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第 98 章

【书名: 生活不易,猫猫叹气 98、第 98 章 作者:伶人歌

强烈推荐: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腾飞我的航空时代超能右手动力之王攻略极品一路凡尘重生校园神棍:帝少,算个命!穿越星际妻荣夫贵     这出乎意料的变故让磐舟天鸡和御芍神紫都呆愣当场, 后者很快反应过来:“……原来如此, 那天晚上御柱塔上方出现的无色之王的达摩克里斯之剑并不是狐魂在御柱塔里试图突围, 而是你继任王权者?”

    那天晚上, 御芍神紫接受比水流的要求去查看御柱塔发生了什么事,最后只看到了从御柱塔离开的青之王和白银之王,狐魂没有出现但他的达摩克里斯之剑曾经短暂地出现在御柱塔上空,这就让御芍神紫误以为是狐魂被黄金之王制住,软禁起来了。

    当时夜色已深, 由于某个众所周知的原因导致御芍神紫并没有看到小白怀里的小八……

    再加上scepter 4和非时院的保密工作做得足够好, 即使jungle的触角遍及了几乎每一个角落, 但限于最关键的地方无人潜入, 他们依然不知道狐魂已经陨落的消息。

    “回答正确。”白奶茶色长发的少女接过淡岛世理递给她的形若华美耳饰的蓝牙耳机,戴在右耳上,微微歪头, 道,“想要什么奖励?”

    伴着她的动作,发上的水晶十字架发饰与右耳上的耳机外饰相碰撞, 发出清凌凌的响声。

    御芍神紫的回答是拔出了那柄得自其恩师、前前代无色之王三轮一言的名刀“过”,直指向小八:“奖励?能给我挑战无色之王, 验证我的美学的机会吗?”

    名刀锋锐过人, 即使隔着这么远的距离, 小八依然可以清晰地感觉到那柄刀的刀身上传递过来的气息。

    和御芍神紫这个人一样,华美的外表下与其外貌相称的锐意。

    话音刚落,御芍神紫已经拔刀冲了上来!

    草薙出云握在手里的打火机一声咔擦轻响, 火苗冒出的瞬间,无数的红色光点以他的手为中心,倏然炸射向御芍神紫!

    火光拖曳出长长的焰尾,宛若一场流星雨凭空而现。

    御芍神紫勾唇一笑,几乎等人高的“过”以与其身材不符的速度实现急速斩击,将草薙出云的攻击一一化解。

    “淡岛,拔刀!”淡岛世理毫不犹豫拔刀迎上,而草薙出云则以远程攻击协助她进攻御芍神紫。

    “仅以剑术而论,这是除王以外的人都无法战胜的程度了。”透过scepter 4成员携带在身上的隐蔽式摄像头观察这边战况的黄金之王国常路大觉不期然想起了数年前那个被三轮一言带在身边的少年,“那个时候也仅仅是展现出对美丽事物的追求……到了如今,已经成长到这等地步了吗?”

    “依照小黑说的,他的出师礼就是与三轮一言先生的对决,虽然败在了三轮一言先生手里,但也给他留下了一道极深的刀伤呢。”小八说道,耳机将她的声音转为电波,传递到黄金之王国常路大觉身边,“能得到剑术大家三轮一言先生的认可,他的实力我还是有点预感的。”

    如今不过是预感成真了而已。

    但这么打下去不是办法,他们这边暂且不说,赤之王和青之王那边不能再拖下去了……嘴里和远在另一处的国常路大觉对话,小八的视线余光从未离开过远处天空上悬挂着的三柄巨剑,尤其是其中的红色巨剑。

    常人在这个距离只能大致看到三柄剑的模样,但王权者被石板加强了的身体和精神却能够在这个距离轻易看到赤色巨剑身上的裂纹和正细碎落下的点点剑屑。

    赤之王的剑……情况不妙啊。

    她看了一眼停在磐舟天鸡肩头的绿色鹦鹉——在她劫持走须久那的时候,似乎是担心她将琴坂也一并劫持走,比水流选择让琴坂先行避让,然后落在磐舟天鸡肩头。

    毕竟琴坂再怎么说是“j级干部”,它本质只是一只鹦鹉,即使因为接受了绿之王的氏族之力而有了超过一般鹦鹉的智力和少数异能,和人类比起来,尤其是和王权者的氏族成员比起来,依然有着先天上的不足。

    ——毕竟小八自己12岁的时候就能轻易扑杀这只鹦鹉拔光它所有尾羽,要不是那会儿妈妈叫她回家,她能给比水流留一只什么毛都不剩的脱毛鸡=v=

    不知道是不是从那一眼里看出了什么,原本沉稳停在磐舟天鸡肩头的绿鹦鹉忽然打了个颤,引得神父装的颓废大人看了过去:“是那边战况紧急吗?”所以流抽离了片刻意识,让琴坂自己的意识主导身体,才出现了刚刚的颤抖。

    “不,我这边的情况还好。”比水流的声音平稳地从绿鹦鹉的嘴里传出,“刚刚是琴坂的本能。”

    磐舟天鸡:“……本能?”

    能压过正处于主导的流的意识的本能?

    “是的,刚刚小八看了我一眼,琴坂好像从那一眼里察觉到了什么,我感觉到它有一种要即刻飞离这里的冲动。”

    ——虽然这份冲动很快就被琴坂自己压制下去了,但碍不住当时比水流的意识还在琴坂身上,清楚地感知到了这一点。

    磐舟天鸡:“……”

    听到这边对话的小八:“……”

    动物的本能这玩意,还是很玄学很给力的,就像琴坂根本没认出来她就是当初那只拔了它所有尾羽的黑猫,却依然下意识惧怕她一样……

    当然,也有个可能性是自那以后琴坂就罹患“异色瞳恐惧症”看到同样配色的眼睛的人或者动物就瞬间ptsd发作了也说不定呢……

    说话间,一次冲撞,淡岛世理和御芍神紫分开,身着蓝色制服的女性踉跄数步,草薙出云忙伸手按在她背上帮忙化解多余的冲劲,她才稳住身体,而另一边,御芍神紫则一路退到了磐舟天鸡身边,单膝点地稳住身体重心。

    绿鹦鹉看了一眼那边重整的青红二人组,道:“磐先生,到此为止吧,再打下去也毫无益处。”

    磐舟天鸡闻言将银白色对准了太宰治的枪口微微下垂:“已经做出决定了?”——他一直按兵不动并不是什么绅士风度,而是在伺机救五条须久那,但不知为何,明明他已经瞄准了那个名为太宰治的青年的头颅,身为王权者的直觉却告诉他,哪怕他开枪了,这么近的不到三十米的距离,他依然无法打中那个青年。

    为什么会这样……他还不至于老眼昏花到连三十米的靶子都打不中,那为什么自己的直觉一直在警告自己不要动手?

    王权者的直觉是一种很玄妙的东西,如果用科学来解释,大约就是他们的所有感知高速处理接触到的信息然后推演导出结果,由于这个过程太过迅速连本人都不曾察觉到,只能够知道最后的结果,就会让人以为是所谓的“第六感”或者“直觉”。

    ……是有什么他没有察觉到但大脑已经意识到的存在干扰了他的主观判断,让他的意识认为“我可以打中他”但更清醒的大脑却做出了“不行,打不中”的判断吗?

    “暂时还没有。不过,能听到小八的心里话,知道我们的分歧在于何处,我很开心。”绿鹦鹉看向白奶茶色长发的少女,“接下来就按照原定计划行事吧——除了和‘魔人’先生相关的那部分,我怀疑scepter 4和吠舞罗能这么快找到小八,或许跟‘魔人’先生有关。”

    ——正在看收集到的和他的喀秋莎相关情报的费奥多尔·陀思妥耶夫斯基并不知道,在他没有关注那边王权者斗争的时候,一口黑锅从天而降,被绿之王扣在了他头上……

    绿鹦鹉说完,展翅飞走,小八敏锐地地意识到不妙,一直关注着三柄巨剑方向的安娜忽然发出一声惊呼:“尊!”

    小八心头一惊,毫不犹豫跳跃意识到分神体猫猫身上,正隐蔽于机房深处的奶茶猫猫睁开了异色的双瞳,悄无声息地窜出机房,借着地下巨大的柱子隐蔽身形,很快到了正交战的三人附近。

    不同于刚才将一部分意识寄托在琴坂身上“双待机”操作(小八:……这说法听着有点耳熟),此时比水流将全副心神都收回到了这里,战局立刻出现了新的变化——周防尊的力量更加强盛了!

    “这样下去真的好吗,第三王权者赤之王周防尊,你的剑已经开始变得支离破碎了,再继续汲取石板的力量的话,十四年前迦具都陨坑事件将再一次出现——第四王权者青之王宗像礼司,你要放任他这么做吗?”比水流身化绿色闪电,高速运动躲避来自周防尊的攻击的同时扬声道,“比起我来,现在有更重要的事需要你去做吧?”

    比如,压制周防尊的力量,阻止他的剑进一步破碎。

    奶茶猫猫的视野和小八的视野重合,一边是红色的赤之圣地里周防尊愈发强盛的力量,另一边是天空上裂缝进一步加剧的赤色达摩克里斯之剑——小八心跳一顿,从属于无色之王的能力告诉她:再这么下去,迦具都陨坑事件极有可能会在镇目町重演!

    ……“偶然里的必然”也不要给我选这个必然啊!

    小八的脸色变得极其难看,这坑爹能力果然是真的坑爹!

    不对,坑一个都的人啊!

    事到如今那就只能……她不再多犹豫,奶茶色的猫猫看准一个时机,从藏身的巨大柱子后迅速窜出,无色之王的力量覆盖身上,直冲入赤色圣地里!

    “咦?”看到那一抹淡奶茶色的身影,比水流一怔,然后像是想到了什么,急速后退,见此,正担心周防尊的宗像礼司没有追击,而是保持防御的姿态戒备,同时分出一部分视线余光留在周防尊身上。

    这一看,就看出了问题:……尊脖子上那一圈奶茶色的毛是怎么回事?

    ——赤之王的毛领什么时候变的色?

    与此同时,安娜忽然放开了牵着八田美咲的手,扑到了小八怀里。

    白发红裙的小女孩抬起头和感应到身体这边有情况的小八对上了视线。

    视线交汇间,小八明白了她的意思。

    没有多说什么,她握住安娜的手,另一边jungle基地里蜷在周防尊脖子上的奶茶猫猫跟着同步发动能力:转移!

    以自己的两个分神体为中介,将周防尊身上过盛使得达摩克里斯之剑无法承担的力量,转移到安娜身上!

    三柄巨剑悬空的奇观中,赤色的巨剑忽然蒙上了一层淡淡的光,随后,它那原本宛若实体存在的剑身竟然变得虚幻了不少!

    与此同时,悬着黑色达摩克里斯之剑和无色的水晶达摩克里斯之剑的高台上空,隐隐约约的,出现了赤色巨剑的身影。

    “小八!”太宰治又惊又怒,就算他看不懂这其中的力量流转,但莫名出现在小八周身的赤色气息却昭示着他最不愿意去想的可能性——在黑发鸢眸的青年转开注意力的这一瞬间,御芍神紫趁机发起进攻,突破scepter 4的防线,磐舟天鸡则配合地从太宰治手下带走五条须久那。

    三人连同那只绿鹦鹉一起从天台边跳下,不知去向。

    太宰治只看了一眼三人离开的方向,便即刻抓住了小八的肩膀,赤色夹杂着没有颜色却昭示自己存在的空白气息在短暂的波动之后,同步消失。

    趴在周防尊肩头的奶茶猫咪身躯跟着消失。

    “尊……”宗像礼司低低地喊了一声,刚才那力量的变化……难道是他的错觉吗?

    “我想并不是青之王你的错觉,我也感觉到了。”比水流说道,“赤之王的力量被分开了,一部分停留在我们的面前,另一部分则去了远处。”

    宗像礼司将视线落在了站在前方的绿之王身上:“我以为你会趁着我的注意力不在你身上的时候逃走呢!”

    “没有逃走的必要。”比水流微笑说道,“虽然我还留有可以自由行动的力量,不过,我并不打算那么做——小八没有说服我放弃我的理想,但她成功说服了我重新思考我的理想是否会如我所想的那样美好。”

    既然小八做到了,那他自然会按照之前所承诺的那样,停止反抗。

    当然,是暂时的。

    非时院的人很快赶来,将用于王权者的拘束器放置在了比水流身上,把束手就擒的绿之王送到了国常路大觉面前。

    “很久不见了,第二王权者黄金之王国常路大觉先生。”因为力量压制失去了行动能力的比水流坐在轮椅上,抬头仰视这个国家背后的主人。

    “你知道我的时间不多了。”国常路大觉冷声道,“所以我会在我离开之前,尽可能地为这个付出了我所有心血的世界剪除让它变得不安定的因素。”

    在一边的小白担忧地看了一眼自己的挚友:“中尉……”在时隔七十多年的见面之后,国常路大觉就向他坦言自己的时间不多了——这是王权者的本能,就像三轮一言在疾病才刚刚出现端倪的时候就预见了自己的陌路一样,国常路大觉数年前就感觉到了自己身体的变化。

    “所以您要杀了我,以防我在您死后拿走石板吗?”比水流说道,“以您还剩下不超过三年的寿命,弑王的代价对您来说,并不是特别沉重。”

    弑王最为可怕的就是代价,击杀了同为王权者的人,那份力量给自己的剑带来的压力会导致达摩克里斯之剑从天空之上落下,其冲击力足以毁灭一个地区。

    十四年前的迦具都玄示已经向他们展示了王权者掉剑的可怕后果。

    但这份压力并不是一口气全压上来的,它有一个变化的过程,以黄金之王的力量而言,弑杀绿之王比水流会让他的剑出现裂痕,但若要发展成掉剑的程度,那至少要过几年时间才行——以他的寿命来说,那个时候,国常路大觉都寿终正寝了。

    王权者死亡的时候,达摩克里斯之剑就消失了,自然也不存在掉剑了。

    “我打算在我死前,剪除掉所有试图染指石板的威胁,自然也包括你,试图从我这里拿走石板的绿之王比水流。”

    明明讨论的是自己的生死大事,但比水流看起来似乎没有丝毫将要死亡的惧怕:“虽然小八成功说服了我重新考虑自己的理想,但您说得对,我的确还没有放弃获得石板。”

    “如果你打着的是自愿被抓进入御柱塔,盗走石板的念头,我劝你还是放弃吧。”小白笑了笑,道,“石板已经不在这里了,它在一个非常安全的地方,由一位非常可靠的人保管。”

    “感谢你的提醒,第一王权者阿道夫·威兹曼先生。”比水流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小白,“我很久以前就想和你见面了。”

    “还是叫我社吧,我比较喜欢这个名字。”小白拿手指挠了挠脸颊,无奈笑道,“如果是因为‘第一王权者’和‘在天上不曾落地七十多年’带来的神化印象让你想要和我见面的话,我很抱歉,我只是个逃避现实逃避自己责任的懦夫而已——现在你看到了。”

    “我原本是想和您合作的,我的理想不也是您曾经的理想吗?”比水流道,“我以前想不通您为何会放弃,现在我大概想明白了,您是和小八一样,认为不受节制的力量只会带来灾难么?”

    小白:“……虽然我很想说是,但……”他欲言又止:

    ——这位绿之王先生,你没发现你三句话里至少两句里会冒出某个人名,导致某个不在现场的人在他们的对话里出现频率高的吓人吗?

    小八打了个喷嚏:“感觉好像有人在背后念叨我?”

    “小~八~”太宰治用极为荡漾的语气说道,只是他牢牢抓着小八肩头的手诉说着与其语气完全不同的真实想法,“有什么要对我解释的吗?”

    小八:“……这个,太宰先生,我觉得我肩膀好痛,能不能轻点,另外解释的话我想等大家都到了再说比较好,这样就不用再解释第二遍了……啊,尊先生和宗像先生来了!”

    她朝那两位回来的王权者招手,原本抱着她的腰的安娜在看到周防尊的时候便立刻松开手,一路小跑着到了赤之王身边。

    “不要试图转移话题——而且我可不记得我教过你用这么烂的手段转移话题哦!”太宰治笑眯眯道,“另外,也不要试图萌混过关,对我撒娇卖萌没用的。”

    他是那种会被撒娇一下就心软的人吗?

    ——怎么说都得让小八对他撒娇个几天,那他才要考虑一下!

    被看穿心思的小八:ヾ(*ΦwΦ)ツ

    等到所有人都在这一处天台上集合,小八才解释了自己刚刚做了什么——主要原因是使用了能力后的小八暂时没那个力气转移,安娜身上外溢的赤之王气息也让吠舞罗的人不敢妄动生怕出什么好歹,天台的高度对于拥有特殊能力的众人来说也不算什么险峻地方,所以在没有商量的情况下,包括结束了战斗的宗像礼司和周防尊都到了这里。

    “其实宗像先生应该能够猜到的……”小八说着看向了青之王,后者推了推眼镜,“就和我当时遭遇狐魂的时候差不多的情况,我把一部分王权者的力量转移走了。”

    只不过那个时候,她是无意间将属于无色之王的力量转移到了自己身上,而这一次,她则是有意识地将赤之王的王权者力量转移走了——小八看到周防尊的力量太过强大已经有了掉剑可能性的时候,原本是打算将他的力量转移到自己身上帮忙承担(再怎么说她也才成王,论起达摩克里斯之剑的压力,她这边应该是最小的),但安娜扑了上来,在那个瞬间,小八看到了另一种可能性。

    白发红裙的小少女身后张开了巨大的虚幻的焰色翅膀。

    ——赤之王,栉名安娜。

    安娜有着成王的资质,有着承受王之力的能力——确认了这一点,而安娜自己也愿意这么做后,借助自己身处两地的两个身体,小八将原本准备转移到自己身上的赤之王力量转移到了安娜身上。

    “虽然王权的转让并不彻底,安娜目前应该是持有了一部分赤之王的王权权柄,以份额来说的话……”小八努力思索了片刻,给出一个大致的估算范围,“大约是四分之一左右吧。”

    “那尊先生现在……”八田美咲忍不住追问道,结果小八看过来的时候,他又缩到了草薙出云身后。

    草薙出云:“……”他们家小八田是真的纯情啊……

    要不是为了了解尊的情况,恐怕刚刚小八田根本不会开口插话。

    “目前来说没有掉剑的危险,但再继续汲取石板力量就不好说了,而且到时候不是尊先生一个人的问题,你要是掉剑的话,安娜恐怕也会跟着出事——所以,为了你自己,为了可爱的小安娜,为了自己如同家人一样的氏族,尊先生,请努力学会‘克制’这件事吧。”小八摊了摊手,笑眯眯道,“对‘王’来说,‘克制自己的欲.望’也是非常重要的一项技能呢!”

    赤之王只是扭过头,没说话。

    总之,jungle基地端掉了,绿之王束手就擒——这次作战差不多算成功了,唯一的问题是jungle的几位j级干部和灰之王凤圣悟跑掉了。

    “他们应该是去了‘安全屋’,而且怎么说呢……”小八有些困扰地卷了卷肩头垂下的长发,“恐怕这次出门的时候,他们就意识到了会有袭击吧……”

    ——明明jungle基地里食物充足,但磐先生却列了好多日用品和食物采购清单。

    既然不是用于jungle基地里的,那么,合理猜测,就是带去“安全屋”的。

    既然确认了各方情况都没问题了,这次的合作也可以结束了,聚集在天台的一行人这次没有直接从天台上跳下去,而是中规中矩地沿着楼梯走了下去。

    “对了,伏见先生。”小八叫住正要走的伏见猿比古,“这个还给你。”

    她的手里是那把当时用于挟持五条须久那的巴掌大小刀。

    是伏见猿比古善用的飞刀。

    作为暗器高手的武器,伏见猿比古的飞刀所用材质特殊,能够更好地导出来自王权者赠予的力量,换句话也就是说,也可以用于导出王权者的力量——考虑到小八对她自己的王权者力量掌控还不熟练,甚至连建立起来的“圣地”都弱得跟纸糊一样,当时伏见猿比古把易于隐藏的小刀给了她,多少算有一个防身手段。

    伏见猿比古只看了一眼,便收回了视线,没有伸手去拿:“没必要,你拿着吧,不要了直接丢了就行了。”

    说完,scepter 4情报组组长就快步上前,追上了宗像礼司的脚步。

    丢什么的……小八纠结地把小刀又收了起来,正想着之后去御柱塔接小白,就感觉头顶忽然飘来一阵阴云。

    抬头,青年的笑容比头顶阳光还灿烂。

    小八:“……那个,太宰先生,你听我解释……”

    白奶茶色长发的少女一边努力拖延时间,一边眼神乱转试图找到“死缓”机会,然后她看到了街边一家人潮涌动的书店。

    少女的表情在刹那间凝固。

    这个世界上有什么比面对太宰先生更可怕的事吗?

    有。

    那就是在面对太宰先生的时候试图转移话题四处乱看结果看到书店门口打出了巨大横幅广告,广告主角是你新书主角。

    你的笔名“桢姬八采”字体只比文名小了一圈。

    小八整个人都呆住了。

    哪怕是发现她心爱的陀思妥耶夫斯基大大变成地下盗贼团首领这么掉理智的事都没能让她愣成这副模样。

    虽然早就知道圆川书店似乎对轻小说市场很有野心,但是……

    她只是一个之前从来都没有过作品的新手三流小说家而已吧?!

    这种大推广不是应该给已经小有名气有过几本出版书的前辈头上的吗?

    为什么会落在《神使》头上?

    白奶茶色长发的少女呆住的样子太明显了,想忽视都忽视不了,太宰治心下疑惑,顺着她的目光方向看了过去,看到了书店外那巨大的海报:身着金白二色为主体的祭司服,手持绘有十字架花纹的书籍,黑发黑瞳垂目微笑的青年,背景是大片大片隐约能够看到种种怪物但仔细看去似乎又只是毫无意义图案的黑红色晕染。

    他在地狱中微笑。

    ——不期然,太宰治想到了这个描述。

    “你对那个感兴趣?”太宰治问。

    “看起来好像是书店新推出的重点推荐书籍啊!”草薙出云跟着停下脚步,“宗教题材吗?”

    “……我觉得草薙先生你的误解很大。”小八抽着嘴角,忍不住道,“不要看到个十字架就以为和宗教有关,你看那个海报的推荐分目啊!”

    草薙出云的目光落在了海报上的小字上:“……圆川书店秋季力荐轻小说《神使》?这不是宗教相关题材吗?”

    文名里都明明白白地写了神了。

    “关键是这个小说的分类啊!轻小说啊!轻小说里涉及宗教题材除了给人物加逼格还能是干嘛的!”小八扶额,“你以为是什么世界名著吗深入探讨宗教问题,我跟你们说啊,轻小说领域里出现宗教相关,除了加深中二程度就是装逼如风没有第三个可能!”

    毕竟轻小说销售主体对象就是群中二未毕业的学生啊!

    ——当然,这里最大的问题是,为什么这样的巨幅海报待遇会给《神使》啊!

    河间编辑有提到说要把她的书列入重点力荐名单,但她以为就算进了那个名单也就是排序靠后,毕竟圆川书店这次进军轻小说领域是真的花了大力气似乎还挖了其他已经成名的轻小说作家新作,可从现在这个海报来看,怎么感觉《神使》根本是进了第一阶梯……

    想到了什么,小八转头问道:“今天几号?”

    “九月一日。”经过的scepter 4成员好心说道。

    擦,开学日她直接缺课……哦,之前流说了宗像室长帮她请假了,那学校那边就不用担心了。

    努力把注意力从学校那边拉回来,小八回忆河间编辑之前提到过的新书面世时间:似乎是因为科技程度要比她原来的世界高了一大截的缘故,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黄金之王麾下的非时院所暗中支持的各行各业发展迅速的原因,这个世界的出版社工作效率要比她原先所了解的高得多——本来出版一本书从拿到原稿、编辑部一审二审三审、决定出版申请书号、拿到书号开始一校二校三校、校对完成交付印刷厂并准备宣传工作、印刷厂交付成品开始铺货面市,整个过程大概需要半年左右,有的甚至需要一年以上的时间,然而现在……

    小八回忆了一下,从自己被圆川书店看上签合同交付全本稿子就只花了不超过三天时间,之后似乎一周内就定下了力荐名单,河间编辑告诉她预热和铺货都是从八月底开始,大面积营销工作会稍迟几天看看销售情况之后再开启……

    这满打满算的不会超过十天,怎么忽然之间就拿《神使》当主要推荐对象了呢?

    在她在jungle基地里浪——不是,是被劫持的这段时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  正常日更+24000营养液加更的二合一大长章

    写完发现快五点了……算了,天还没亮就当它还是晚上!

    ps:……又看了一眼营养液,怎么感觉马上又要到了?

    你们是什么品种的魔鬼!?

    感谢在2020-03-23 00:12:12~2020-03-24 04:54:1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瓜瓢、蘑菇、织鹤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旖旎碎梦 300瓶;蘑菇 150瓶;123 145瓶;河七 130瓶;kmhyakr 88瓶;球球 84瓶;顾墨卿安 82瓶;陌路薄荷糖 80瓶;七色花 79瓶;伊佐那海、17252374 70瓶;某維 69瓶;夏云兰 68瓶;np什么的最有爱了、呵呵哒、夜雨声烦烦不烦 60瓶;滟楼 54瓶;就爱妮妮一万年、凉月 52瓶;玄萤、懒觉睡不够、阿瑶、梓竹瑾墨、只猫 50瓶;梓楸 45瓶;幻一、叫我大王、咕 40瓶;浅洛尘、糖醋排骨 34瓶;celistine、 秋色~、笙弦绕歌。、苏瑾之、酒醒猫、灀瞳、身高差 30瓶;细雨中的蔷薇 28瓶;糯米团 25瓶;药剂 24瓶;云中雁书 22瓶;顾言南邻、一只咕咕咕、阿萤、余烬、白瑾、与君白止、糖烟好饿、cc之歌、月棠、月舞琳琅、杯莫停、松子的木夏、27514304、novem、阳光彩虹小白马、水果貓、墜落的小星星、daila、你冲锋我后盾、落雨裁风_羽、陀思想、酒楼兰、为什么我还是学渣、锦叶予、叫支支的兔子、绯绯 20瓶;心之海、美人为劫、雨过天晴、杭舟 18瓶;lili云 16瓶;书慕安、一叶满天堂 15瓶;holmes 14瓶;今天也是混吃等死的一 12瓶;云端、从今起是个xz黑、燕鱼凉、兰桂、小垃圾、雪之虚凤、wllll、大音希声、fire、书荒、娇鹤子、风起、34764979、岸芷汀兰、曦霷、猫怂怂 10瓶;绿绿、长安火晶柿子 9瓶;是驯鹿呀、雪线&朔月、九幽 8瓶;织鹤、肖肖 7瓶;西望山 6瓶;幽莲花暖、人间失格、安浅、在春天种下了仙人掌、路上有你、研說 5瓶;忘川、不眠的海贼 4瓶;潇潇、forest、てあしへ、有尔存焉 3瓶;吃土少女在佛系、槿妤、司空悠婷 2瓶;繁花半里、催更的读者君、半月、星光、彼时记忆雾时花语、银中引、居击、味儿甜、阿卡林、本人已死的阿宅、黎笙、brandy、creators、翩然入市、锦华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生活不易,猫猫叹气相邻的书:我在星际直播荒野求生最A团宠[娱乐圈]走丢的乱步大人大唐双龙之碧秀心夏季八写4C度冰见龙血里鸢被渣后我风靡了娱乐圈团宠无限综艺大臣们逼我当男后关于我成为鬼杀队剑士的这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