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第 91 章

【书名: 生活不易,猫猫叹气 91、第 91 章 作者:伶人歌

强烈推荐:腾飞我的航空时代超能右手动力之王攻略极品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一路凡尘重生校园神棍:帝少,算个命!穿越星际妻荣夫贵     “喀秋莎?这个名字……你是俄罗斯人?”高中生侦探丰富的知识储备立刻让他意识到了这个名字的归属国家。

    “不, 我并不是外国人, 如果是我的名字给你带来这样的误会的话, 我很抱歉。”白奶茶色头发的少女阖目微笑, “另外,我还不能够被称为神职人员,请不要对我的职业产生误会。”

    ——嗯,我就是个来解个围的,穿这身不正经修女服只是某个没用的大人的不良爱好, 千万别因为我对神职人员产生什么误会啊!

    目暮警部“哎、哎?”了一下:“不、不是神职人员吗?”

    “如果是已经誓发终身愿的修女的话, 方才的自我介绍就该是‘喀秋莎修女’了。”少女没有丝毫被误会的负面情绪, 语气平和地微笑着解释道, “暂且只能说是信徒呢,主对我的考验尚未结束。”

    工藤新一陷入了困惑之中。

    他感觉这个人很像小八,但看目暮警部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这种相像:这很正常, 在将原本深色系的头发改成了浅色系,引人注目的异色双瞳也跟着变幻成了珍珠灰色,再加上那身非常违背“日常”的改良式修女服, 不是特别熟悉的人都无法察觉到“喀秋莎”和“小八”之间的相像感。

    毕竟这世上连亲妈都认不出来戴了假发美瞳换了衣服的coser,就不要对目暮警部太高要求了吧……

    工藤新一还是凭借着他出色的洞察力才察觉到二者之间的相似之处的。

    但也只是模样上的相似之处:鼻梁的挺直, 脸颊的弧度, 微笑的唇形……

    在神态上, 两者毫无相像之处。

    ……小八她难道有个从小失散的兄弟姐妹被教会捡到培养成了信徒吗?

    工藤新一忍不住想。

    奈何自从上一次见面之后,那小孩就不知所踪了,他还以为她被什么人给掳走了, 差点要报警的当口,目暮警部告诉他,scepter 4那边找小八协助事件,因为事态紧急,没来得及和他打招呼就离开了,工藤新一这才算放下心来。

    scepter 4是什么地方,他大致知道,能够涉及到那里,很有可能是和超能力者有关的事件——那些scepter 4的人在大部分情况下会称之为“权外者”——也不知道小八会在其中起什么作用……难道是因为她新近发现的强攻系异能被scepter 4看上准备作为苗子预定了?

    信息太少,哪怕是名侦探也无法断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工藤新一只好把种种猜测都放在心里。

    暂且压下对自己助手的牵挂,工藤新一看向这位少女,旁边的目暮警部已经开始提问了:“你说你不认识这兄妹两人,为什么你能注意到那个小妹妹的需求,还吩咐服务生在保持和他们的距离的前提下与他们搭话,还特意点名了‘母婴室卫生间’?”

    兄妹二人也跟着看了过来,空太注意到这个白奶茶色头发的少女身上的衣服,开始对自己和白最初的判断产生了怀疑:难道,真的是修女,而不是什么二次元爱好者?

    “观察到的。”少女抬起手,指了指自己珍珠灰色的眼眸,“我注意到的时候,那位白发的小朋友正紧紧贴着她哥哥的腿一点点地挪动,那种姿势让我猜测她需要一点帮助。”她说道,没有具体描述,但工藤新一和目暮警部想了想,也能想象得到一个急于上厕所却还忍耐着不让人发现的小孩子的动作和神态。

    “然后我发现他们兄妹二人在人群靠近的时候都会呈现出不约而同的紧张和难以掩饰的恐惧,虽然表面看起来两个人都板着脸没什么表情,但仔细看会发现妹妹哥哥的额头鬓角都已经沁出了汗水。”

    今天的天气很适宜,至少不该是穿着正适合这个气候的短袖的人会感觉到热的程度。

    那么,这就只能解释成是紧张导致的出汗了。

    “这不像是普通的怕生,而且我看到他们两个人从头到尾一直紧紧握着对方的手,哪怕是在人流并不密集的地方也是如此,这种对安全感的匮乏让我猜测,如果是普通的卫生间的话,可能那个孩子会在使用上产生一定的困难,所以我询问了服务生,得知这里有母婴室卫生间,便让他帮忙告知了兄妹二人这件事。”

    还有一个没有说出来的原因是,小八看出来那两人关系非常好,正常来说妹妹如果有了什么困难会第一时间告诉哥哥才对,但她却选择自己忍耐,这一方面说明她不想给哥哥添麻烦,另一方面也说明了她的困难可能是哥哥也难以解决的,把这两者连同前面几点联系在一起进行思考,小八得出这对兄妹对对方的依赖可能远超常人,或许是到了难以分开的地步,这才是她去询问服务生母婴室卫生间的根本原因。

    ——不是母婴室卫生间的话,妹妹可能完全没有办法正常解决生理需求。

    目暮警部点点头,接受了这个说法:他们之所以怀疑空太的身份,只是因为在这个咖啡厅里,只有他和他妹妹真白可以说是“离奇出现”的——因为正好需要使用卫生间,又正好因为妹妹的个人原因不得不使用最靠外的母婴室卫生间,正好死者死在了母婴室卫生间门口,这些个“正好”实在太多了,多得让人心生怀疑。

    “感谢几位的配合,麻烦暂且留在这里,我们后续可能还会有一些需要询问的事。”目暮警部合上用来记证词的小本本,正要再说什么的时候,高木警官从男卫生间探出头来,喊道:

    “警部!我们发现了染血的球棍!疑似是凶手用以打击死者的凶器!”

    “什么!”目暮警部和工藤新一震惊,立刻跑了过去。

    见新发现的凶器吸引了那两人的注意力,白奶茶色头发的少女悄悄松了口气,转过身来看空白兄妹的时候,面上已经带出了歉意的表情:“抱歉,我当时只是想帮你们,没想到反而让你们陷入了这样的麻烦里……”

    兄妹两人沉默地对视了一眼,忽然,白发红眼的妹妹点了点头,那个身为哥哥的年轻人抬起头来,低声说了一句;“撒谎!”

    他的声音很小,小八一时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

    “你撒谎。”空太没有看她的眼睛,而是躲避地挪开了视线,低声快速地说道,“你根本不是什么信徒!”

    小八歪歪头,这会儿工藤新一注意力都在男卫生间里的凶器上,根本不可能看懂这边的情况,她也懒得维持修女的c,小小地放飞了一下自我:“哎?为什么这么说?”

    虽然是在疑问,那双珍珠灰色的眼睛里却盈满了笑意,似乎是在期待着他的答案一样。

    ——为什么会期待他戳穿她的谎言?空太少有地感觉到了疑惑,但现在不是细究这个的时候:“这种衣服才不是修女服!”

    ——二次元cos才会有这种版型的衣服。

    白奶茶色长发的少女笑了起来:“不哦,是一个神父给我的——虽然是个堕落得连主的教诲都遗忘了,已经无法担当起‘领路人’职责的堕落的没用大人,但他的确是神父呢。”

    “以基督教信徒的信仰,怎么会接受这样的改良啊!”

    “我只说我是‘信徒’,可没说我是‘虔诚的信徒’哦!”小八笑了起来,“没撒谎呢!”——在这一点上没撒谎而已。

    她在内心补充道。

    ——狡辩。

    空太认识到了这一点,这个修女打扮的人在狡辩,她嘴里根本没一句真话,如果是在gal game里这样时而悲天悯人笑容柔暖时而游戏人间眼神狡黠的修女,绝对会是人气前三的攻略角色吧……

    “就算是现实里我似乎也很受欢迎呢,虽然我平时并不是这个样子的。”小八说道,在空太愣住的表情里,她补充道,“你刚刚把你心里话说出来了。”

    空太:“……”

    平时和妹妹一起宅家里习惯了互相交流看到的任何情况,一时没有注意,竟然直接说出口了……

    封闭心灵固守家中之前不小心说破身边人的真实想法时那些厌恶的眼神又一次从记忆里浮现,少年颤了颤身体,几乎条件反射想要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说出来的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这个不能说……

    “但是,‘没有一句真话’这个说法我是要驳回的,”小八抬起手做出了一个“x”的动作,“那些都是真话哦——我的确不是神职人员,是个‘不虔诚的信徒’——只不过是‘有所保留的真话’!”她弯眸一笑,“这是‘话术’,毕竟我也不是很喜欢骗人这件事。”

    “但你看起来对那个高中生侦探没看穿你这件事还感觉很高兴啊!”空太脱口而出,话出口了才意识这是不该说的——这是不能够拆穿的别人的心理想法!

    “毕竟看着一向自大的人简单地被眼睛欺骗,就感觉很有趣嘛!”少女笑盈盈道,随后她在微笑的唇前竖起一根手指,做出噤声的动作,“不过要对他保密哦——这不但是为了你们好,也是为了他好。”

    两人愣愣地看着她点头,兄妹二人视线交触,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已经踩到两次雷了,两次被拆穿真正的想法,但这个人没有生气……

    “说起来,”少女像是想到了什么,道,“我一开始以为你们是无法流畅表达自己的意思所以才躲避人群,但从刚才来看,你们是可以和人做正常交流的,那为什么这么抗拒人群呢?”

    兄妹二人顿时沉默了。

    许久,被空太抱在怀里将脸藏在哥哥怀里的真白低声道:“……超粪作,为什,么要,玩……”

    超粪作?把现实比作游戏……小八若有所思。

    虽然她也觉得现实这个游戏开发商贼不负责还不管售后有bug也不修,不过显然这两位现实ol玩家的反对意见比她更严重,如果是这样的话……

    用他们习惯的思维,来尝试替换看看,也许能帮助到他们……

    空太看着那边正忙碌着的警员,眼神有些空洞:“这种毫无规则的游戏……”

    无缘无故地就死人了,无缘无故地就被当成嫌疑人了,无缘无故地……所有的一切发生都毫无前兆。

    有句话叫做“只有小说才需要逻辑,现实不需要逻辑”,何等贴切。

    如果这是一个侦探游戏的话……

    “如果这是一个侦探游戏的话,作为被误卷入案件的初出茅庐的侦探主角,你,现在就要开始着手解决这个案件,洗刷自己的嫌疑了吧?”

    空太睁大了眼睛,他怀里的真白也是一脸怔忪的模样,两个人呆呆地看着刚刚说出了对其他人而言极为莫名其妙的话的少女。

    “你在……说什么傻话?”空太难以置信,真白脸上虽然没有多少表情,但略微加快的语速也表现了她的震惊:“……这是,什么,烂作,开头……”

    “不可以在还没玩一款游戏之前,就以主观意识判断它好不好哦!”白奶茶色头发的少女面上又挂上了方才那种温柔悲悯的笑容——空太怔了怔,看向男卫生间方向,果然,那个高中生侦探正从里面走出来。

    非常敏锐地意识到了我的语气转变的源头……她轻轻地笑了一声:“玩玩看?”

    空太难以接受地晃了晃头:“你在说什么啊……洗刷嫌疑什么的,我现在可还被怀疑是凶手呢,在现场到处窜不是会被警员直接看管起来吗!这种开端就限制主角行动的侦探游戏……”

    “因为是嫌疑犯,所以不能乱走,只能够倾听警员们的谈话,偷偷注意到他们收集的物证,努力从中找出可以证明自己清白的证物——不是很符合‘被冤枉的侦探’身份吗?我觉得这个游戏的‘浸入式体验’做的不错呢!”少女微笑道,“还是说,你们判断一个游戏的好坏,是它的难易程度,如果不是嫌疑人就能够更加自如地行动,从而更容易闯关成功?”

    真白抓紧了哥哥胸前的衣服:“……没有,规则,不能,判断,输赢……”

    “有哦,找出凶手,目标很简单吧?”白奶茶色长发的少女说出了会让兄妹二人想要暴打她的话。

    “开什么玩笑……如果找错了,让人蒙冤了呢!现实可没有谁能保证有‘正确答案’啊!”空太难以抑制心中的恐惧:这个人、这个人把人命当成了什么!

    第一时间考虑到了这一点……小八阖目微笑,正如她所想的,是两个知道什么是现实、什么是虚拟、分得清现实和虚拟,拥有普世价值观的好孩子。

    没道理不给好孩子奖励的,是吧?

    “请别忘了系统npc哦!”少女笑着指了指自己,和远处那个正沉思的高中生侦探,“npc侦探手中握有正确答案,如果你们找出来的答案是错的,那就是game over了。顺带一提,我已经知道凶手是谁了,他也是,只不过他目前还没想清楚凶手的手法——你们要赶在系统npc侦探解决事件之前解决它,否则‘时间一到’,也是你们的败北。”

    ——不用顾忌,尽情去猜想,如果你猜错了,我和那位高中生侦探会纠错的。

    这样,你(们)就不需要担心会冤枉人了。

    真白颤抖着抓住了空太的手:“……哥……”

    空太握紧了真白的手。

    ——为什么觉得现实是个垃圾游戏?

    ——因为这个游戏规则和目的都不明了,没有目标没有参数不知类别,无视规则的家伙以一副唯我独尊的嘴脸处在高位……

    但是。

    “不同于那些侦探和助手的搭档,这次的主角虽然也有两人,但他们互为助手,互为侦探:兄长拥有着洞彻人心的观察力,擅长解读人们的语言和真心,须臾间就能够察觉到嫌疑人们之间的鬼波暗流,这份才能在他找出凶手的动机过程中如虎添翼。”少女轻声说道,“而妹妹则更加擅长逻辑思考,强大的计算能力让她可以将种种不起眼的细节拼合成完整的一幅画,再现凶手的手法。二者缺一不可,所以这是以二人之身、行侦探之事的侦探的故事。”

    兄妹二人意识到,这是她在说“主角设定”——在这款侦探游戏里,主角(玩家)的设定。

    如果,有人明确了它的规则和目的,给出了目标,有了限定,知道了类别,无视规则的家伙被剔除局不得过来捣乱……

    颤抖的手奇迹般地镇定了下来。

    似乎是看到了什么很棒的景色,小八弯了弯眸子。

    “嗯,斗志昂扬的样子才适合当侦探游戏的主角。不过要加快动作了哦,时间不多了呢!”白奶茶色长发的少女指了指远处一脸沉思模样的高中生侦探,珍珠灰色的眸子明亮若水,“不知道什么时候,或许只是旁人一句无心之言,正困扰着的npc侦探就会豁然开朗,破开谜题。”

    “到时候,就是你(们)的败北了。”

    “如果是游戏的话……”哥哥将妹妹放下,站了起来。

    白发的小女孩在地上站稳,原本半阖透着惧怕的面上,眼睛已经完全睁开,满是认真:“‘空白’永不败北!”

    不错的宣言。

    修女装的少女将手放在了面前的圣经上,阖目微笑:“那么……”

    游戏,开始。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3-16 03:05:50~2020-03-17 00:17:3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在下叶良辰、瓜瓢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桢姬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知岚而上 56瓶;阿乔 54瓶;不羁疏影 50瓶;玲珑 30瓶;短刀都是小天使 26瓶;黑徵 24瓶;白瑾、笑笑、余生皆假期、无壳蜗牛、26241764、燕子 20瓶;小垃圾、蝶殇、飞雪的夏日、uni_呱太、药剂,、催更的读者君、仄郴、挽月、可爱钱多多 10瓶;笙弦绕歌。 9瓶;jojo 7瓶;珂 6瓶;山之阿 5瓶;栤 4瓶;伦敦的雨、卷卷呀、马甲日抛、有尔存焉 3瓶;叶夙钰、娇鹤子 2瓶;依然墨然、乔安、零度心雪、me、银中引、creators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生活不易,猫猫叹气相邻的书:我在星际直播荒野求生最A团宠[娱乐圈]走丢的乱步大人大唐双龙之碧秀心夏季八写4C度冰见龙血里鸢被渣后我风靡了娱乐圈团宠无限综艺大臣们逼我当男后关于我成为鬼杀队剑士的这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