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第 97 章

【书名: 生活不易,猫猫叹气 97、第 97 章 作者:伶人歌

强烈推荐:动力之王超能右手攻略极品腾飞我的航空时代一路凡尘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重生校园神棍:帝少,算个命!穿越星际妻荣夫贵     拥有力量, 去夺取他人幸福的世界……原来, 小八眼里的他的理想, 是这样的。

    比水流抬头, 地底下是看不到天空的,只能给看到废弃的却被他改造过的下水道工程那高高的穹顶,以科技为装饰,光芒璀璨。

    “我只是想要公平而已,公平的世界, 大家都拥有一样力量的公平的世界。”比水流说道, “就像游戏, 每个角色的初始属性都是一样的, 但最后能够走到什么地步,都由玩家自己来决定,而不是在最初的起跑线上, 有的玩家拥有强大的超能力被尊为‘王权者’,而有的玩家哪怕走到了终点依然无法得到一丝一毫的力量。”

    这个世界上有超能力,有怪人, 有学园都市,有英雄协会……超过八成的人类拥有称之为“超能力”/“异能力”的特殊能力, 但绝大多数人的力量于他们的生活并无多少添色增彩, 能以时速五米的速度移动不超过五百克物品的念动力, 可以扭曲注视着的物品但最多只能弯折钢勺的魔眼,能够听到蚂蚁的身体里液体流动的声音但无法过滤掉其他声音以至于只能从小戴着特殊耳罩才能正常生活的“强听力”……这些能力可以称得上是“超能力”,但和那些抬手间毁掉半栋大厦, 甚至能够造成70万人死亡的强大能力比起来,这些力量毫无可取之处。

    但因为这个世界的日渐魔幻,怪人入侵下随时会被毁灭的城市,这让人们越发追求强大的力量,强大的特殊能力,强大的超能力者生来接受仰望,毫无特殊能力的人们则被优先保护,而那些拥有着可有可无的特殊能力的人,他们的立足之地又在哪里?

    “我并不打算包容每一个人,小八,我只是想给那些试图改变自己命运的人一个机会,至于那些有了机会都自己放弃的人,并不在我所瞩目的范围里。”比水流说道,“我想给所有人一个公平的,可以自由选择的世界。”

    “但这个世界上没有完全的‘自由’——流,你还是不明白。”白奶茶色长发的少女叹了口气,抬起手。

    五条须久那只感觉到喉间似乎抵上了什么冰冷的东西。

    “就像如果我想要自由,离开这里,势必会伤害到别人一样——如果这个别人是流你视作家人的氏族呢,流,你有觉悟,将自己重要的氏族成员也一并摆在棋盘上,并在他们死于别人的‘自由’之下时,说一句‘每个人都是自由的’吗?”

    五条须久那一愣,不敢置信地看向表情没有多少变化的少女。

    ——一枚小巧的飞刀被她握在手指间,抵在他的要害喉口。

    绿鹦鹉的眼瞳一动,翅膀才刚刚有抬起的迹象,就听到白奶茶色长发的少女冷声道:“你想用须久那的命来赌是我的速度更快还是琴坂的速度更快吗?”

    鹦鹉正要展开的翅膀僵住,不再动弹。

    “小八,你应该知道这只有两败俱伤一个下场。”绿鹦鹉里的嘴里吐出了比水流的声音,“紫的斩击不会比你慢,你只是趁着须久那没有防备你才得手的,但如果你真的对须久那动手,在你伤到须久那的同时,紫的刀也会同步斩下你的脑袋。更何况……”

    他微微停顿了一下。

    小八感觉到自己脑后抵上了一个冰冷的金属物品——是枪管。

    “大叔我只是去付账慢了一会,你们这是怎么了?”磐舟天鸡无奈地笑道,手里握着的银白色枪管却纹丝不动地抵在小八的后脑勺上,保险已经被打开了,他的食指搭在扳机上。

    灰色的雾气开始在高台上弥散开来,哪怕是烈烈的风都不曾吹散这些看似轻飘飘的雾气。

    这些雾气仿佛有自己的意识,自动朝五条须久那靠拢,试图渗入到他的皮肤表层,从锋利的刀刃下保护他。

    “磐先生也在。”

    底下大街上一阵骚乱,隐约能够听到有人在高呼“这里也有!”

    高台上的天空中,时隔十三年再度现世的黑色达摩克里斯之剑上蒙着灰蒙蒙的雾气,重现于此。

    “‘灰之王’的力量是守护,你无法突破磐先生对须久那的保护,哪怕吠舞罗和scepter 4的成员都赶去帮忙,也不行——将军,小八,你没有胜算,连两败俱伤都做不到。”

    伴着绿鹦鹉的话语,杂乱的脚步声从天台入口那传来,是吠舞罗和scepter 4的成员,领头的分别是草薙出云和淡岛世理,红裙白发的安娜紧紧依偎在草薙出云身边,目光却忍不住看向远方那悬于天际的赤色巨剑。

    伏见猿比古没有跟上来,他在楼下的scepter 4车里观测数据,当灰之王的达摩克里斯之剑出现时,所有仪器就开始尖叫:威斯曼偏差值出现了!

    “‘王’么……”伏见猿比古看着屏幕上显示的数据,咬着牙笑了起来,只是那笑容着实勉强,“能和‘王’对话的,只有王……”

    “能和王对抗的,也只有王,氏族成员再多,哪怕是仅次于王下的第一人,也无济于事,只会徒增伤亡。”绿色的鹦鹉口吐平静的人语,“小八,就算你瞒过了我的眼睛和耳朵将消息传递出去,把jungle基地的位置告诉了scepter 4的人,甚至还断掉了基地里的电源供给让防护系统失效,从而让青之王宗像礼司先生和赤之王周防尊先生联手闯入jungle基地里——虽然我还没想明白你是怎么做到这些的,不管过程怎么样,从结果来看,到这一部分计划为止,是你的先手。”

    “但现在,黄金之王还在御柱塔,白银之王并不擅长攻击而且他也不在这里,你身边没有能够和磐先生对抗的同等级的身为王的‘棋子’。”

    “是你输了,小八。”

    投鼠忌器,草薙出云和淡岛世理不敢妄动:他们距离远,哪怕动手速度再快,也快不过和小八零距离的磐舟天鸡的枪里的子弹!

    白奶茶色长发的少女仿佛没有感觉到后脑勺上抵着的枪管,神态自若地抬头仰望天空上那柄悬挂着的黑色巨剑:“这就是‘灰之王’的达摩克里斯之剑吗……唔,外形有点接近十字架啊,不过护手呈现的是羽翼状,是因为‘凤凰’和‘教堂’吗?石板选王是看王本身的特质和达摩克里斯之剑能不能对起来吗?”

    “是讨论我的剑形状的时候吗?”磐舟天鸡稍稍松了松抵着她后脑的枪管,苦笑了一下,“你这小鬼真的是从头到尾都毫无紧张感啊……”

    当初被他带去jungle基地的时候也是这样,似乎有恃无恐一样……嗯?

    有恃无恐?

    虽然是背对着磐舟天鸡,但小八就像是后脑勺上长着眼睛一样,第一时间注意到了他的变化:“哎呀?发现不对了吗?这不是仔细想一想还是能想明白情况的么,为什么要把所有思考相关的问题都交给流来思考呢?作为大人引导未成年的职责都被你吃了吗?‘没用的大人’这个称呼是真的没说错呢!”

    磐舟天鸡来不及说话,御芍神紫握着剑柄的手紧了紧:他感觉到了一股似曾相识的力量……

    这片属于无色之王的力量地界里,有一股新的力量涌入。

    同为王权者的力量!

    ——不可能啊!青之王和赤之王在小流那里,黄金之王和白银之王不在这里,磐先生是灰之王,那余下的就只有……

    御芍神紫难以置信地抬头,天空之上,在那柄黑色的宛若变形的十字架达摩克里斯之剑旁,出现了一柄新的长剑。

    通体都是透明的水晶长剑,从剑柄处延伸出两条长长的鸟类翎毛一样的水晶装饰垂下,阳光照射在它的剑身上,折射出七彩的霓虹光晕。

    宛若在彩虹中诞生的水晶之剑。

    曾经是三轮一言氏族成员的御芍神紫不是第一次看到这柄剑的模样,但这是他第一次在一个少女身上感受到那股对他来说曾经意味着“家”的力量:“……无色之王!”

    磐舟天鸡难以置信,刚要重新握紧枪支,但搭在扳机上的手指忽然抽痛,让他的动作慢了一分——就趁着这个功夫,原本被他抵着脑袋的少女一步上前,将呆愣住的五条须久那带到一边,自身也从反应不及的御芍神紫的攻击范围里脱身。

    “不要动呦,小朋友。”在小八松开手的同时,黑发鸢色眼眸的青年笑眯眯地把手搭在了五条须久那的肩头。

    灰发小少年冷笑:“就凭你也……?”他刚想要动用氏族力量脱身,却发现——力量,消失了?!

    怎么回事?!

    作为jungle的j级干部,他和那些任务失败就会被流收回力量的普通成员可不一样,力量是不会因此消失的!

    但现在,他感觉不到流给予他的氏族力量了……

    对了,这个人,这张脸,他在魔人给的资料里看到过!

    “横滨武装侦探社的……太宰治!”五条须久那咬着牙叫出男人的名字。

    能力是无效化!

    他把自己的力量无效化了!

    “那么,重新做一下自我介绍。”

    白奶茶色长发的少女见太宰先生已经帮忙控制住了五条须久那,这才将目光重又落在磐舟天鸡和御芍神紫身上。

    “初次见面,我是继狐魂后的新任无色之王,目前职业是学生,请称呼我‘小八’就可以了。”

    作者有话要说:  看了一眼,营养液快到24000了,再低头看自己存稿,空空如也……

    qaq

    心疼地抱住胖胖的自己.jpg

    感谢在2020-03-21 23:48:48~2020-03-23 00:12:1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催更的读者君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梓竹瑾墨 50瓶;ajiao、鬼月乐、南云熏、鸢尾、蜜柑、乘云成烟 20瓶;阿尔加 15瓶;不知、destiny、烧烤味的蟹老板 10瓶;绿绿、moonpie 5瓶;阿翎、蘋袖 3瓶;黎笙、银中引、安之悦、月之族、锦华、锦叶予、司空悠婷、催更的读者君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生活不易,猫猫叹气相邻的书:我在星际直播荒野求生最A团宠[娱乐圈]走丢的乱步大人大唐双龙之碧秀心夏季八写4C度冰见龙血里鸢被渣后我风靡了娱乐圈团宠无限综艺大臣们逼我当男后关于我成为鬼杀队剑士的这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