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第一零七章

【书名: 谎言之诚 107、第一零七章 作者:楚寒衣青

强烈推荐:重生校园神棍:帝少,算个命!这个明星在深山种田超能右手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傻了吧,爷会飞!都市剑说明星爸爸宝贝妞盛世谋妆     微信的白界面上, 闪出一行字。

    纪询低头一看,阴阳怪气的大方小气鬼发来消息。

    “案子结束了, 你想知道答案吗?”

    “不想。”

    他的回答干脆利落,没给霍染因留下半分继续的空间,但尽管如此,屏幕的左上角还是跳出了“正在输入”的字样,显现着对面的人似乎还有些话想说。

    霍染因确实有话想说。

    与案子无关,与自己有关。

    在他的秘密, 作业本的秘密,全然摊开在纪询面前之后,纪询确实给出了充足的反应和态度, 但是……不够,依然不够。

    霍染因想在纪询身上索求更多的东西,除此以外, 他还必须纠正当时谈话中的一点。

    纪询说被感情影响的是他——当然不是。

    他始终在警醒自己,公和私分开, 情和欲也分开,唯有这样, 才能思路清晰,条理顺服,得到真正正确的答案。

    他的手指摩挲着手机屏幕,指尖屡屡将隐藏着的手机键盘挑起来, 再隐藏, 往复如此, 似乎这样就能常擦常新,也能及时刷出纪询新的言语。

    可惜,直到这点休息时间都用光, 也再没有擦出只言片语。

    纪询回了霍染因一句话后,就将手机放到一旁。

    他抬起头,一向没有人来拜访的屋子,意外地坐了个人。一位头戴绅士帽,手持鼻烟壶,还拎着个大大邮差包的中年人,因为进了室内,绅士帽被拿下来放到桌子上,露出他一张严肃的脸和鼻翼两侧深深的法令纹。这是位长得看上去很像法官或者律师,或者时光倒流的中世纪绅士的一张脸,而后这人微微一笑,冲纪询说:

    “纪老师。”

    其实他是个编辑,还正是纪询所供稿杂志社的主编,网名福斯,如今过来,毫无疑问,为了催稿。

    这年头编辑催稿也是可怕,这不,都堂堂正正杀到作者家里来了。

    纪询寻思着怎么敷衍过去:“其实我最近有点事。”

    福斯不慌不忙拿出本地报纸:“我知道纪老师最近在为新书积累素材,帮警察破案当然是件大事,但是写故事也是件大事。”

    报纸摊在桌上,纪询打眼一瞧,也不知道是哪个小报记者,在他们集体搜山的时候拍了张照片,主要内容是一通歌功颂德,说是警察破案如救火,连夜上山搜人,还把他的侧影给拍进去了,导致刊印出来的时候,一下就被编辑部那边认出来了。

    被认出来了也无所谓,毕竟纪询没有拿人订金拖人稿子,他写文一向佛系,交全稿了才收钱,所以拖也拖得理直气壮:“最近不太缺钱……”

    “写故事能救人。”福斯说。

    “?”

    “能救精神枯竭者,能救谜题爱好者,能救千千万万个翘首以盼的您的书迷。”

    说罢,似乎为了作证般,他打开自己随身的大皮包里,拿出厚厚一叠信件,还有随同信件而来的各种礼物。这些全是书粉寄到出版社,拜托出版社转交作者的。

    纪询沉默半晌,主要是被面前小山一样的信件给震惊到了:“6102了,还寄信给出版社?”

    福斯认真答:“没办法啊,喜欢推理的读者总是念旧点。另外,纪老师,我今天来还有个重要的事要和你商量,‘刑一善基金会’最近又给我们出版社打了笔款子,希望我们出版社利用这笔款子给你办个全国巡回签售会或书友座谈会,你看最近抽得出时间吗?”

    一个案子终于结束,刑警支队难得地按时下了班。

    霍染因在离开警局上路回家的时候又点亮手机看了眼微信,距离下午发消息已经过去三个小时了,他和纪询的聊天界面上,依然只有那一句对话。

    夜幕已然低垂,两侧是庞大的车辆洪流,前方闪亮的红灯正在数着秒。

    他的手指在方向盘上轻轻点着。

    一、二、三……

    数着红灯,数着心跳,数着思绪。

    数着数着,数到前方红灯变绿,周围的车辆徐徐启动,他也跟着启动,沿路前行,却在下一个十字路口时一转角方向盘,无视近在咫尺的居所,转变方向,朝纪询家开去。

    来这里也有几次了,霍染因熟门熟路地进了小区,抬头看一眼纪询的房子,有灯,人在。

    他乘电梯上楼,叩门时慢条斯理,已然在恶趣味地想着纪询待会见到突然出现的自己,会露出什么惊异的表情来……也许并不会,也许纪询已经猜到了自己要来,也许纪询下午冷冰冰的一条回复,就是为了激自己上门?

    没有关系。

    不论动机和目的如何,等真正见了面,都不会再像他们在公墓里头那样。这回掌握谈话进度的,一定是我。

    霍染因又想。

    门应声而开,他开了口,可是“纪询”两字卡在喉间,站在门后的是一个叼大烟斗的不认识的中年人。他没说话,中年人打量他两眼,倒是很快说:“是霍警官吗?自我介绍一下,我是鸣星出版社主编福斯,下午的时候纪老师和我说过你可能会来,请进。”

    该。

    可算有人来催他稿子了。

    霍染因一时居然冒出了这种想法,他跟着福斯进了门,先看一眼客厅的桌子,看见上头放着一堆文件,文件上头还压着个绅士帽,旁边有个黑色邮差包。这两样东西都不是纪询的,显然,这是福斯的临时办公地,对方正在这里处理什么。

    他没在客厅里看见纪询的影子,于是目光一转,挪到了闭合的书房门前。

    “进来。”纪询的声音自里头传来,隔了个门板,听起来有点失真。

    他打开门进去,天色晚了,窗帘拉着,房里也没有开灯,只有电脑是亮的,荧荧的白光给弓背盘腿坐在电脑椅上的人镶了一层光边,余下些许,则在黑暗的房间里勾出一层朦胧黯蓝。

    纪询没有问霍染因怎么来了有什么事这类的废话,他一边运指如飞,一边单刀直入。

    “有案子吗?”

    “没有。”霍染因顺手关门,“怎么,你很期待有案子?”

    “我想也没有。否则你不该这么早过来。”

    “你倒觉得我今天一定会来?”霍染因语带挑衅。

    “你过不过来不太重要,不过来迟些我可以去你那。”纪询回答。

    明明是句公事公办的话,但霍染因心中支棱起来的毛刺又软绵绵消停下去。他再度看着纪询,顺势看了眼纪询的屏幕。

    从他进来到现在,两分钟功夫,word文档的一页白纸已经写完了,多少有六七百字吧,既然能在这么短时间内写完这么多的字,为什么《毒果》下一本迟迟没见?

    霍染因沉默地回忆半天纪询最近的行踪,勉勉强强承认:

    恐怕在纪询拖稿上,自己要付一些不太重要的责任……

    他转开眼,一时有些意兴阑珊,随手打开电灯开关,灯光一闪,满室亮堂,他的视线随之落在纪询的书架上。来时想好了要和纪询好好谈论自己的事,但纪询正在好好工作,算了,下回再找时间吧……

    “没有案子正好。”纪询对霍染因擅自开灯没什么意见,接着说,“我接下去要去巡回签售,十个城市分一年走完,下午福斯问我第一个城市安排在哪里,我说琴市。”

    他转头,纪询的眼依然注视屏幕,坐姿依然随意,连背都没有意思性地挺直一下。

    但那双黑色的眼睛,映着光。

    琴市。霍染因咀嚼着这个名字。我的故乡。

    白日里纪询所说的承诺忽然又回响在他的脑海,剥离了那种虚幻悬浮不真切的感觉,像一块沉沉重重、压在心头的石头,浮出来,放下去。

    白日是契约,如今是践约。

    没有行动的契约不过一纸空文,唯有践了约,才放心,才放松,才被浓浓的迟来的惊喜和期待和亢奋给淹没。

    “啪”一声,灯光又灭了。

    饶是大半精神被创作牵扯,纪询也忍不住出声抱怨:“不要一时亮一时暗,我家电灯招你了?你闪得我看不见屏幕了。”

    结果抱怨还没说完,他的电脑椅被人自后一拉。

    双脚还在椅子上的纪询毫无反抗能力,被人轻轻松松带离电脑面前,再连人带椅撞上了窗台,这下子纪询恼火道:“霍染因——”

    霍染因俯下身,咬住他的唇,缠上他的舌。

    电灯没招我,你招我了。

    霍染因在心里想着,他这时才恍然发现自己的心就像一条绷紧了的弦,弦准备得太久了,当它发出铮鸣的时候,必然如同疾风暴雨一般;又像一座已经压抑了很久的火山,当火山喷发的时候,滚烫的岩浆蒸腾了血,消融了肉,烫酥了骨。

    他亲着,吻着,最初占据了全然的主动,直到换气的时候,听见纪询在耳边悄然说了句:

    “外头还有人。”

    “怕了?”

    “怕。”纪询说,“怕不方便。”

    纪询的声音似乎带着钩子,勾得霍染因本来已经沉溺下去的神经重新警觉起来。

    这句之后,霍染因被按在了窗子上,纪询如同猎豹,从慵懒到狩猎也只用了一霎的时间,他眼角的余光瞥见墨绿色的窗帘扬起来,窗帘在黑暗里划出道蝠翼似的闪,他被黑暗完全包拢,心里偏又灼灼烧起烈焰来。

    像已站在了悬崖的底端,天空落下一条绳索,他沿着绳索攀爬上去,看见崖边探出纪询的脸。纪询的手里抓着这根绳索。

    这一刻,就是这一刻。

    你不知道他要拉你上去,还是推你下去。

    于是恨不得将余生都做燃料,也要在这刹那将人抓住。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谎言之诚相邻的书:我是矿老板合集世界的萌王好孕连连:总裁爹地极致宠龙王的傲娇日常诡秘复苏棺山太保和大小姐无法一起学习珩爷,你老婆是锦鲤!化身虚拟数据歌姬鸿蒙仙缘[穿书]二婚甜妻:祁少,正经点!炮灰不想死(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