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第 104 章

【书名: 生活不易,猫猫叹气 104、第 104 章 作者:伶人歌

强烈推荐:穿越星际妻荣夫贵超能右手动力之王腾飞我的航空时代攻略极品一路凡尘重生校园神棍:帝少,算个命!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     下午是地理课和数学课——小八很想问候一下苇中学园的排课老师, 把这种能让人头大死的数学课放在令人昏昏欲睡的地理课之后是何居心!

    数学这种重要课程不应该排上午头脑最清醒的时候的吗!

    然而课程表已经排完了, 小八再怎么在心里抗议不满也没用, 除了愤恨地灌冰咖啡保持清醒外就只能是接受现实了。

    结束了一天的课程, 小八拿着晚上要看的课本回到了学生宿舍。

    苇中学园的学生宿舍是单人间,说是宿舍更像是一居室的单身公寓,进门的过道兼具了厨房的功能,旁边是干湿分离的卫生间,走过过道里面就是摆着吃饭用的小矮桌的客厅功能区, 右边是床, 前方是书桌和配套的一体式电脑以及相连的衣柜收纳区, 左边则是阳台。

    小八的这间宿舍是朝南的, 现在是九月份,夏季的尾巴上,苇中学园又是惯常的三点四十放学, 太阳正烈,宿舍的采光非常好,一眼看过去明净亮丽。

    刚进门就感觉到了中央空调吹出的冷风驱散夏季的炎热, 在她走入客厅功能区的时候,墙壁上的液晶智能墙纸就开始微微亮起动态壁纸——明明才刚刚到宿舍, 但环境已经被调整到了最适合人体的水平。

    于细节处彰显科技水平可以说是苇中学园一贯的风格了。

    把行李箱里的换洗衣物和一些日用品拿出来分门别类放好, 再把箱子收纳到衣柜里, 简单地收拾了之后,小八坐到了电脑前,用电脑登陆推特。

    当然, 是桢姬八采的账号。

    页面卡了一下。

    小八有些困惑,苇中学园的电脑配置也会卡顿吗?

    这只是打开网页而已啊……

    等这些微的卡顿过去之后,她看着推特页面上显示的粉丝数量,陷入了沉默:……她是上了一下午的课,不是上了一年的课吧?

    这个已经五位数的粉丝数量是怎么回事?

    圆川书店给她买粉了吗?

    仔细研究了一下,可能圆川书店没给她买粉——或者买的粉丝数量还没到能明显看出来的地步,因为这个账号下唯一一条推文,就是转发圆川书店宣传《神使》的那条推文已经被转发出去了四位数,还有三位数的留言和更多的点赞。

    再翻了翻留言:

    【是桢姬老师吗!桢姬老师您终于开推特了!】

    【顺着圆川书店的关注爬过来的,桢姬老师的页面也太干净了吧……】

    【除了转了条《神使》宣传文外其他什么都没有,连头像都不是本人,好过分哦!】

    【别这样嘛!头像里的黑猫猫也好可爱的!而且仔细看还是异瞳呢,超可爱的黑色异瞳长毛猫!是桢姬老师的爱宠吗!】

    【……一团黑只能看出两只眼睛,也亏得你能夸可爱啊?要不是那两只眼睛,我还以为老师把头像糊黑了呢!】

    【什么嘛!猫耳朵那么精神地立着,只有你看不到吧!】

    【桢姬老师能不能放个全身照——啊,猫的和老师的都可以,我不挑的!】

    小八:“……”

    ——我放了自己照片了哦,没认出来不是我的错呢!

    如此想的小八顺手滑了下去,发现下面除了表白老师就是表白西萨尔or神明大人外基本没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刚巧这个时候手机响起了接到信息的声音,她拿起来一看,是来自岛崎刹那的信息。

    “非常感谢桢姬老师对我的信任,您不会想到,这份委托给了我多大的希望,但现在……实在对不起,或许我当初就不该接受这份委托……嗯?”念完来自岛崎刹那的消息,小八刷的一下站了起来,皱眉再看了一遍。

    确认自己没看错,她毫不犹豫地回拨过去,在等待铃声的时间里,另一只手则摸出了自己另一个终端机,凭借着记忆里对河间编辑联系方式的印象拨号。

    岛崎刹那这边没有接电话,倒是河间编辑这边接了电话:“喂你好,这里是河间,请问您是哪位?”

    “我是桢姬八采,”比起本名来,对于编辑还是更熟悉笔名,所以小八报上了自己的笔名,“请马上给岛崎刹那老师的家人打电话,让他们寻找岛崎刹那老师,可以的话尽快报警——出版社应该有她家人的联系方式的吧?”

    “哎哎?怎、怎么了吗桢姬老师?”虽然是陌生的电话号码,但那个声音确实是熟悉的老师声音,河间编辑没有怀疑,但下一秒就被这奇怪的要求给弄得愣住了,“她家人的联系方式倒是有……”

    “她刚才回了我信息,从她回的信息里,我怀疑她有轻生的念头。”小八道,“所以,请马上联系她的家人,确认她的平安!”

    “怎、怎么会?!”

    小八想起刚才收到的短信,还有她中午在网上翻阅时看到的消息:“大概是网络暴力的缘故,具体的话等见到了岛崎老师了再说,现在重要的是要找到她,确认她没事。”

    “好、好的,我马上去做!”

    河间编辑不再迟疑,立刻从备忘录里找出了当时和岛崎刹那联系时记录下的她的家人的联系方式,打过去,将桢姬老师刚刚的话重复了一遍。

    一个人的轻生念头不会毫无预兆,或许她的家人已经注意到了什么但没有那么明确地意识到这些征兆代表的意义,在听完河间编辑的话后,那位接电话的年轻女性慌张地应声,把自己的手机号码告诉河间编辑以保持联系,同时出门去寻找自己的女儿。

    告知了河间编辑她目前知道的消息后,小八注意到,自己拨打的岛崎刹那的手机因为长时间没有人接,已经自动挂断了。

    她直接又拨了一个过去。

    这一次,在漫长的响铃之后,电话接通了:“喂,您好,请问是岛崎老师吗,我是和您合作的《神使》的作者,桢姬八采,请称呼我为小八就可以了。”

    小八用轻快的语气说道,手扶在耳机上,努力分辨手机那段传来的声音:风声……会是在天台吗?

    不,还有金属碰撞的声音……电铃?电车站?!

    她在电车站!

    但问题是日本遍地电车站……鬼知道是哪个电车站!

    代入岛崎刹那目前显示的性格思考一下,会被看不到摸不着却存在的网络暴力压倒……还有那封短信,明明已经心怀死志还向她道歉……会是太宰先生说的“不给他人添麻烦”的性格吗?如果是这类性格的人要轻生的话……

    电话那段传来一个细细的女性声音:“是,我是岛崎……是,桢姬老师吗,对不起……”

    “嗯?为什么要对我道歉?”小八的声音里掺入了一点疑惑,另一只手则快速在终端机上编辑短信,发送,“我想和您商量一下关于《神使》接下来插画内容的一些细节,因为我中午接到通知,说《神使》要改成长篇了,所以我们两个还得继续合作呢!啊,道歉是因为现在不方便讨论这个吗,对不起对不起,我好像太莽撞了,那请问岛崎老师什么时候有空?我们可以约个时间详谈,我因为还在上学的缘故,可能只能中午和下午四点以后才能讨论,当然周末是全天都可以,岛崎老师那边呢?”

    ——请迅速寻找岛崎老师家附近有没有什么在这个时间段没有什么人流量的电车站,特别是这段时间刚好有班次、但基本没有上下客流的电车站!赶不及的话直接打服务电话给对应的电车站让他们关注月台上单独一个人的女性!具体特征按照岛崎老师的外貌描述!

    收到短信的河间编辑来不及想为什么桢姬老师能这么清楚这些事,他赶忙转述给岛崎刹那的母亲——说起家附近的情况,在那里住了数十年的岛崎刹那的母亲应该比他们更了解。

    果然,岛崎夫人想了想就想起了一个地方:“啊,我家附近是有这么个站点……”

    “请把名字告诉我,我去联络这个电车站的人,夫人您先赶过去!”河间编辑说着记下了岛崎夫人报过来的电车站名,让同事帮忙找到这个站点的电话,告诉他们请求帮忙。

    岛崎刹那的呼吸声从耳机里清晰地传过来,她似乎在努力平复自己的呼吸:“我……对不起,桢姬老师,我想,您还是应该找别的绘师……”

    “岛崎老师为什么要这么说,我很满意《神使》的插画哦!”少女的声音轻快明亮,宛若跳跃的小提琴音符,和她此时凝重的表情仿佛是来自两个人一样,“因为前段时间我个人原因,来不及和岛崎老师对接,也没办法告诉岛崎老师一些《神使》里需要注意的插画细节,所以我一度非常担心呢!直到在书店看到上市的《神使》,买回来打开看到仿佛就是我写下那段文字时头脑中所想象的画面时,我才放下心来,并由衷感谢圆川书店将这份工作交给了岛崎老师您——没有您的插画的话,《神使》也不会有现在的成功。”

    啊,亲爱的爸爸妈妈,原谅你们的女儿说谎吧,这是生活所迫要不是太宰先生的锅我怎么会忘记《神使》插画这回事……暑假生活太精彩以至于把《神使》完全抛之脑后全扔给圆川书店负责的甩手掌柜桢姬老师如此在内心忏悔道。

    “可是!”岛崎刹那的声音忽然激动起来,但才吐出一个词,她的声音又弱了下去,“可是……可是我……因为我的缘故……”她的声音越发轻微——揭开自己伤疤的痛楚让她的声音甚至都颤抖起来,“《神使》……被蒙上了不该有的污点……我……”

    小八沉默地注视着面前的网页见面,无声地吐出一口气。

    ***还真是这件事。

    好想口吐芬芳。

    “是说那些说《神使》插画抄袭的人吗?”与刚才明媚的声音不同,小八的语气冷了下来,“我已经看过那些人的言论了——岛崎刹那小姐,请你先明确一件事,你的画作是按照我的文字描述来绘画的,按照他们所说的你画的十字架花纹和配色神态都是抄袭的话,你是想说我描写的画面抄袭吗?”

    《神使》插画是根据文字描述来绘画的,小八在前世时的文字功力就经常被人用“仿佛不是在看字,而是在看一个画面一样,完全没有想到文字竟然也能达到这种效果”来形容,而岛崎刹那的插画、尤其是那些被网民扒出来的所谓抄袭元素,都是小八在正文里详细描述的花纹样式。

    所以这个思路很简单,如果说岛崎刹那的画被认定抄袭的话,抄袭的其实不是她,而是写出这些文字的桢姬八采才对,因为她只是按照桢姬八采写的文字画出了相应的花纹而已。

    电话那头的人似乎整个都愣住了。

    “你是这么认为的吗,认为我是一个抄袭者吗,岛崎刹那小姐?”

    同一个人的声音,仅仅只是语调的变化,就给人以完全不一样的感觉,如果说之前刚刚接到电话时在她耳边响起的桢姬老师的声音宛若跳动的音符澄澈的阳光落在画纸上一样,那现在这个声音就给她仿佛高高在上的王被质疑了自己的领域,冷酷地注视着胆敢叛逆之人。

    仿佛才意识到了什么,女性的声音急急道:“不!怎么会……桢姬老师的文怎么会是抄袭的!那是污蔑!”

    “为什么到了我身上,你能清楚地认识到那是污蔑,在你自己经历的时候,你就默认了他们的污蔑?”小八平静地看着自己推特里新出现的一个私信,那是来自于某个关注她的陌生人的,开端以非常小心翼翼的语气不安又惶恐地说怕桢姬老师被人骗了,刚巧她听说过那个绘师曾经是多么不要脸的人,所以要将自己知道的事告诉桢姬老师,但也不确定是不是真的,只是希望老师不要被蒙骗。

    鼠标快速掠过后面一长排的证据整理。

    ——这看着可真不像是“刚巧听说”过的样子啊。

    另外,不确定是真是假就迫不及待过来告诉她,如果她真的是刚出道的新人作家,那可“真的要非常感谢你”了呢!

    耳机里传来压抑着的声音:“我……我没有……但我不明白……为什么、为什么只有我遇到这种事?是我做错了什么吗?”

    那像是要哭出来的声音。

    “你没有做错什么,顺便,也不是只有你遇到了这种事。”关掉私信页面,小八拿过《神使》翻到印象里的章节。

    不能在私信页面直接怼,不然被挂出去了风向到时候不好掌控。

    当然更不能直接发文怼,那就是自己送把柄。

    “……什、什么意思?”

    “红眼病啊中伤啊诋毁啊这种事,每个走向成功的人路上都会经历,虽然刚遇到的时候有种天都要塌了的感觉,但等过去了再回头看,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那边沉默了一会:“……第一本书上市一周就打破记录的桢姬老师说这种话,总觉得,很……”

    第一本书就获得大成功,满是赞誉和夸赞的人……

    “就跟说何不食肉糜之人一样?噗,抱歉,我不是故意笑的,只不过,为什么岛崎小姐会觉得我没有经历过那些呢?”

    “是因为你认为《神使》是我写的第一本书呢,还是因为这是‘桢姬八采’这个名字下的第一本书的缘故呢?你又是怎么确认,我之前没有写过其他书、没有用过其他笔名、没有被人用抄袭借鉴的名义打压到不得不放弃掉那个笔名的地步?”小八轻巧地击打键盘,想起曾经连自己都养不活的日子,微笑了起来,“岛崎小姐我告诉你哦,只要有心,两片截然不同的叶子也可以是‘互相抄袭’,种花家有个罪名叫做‘莫须有’,南宋抗金名将岳飞就是死在这个罪名之下的——啊,如果不知道这个人的话,你就当做是被官方承认的新选组组长被以这个名义处死了吧——你知道这个罪名是什么意思吗?

    “是‘也许有’的意思。明白了吗,‘也许有罪’这一句话,就断送了一个立下汗马功劳一片赤胆忠心的名将性命。”

    岛崎刹那愣住了。

    “你看,多简单,一句话,一个凭空捏造的罪名都能定罪,更不要说抄袭这种小事了,‘她笑起来脸颊红红的像苹果一样’当然也能是抄袭‘她红彤彤的脸颊让人想起苹果’。”

    “岛崎小姐,死不能解决任何问题,那些逼迫你精神崩溃的人即使知道了你的死讯,也不会有任何反悔,最多说一句‘是她自己精神脆弱,关我什么事了’。

    “不要寄托于自己的死能够惩罚他们,你的死唯一能够惩罚到的是爱着你的人,而不是那些伤害你的人——虽然这句话已经被说烂了,但事实就是这样,就算你死在他们面前,他们也不会认为是自己的错。”

    小八说完这句话,便挂断了电话。

    已经没有再说下去的必要了。

    她已经听到了岛崎刹那没有注意到的匆忙脚步声,还有一个从远处传来、因为距离远而显得微弱却依然清晰的声音在喊:“由那!”

    岛崎刹那的母亲已经赶到了。

    “由那!由那你吓死妈妈了!”黑发的中年女性看着跪倒在月台黄线边的女儿,简直难以想象如果河间先生没有通知她,甚至没有人注意到这点,那等她接到消息赶来这里的时候……

    还能看到她活生生的女儿吗?

    那种令她恐惧的未来让她紧紧抱住女儿,仿佛只有这样,才能确认女儿还活着。

    “妈妈……”无声无息的,岛崎刹那——真名岛崎由那的眼泪流了下来,“对不起妈妈……我、我真的受不了了……我以为……”

    在接到《神使》的插画工作之前,她已经快被网络暴力逼到崩溃,如果不是那份忽然到来的工作,或许她早就选择卧轨自杀了。《神使》的插画工作来得不早不晚,在她刚刚萌上死志却还没来得及将这个念头壮大的时候到来,想着“做出新的作品让大家看到就可以洗刷掉那些说自己抄袭的言论了吧”,岛崎刹那在那不到一个月的工期里,完成了近二十张高质量插画,交给了出版社。

    《神使》问世后,她看着讨论区的读者对于《神使》的推崇还有配套的精美插画的赞美,由衷感到喜悦,就像刚刚上传阿尔泰尔的pv时一样……

    就跟那个时候一样。

    那些说她抄袭的言论一下子冒了出来,从各个地方比对出来言之凿凿西萨尔衣服上的十字架花纹来自于哪个独特的设计,他的头发发型连带一个小小的弧度又是来自于哪里,在那些人口中,她日夜赶工几乎奉献自己灵魂的作品仿佛成了有着无数来源的缝合怪!

    她不知道怎么办,甚至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遇到这种事,或许……或许,真的是她的错吧……

    这次,还连累了桢姬老师……明明,《神使》是一部非常好的作品啊……

    如此想着的她来到了家附近一个在这个点没什么人流的月台,不能在有其他人的时候做这种事,会吓到别人的……

    ——直到等待电车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

    好了,岛崎小姐这边有她的妈妈到场,应该不会有太大问题了,现在的问题是网上……

    敲下回车键,小八发出了“桢姬八采”这个账号下第二条推文:

    [鱼目终究是鱼目,再怎么样都不会变成珍珠。]

    停顿一秒,发送第三条:

    [第一次看印刷出来的《神使》,做个笔记——能写出这样的话来,不愧是我!]

    ——呵,论阴阳怪气,她可不会认输!

    很快,转发留言点赞刷刷刷地冒了出来:

    【桢姬老师的推文!占位!】

    【咦,为什么忽然发这样一句话?】

    【……是不是在内涵之前岛崎刹那的事?】

    【桢姬老师是在力挺抄袭绘师岛崎刹那吗?稍微有点失望啊……本来以为桢姬老师能看清楚真相的,结果也不过如此嘛……】

    【???楼上什么玩意?你真的是桢姬老师的粉吗?这句话明明是《神使》里西萨尔殿被污蔑后反击对手时说的话!连这都不知道,我倒是想问问你这个批皮底下是个什么东西!】

    【我刚刚看到只感觉有点既视感,翻出《神使》对照了一下,一字不差,桢姬老师就发了一句自己文里的话,被楼上的楼上那不知道底下披着什么皮的鬼东西解读成什么了——我也想问问看呢,连这句话是《神使》里西萨尔殿在揭示自己离开圣殿缘由的回忆章里出现过,排版字体都特意用了不同以加重印象,为什么你完全不知道呢?】

    【是的呢,冲太快了根本没看到老师发的第二句话,人家只是看自己的书摘个句,被解读成什么样了都!】

    【呕,桢姬老师才开推特,就有奇奇怪怪的家伙批皮来了吗?真恶心啊,好好关注你们自己好吗,桢姬老师的销量少一本也不会加到你们头上去,与其红眼病,倒不如去研究一下自己为什么写不出来《神使》这样好看的文来。】

    【说起来《神使》果然是冲撞了某些人的利益吧,从岛崎老师的插画被说抄袭开始就有这个征兆了。】

    【对,我去看过他们整理的什么抄袭wiki,我的天,笑死我了,那也能列出来当抄袭证据,我还能说你反驳我的话抄的我之前的话呢!】

    【哎呀不要讨论那些让人心情不愉快的话题,让老师看到难过了可不好了——顺便没想到老师居然是自恋的人设!真可爱!】

    【怎么能说自恋呢!写出《神使》的老师就是很厉害啊!】

    话题由此移开,本想挑拨的人暗地里被气出血:这推文你要说它什么都没暗示吧?这个节骨眼里发出来,真的让人不得不联想到针对岛崎刹那无中生有的“抄袭wiki”,你要说暗示了吧?人家只是发了一句自己书里的话而已。

    想反驳被糊一脸“你想太多了”甚至“批皮的什么东西”,不管又如鲠在喉……可恶,这个新人作者是不是太油盐不进了点!

    正常新人遇到“抄袭”这种大问题不早该六神无主了吗!

    “……所以,已经没事了,桢姬老师,这次真的多亏了您!”晚上,终于把所有事都搞定的河间编辑给小八打电话,“如果不是您注意到了,恐怕……”

    “碰巧而已,既然人没事了就好——对了,圆川书店那边怎么说?”

    “啊,我们已经核实过了,网上所谓的‘抄袭’只是一面之词,都是污蔑,之后法务部会给那些活跃分子发律师函警告,如果再乱说,他们就该接法院传票了——相信那不会是什么愉快的事。”河间编辑轻松道。

    《神使》的插画师没有问题,只是眼红她迅速蹿红的其他画师在泼脏水而已,这对圆川书店来说是很好的结果了。

    “岛崎老师那边,我也为他们家介绍了一位心理医生,帮助岛崎老师尽早纾解心理问题——毕竟《神使》可还有很多工作需要她呢!”河间编辑说道,“对了,岛崎老师的家人想要感谢桢姬老师您,想要您的联系方式,我说了需要您的首肯没有给,您看这个……”

    “可以哦,而且岛崎小姐有我的联系方式的。”小八说道,恰在这个时候,她另一个手机的铃声响了起来。

    “桢姬老师是有事要忙吗?”河间编辑听到了铃声。

    “嗯。”

    “需要帮忙吗?”

    “不是什么大事,”小八看了一眼另一个手机屏幕上显示的被她一气之下改的备注名“宰宝宝”,面无表情。

    “给一个没有睡前故事听就睡不着的宝宝讲故事而已。”

    作者有话要说:  正常更新+32000营养液加更+懒得分章=二章合并一章

    应该还……完……(看了一眼营养液)……一定是我眼花了!

    躺平,一定是我熬夜眼花了,等我睡醒了再看!

    感谢在2020-03-29 04:18:56~2020-03-30 04:27:4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彭小胖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云端 3个;狐不予、爪子好疼、桢姬、莫名其妙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290瓶;寂寞在唱歌 289瓶;阿葑 277瓶;妙语安 200瓶;夜雨 190瓶;慕颜苏 180瓶;水蓝色的温柔、grandiflora、翻滚的咸鱼 164瓶;烟柳 163瓶;柑橘糖果屋 160瓶;figlio 140瓶;墨玉 124瓶;茕、犯二的吃货、幽鬼月希 120瓶;睡神622 118瓶;浅笑阴阴 115瓶;流年 108瓶;依雨亭、对对对、未与孤云、谰言、得之心而寓之酒、彭小胖、袖猫、咸鱼霸霸 100瓶;终于 99瓶;大大今天更新了吗 90瓶;失歌 89瓶;人类的本质就是香咕鸡 88瓶;投珠、夜雨声烦烦不烦 86瓶;莫晓 85瓶;墨言轻笑 80瓶;影 79瓶;彌蝶、maggie、和希 78瓶;馋猫爱看书、殇璃 70瓶;不二情意 68瓶;卫衣控 67瓶;今天抽到阿离了吗、鸢尾、太叔墨、催更、柠檬、酱油贤者 60瓶;heathens、灀瞳 54瓶;v.moki、枫海棠叶 52瓶;1078123、取名废、失去de约定、祈月、糟糕酱、无医、幽冥夜、永远、锦旗飘然、夜涩雨声、玲珑、唐糖不甜、月见栀柒、知岚而上 50瓶;瑰意琦行绮罗生香 47瓶;子书慕征 42瓶;云端、我吹闪闪,真的!、白瑾、催更的读者君、无人生还。、我爱你三千遍、全职的大大何时更新! 40瓶;迷惘的小马 38瓶;41493966、叶夙钰 37瓶;看书的包子 35瓶;月棠 34瓶;一一一一君、白马游、初、陀思想、锦绣未央、冬竭夏流、洛梳云、梓竹瑾墨、~全靠浪、呵呵、34764979、今天也在努力肝阴阳师、jwxtt、at、酒楼兰、已而、满栀 30瓶;琴心、吃花的蓝小兔、滑稽君 28瓶;落雨裁风_羽 27瓶;瓜瓢、祖传骨科 25瓶;潇然、叫支支的兔子、我永远喜欢太宰治、墜落的小星星、请叫我芝麻包、小埋、莫名其妙、今天也是混吃等死的一、shgiottovongola、玄萤、就爱妮妮一万年、msnt、黑眼框の芒果、槿晚流殇、风中铃铛、doris·w、兰桂、旅人冷情、猪猪、凉月、罗德、余音、七色花、研說、黑长直一生推、猫薄荷、重光、浮生不过镜花水月一场、游竹吟、寒州、呵呵、matsuda、蝶幽蓝、糖醋雞丁、啵一口绿茶、古城未亡人、微凉云袖、漫卷诗书、苏瑾之 20瓶;赤旆旆、洛阳辞话,与岁长安、嫣嫣、岸芷汀兰、龙猫and荼蘼、雨馨 15瓶;风锦华年、举个栗子 14瓶;樱木、君子幽 12瓶;十五岚夜刃、luli 11瓶;星空繁花、wllll、乐正九歌、不眠的海贼、仄郴、胖胖的橘猫、destiny、在春天种下了仙人掌、ajiao、一只咕咕咕、树树竹、明天天气、这样吧,就这样、肥猫不肥、珞珞、萤火、圈圈圈、雪沧、村口烫头王师傅、旖旎、资深潜水员●-●、泷音、糖果妍喵、书荒、治愈系、喵喵喵星人、夕夕成玦、小瑞瑞、终古、iko666、之秋、碎月 10瓶;女神领域、saber 9瓶;晔兮如华、彩虹灵雪 8瓶;娇鹤子 6瓶;横滨歌姬、漓黎原上草、幽莲花暖、路上有你、yusim、百里姓苏、淅淅沥沥、夏零、浅夏、迷柚、肖肖、马甲日抛、零度心雪、墨夜、塔尔塔洛斯、芊墨 5瓶;嚴霜催草木、forest、有尔存焉 4瓶;chuya、蜜糖乌龙茶、时衍、鸣人qwq、阿晚 3瓶;一剑霜寒十四州、织鹤、忘川 2瓶;言知希、完美的记忆、archimedes、司空悠婷、本人已死的阿宅、遇见、大宋旅妹、居击、27162476、鱼沈燕杳天涯路、柠檬茶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生活不易,猫猫叹气相邻的书:我在星际直播荒野求生最A团宠[娱乐圈]走丢的乱步大人大唐双龙之碧秀心夏季八写4C度冰见龙血里鸢被渣后我风靡了娱乐圈团宠无限综艺大臣们逼我当男后关于我成为鬼杀队剑士的这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