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真假世子的未婚妻13

【书名: 炮灰不想死(快穿) 170、真假世子的未婚妻13 作者:缓归矣

强烈推荐:明星爸爸宝贝妞都市剑说傻了吧,爷会飞!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超能右手这个明星在深山种田重生校园神棍:帝少,算个命!盛世谋妆     混淆皇室血统, 兹事体大,非一个知府就能断决,遂很快刑部就下了公文, 将萧家夫妻连同萧阿贵以及萧阳临的小厮平安一同押解进京, 由刑部和宗人府一同审问。

    赵阳安带着信阳王妃紧急派来的侍卫跟着押解队伍一起走, 防的就是萧阳临在半路上杀人灭口。

    赵阳安一路那是战战兢兢, 哪怕赵管家再三安慰萧阳临没这个胆,赵阳安仍然不放心, 振振有词:“有什么是他不敢做的,他连亲嫂子侄子和亲弟弟都敢害, 还有……”

    老早就知道萧阳临不是个好东西, 但是真没想到他会这么阴损,外人害自家人也不放过, 简直就是禽兽不如。

    随着赵阳安的话, 赵管家陷入沉默之中, 作为看着萧阳临长大的老管家,赵管家心情十分复杂,芝兰玉树的世子爷怎么就变成了这么一副令人毛骨悚然的模样。若非亲自审问的平安, 他都怀疑是平安在血口喷人。

    赵阳安可不知道赵管家的纠结, 他只关心能不能让萧阳临栽跟头。

    眼见着赵阳安坐立不安,赵管家只得把事情掰开了说:“世子且放心,萧家人若是遇袭, 哪怕不是萧阳临做的, 世人都会怀疑是他下的黑手,纵然没有证据,他一个弑亲之人,谁敢用他。”弑父弑母, 便是帝王做了,都少不得要遗臭万年,何况如今的萧阳临。杀人灭口,无济于事,不过是换个死法罢了。

    事到如今,各项证据之下,萧阳临已经是穷途末路。

    萧阳临紧紧咬着后槽牙,不是没想过杀了萧黄氏灭口,可萧黄氏到底是他的生身母亲,是她冒险将自己换到信阳王府,终究下不去手。

    他想着萧黄氏那么谨慎一个人,自己平步青云,萧黄氏应该会守口如瓶,万万没想到居然还有萧阿贵这个知情人。

    萧阿贵。

    到头来,自己竟然栽在这个从来没放在眼里的大哥手里。

    果然是他太过心慈手软,当年他就该连着萧阿贵一起收拾,让他们一家团圆,也就没有今天。

    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据他打探来的消息,萧黄氏早已经画押招供,而平安还把他其它事情都抖了出来,除了证词之外还有几封信件当证据。其中一封关于他让黑龙帮熊黑截杀县令的信件还经由信阳王府的手交到刑部,就是这份信,让他被请到刑部配合调查。若是仅仅只有这一一封信,他不怕,他有的是说辞推翻,可萧黄氏招了,信阳王府绝不可能给他这个机会推翻。

    等萧黄氏一干人抵达京城,单单一条混淆皇室血统的罪名,足够整个萧家陪葬,包括他。

    萧阳临舌尖尝到了淡淡的血腥味,成也萧黄氏,败也萧黄氏。

    截杀的念头一闪而过,又被压了下去,杀了萧黄氏,自己便要摊上一个弑母的罪名。世人重孝,他一旦摊上这个罪名,想重头再来都难,无论他有再多功绩,世人都忘不了他弑母的罪孽。

    何况便是萧黄氏死了,自己的仕途也毁了,没人会重用他,便是他显出再多的本事,谢阁老也不会再抬举他,顶多把他养在暗处当个谋士,这绝不是他想要的。

    左右权衡,放在他面前只有一条路——逃,逃出去重头再来,他知晓未来,何愁不能东山再起。

    于是不等萧黄氏一干人等抵达京城,萧阳临便在刑部大牢里失踪了。

    消息传到赵阳安耳中,他气炸了,跳着脚嚷嚷:“刑部大牢里,居然还能让他跑了,刑部那帮人干什么吃的!”

    姜归也得到了消息,只能说主角光环的强大。都这样了,还能让他跑出去。跑出去后萧阳临会怎么做?大概是找个势力投靠,纵观原剧情,萧阳临野心可不小。

    萧阳临野心的最大倚仗就是先知先觉,姜归摸了摸下巴,那就想办法走了他的路,让他无路可走。

    且说回赵阳安,萧阳临逃跑的消息令他满心欢喜一场空,赵阳安整个人都不好了,纵然是萧黄氏认罪伏法,当年抱错的真相大白,赵阳安依旧难以彻底开怀,他恨萧黄氏,但是更恨取代他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萧阳临。

    愤懑不平的赵阳安只能安慰自己,萧阳临现在是通缉犯,便是逃了出去也只能东躲西藏,如此方能好过一点。

    信阳王妃不是很能感同身受赵阳安的郁郁不平,在她看来罪魁祸首是萧黄氏,至于萧阳临,之前再多的怨恨在他一无所有之后也烟消云散,终归疼爱过。对于萧阳临,信阳王妃是真的视如己出过。在赵阳安没找到前,她真心实意把萧阳临当亲生儿子疼,所以对于萧阳临的出逃,信阳王妃不无如释重负。若是不逃,混淆皇室血统,联合江洋大盗截杀朝廷命官,残害手足同胞……数罪同罚,足够令他死无葬身之地。

    “阳安这孩子……”信阳王妃摇了摇头,没把心窄二字说出口。

    罗奶娘便道:“过上一阵,世子也就看开了。”

    信阳王妃点了点头:“他还算听得进去你的话,你多点点他,这样子耿耿于怀,落在外人眼里,还不得说他气量小。”真相一出,赵阳安引来不少同情,正是扭转他名声的好时机。

    罗奶娘应诺,回头她便去了赵阳安的院子里,打算劝上一劝,别叫他钻了牛角尖。

    罗奶娘这一来,当即就触发了赵阳安另一桩心事,他母妃是不是早就知道萧阳临是抱错的,但是为了地位,选择了隐瞒。

    赵阳安无数次说服自己不要听信那个人的话,可心里总有一种声音逼着自己去怀疑。那个人能准确地抓到萧阿贵的这个突破口,彷佛无所不知,那他是不是真的知情。这样的念头盘桓不去,以至于赵阳安越加烦躁。

    “世子爷何必……”罗奶娘轻声细语地开解。

    孰不知赵阳安压根没听进去,满脑子都是姜归的话。

    翠微知情不报,但是又寻回有功,功过一抵,一家子都被逐出王府。从王妃跟前得意人成为被驱逐的奴婢,乍看惩罚不轻,可和她的错一比,赵阳安觉得违和起来。

    思来想去,他咬了咬牙,决定问清楚,不然心结难消,他以后都无法坦然面对母妃。

    “嬷嬷你放心,我晓得了。”赵阳安做出想通了的姿态。

    罗奶娘瞅着他精神气的确有所不同,遂放下心来。

    送走罗奶娘,赵阳安斟酌了又斟酌,直接去正院找信阳王妃,与其暗中去找翠微不如直接问母妃,况且他已经没耐心等下去,他都快被这个怀疑折磨疯了。

    信阳王妃听着罗奶娘说赵阳安彷佛想明白了,正宽心着,就见赵阳安风风火火闯进来,吓了一跳,下意识皱起眉头。

    “母妃,我很重要的话要和你说。”赵阳安握紧拳头。

    信阳王妃看他一眼,又看了一眼罗奶娘。

    罗奶娘会意的,带着屋内下人退出去,给母子俩留下空间。

    “什么事?”眼望着赵阳安神色不同寻常,信阳王妃紧了紧心神。

    赵阳安深吸一口气,开门见山:“母妃,你给我一句实话,翠微是不是奉命在找我?”

    不防他说出这样惊骇的内容,信阳王妃惊呆了,过了一瞬才勃然大怒:“一派胡言,你怎么会有这样大逆不道的念头。”

    赵阳安惊得整个人都跳了跳,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去了一半,“我,我?”

    “到底是谁在你耳边嚼舌头?”信阳王妃严厉盯着赵阳安。

    赵阳安另一半勇气泄了个一干二净,哪里还敢问下去,当下就把姜归卖了个干净。信阳王妃气煞,“就因为一个连名字都不敢泄露的外人,你居然怀疑我,这些年我是怎么对你的,难道你心里没数。”说着信阳王妃潸然泪下,赵阳安顿时手足无措,“母妃,是我混账是我糊涂,你千万别生气,母妃。”

    信阳王妃泪流不止,捂着心口,“你个没良心的混账玩意儿,我掏心掏肺对你,你竟然,竟然如此想我。”

    赵阳安都跪下了:“母妃,儿子知道错了,儿子混账,是儿子被迷了心窍……”说着说着打了自己一耳光。

    信阳王妃急忙拦住,心疼道:“你干什么!”

    见状,赵阳安更加愧疚,涕泗横流,“母妃,儿子不孝。”

    信阳王妃搂住赵阳安,啜泣出声:“人人皆可怀疑我,可你是我儿,你怎么能怀疑母妃,你这是要生生挖我的心肝啊。”

    赵阳安痛不欲生,悔不当初,深恨自己糊涂,居然听信了一个藏头露尾之人的一面之词。

    母子俩抱头痛哭,冰释前嫌。

    哭罢,打发走悔恨交加的赵阳安,信阳王妃找来赵管家细细询问姜归来历,无奈赵管家也是一无所知。

    信阳王妃隐隐不安,那个人既然能抓到萧阿贵撬开嘴,万一抓了翠微怎么办,当下叫来罗奶娘,让她安排翠微一家换个地。

    她这一动,正中刘侧妃下怀,刘侧妃一直都怀疑翠微是替信阳王妃顶罪,她俩斗了二十来年,刘侧妃万万不信信阳王妃会连一个翠微都拿捏不住,让翠微瞒天过海那么多年,只是苦于抓不到翠微也就没有证据。

    信阳王妃这一动,刘侧妃暗中跟上,截走翠微,人落在手上,还怕有什么问不出来的,刘侧妃直接捅到了信阳王跟前,还故意知会了赵阳安一声。

    赵阳安整个人都不好了,不敢置信地望着信阳王妃。

    信阳王妃神色平静:“屈打成招算什么证据。”

    “我这里不是衙门,用不着证据。”信阳王诡异的平静,其实他也有些怀疑,信阳王妃在对萧阳临对翠微的态度上违和不止一处,他只是不敢相信,所以不去调查,选择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两年王府发生的事情太多太多,他想清静清静。

    信阳王妃:“王爷这是已经认定我有罪了。”

    信阳王:“你不用跟我装无辜,你从来就不无辜,要是没找到阳安,你是不是就打算隐瞒一辈子,让萧阳临继承王府,让我一生心血给了外人,就为了保住你王妃的地位。罗琦君,你当真狠心,就为了保住的地位,眼睁睁看着阳安流落在外面,要是你告诉我,我就不信不能早点找到他,也就不会让他白白受苦。”

    信阳王妃抿紧了唇又拉平,凛然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信阳王冷笑一声:“死鸭子嘴硬,来人把王妃带下去,没本王的命令不许踏出正院一步。”

    这是禁足了,刘侧妃暗喜。

    “父王。”六神无主的赵阳安大叫一声,就要求请,却见信阳王狠狠一甩衣袖大步离开,“谁来求情都没有用。”像傻子一样北门在鼓里十八年,信阳王如何不恨,萧家人该死,信阳王妃这个帮凶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信阳王妃面白如纸,那些镇定终于出现裂缝,可信阳王已经离开,压根就不给她辩驳的机会,信阳王在心里已经认定了自己的罪。

    “母妃,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赵阳安崩溃吼叫。

    信阳王妃强装镇定:“是刘氏害我。”

    这一次,赵阳安却没那么容易相信了。

    信阳王妃大怒:“你不信我。”

    赵阳安想信,可他真的信不了了,他连连后退:“母妃,你早就知道是不是,你一直都知道萧阳临是假的。”

    “阳安!”信阳王妃大惊失色,丈夫已经离心离德,她不能在失去儿子。

    赵阳安摇了摇头,转身离开,这些人太可怕了,换孩子的萧黄氏可怕,恩将仇报杀人如麻的萧阳临可怕,将错就错的信阳王妃同样可怕,这一刻,赵阳安真希望自己一直都是萧阿全。

    “阳安,阳安。”信阳王妃大声疾呼,赵阳安却跑的更加快,彷佛背后有猛兽在追。

    “王妃这是何必呢,要是早些说出来,世子也就不用受那么多苦。”刘侧妃假惺惺地开口,话音未落对上信阳王妃阴森森的目光,心头发寒,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算了,王妃已经被王爷厌弃,她何必跟她一般见识,现在最要紧的是对付赵阳安,把世子之位抢回来。

    刘侧妃扭着腰离开,回去就让人散步消息,想坏了信阳王妃的名声进而打击赵阳安,不曾想刚起一个头,就被怒不可遏的信阳王也关了起来。

    信阳王老泪纵横,暗悔自己早些年太过偏宠刘侧妃,以至于王妃为了巩固地位枉顾人伦,以至于把刘侧妃宠的不知天高地厚。

    信阳王府那是凄风苦雨,好不容易从萧阳临这个漩涡里抽身出来,却因为正妃侧妃斗法家丑外扬又被搅合进舆论漩涡。

    姜归处则是顺风顺水,她和官府搭上线,想让天地帮带上半官方性质。

    时至今日,朝廷对江面失去控制,江面上一片混乱,匪祸横行,救援缺位,不只沿江官府头疼,便是百姓都深受其害。

    有一只队伍愿意出面管理,还愿意和官府合作,官府自然愿意,但是有没有这个能力让其他帮派顺从,官府可不会帮忙,就是想帮也没这能力。

    姜归压根就没指望官府出力,只要他们给个名就行,名正才能言顺。

    布南忧心忡忡,组建水会,让各个帮派加入共同管理,自然是好事,“大多数人都想过太平日子,可像巨鲨帮这种,恐怕不愿意。”

    “那就打服啊,难不成你们还想兵不见血就能做成这件事。”姜归反问。

    望着斯文俊秀的姜归,布南和左飞一时之间陷入沉默之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炮灰不想死(快穿)相邻的书:二婚甜妻:祁少,正经点!鸿蒙仙缘[穿书]化身虚拟数据歌姬珩爷,你老婆是锦鲤!和大小姐无法一起学习谎言之诚被美强惨大佬盯上后[快穿]咸鱼人设不能崩[穿书]婚深几许:前夫不爱请放手我的小说被S级加密了刷点外挂霍少的下堂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