聪明的,万不会让我在侯府受委屈。”

    商行撇着嘴,不太情愿地嗯一声。

    然后他不知想到什么,眼神中透出一丝狡黠来,神神秘秘地道:“娘,你给我做完衣服 ,是不是要给爹做一件?”

    裴元惜闻言差点被针戳到手,心里莫名有些慌乱。这些日子以来她刻意遗忘那个男人,她知道自己在逃避。

    逃避前世和公冶楚之间的一切,逃避他们存在的关系。

    “你爹哪里需要我做衣服,他有的是衣服穿。”她假装不在意,“马上过年了,等我做完这件衣服哪里还有时间。”

    商行狡黠的眼神蒙上一层黯然,很快释然。

    “嗯嗯,娘说什么就是什么。”

    裴元惜好笑地看他一眼,忍俊不禁。

    对于林氏那个人,她没什么印象。对方若真是老糊涂了,潜意识里记得最清的肯定是以前的事,还当裴元君是亲外孙女很正常。

    她对林氏的记忆停留在上次的及笄礼,那时候林氏慈眉善目瞧着挺和气的一个人,但看上去耳根略软容易被人左右。

    再见林氏时,她很是吃惊。林氏瘦了许多不说,慈眉善目更是不见。在看到她时,林氏那双眼像是要凸出来一般极为可怕。

    “你就是那个傻子?”她的声音粗哑难听,和她的目光一样让人不舒服,“你怎么会在这里?谁让你来的?”

    顾氏无语,“母亲,是你要见元惜的?”

    “胡说!”林氏怒指着顾氏,“你个丧门星,我让你把我的亲外孙女接来,你竟然把这个傻子带到我面前来,你想干什么?你是不是想气死我?你这个不孝的混账东西!”

    顾氏红着脸,恨不得打醒这个老不死的。该清醒的时候不清楚,该糊涂的时候不糊涂,这老不死的真会折腾人。

    裴元惜不见羞恼,眼神平静如常,“外祖母若不是想见我,那我就告辞了。”

    林氏愣了一下,可能是没料到她这么不给长辈面子。顾氏差点笑出声来,这个老不死的就是得有个人治一治。

    “母亲,那我送元惜回去。”

    “等一下!”林氏突然喊住她们,颧骨高耸的脸上似乎现出一抹迷茫,然后大哭起来冲过来要抱住裴元惜。

    裴元惜轻轻一躲,躲开她的动作。

    她哭得伤心,“我想起来了,你才是我那个可怜的外孙女。天可怜见的,你可算是不傻了。你快过来让外祖母好好看看。”

    裴元惜走近一些,近到可以闻到对方身上那股并不算好闻的气味。林氏一无所觉,欢喜的眼神却很难让人心生好感。

    终是没有靠得太近,林氏像是等不及般一把抓住她。她微微皱眉,感觉手臂被大力拉扯的痛感。

    “元惜?你叫元惜是不是?我可怜的孩子啊,外祖母一想到你的事就心疼得睡不好吃不好。那些天杀的好狠的心,她们怎么能那么对你?”林氏抹着眼泪擦着鼻涕,然后又要来拉裴元惜。

    裴元惜往旁边一闪,抽出帕子递给她,“外祖母,你擦一擦。”

    “这才是我的亲外孙女,就知道疼人。”林氏嗬嗬笑起来,然后脸色一变,“我病了这么长的日子,我那好女儿竟然没回来看过我。她那是不孝,怪不得遭了报应!”

    顾氏心一跳,下意识看向裴元惜,见裴元惜没有生气才放下心来。听到婆婆骂小姑子,莫名又觉得痛快。

    林氏起了劲,看上去很生气,“她是个没出息的,都是侯府的夫人了还被人算计成这样。我早就和她说过该心狠的时候要心狠,对妾室姨娘不能太好。生了庶子的姨娘留着干什么?不知道趁早发卖还留着坐大。好孩子你可得帮帮你母亲,不能让她被姨娘庶子欺负。那个生了庶子的姨娘姓什么,赶紧提脚卖出去!”

    顾氏那个不屑,老不死的倒是说得厉害。宣平侯府的庶子已成世子,小姑子敢卖赵姨娘试试?自己处理妾室不干净惹出一堆的祸事,还有脸教别人怎么做?

    裴元惜不说话,林氏急了。

    “你这孩子怎么不说话,我跟你说的话记下了吗?回去后赶紧帮你母亲把那姨娘卖了,没得留在府上给你们母女添堵。”

    “外祖母。”裴元惜道:“赵姨娘无错无过,怎么发卖?不如外祖母替我母亲出头,同我父亲去说?”

    林氏目光微缩,大力拍着她,“你个孩子说什么浑话,哪有丈母娘插手女婿后院之事的?果然是小娘养大的,半点人情世故都不知。”

    说完,一脸的嫌弃。

    顾氏快晕倒了,这个老不死的还真会找事。“元惜,你外祖母她…”

    “我知道她糊涂了,我不会和她一般见识的。”裴元惜道。

    林氏皱着眉,似乎不太高兴,“你这孩子怎么回事?什么叫我糊涂了?你个当小辈的敢这么说长辈,你眼里还有尊卑吗?外祖母是为你好为你母亲好,你还不领情?真不懂事!”

    不懂事的裴元惜看着她,“外祖母,你该吃药了。”

    “我吃什么药?”她喊起来,声音更加难听,接着慢慢软下去又哭起来,“还是我的亲外孙女好啊,还知道关心我吃药的事。不像你这个不孝的,哪里管我的死活。”

    被指着骂的顾氏怒火又起,她怎么不孝了?要不是孝道压着她,她真不想管这个老东西的死活,哪里还会由着老不死的作天作地。

    林氏又拉着裴元惜,一副不想让人走的模样,“好孩子,还是你心善。你听外祖母的话,你可要帮你母亲哪。万不能让那生了儿子的妾室压到你母亲的头上,明的不行你不来暗的。给她定个罪名,就说她和府里的家丁私通!”

    说到这里,她的眼神又变得可怕起来,“要不要外祖母教你怎么做?”

    顾氏又怒又气,这个老不死的就是如此教玉容的。可惜玉容太小不辩是非,被婆婆教唆便做下错事。

    元惜是个有主见的,岂能轻易被人煽动。

    她刚这样想,便听到裴元惜开了口,顿时满脸错愕。

    裴元惜说,“要,请外祖母教我。”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穿成侯府傻女相邻的书:和我做朋友的女主都变了[快穿]韦小宝纵横花都和Alpha前男友闪婚离不掉了世界一级基建狂魔超凶女友找上门从饲养熊猫开始Omega教官死忠遍地白老板好像有心事穿成反派的我靠沙雕苟活我给女主当继母染谷君的异常爽文女主她不想爆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