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 骨灰盒熊光弼是那种会被激将法激怒的……

【书名: 六零之公派丈夫 第212章 骨灰盒熊光弼是那种会被激将法激怒的…… 作者:浣若君

强烈推荐:傻了吧,爷会飞!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都市剑说超能右手这个明星在深山种田明星爸爸宝贝妞重生校园神棍:帝少,算个命!盛世谋妆     刘伟民出了事, 这可是天大的事情,熊司令和熊部长之所以专门来趟红岩,也是想为他们家消除影响才来的, 来了之后, 要跟公安厅,部队上,所有知道这个案子的人专门谈话, 澄清这件事情。

    澄清熊主编和孙静静俩,毕竟孙静静手里有录音, 能证明她确实不知道刘伟民私自造枪的事情, 他们全家都是被刘伟民给迷惑的。

    现在, 就是消除影响了。

    所以现在熊司令全家人都在红岩省城, 在军区。

    老爷子已经退了, 但是基本上现在军区所有的领导都是他一手提拨起来的, 他一来,就连高司令都得专门抽时间跟他汇报一下工作情况,陪老爷子聊聊天,散散心,视察一下军区的工作。

    当然, 孙静静作为一名优秀的记者,熊司令员的儿媳妇, 全程陪同。

    关于跟刘伟民之间行贿受贿的事情, 太幸运了, 刘伟民居然被击毙了,所以这个也没有任何人知道。

    熊司令,熊部长都是正派人,要知道孙静静受贿, 她就死定了,但她居然完美的躲过了这件事情?

    这不,抽空,她还得再给秦工打个电话,直接挂到厂长室,当然是张爱国接的。

    “我家孩子现在过的怎么样?”孙静静再问。

    张爱国能怎么说呢,本来吧,现在是义务劳动周,孩子们都要去农场干活儿,熊光弼当然在干活啦,而且干完活,走在路上,哭哭咧咧,就要说一句:“我想我后妈,我讨厌苏樱桃,我恨死苏樱桃啦。”

    所以,张爱国斟酌着说:“孙大记者,咱们苏主任呢,脾气比较爆一点,但心是好的,就是教育孩子的时候,可能方式方法不太对,要不你们早点来,早点把孩子接走?”

    他吱吱唔唔的,孙静静一想,呵,苏樱桃这脾气真是够爆的,这是让熊光弼去干农活儿了吧。

    熊光弼是喜欢干活的人吗,他从小到大什么活儿都没干过,给押着干活,肯定恨死苏樱桃了。要是他们全家现在就去接孩子,孩子立刻就会跟他爷爷,他大伯告状,到那时,她苏樱桃就哭去吧。

    但孙静静觉得这还不够。

    曾经包菊跟她说过,那个苏樱桃特别邪性,让她注意着点儿。

    当时孙静静并没觉得啥,当然,就算现在,也没觉得有什么,反而挺辛灾乐祸的,因为她深知,熊光弼那孩子,苏樱桃她根本搞不定。

    可以想象,那孩子不吃饭,而且专门唾人,关键是这些坏脾气,他在他父亲,他爷爷面前并不会表现出来,而且喜欢搞栽赃嫁祸,总之,他有的是手段整苏樱桃。

    本来吧,能主编挺着急去接儿子的,但孙静静突然就不着急了。

    “没事吧,苏樱桃应该把孩子带的挺好的,爸不是挺忙,等爸忙完,咱们一起去接孩子吧。”孙静静于是说。

    熊主编挺感谢妻子的,因为要不是妻子采访的时候一直带着录音机,随时录音,刘伟民是他同学,而且据红岩军区的高司令透露,他甚至很可能是个美系间谍,在这种情况下,熊主编能不受牵扯,全凭妻子行事严谨,没给人留下把柄。

    对妻子,可以说除了爱,还有深深的感激,于是他也说:“好吧,那就过几天,咱们再去接他。”

    ……

    熊光弼居然有好几万块?

    好家伙,前几天没觉得啥,但现在,汤姆的好奇心彻底被调动起来了。

    “钱在哪儿,要不咱们一起去取,你没听说吗,我们厂要盖职工家属楼,现在领导们正在商量这事儿呢,到时候你买一套,咱们做邻居。”汤姆说。

    熊光弼差点就说出来了,但是话到嘴巴,又吞回去了。

    因为他突然想起来,他后妈说过,她自己不会生孩子了,他就是她全部的希望,而他呢,看起来也没啥本事,那些钱,以后就是他们俩生活的本钱。

    哪怕他爷爷打屁股都不能说藏在哪儿,更不能告诉别人。

    要知道,孙静静让他知道这些钱,可是有原因的,就比如说,她去采访的时候,都会带着他,她一般不会开口钱,但是,她会让他开口要钱,比如说一些我后妈这么辛苦,你们就不应该感谢她一下,给她点钱的话。

    他一说完,孙静静就会说,孩子这是胡说呢,你们别当真。

    但是那些人给孙静静钱的时候,她当面虽然一直在抗拒,说不行,我不能收你们的钱。但是对方塞到她包里,或者塞到他的身上,她也不反对。

    等人一走,她不就全收走了?

    钱,就是这么慢慢积攒来的。

    但是不论从任何一份录音里,孙静静都是一个代表着人民,而且在坚拒受贿的好记者。

    “不行,除非你答应我,以后让你婶儿给我当保姆,不然我不能先说钱在哪儿,你要让你婶儿给我当保姆,天天给我做肉吃,我就告诉你。”熊光弼说。

    “滚你妈的,爱说不爱,不说拉倒。”汤姆气的说:“你自己一个人干吧,我不帮你啦。”

    “不帮就不帮,我自己干,哼!”

    而这时,熊光弼已经在农场里干了整整三天了,可以说在农活方面,已经特别特别的有经验,而且,还懂得跟小伙伴们攀比了。

    这会儿,他和汤姆,以及一帮小学生们,正在小心翼翼的,从菜叶上面,往下粘虫子呢。

    “嗷,我逮到一只好大的虫子!”突然,汤姆喊了一声。

    所有的孩子都凑了过来,徐冲冲大声说:“这只虫子原来我们从来没见过,拿到农研所,肯定能换粮票。”

    菜田里会出现随机的,各种虫子,土壤里的,飞的,叶面上生出来的。

    这些虫子不能用虫药杀死,有些特别有代表性的必须送到农研所去。

    农研所的专家会研究虫子,然后,从种子的基因改良出发,从种子上增加抗虫成分。

    有发现新式虫子,就会有额外的奖励。

    “走,去换粮票。”汤姆举着从土里刨出来的虫子说。。

    俩孩子举着一只虫,转身就跑,往农研所,专家们的办公室去了。

    这是一种专门隐藏在菜种下面,专门吃菜种根子的虫子,一般来说,土壤除非耕种十年左右,才会出现这种虫,现在密林农场才耕作了不到五年,居然就有这种虫了?

    这是个大发现,估计是施肥方面出了问题,对于农研所来说,还真的具有研究价值。所以,农研所给邓东明那边批个条子,邓东明就给汤姆和徐冲冲奖励了五毛钱的副食票。

    别看只是五毛钱,这是光荣啊,要带到学校里,那是要受表彰的。

    这俩孩子勾肩搭背,就从计工分的办公室里出来了。

    “这张票,要贴在我的《义务劳动周成果报告单》上。”汽姆扬着五毛钱的副食票说。

    “大哥你真厉害,但是,能不能把我的名字也写上去?”徐冲冲说。

    汤姆想了想,看熊光弼蔫哒哒的,站在那儿,一直在看着自己,于是故意说:“行吧,我要写了你,你肯定也能拿个三好学生奖的。”

    也应该排挤排挤熊光弼这个熊家伙。

    “你真是我大哥,等我转学的时候,我要带着我所有的奖状,羡慕死那帮内蒙那帮土鳖。”徐冲冲马上要转学,转到内蒙去。

    熊光弼看在眼里,能不羡慕吗?

    谁不想搞荣誉,谁不想搞点自己的成果单上贴着荣誉。

    “邓长城,我出钱买你的票,行吗?”虚荣是会相互感染的,熊光弼看汤姆威风凛凛,不也就羡慕了,他现在想出钱买票,买汤姆的光荣。

    “你有个狗屁的钱,你只会骗人,你压根儿就没钱,你是个穷光蛋!”汤姆说。

    “我有钱,我真有。”熊光弼说。

    “在哪儿呢,你倒是说出来我听听呀,不说,你就是没有。”汤姆伸着手说。

    熊光弼是那种会被激将法激怒的人吗,当然是。

    他立刻就朝着汤姆怒吼了起来:“当然有,我现在就可以给我后妈打电话,让她把钱从我妈的骨灰盒里拿出来,给你。我给你一块钱,总行了吧?”

    在他妈的骨灰盒里?

    汤姆立刻揽过熊光弼,还拿手给他搧着凉风,提起熊光弼胸前挂的酱油瓶子给他灌凉白开。

    边走边说:“来来,这五毛钱的副食票我送给你,我还让农场也在你的《义务劳动周》报告上签字,走吧,今天的你的衣服我都帮你洗,但是,你能不能详细跟我说说,你的钱,到底在哪儿的骨灰盒里?”

    ……

    今天虽然不是周末,但昨天博士连着加了两天班,也在家休息,眼看就是六月,马上到夏天了,博士在教杰瑞学英文,在用英文跟他说话,说走,说跑,说跳,教他些简单的单词。

    而苏樱桃呢,则在给自己做夏天的衣服。

    博士和汤姆,杰瑞,珍妮几个都有的确凉的衣服,就苏樱桃没有。

    她当然就要埋怨丈夫几句:“就在梦里的时候,我也没这么委屈过,连件的确凉的衬衣都穿不起。”

    “梦里,那个三任同志,给你买的确凉?”博士于是问。

    苏樱桃又不知道博士已经发现那个人就是褚岩了,翻了个白眼,斜瞟了丈夫一眼说:“当然,他都是各种花样扯几米,由着我自己做衣服,一个夏天,我能穿十几条裙子,条条不一样,哪像你,秦工好容易来个倒爷,你一箭射跑了,他再也不敢来了。”

    博士想拿箭把褚岩戳成个筛子。

    而且后悔自己在杏树村时,有一个人没死透,开枪打褚岩的时候,他干嘛要救褚岩。

    早知道,就让人把褚岩一枪给嘣了。

    不过秦工,现在确实跟盐碱地似的,倒爷都不来一个,而这,还全是汤姆和博士造的孽。

    曾经外面摆个黑市,邓昆仑的几个哥靠着做生意,赚了几院子砖瓦房,就因为博士逮日本间谍,给公安取缔,端窝儿了。

    后来好容易来几个倒爷,慢慢要形成气候了,博士一箭给人射跑了。

    城里哪儿有点的确凉,人们都跟一窝似的抢,等苏樱桃去的时候,早给人抢完了。

    不过,博士看苏樱桃在试衣服,总觉得她这衣服不像是土布,看起来料子的质量很不错。

    “你这是什么布,摸起来倒是很舒服。”他于是说。

    一件裙子,面料特别光滑,看起来,似乎是丝质的。

    “丝绸。”苏樱桃眼睛都不眨一下:“不是谁给我买,自己赚来的。”

    就轻工车间里的丝绸的边角料,她给自己弄了一点,做件裙子,其实也不敢穿出去,但是,当睡衣也可以穿着过过瘾啊。

    这不,苏樱桃正在镜子里欣赏自己的裙子,汤姆跑了满头的汗,冲进门来了,进门就说:“婶儿,你说,为什么孙静静会把钱藏在熊光弼他妈的骨灰盒里?”

    博士一愣,苏樱桃也是一愣。

    “孙静静把钱藏在熊光弼他妈的骨灰盒里?”苏樱桃重复了一句,博士也站起来了,这也太让人震惊了吧,要知道,熊主编的前妻是病亡的,当然有骨灰盒,但是,骨灰盒里不放骨灰,放着孙静静的钱?

    “可不嘛,熊光弼说,他后妈的钱,都在他妈的骨灰盒里。”汤姆又说。

    苏樱桃直接来了一句:“包菊也没孙静静的毒,我一直觉得,孙静静应该受过刘伟民的贿赂,看来她不止受过刘伟民的贿赂,应该是个惯犯,说不定她受贿来的钱,就藏在熊主编前妻的骨灰盒里。”

    钱藏在骨灰盒里,一般人会打开吗,能找得到吗?

    这不,她回头看着博士呢。

    博士顿了半天,虽然具体不知道汤姆和熊光弼之间发生了什么事,但是,显然妻子虐待熊光弼是没错的,显然,熊光弼在苏樱桃的持续虐待下,和汤姆已经成能交心,患难与共的好兄弟了。

    “汤姆,你把熊光弼喊来,我问他几句话。”博士于是又说。

    刘伟民的黑作坊里,有一本英汉大辞典,还有一个电台,博士因此怀疑,刘伟民跟美国人有联系,但是刘伟民已经死了,找不到证据了。

    要不然,试试孙静静呢

    虽然孙静静是一个总是代表着人民采访这个,采访那个的大记者,但是既然她会受贿,就证明她爱钱。

    而爱钱的人,是很容易被m国的间谍给收买的。

    博士一开始,是真觉得苏樱桃那么对熊光弼,怕是不对。

    但现在,他渐渐发现,虐待一下,或者说对熊光弼严厉一点,其实才是对的。

    那熊孩子,居然在他妈的骨盒里藏钱,这要再没个人调.教,再这么下去,早晚得给人打死!

    .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六零之公派丈夫相邻的书:我被反派学校录取了暴娇和病美人[互穿]生个萌宝会算命绿茶女王[快穿]尖齿旧金山往事当我得了绝症后他们都追悔莫及叶安修仙与男主为敌我靠中医美食建城立国养幼崽我能推演全世界[综漫]辉夜纲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