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一章 无间与无期

【书名: 伊始之影 第三百一十一章 无间与无期 作者:胖胖的小狼崽

强烈推荐:青叶灵异事务所诡案异象录[足坛]第一门神豪门之种个庄园好悠闲茅山鬼捕捡只猛鬼当老婆都市阴阳师韩娱之要不要爱你(gd)     泥犁二字象征的意义不是一般人能够参透的。

    庸俗之辈,就会将泥犁二字与农夫日常在农地里耕作时所用来开垦土地的工具相关联起来,但实际上这一本破破旧旧的经书上用拉丁文写着。

    无论是从装订,还是外观来判断,这一本经书应该就是欧洲本地人抄录下来的。

    原文的出处仍然不知,但世界之大,光是先前展示在面前的几道幻影就已经知道这原文的内容并非是欧洲的本地风格,更像是那古老的中元传来的作品。

    实际上,泥犁二字象征的是地狱。

    书中的地狱并非是恶魔学中的地狱,而是佛教中的地狱。

    之所以被封存在密斯卡托尼克大学,也是因为圣光一系的信仰禁止外来信仰的传播的无奈之举。

    大多数外来的经书,都落得被焚毁的下场,而这一本带有魔力的泥犁却逃过了那一场异端审判。

    乔布特朗静下心神,将这一本书放在了手心。

    耳边继续传来了阵阵接连不断的哀吼声,但他明白这都是这一本泥犁对他的影响罢了。

    这一本《泥犁》很薄,区区十几页,但每翻开一页,都会发现里面展现的尽是生命凋零之相。

    罪恶之人在这十八泥犁中等待着赎罪,却一直没有等来自由的那一天。

    每一个人都为自己曾经犯下的错误而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而在最后一页,却是一片空白,只有偌大的两个扭扭曲曲的字体写在了整本经典的中间。

    上面写着“无间”。

    不知道是直觉使然,还是冥冥中有大能在帮助乔特布朗,他总觉得自己所寻找的希芙.西拉,此时就藏身在无间这两字当中。

    当指尖与粗糙的羊皮纸触碰,心中传来一阵心悸和哀伤。

    两行热泪,从眼眶中夺眶而出。

    手指与无间二字分开之时,乔特布朗便心情沉重地合上了这一本泥犁经。

    他找到了自己需要寻找的那个人——希芙.西拉,但他也明白了无间这两个字的意思。

    之所以落泪,并不是他不能够将希芙从这一本《泥犁》中拯救出来,而是希芙本人却不愿从泥犁中脱身出来。

    她也不能从泥犁中脱身。

    ————

    “哇哇哇!”

    婴儿的哭声划破了晨曦的安静,伴随着虫鸣花香,这是春日的到来。

    一对年轻的夫妻拥有了他们独生的女儿,起名为希芙.西拉。

    时间宛如白马过隙,转眼间,在欢声笑语中,文静爱读书的小女孩慢慢地长成了一个迷人的少女。

    唯一不变的,是她那热爱阅读的习惯。

    整天书不离手,是她的特征。

    别人家的女孩儿都在叽叽喳喳地讨论着如何捕获高大帅气的运动员们的欢心,而希芙则是埋头将自己沉醉在那浪漫的中古式罗玛蒂克故事中。

    她一直期望着自己能够遇到那一个只属于自己的骑士,不单单谦逊有礼,还是能文能武的绅士。

    越是看了越多的书,她却发现身边的男性大多都庸俗不堪,直到她到了适合婚配的年龄。

    “快看,这就是我们的宝宝。”

    侧躺在病床上的希芙怀中抱着一个可爱至极的初生婴儿,一脸甜蜜地向面前的男人展示着自己的骄傲。

    这并不是希芙自己渴望的爱情,但怀中的小生命却是自己努力后诞下的心血结晶。

    那一个男人的脸甚至是模糊的,哪怕他是每晚与自己同床共枕的枕边人。

    那是父母分配下来的家族式婚姻,那并不是自由恋爱所促使的婚姻。

    希芙心中一直有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虚幻感,总感觉自己忘记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却一直都想不起来。

    但这一丝别扭的执念,在怀中的小生命诞生后烟消云散。

    希芙在怀中的小家伙脸上看到了自己没有得到过的安详,并希望能够给与这个孩子一个快乐的人生。

    面前那个男人却不屑一顾地转身就走,只因为这个孩子跟她一样,是一个女孩儿。

    “只有男孩才能继承家业。”

    那个面容模糊的男人冰冷地抛下了一句话,便没有再理会满脸憔悴的希芙和她怀中的孩子。

    几年过去了,希芙仍然没有再见过那一个薄情的男人。

    当她一天天坐在了那家中的阳台上,清冷的秋风一次一次吹拂过她的脸庞,缓过神来,自己已然是一个老妇人。

    那一个自己的骄傲,也在一次风寒中永远地离开了自己的身边,成为了后院里的一个小石碑。

    “也许这就是我的命运,也许这就是我的宿命。”

    希芙认命了,她放弃了年幼时的幻想,放弃了那些不切实际的罗玛蒂克,也放弃了追回现实的那一条路。

    落叶、积雪、花开、结果。

    春去秋来,悄然无声。

    希芙.西拉终究是在那无间中沉沦,失去了生存的意义。

    无间,没有时间,没有结果,没有解脱,剩下的,只有岁月在无声中的侵蚀。

    所有的七情六欲一次又一次的重复,所有的梦想与幻想都在一次又一次的破灭。

    希芙自己已经分不清什么是真实,什么是虚幻。

    当乔特布朗站在希芙的身边,凝望着希芙抱着孩子笑着对自己点了点头,那时候乔布特朗感觉自己就是一个陌生人。

    “她已经忘记了我是谁,”

    乔布特朗悲怆地想道,但他还是一次又一次地伴随着希芙进入下一个轮回。

    他看着希芙从那襁褓中哇哇落地,又一次进入了那一座该死的后院中给逝去的小生命扫墓,再一次成为了那一座小破屋唯一的主人,到最后安详地坐在阳台的木椅上合上了双眼,由粗鄙无礼的工人如同丢弃垃圾一般丢到土坑里草草埋葬。

    乔布特朗尝试着去唤醒藏在希芙脑海里的真实,但希芙却已经接受了现状,并且封闭了自己。

    当一个人迷失了方向,还能再一次找到正确的路吗?

    这不单单是希芙的困境,同样也是乔布特朗的困境。

    倘若乔布特朗不放下希芙,自己也会慢慢的跟希芙一样变得麻木,而忘记了自己到底是什么角色。

    曾经两人亲密无间,到现在形同陌路,这不得不说是一种悲伤。

    而对乔布特朗来说,更多的是对自己能力不足而产生的懊悔和无奈。

    他大可以动用自己的能力去强行将希芙的身体从泥犁中拉出来,但一具空壳,又有什么意义?

    在这无间的地狱中,没有终点。

    希芙将会在这一片虚幻中永远地活下去,但这是她自己选择的路。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伊始之影相邻的书:我的搭档是神探造梦神曲神厄试炼场午夜手札这个忙我帮定了我有万能体验卡全球游戏进化阴棺借道贫道许仙道门至尊荒野的黑客名侦探修炼手册我给妖怪开诊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