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傀儡城堡(16)

【书名: 二分之一不死[无限] 103、傀儡城堡(16) 作者:西瓜炒肉

强烈推荐:这个明星在深山种田超能右手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重生校园神棍:帝少,算个命!傻了吧,爷会飞!都市剑说明星爸爸宝贝妞盛世谋妆     燕危这一回没有动。

    他既没有像第一次一样, 回答晏明光的话,也没有像第二次一样,拿出短刃防身。他只是转过头, 静静地看着身侧的男人。

    他此刻坐在客房的单人床上, 客房仍然是城堡里每一间客房那样千篇一律的样子。墙上贴着的古老铜镜倒映着他们两人模糊的身影, 他紧绷着坐在床上,晏明光坐在床边。他的房间还有些凌乱——那是之前被恶傀追的时候踢翻的东西。

    门是开着的, 林缜和两个鱼飞舟站在门口看着他。

    林缜直接大声地拍了拍已经打开的门,说:“喂喂喂,另一个你埋的炸/弹已经炸了, 你怎么才醒?你是猪吗?”

    两个鱼飞舟在门口同时道:“你别这样骂人。”

    林缜嗤了一声。

    晏明光微微皱眉看着他,见燕危没有说话, 这人也没有多问, 只是站了起来,拿起挂在床头的风衣外套递到燕危面前,说:“先走, 肯定有玩家开始在房间里抓人。”

    这同方才梦境中一模一样的动作让燕危神情一顿。

    第一次梦境发生的时候, 他能够完全沉入在梦中,随着意识的惊醒而拔出。第二次发现自己还在梦中的时候,他能够清醒地辨别出世界都是根据他的自我意识反应构成的。

    可是第三次,在看到对方熟悉的动作的时候, 他还是下意识产生了一种分不清现实和梦境的恍惚。

    但是燕危此刻已然明白了过来。

    那个飘荡着好几搜铁船的血海,只是他梦境中最深的一层而已。但他在那一层梦中惊醒以后,并没有立刻醒过来。这个副本,本来就是有真假的两个玩家存在,他的梦境正好撞到了这一点,从而让他不仅仅在梦境与现实中摇晃, 还在真与假的晏明光中摇晃。

    这些真假掺和在一起,意识很容易进入无法自辨的模糊中,不断地质疑与挣扎,最终无法分清自己是不是在梦里、见到的是不是真的晏明光。

    这恐怕也是副本的一环。

    刚进入副本时,介绍背景的话里面曾经提到过——“他阴晴不定,会款待上山的客人,也会突然杀了他们。”

    傀儡出现的时候燕危就想过,那个黑袍人似乎没有对玩家动手的打算,会杀玩家的只有恶傀和玩家自己,那这个所谓的“突然杀了”又是怎么回事?

    如今看来……这个“突然”,指的就是在城堡里的人会随机陷入无法自拔的梦。

    梦可能是人最深处的远景,但也有可能是最深处的恐惧。

    **和恐惧,正好是让人最无法自拔的两种情绪。

    这个副本从头到尾就是对人性、心理和意志的折磨与考验,它不仅让玩家分不清自我,还安排了这种精神层次的影响。要摆脱这些影响,别的玩家根本帮不上忙,必须自己找到一个清晰的杠杆。

    他骤然可以依仗着不死状态,在实在找不出破绽的时候,用自杀的方式来验证是梦还是现实,但是这个方法其实有一个很致命的缺点。那就是梦境都是虚假的,他在梦境中看到的时间流逝、不死状态,其实也未必是真的。二分之一不死也是他认知中的一个成分,无法成为破除他认知构成的世界的杠杆。

    眼前,晏明光递出风衣的手又往前动了动,示意他赶紧穿上外套离开。

    燕危没有动。

    他眨了眨眼,睫毛轻颤,淡茶色的双眸中闪过一丝不屑。

    他环顾四周,神色幽然。

    片刻,他轻笑了一声,缓缓闭上了双眼。周遭的所有画面在这一刻消失,闭上眼的他眼前只有一片黑暗。

    他一字一句地说:“……这个副本,这些设计,每一环都抓住了我因为失去过记忆而拥有的软肋。你是在针对我吗——”

    “楼。”

    没有回答。

    没有任何事情发生。

    燕危自然也不指望有任何答案。

    他勾了勾嘴角:“那‘你’知道过犹不及这个道理吗?‘你’也有自己的运行规则吧,不然的话,早就直接杀了我了,用不着借用这些。既然规则存在,那这种副本中的本我和他我、梦境与现实的分辨,是每一个玩家都可能会遇到的。‘你’增加了我的难度,也增加了别人的难度——但如果我破解了这个难题,那么对于我而言,这个副本的难度就降低了,因为我的对手变弱了。”

    他的神情越来越轻松,已然没有了先前的一切负面情绪。

    “还有——一两层的梦境会让我分不清楚,但‘你’搞得太多了。太多,以至于让我习惯与适应。”

    并且从中找出一个可以打破他认知的中心轴,以这个意识的中心轴为界,对照世界里其他的东西,用来打破这个局面。

    梦是他的意识,世界里的所有物品和人,都只能基于他经历过的、他认识的、他见过的一切。但也正是因此,大部分人做梦的时候,因为身边都是自己意识构建的,所以他们不会感受到什么异样。

    燕危要做的就是找到一个同自己意识相悖,并且能够重复循环使用,不会因为他用了一次下一次他的大脑就会产生记忆的事情。

    他缓缓睁眼。

    一切的思索不过就在片刻之间,周遭的一切还是方才的样子。

    他抬眸看向晏明光。

    “晏明光,”他说,“你凑近我一点。”

    眼前的人微微一怔,但也没有问他什么,只是在林缜的催促声中放下了燕危的风衣外套,复又在燕危身边坐了下来。

    燕危朝着晏明光那边挪了挪。

    此刻他们两个离得很近,燕危还能感受到对方身上的淡如青松般的味道,还有这人温热的呼吸。不管是梦境还是现实,都是和晏明光表面上的冷淡截然不同的温度。

    燕危平复了一下心情,看了眼晏明光的嘴角,深吸一口气,再度用力地看了晏明光一眼。

    随后,他闭上了眼,猛地凑上前去,蜻蜓点水般亲了晏明光嘴角一下。

    那出现在梦境中记忆片段里的亲吻就这样冒出他的脑海,天旋地转般在他的脑海中搅动着。那萦绕身侧的热水仿佛从记忆中冒了出来,燕危只觉得自己浑身都烧了起来,脸颊闷热,头发开始**地占满了水。

    仿佛他处在热水之中。

    ——那是他意识的巨象化。

    这一层果然还是梦。

    纵然如此,他根本不敢睁眼,双眼紧闭着,双手不由得攥紧了被子边缘。身前的男人似乎没有什么反应,没有任何声音,也没有任何动作。

    这就是他能想到的最有效的中心轴。

    他和晏明光之间的感觉,一直都说不太清明。他觉得晏明光知道很多东西,也知道自己忘了很多东西,只记得热水当中的那个亲吻,还有进副本前,晏明光以为他在装睡亲了他的眼角一下。

    可是燕危记忆以来从来没有谈过恋爱,也从来没有准备把感情交托给别人,对于这件事情,他一直都是能不想就不想的态度。所以他和晏明光之间,一直都有着认知的偏差。

    他的意识里,对于晏明光对他们两个关系这件事情的态度究竟如何,是一片空白的。

    这是他意识世界无法构造的晏明光的反应。

    他固然可以再次重复上一轮的举动,先出门,和眼前这些“林缜”“鱼飞舟”“晏明光”一起走出去,再从中寻找别的超出意识的东西,但这样实在太费时间了。他被梦靥住的时间越久,心中的清明就越容易散开。

    自杀也是。不断地重复自杀的举动,也容易让他分不清楚自己究竟会不会杀了自己。

    只有亲晏明光,会让他想到那两次挥之不去的画面。那是他的理智、意识和逻辑都无法控制的画面,是不管多少次都绝对会出现的意识巨象化。

    这在平时,基本算是扰乱心神的障碍。可是在这个副本难题里,居然成为了燕危可以利用的中心轴。

    最快、最不影响他心境的方法,就是这个。

    这个副本想留住他,可他偏偏要用最快最省力的方式破了这个迷障!

    除了有点……

    燕危感觉自己脸颊燥热得厉害。

    下一刻,周遭一空,燕危骤然睁开双眼,猛地从床上坐起来。身边仍然是询问他怎么回事的晏明光,周遭仍然是有些凌乱的客房,客房外依然有林缜和鱼飞舟在催促他……

    燕危抬眸,看着面前的晏明光,迅速地做了又一次的心理建设,心中一横,起身便亲了这人的嘴角一下。

    炙热的温度从唇上传来,周遭又是一阵热水氤氲,燕危再度猛然醒来……

    ……

    燕危不知道自己重复了多少次。

    其实也不算多,但他心乱如麻,一边是破局的理智冷静,告诉他眼前都是虚假的晏明光,一边又是他那躁动的情绪,起伏不定。

    一次又一次。

    骤然,在他嘴唇碰到男人嘴角的那一刻,他感受到面前的人似乎呼吸加快了一瞬间。

    对方的手倏地用力地抓住了他的手腕。燕危还未来得及睁眼,便感觉晏明光一手抓住他的手腕,一手按住他的肩,猛然将他按回了床上。

    他听到晏明光的嗓音润着从未有过的短促和低沉:“你在干什么?”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二分之一不死[无限]相邻的书:亲妈被认回豪门后[穿书]重生师父他太难了自从我承包了大黑猫这财迷[综]崽,爸爸们希望你做个好人(快穿)女配是大佬和魔头奔现后,我跑路了我成了虐文女主她亲哥从黑红女星到医学神话回到反派少年时每次穿书都在修罗场死去活来引君入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