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第 99 章

【书名: 生活不易,猫猫叹气 99、第 99 章 作者:伶人歌

强烈推荐:超能右手腾飞我的航空时代动力之王攻略极品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一路凡尘重生校园神棍:帝少,算个命!穿越星际妻荣夫贵     太宰治并不知道那边书店门口打出巨大海报广告的新书和小八有什么关系。

    当然, 他知道小八写了一本书被圆川书店看上签订了合同, 毕竟圆川书店的编辑和社长商量出版合同事宜的时候, 他正在侦探社被国木田君镇压。

    但当他试探着询问能不能看一看她写了什么的时候, 由于羞耻心险些原地爆炸的“桢姬老师”毫不犹豫以死相逼,打死都不给手稿,太宰治虽然觉得有些遗憾,但也只能放弃。

    ——对小八来说,织田先生是例外, 虽然也同样给了小八将自己的辣鸡作文拿给大文豪看的羞耻内心, 但一来织田作之助这个名字在种花家流传其实并不是特别广, 至少对主要看推理小说的小八来说, 她只听说过一点“无赖派作家”的名头,没有看过作品的现实加持下更加没有具体的面对文豪名字的实感(虽然羞耻心还是有的),二来么, 织田先生自己也写小说,把这当做是被前辈作家的指点,即使内心依然有着“啊啊啊放下我的书有话好好说”的惨叫冲动, 表面上还能稳住平静外表。

    给太宰先生看就完全不一样了,那根本就是把自己的小说给亲朋好友看的羞耻公开处刑啊!

    所以小八一直实力掩饰自己私底下还在构思新书的事, 就连已经和她住在一起的小白他们都不知道。

    虽然因为最近在忙十束先生被枪击事件导致新坑设定进度条还停在0%上……

    看看表情看似平静小眼神却四处乱飘还在努力保持镇定的少女, 以太宰治那个聪明的脑瓜子, 转个圈就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

    原来小八的小说已经面市出版了呀,看这广告铺陈力度……唔,小八自己肯定不会告诉别人她在写小说, 她还是新人作者理应没有这样的待遇,社长本着保护未成年人的心态,除非小八自己提要求否则他是不会特意去联络人帮忙给她造势——以小八的个性,也绝对不可能会去利用其他人的人脉关系来推动自己小说销售,同理可知这手笔不可能是来自scepter 4或者非时院……

    综合而言,是小八自己的实力,让圆川书店将她的书列入了力荐名单并作出巨大的运营努力。

    太宰治看了一眼海报底部的小字,确认这批书是8月23日左右面市开始销售的,到现在还不到十天时间,一周多一点的时间……也差不多是口碑发酵需要的时间了。

    旁边的绷带精在想什么,小八没关注,她现在的关注点在于书店:

    当务之急是务必把这群人从书店面前带走!

    绝对不能让他们对这个中二度爆表的小说产生什么兴趣!

    小八当机立断,装作无事地扭头看太宰治:“对了,我还没来得及问呢,太宰先生你又跑来东京,国木田老师那现在是什么反应?”

    “嗯?我请过假之后来的哦!虽然小八连自己成王卷入王权者的斗争还被jungle绑架这么大事都没有告诉社长,想着自己解决,一点都不考虑事后得知你遇到这种事的我们的心情……”

    “……对不起太宰先生我错了。”万万没想到太宰先生一开口就是暴击,小八诚恳地低头道歉,“所以能不能稍稍松点劲,这次我是真的觉得有点疼了……”

    青年的声音扬了一个音调:“真的?”

    ——他自己的下手力度他能不知道?

    虽然已经要被这小崽子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了,可真到要下手的地步,还是没忍住控制了力道。

    “……”为什么感觉太宰先生好像难缠了好多……虽然平时就不太好对付。

    “不过,看在小八很努力的份上,我没有告诉社长这边的事哦!”太宰治最后还是松开了手,插回衣兜里,脸上笑眯眯道,“乱步先生前几日接到了北海道那边的警署请求已经坐飞机去破案了,我和国木田君请假的时候说的也是有些私事是要解决,所以目前来说,侦探社那边还不清楚东京这里发生了什么。”

    风衣衣兜里,他的手下意识攥紧:“魔人”费奥多尔……这次的事件,果然和那家伙有关,这是之前就已经预料到的,倒还不算太意外,现在的问题是……

    他和小八之间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关系吗?

    太宰先生这话是在……邀功?

    小八试探着问:“那……谢谢太宰先生帮我隐瞒?”

    “欸……”太宰治拉长了音调,”只有‘谢谢’吗?”

    小八:“……太宰先生想要什么?”

    青年歪头想了想,道:“你等我一会儿。”

    他说着走进了书店里。

    小八:“……”

    ——求问,我现在用什么理由离开现场才不会在事后被太宰先生报复?在线等,挺急的。

    还没等小八想出个合理性一流不会引人怀疑也不会招来被放鸽子的人的事后报复的理由,黑发鸢眸的青年就从书店里走了出来。

    手里拎着一个印有《神使》封册外皮的纸袋。

    “……这家书店买书都送力荐书籍主题纸袋吗,真好呀。”白奶茶色长发的少女笑容无异地说道。

    “不是哦!”太宰治毫不犹豫地打破了小八的幻想,“是买《神使》送的配套主题纸袋,可惜我进去晚了,没拿到前五千名送海报的名额——听店员说,这个名额在好几天之前就已经被抢空了呢!”他满脸遗憾地说。

    看不到小八到侦探社抬头看到自己书巨幅海报的表情真是太遗憾了……咦,等会,小八留的地址是侦探社的地址,说不定社长作为监护人能收到圆川书店和出版社寄来的海报?

    回头问问社长吧!

    小八:“……是、是么?”

    如果换个场所,小八会非常高兴自己的书取得了这么好的成绩,但问题在于……

    现在周围都是认识的人。

    于是,这本书的成绩有多好,对小八的公开处刑力度就有多大……

    “那、那太宰先生已经买好书了,我们可以走了吧?”小八用为大家着想的语气说道,“站在人家书店门口不走的话,会影响到其他想买书的客人的。”

    “嗯,这个说的有道理。”这次太宰治从善如流,跟着小八离开了。

    松了口气的小八想了想后面的行程,决定先去御柱塔把后续的事了结了然后再找宗像室长帮忙取消掉自己的请假(宗像室长居然给她请了一周的假!一周进度我得赶多久啊!——by小八),并没有注意到,原本应该已经走到前面去的伏见猿比古不知道什么时候又绕道回来,看他们两个走远之后,他打量了一会书店门口的巨幅海报,目光落在了作者名上。

    桢姬八采……单从读音上来说并没有什么问题,只看海报也看不出来这本叫《神使》有哪里不对能让那家伙那么关注……不对。

    伏见猿比古回忆起和小八打游戏的时候对方那个明显不属于罗马音也不属于英文单词的字母id,考虑到她的知识面和学会的语言种类……

    “那个,请问这位先生,您要进去吗?”伏见猿比古回神,发现是自己站在门口看海报的动作让书店的店员产生了误会,“如果是海报的话,这是本书店今年秋季力荐的轻小说哦,虽然是桢姬老师第一部作品,但不管是文笔还是剧情,都丝毫看不出来‘新人作家’,老练得不可思议呢!客人要不要也买一本回去看看?本店库存已经开始紧张了,店长正忙着催经销商再发货过来,如果现在不下手的话,就要等下一批书到了之后才能买了!”

    “我……”加班狂魔刚想回绝他哪里来的时间看小说,但话到了嘴边,他止住了想说什么的动作,干脆点头,走了进去。

    如果真的像他猜的那样,是和小八有关……以《神使》这个题材来说,似乎能够理解她的羞耻点在哪里了……

    从书架上拿下一本《神使》,排队等候付款的时候,伏见猿比古看了看塑封包装里的书籍外皮上的提要,心道。

    下次再给他找麻烦,他就把这书拍她脸上去!

    另一边,小八去了御柱塔和在那里的小白见了面,确认绿之王比水流已经被关押起来,但不知道怎么,小八感觉,小白和国常路大觉先生看自己的眼神似乎有点奇奇怪怪的……

    “是不是他对你们说了什么奇怪的话?”小八忍不住问道,“还是他跟黄金之王做了什么交易?”

    “奇怪的话倒是没有……”小白想了想,决定对比水流那个似乎根本就是无意识提小八的行为保持沉默,道,“不过他确实和中尉做了交易,小八怎么知道的?”

    “大概猜到的,感觉这次让我出来jungle基地之前,他似乎就做好了会被打上门的准备,还有那个通过磐大叔和他做交易的费佳先生……从各种线索和细节来看,他似乎是打算借此将自己纳入黄金之王的监视范围里,算是某种意义上的‘投诚’?”小八不确定地说。

    至于“交易”么……比水流的通缉令之前还在非时院那边挂着呢,当年他挑战黄金之王逃跑之后,国常路大觉为了剪除对石板有不轨之心的威胁,可是打定了主意抓到了就开杀戒的,这次比水流自己送上门来,不是正好给了他机会么?

    弑杀王权者需要同为王权者之人,或者本氏族最强者,他们之前弑杀前无色之王狐魂做出的两手准备就是先让善条刚毅削弱狐魂力量,然后由小黑动手,因为他得自三轮一言先生的名刀“理”拥有弑杀无色之王的力量——但没有想到的是,狐魂本身没有实体只有灵魂,还被小八无意间转移走了一部分王权,本身王权级别下落,以至于作为王牌的小黑还没到场,就被善条刚毅一剑斩杀了……

    但如今连通缉令都取消了,她也没感觉到黄金之王或者小白的达摩克里斯之剑出现,绿之王那几个持有弑王力量的氏族成员也没在这,可以知道比水流还活着,唯一的解释就是他和国常路大觉做了什么交易,让后者为此暂时放弃了拿走他性命的打算。

    就是不知道他用什么才打动了国常路大觉先生……

    “没什么,他告诉了我有人在觊觎‘书’。”国常路大觉沉声道。

    “‘书’么……”宗像礼司思索着道,“自从这个消息被传出去之后就一直有势力觊觎它,但既然他能以此为交易内容……是具体到了哪个,或者哪几个正准备付诸行动的势力上了吗?”

    或许还能附带足够详细的行动计划。

    “正是如此。”

    唯一一个什么都没听懂的小八:等会?什么书?什么觊觎?你们不要自顾自打哑谜呀!

    照顾一下她这个一头雾水什么都不知道的人啊!

    “啊,对哦,小八还不知道‘书’的存在呢。”小白注意到了小姑娘近乎悲愤的表情,说道,“简单来说,是一本‘写上去什么就会实现什么’的愿望之书。”

    ……神笔马良之文字版这是!?

    “好了不用说了,我知道了!”小八斩钉截铁地打断了小白似乎准备给她详细科普一番的举动,“我只是个普通的学生,没打算掺和这些个可能会世界毁灭的大事!”

    所以不用告诉她了!

    “但小八现在是王权者了呀!王权者可是有自己的义务的。”小白笑眯眯说道。

    “在天上逃避了七十多年的人没资格说我!”

    在天上飘了七十多年从来没记起过什么‘王权者的义务’的阿道夫·威兹曼先生:“……”这种被当着心口插刀的感觉……也就是家人才能这么干了。

    自己认的家人,跪着都得宠下去,小白抹了把脸:“我是错误范例啦!”

    “嗯,不要学他。”国常路大觉点头道,“这是反面教材。”

    “中尉……”

    着实体验了一把前不久黄金之王“众叛亲离”的感觉,小白郁闷闭嘴。

    怼完自己的挚友,国常路大觉对那边的新任无色之王道:“严格意义上来说,并没有什么必须要王权者去履行的义务。我创建‘非时院’统管这个国家,青之王创建scepter 4一道管理特殊能力者相关事件,都是出于我们自己的本心,想要为这个世界的发展贡献自己的一分力量的初衷,并非有什么人要求我们这么去做。包括三轮一言先生隐居山林后也会偶尔过来协助我做一些工作,这些都不是强迫性的,而是看个人选择的。”

    就像赤之王周防尊,要说他履行了什么王权者义务……整顿镇目町的黑恶势力?他自己并没有这个意思,多半是黑恶势力自己打上门然后被打趴下了于是乖巧看他脸色,传出去就变成了“赤之王一统镇目町”,然而周防尊自己么……

    他完全没有自己干了这事的自觉。

    “所以,我们虽然拥有了极为强大的力量,但附着在这份力量上的,并没有什么天生的‘义务’,唯一有的,是我们本心而产生的‘责任感’。”国常路大觉看着尚还年幼的无色之王,沉声说道。

    想要用这份力量做什么,重点是主语,是别人想要你去用这份力量做什么,还是你自己想要用它做什么。

    他相信这个孩子比谁都清楚明白这一点:察觉到了jungle暗地里的活动,通过scepter 4示警的人是她,那个时候,她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学生,不要说王权者了,她唯一被社会加注身上的义务就是好好上学。

    被那么看着,小八不自在地抓了抓垂下的长发:“那次是因为刚好发生在我身边啦……如果不是在我身边,我也不可能千里迢迢跑过去的。”

    她还没管闲事管到远远的在新闻上看到什么就跑过去的地步。

    “对我来说,让我身边的人能够这样平静生活就好了。”

    总觉得再聊下去可能会涉及到什么奇奇怪怪的话题,小八果断中止了谈话:“既然这边的事告一段落了,那我就先回去了。”最后还是没忍住补了一句,“如果有需要我帮忙的事的话告诉我就好!”

    小八从御柱塔里走出来,第一眼就看到了在门外花坛边站着的风衣青年。

    脱去了平日里嬉笑欢脱的神情,注视着开始泛黄树叶的青年脸上有着与平日里给她印象截然不同的漠然。

    但这份漠然去得也快,在太宰治转头看到走出来的少女时,他的脸上已经扬起了灿烂的笑容。

    小八下意识停住了脚步:……每次太宰先生笑得这么灿烂的时候,就是她开始倒霉的时候了!

    山不来就我我去就山,小八停住了脚步,太宰治直接自己走了过来:“已经结束了?”

    “嗯。”小八和他并肩一起走,“差不多结束了,虽然还有一些后遗问题。”

    比如磐大叔他们……

    不过依照目前情况来看,能把事件中止在港口黑手党大规模下场之前,就已经足够庆幸了。

    不然把横滨势力都一并扯进来,那就更麻烦了。

    “明天去找老师取消掉请假条就行了。”小八盘算着今天应该只是开学典礼之类的事,自己应该没落下进度。

    算是大幸。

    “这样啊……对了,之前小八自己说了什么还记得吧?”

    “……”还是没逃过么?

    小八认命低头:“太宰先生想要什么?”

    不知道这次又是谁要遭殃了,希望太宰先生不要逮着中也先生祸害……真要再霍霍中也先生,她都没脸见中也先生了……

    “我的要求一点都不高哦!非常非常简单的!”太宰治笑眯眯地举起手里的书,“刚刚去书店买了《神使》的上册,就让小八每天晚上给我念书作为我帮忙隐瞒的奖励好啦!不会花太多时间的,每晚念半个小时就差不多了!正好我也对小八写的书很感兴趣呢!”

    每天晚上半小时处刑时间,应该够小八长记性了吧?太宰治在心里盘算着。

    写完书就脑内删除但现在依然能够回忆起来《神使》里大概内容的小八:

    “………………”

    “还是小八深刻明白自己错在哪里,准备找社长坦白悔过了?”

    “……”

    这是死的好看点和死得更好看点的区别。

    最终也没能找出第三个选项的小八痛苦地朝太宰治伸出手:“……把书给我。”

    作者有话要说:  不小心睡着了忘记把更新放存稿箱了qaq

    这是昨天晚上的更新,我争取今天写快点!

    加更的话看我晚上能不能写出来,不然就挪周末加更!感谢在2020-03-24 04:54:16~2020-03-25 12:40:1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云端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小黑猫是总攻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月将满 399瓶;谰言 317瓶;北愚 291瓶;晨花悠浮 273瓶;如果生活过得去 240瓶;鄞淼淼 200瓶;咸鱼霸霸 120瓶;谁007 103瓶;熙琰华、椒盐果子栗 100瓶;树 90瓶;叶神 80瓶;莫小莫 70瓶;木子 66瓶;别时长亭柳依依 65瓶;吧唧是李子怪 64瓶;祈月 60瓶;逆夏、刀刀刀的姗姗子、np什么的最有爱了 50瓶;[作者总是卡得丧心病 44瓶;一禾、卡卡、静然小姐、摇铃铛、黑徵、南宫凝茹、叶华卿、勿忘we 40瓶;咕 36瓶;少年pi 33瓶;figlio、kagami、纳亦屋、埃忒尔、红米黑豆、dj、君兮、中原凪、heathens、三权分立 30瓶;塔尔塔洛斯 27瓶;atobe、冥熒 26瓶;慕卿然 22瓶;楚北、樺、乘云成烟、佑子、提尔拉、忽如春风来、斯年、杯莫停、猪猪、烷、不尽忘川、饭儿团、今天栗栗自闭了吗、我爱你三千遍、盈盈一秋水 20瓶;浅黛微妆、软糯蓬松 18瓶;saber 16瓶;路人甲lwq、慕风雪、瓜瓢 15瓶;落雨裁风_羽 13瓶;流依 12瓶;寻芳不觉、糖果屋里没有糖、boomslang、肖肖、锦叶予、帽子是本体、我不认识你、西废、曲六、迷柚、明天天气、奈格里的信徒、小垃圾、shgiottovongola、destiny、望悠野夕夏、自我放飞、liyu 10瓶;锦绣未央 9瓶;轻吟、萧慕南、钱包空空 8瓶;forest、てあしへ 6瓶;南云熏、我从来不纠结呀~、白小楼、夏零、百里姓苏、幽莲花暖、有尔存焉、就这样、依山观沧澜、人间失格、居击、郁秋、十五岚夜刃、醋宰宰 5瓶;零度心雪、一剑霜寒十四州 4瓶;鸣人qwq、32498812 3瓶;123、夏、星之所在、咔叽吧唧 2瓶;saiiiii、彼时记忆雾时花语、折枝.、旅人冷情、阿卡林、安之悦、cindy、锦华、银中引、催更的读者君、brandy、黎笙、本人已死的阿宅、蓝、叶夙钰、嚴霜催草木、司空悠婷、燕去初心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生活不易,猫猫叹气相邻的书:我在星际直播荒野求生最A团宠[娱乐圈]走丢的乱步大人大唐双龙之碧秀心夏季八写4C度冰见龙血里鸢被渣后我风靡了娱乐圈团宠无限综艺大臣们逼我当男后关于我成为鬼杀队剑士的这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