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九章 莽林罴精(29)

【书名: 狐朋仙友 第三百二十九章 莽林罴精(29) 作者:独坐前轩

强烈推荐:青叶灵异事务所诡案异象录[足坛]第一门神豪门之种个庄园好悠闲茅山鬼捕捡只猛鬼当老婆都市阴阳师韩娱之要不要爱你(gd)     自打从马惠婵口中得知,望月楼中的鸨母花魁只是天魔教从世间寻觅吸收的普通人并且鸨母她还想吸纳自己入教时,嗅觉一向敏锐的何枢立马就认为自己这回误打误撞地捞到一条大鱼。

    这证明天魔教正在逐渐往凡世间渗透,通过不断吸收新鲜血液的方式扩大自己的势力。

    要是能将天魔教一网打尽,绝对是大功一件,后半辈子飞黄腾达指日可待。

    然而真要想一举捣毁天魔教下辖的各处秘密组织,光靠何枢一人之力是不成的,必须借助东厂甚至锦衣卫的力量!

    如此看来,自己在望月楼发现天魔教这件事不能再继续隐瞒,必须要报给提督东厂的九千岁魏忠贤。

    而想要魏忠贤相信自己,就必须拿出确凿的证据!

    于是,何枢悄悄知会西安府大牢,将暂时扣押在此的马家女眷全部释放回家。

    之后,何枢找到马惠婵,当面假惺惺地告诉后者,上头对其打探回来的消息很感兴趣,这才法外开恩,发了马家大小女眷。

    “马惠婵你如能再立新功,不但你弟弟可以摆脱发配边关效力的命运,就连你父亲马鸣保的斩监候也不是不能往下削罪,具体就全看你未来的表现了。”

    试问马惠婵又有什么理由不双膝跪地,感激涕零地指天发誓,定会完成何枢接下来交待的任务呢?

    自古使功不如使过,然何枢这条计策着实也忒毒些个!

    闲言少叙,却说何枢悄悄交待马惠婵,让她找机会从望月楼密室中珍藏的天魔秘籍上,悄悄撕下一页半张的纸片。

    谁知何枢话音刚落,马惠婵就一脸疑惑地抬头:“大人,这天魔秘籍可撕不得啊,它们全是一片一片的丝绢。”

    何枢做梦也不会想到,传说中的天魔秘籍竟然不是一本书,而是一叠寻常手帕大小,平时上面一个字也没有,只有在女子胸膛上紧紧捂上个把时辰才会出现一种血红色字迹的丝绸汗巾。

    真不愧是专业诱惑他人的天魔,连传承秘籍都搞得如此有创意。

    如此一来,倒真省事了。

    何枢只要能搞到一片这种捂在女子胸口就能显露字迹的丝巾,就算他说这是天上王母娘娘拭汗用的汗巾都有人肯信。

    于是何枢向马惠婵详细询问那些题写天魔秘籍丝巾的颜色大小,而后表示自己这就出去寻找形制接近的汗巾:“今夜你马惠婵要借着进密室修炼的机会,用假汗巾偷换一篇天魔秘籍出来。”

    之后的事情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望月楼的鸨母之所以会每夜都组织手下进密室修炼,就是因为这天魔秘籍的启动时间实在太长,只能人手一片丝绢搁胸口捂着。

    等丝绢显现出字迹图案,那就赶紧用白纸把显现出的内容誊写拓描下来,也好一点一点得积攒起来集中修炼。

    这天魔秘籍一离开女子的胸口,很快就会褪去色彩痕迹……届时用片相似的丝绢将其换了,当真神鬼不觉!

    就这样,何枢带着马惠婵偷换出来的天魔秘籍,以及改名为‘素绢’的马惠婵,兴冲冲地回京复命领功去了。

    “说来真是老天有眼,若非那何枢贪恋这件大功,生怕别人赚了他的功劳。因此不肯将秘籍转交他人,定要见着九千岁魏忠贤,才肯当面交出这方丝绢。却不想最后反倒便宜俺徐叙征。”

    徐叙征告诉罴处士,王恭火药厂爆炸后,京城死伤男女几近两千之巨,连一向不怎理朝政的熹宗皇帝也被大臣逼着去太庙给列祖列宗上香祈福,不但叫停魏忠贤举国搜捕东林党的行动,还颁布了一道言辞恳切的罪己诏。

    试问提点太庙神宫的王秉言又怎会放过这个恶心老对头魏忠贤的机会?

    经由王秉言一番添油加醋地落井下石,魏忠贤不得不捏着鼻子将提督东厂的权柄再度交还给老对头王秉言。

    这样一来,被压在堂屋瓦砾之下,到死也不甘瞑目的何枢,就再也没人过问了……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虽然王秉言对徐叙征献上的仙方不屑一顾,但这并不妨碍后者将这份仙方视若珍宝。

    不妨往深处想想,如果元顺帝当年真的在天魔界与女王达成了某种协议,显然只给几个天魔的作用太过渺小。

    不要忘了,当时元顺帝还是一个被权臣手下四处追杀,每日都过得惶惶不可终日的末代帝胄!

    天魔虽然长于声色诱惑,但却不擅长对敌作战,或许可以帮助暂时迷惑追兵,仍旧无力帮助元顺帝返回大都争夺帝位。

    一个登不上皇位的废帝一文不值,他签过的协议也是白纸一张。

    天魔女王如果真的指望元顺帝有朝一日兑现承诺,那就得在其身上投下更重的筹码……比如天魔界中自古流传可以助人修炼成仙的‘天魔仙箓’!

    这张天魔仙箓本就不是人间的东西,自然就和人间流传的仙方风格迥异!

    现在看来,天魔女王应该把天魔仙箓和如何将凡人女孩调教成‘准天魔’的‘天魔秘籍’一起交给那三个跟随元顺帝离开的天魔。

    而元顺帝想必也在几个天魔的指点下,按照仙方上的法子进行初步修炼……即便没炼到飞升登天的地步,肯定也在他的身上显露出种种神异之象。

    正是凭借这些神异之象,元顺帝将自己成功包装成天神流落在草原上的儿子,很快就收服了一个在天魔界附近游牧的小部落,并以此为基础组建自己的嫡系班底,开始逐渐征服其他部落的征程。

    就这样,在草原上一点点打响名号的元顺帝很快进入文宗皇后的视线,并被其当成得力外援接入大都,一同对抗如日中天的仇敌燕帖木尔!

    再往后,就是元顺帝扮猪吃虎,假借调停燕帖木尔与皇太后之间争端的名义邀请其赴宴,再由真正的天魔在酒宴上带队献跳‘十六天魔舞’,终于在酒宴上一举将权臣及其手下尽数迷惑擒拿,统统干掉之后重登大宝的传奇故事了。

    “甭管黑猫白猫,能捉住耗子就是好猫,他元顺帝一届俗肉凡胎不也炼出了些名堂?那我徐叙征到底要不要修炼这天魔成仙秘法呢?”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狐朋仙友相邻的书:我用木雕记录异常诡异复苏中诡校危道诡秘小说怪物被杀不会死法宝之仆灰色寄语诡异生存游戏活人炼狱捡漏奇闻绝命游戏大逃杀看穿生命的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