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第 89 章

【书名: 生活不易,猫猫叹气 89、第 89 章 作者:伶人歌

强烈推荐:动力之王攻略极品超能右手一路凡尘腾飞我的航空时代重生校园神棍:帝少,算个命!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穿越星际妻荣夫贵     磐舟天鸡一僵:

    刚刚他说了什么?

    陀……陀什么来着的?

    刚刚那一长串是个什么玩意?

    他只是走神了一瞬, 就感觉好像有什么超长的名字飞过去了——早知道俄罗斯人名字超长, 但没想到能长到这份上啊!

    “须久那……”磐舟天鸡超小声道, 试图场外救援。

    “我没听。”五条须久那不假思索道, 他跟过来主要任务其实是写作监视读作陪玩小八,所以他注意力都在旁边的白奶茶色头发少女身上,以防他一不留神对方就给scepter 4传递出去了什么信息。

    刚刚魔人的自我介绍他根本没注意。

    场外求助对象把问题踢了回来。

    磐舟天鸡:“……”要你何用!

    “费奥多尔·陀思妥耶夫斯基。”白奶茶色头发的少女面无表情地在他身后小声重复了一遍。

    没想到最后居然是小八救场,磐舟天鸡如蒙大赦:“哇,谢谢啦小八, 亏得你能一下子记住这个名字。”他随即看向不知怎么的嘴角弧度似乎又略微上扬了些、显然心情很好的“魔人”先生, “初次见面, 陀思妥耶夫斯基先生, 我是磐舟天鸡,代表jungle而来。”

    趁着磐舟天鸡和陀思妥耶夫斯基交涉的时候,五条须久那感觉到自己的衣角被扯了扯, 他一怔,转头看向身侧的少女:以防一直盯着她让她不自在,五条须久那有注意移开视线, 但感知依然停留在小八身上,所以她刚伸手的时候他就注意到了, 只是没想到……

    是来拉自己衣角的。

    ……怎么说呢, 现在的心情有点微妙的高兴, 像是一转头发现有只奶茶猫猫正在蹭自己一样。

    “咳,怎么了?”五条须久那清了清喉咙,压低声音问。

    白奶茶色头发的少女露出为难的表情:“我并不是很想知道jungle的机密, 而且对这种商谈场合……”她拧着眉头努力抑制住自己不适的情绪,“须久那可以陪我到旁边空着的咖啡桌等磐先生吗?”

    这个要求完全没有问题!

    “流没说要你回避就是他认为没有必要让你回避,不过你自己不想听也无所谓啦!”五条须久那说道,然后和磐舟天鸡打了个招呼,“磐大叔,我和小八去旁边等你们。”

    磐舟天鸡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费奥多尔·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目光就看了过来:“是我们聊得太严肃让这位小姐感觉到无聊了吗,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很抱歉,这位可爱的小姐可以去那边的位子上稍等片刻,我们这很快就好了。”

    他说着朝旁边示意了一下:另一侧离这边有些距离的空咖啡桌,是他和比水流约定好见面时的备用计划之一,磐舟天鸡也知道,让这孩子去那边的话,原本流用于防范其他的计划可以全套放小八身上,基本不用担心她可以趁机逃走或者传递消息。

    “可以呦,那就谢谢你了,呃……”小八迟疑了一瞬,这里理应接上对方的姓氏加敬称从而表达自己的礼貌感谢,倒不是她忘了对方名字——说实在的她忘了自己名字都不会忘了这个名字——而是……

    还是没办法对着这个人喊出陀思妥耶夫斯基大大的名字来。

    她的陀思妥耶夫斯基大大是俄国历史上最伟大的小说家没有之一,展示人类精神的最高境界,被现代派作家视作先驱和导师,才不是什么地下盗贼团首领呢┭┮﹏┭┮。

    青年嘴角的弧度微微一敛,在被注意到这个异样之前,他便收敛了起来,适时道:“您可以称呼我为‘费佳’。”

    喀秋莎明显记得他的全名,但却不愿意称呼……为什么?

    保持着面上表情不变,陀思妥耶夫斯基一心二用思索起了这其中的可能性,小八则是为了能够免于这个称呼而微微松了口气:“好的,非常感谢您,费佳先生。”

    费奥多尔的昵称吗?这倒还好,毕竟全俄罗斯叫“费奥多尔”的人数不胜数——人家俄罗斯留里克王朝末代沙皇都叫“费奥多尔”呢——昵称“费佳”的不是一个两个,只要不是和费奥多尔·米哈伊洛维奇·陀思妥耶夫斯基这个全名对上,她都可以接受。

    和磐舟天鸡也打过招呼之后,五条须久那和小八一起到了另一侧的咖啡桌边:“服务生,菜单。你想吃什么?”他说着看向对面的白奶茶色头发的少女。

    “唔……”小八的目光落在菜单上的“蓝莓蛋挞”上,好不容易才艰难地将视线挪开,“那就……慕斯蛋糕片吧,配冰镇的蓝莓茶。”

    ——最大的弱点绝对不能暴露!

    “照她说的记。”五条须久那把菜单交还给服务生,继而道,“你还真喜欢甜甜的东西,小孩子吗?”

    “喜欢说自己不是小孩子的才是真小孩子,作为一个成熟的大人,我为什么要掩盖自己对甜味的喜爱?”白奶茶色头发的少女一本正经道。

    五条须久那:“……行吧,十四岁还没满十五岁的大人小姐。”

    “……”

    可恶,虽然如果算上上辈子可能年龄三开头都要打不住了能变年轻是好事,但……怎么感觉那年龄被说得好讽刺啊!

    小八生气地用端上来的慕斯蛋糕片压下了自己的恼火,习惯性地以余光打量四周:这算是被太宰先生训练躲避摄像头的时候遗留下来的习惯吧。

    为了避让开镜头,势必要对周围情况有足够的了解才行,所以她现在已经非常习惯观察四周环境,将种种细节记忆在心里并根据假设推演出种种应对措施,比如万一出现失火了啦,突然地震了啦等等一系列意外情况的时候,就可以第一时间选择最正确的应对方法。

    ‘我手上有一枚硬币,现在我把它藏在了其中一只手的手心里——现在,小八猜这两只手里,哪只有硬币呢?’有着柔软蓬松的黑发和鸢色眼眸的青年将自己两个手都握紧成拳头,手心朝下,展示在她面前,示意她选择,‘猜中的话我就带小八去横滨中华街吃你喜欢的那家店料理哦!’

    叼着冰茶吸管的浅茶色眼镜少女看看两个拳头,又看看青年毫无破绽的笑容,她想了想,把自己的手放在其中一只手上:‘我猜这个手里有硬币。’

    黑发青年笑容不变,将另一只手翻转,掌心朝上,摊开,里面正放着一枚一百元硬币:‘好可惜,猜错了呢!’

    ‘不,我觉得我没有猜错呢!太宰先生不如把手摊开来让我看看?’

    少女放在青年没有张开的拳头上的手微微用力让它翻转过来,然后拉开他的手指。

    当手掌摊开时,那藏在掌心里的东西也暴露了出来:一枚一百元硬币。

    青年顿时鼓起了脸颊:‘只能打开一只手的!这是犯规哦!’

    ‘首先,太宰先生刚才没有说这个规则,追加规则可是非常差劲的行为哦;其次,如果是那样的话,我就选择打开不是我选的那个手!’

    青年忍了又忍,最终没忍住,笑了起来:‘小八真是太可爱了!那么,这堂课要教导你什么,知道了吗?’

    这次少女想了想,才道;‘大概知道了。’

    并不存在眼睛一眨就能想出完美计策的人类,所有一切的看似“算无遗策”都是平日里积累下来的功课。你以为所有的一切都在智者的预料之中,不管发生什么意外,对方都能够拿出足够的应对办法,让你惊呼“不愧是智者,竟然一早就想到了对方会选择这么做!”,但事实上,智者不过是将所有可能发生的情况都事先思虑过,然后据此做了应对而已,在一条应对手段起作用的时候,其他准备了却没能用上的“备用”就全部失效了。

    暴露在表面上的永远都是全部计划的冰山一角——这才是“算无遗策”的真面目。

    ‘不要只相信别人告诉你的,也不要只相信自己看到的,以及,赌概率是最不符合太宰先生思考方式的行为。’

    正如太宰先生展示给她看的猜硬币游戏,如果依照着对方的步调走,不管她选哪个都会输:对方会选择打开另外一只手,那么,在“只有一枚硬币”的思路禁锢前提下,自然会认为自己选的这只手里没有硬币,从而自动认输。

    所有的前提条件都是人为设置的,但并不意味它就会符合真正的事实。

    ——以此来思考,比水流和“魔人”先生约定在这里会面并交谈,为此准备的种种备用计划……会是什么呢?

    小八思索着,目光漫无目的地从咖啡厅内划过,无意中落在了咖啡厅明净的落地窗外的街上。

    在窗外的路边,有一对年龄差明显的疑似兄妹的二人,正以龟速慢吞吞地往前挪,如果有人略微靠近些他们,那个年纪小的白发红瞳看起来还是小学生的妹妹就会下意识地把身体往身边的哥哥腿上贴。

    而疑似是兄长的哥哥虽然看起来要比妹妹镇定得多,但小八可以清楚地看到,当有人靠近的时候,哪怕只是路过,他的表情就会下意识僵硬一分。

    今天的天气可以说是温煦,并不是太热也不是很冷,差不多是人体最舒适的时候,但这个哥哥的额角却有相当不起眼的冷汗痕迹。

    ——非常惧怕人群的兄妹二人模样。

    社恐吗?

    小八下意识想道。

    旋即她注意到了妹妹的脸色露出了似乎有些难堪的忍耐表情,挪动双腿的速度也更慢了几分,看起来好像是对继续往前这件事更加抗拒,在将要经过咖啡厅的门口时,更是越走越慢……

    但她只是抓紧了身侧哥哥的衣服,什么都没有说。

    小八若有所思,抬手叫来服务生。

    “您好,有什么可以帮助您的吗?”服务生很快过来,低声询问道。

    “你们咖啡厅有母婴室卫生间吗?”

    疑惑了一瞬这位才十四五岁模样的顾客为什么会问这样的问题,但本身培训的极佳素质让服务生没有把疑惑浮于表面,而是轻声解释道:“有的,目前没有顾客使用。”

    “啊,那太好了!”小八得到肯定的答复,旋即低声说了几句,“如果不麻烦的话……”

    服务生仔细听完,点头:“好的,我知道了,我这就去办。”

    没有被回绝真是太好了……小八微微松了口气:“非常感谢您的帮助。”

    “不客气。”

    服务生说完,直起身来,走出咖啡厅门口,很快看到了方才那位白奶茶色头发的少女顾客描述中的兄妹:“那边的两位。”他注意着那位少女特意叮嘱的“对方非常怕生并且依赖其兄长,否则也不至于宁可自己忍耐也不寻求帮助,如果可以的话,请尽量在距离他们两米外的地方说话”,他保持距离,用对方可以听到但又不至于太响亮以至于引发周围人瞩目的音量,说道,“我看到这位先生您的妹妹似乎有些需求,我们咖啡厅有对外开放使用的母婴室卫生间,我想大概可以解决你们的难题。”

    两人被叫住的时候明显吓了一跳,看到叫住他们的人距离两米开外才稍显安心,在听到那位服务生的话时,兄妹二人中的哥哥一怔,低头看自己的妹妹:“白……”

    白发红瞳的小女孩只是抓紧了兄长的手,更是用两人交握的手挡住了自己的脸。

    空太很快做出决定:“那、那就麻烦了!”

    因为长久地不和外人交谈,他最初开口的时候还结巴了一下。

    “没关系。”服务生说着打开了门,道,“可以从这边走,这边人少些。”

    空太看了一眼服务生指出的方向,确实如他所说,由于此时这边的光照条件不是很好,这个偏向于下午开放的区域里没几个人,很适合他和白。

    在这位服务生的引导下,兄妹二人到了咖啡厅内部的母婴室卫生间,关上门后,空背过身,让白去解决个人问题,自己则陷入了思索:

    这位服务生有这么细心,会注意到在店门口经过的客人有这样的需求吗?

    另外,就算是注意到了,为什么和他们搭话的时候会那么注意距离,还会告诉他们“母婴室卫生间”的存在?

    ——一般情况下,不管是这类咖啡厅还是公共商场之类的地方的卫生间,都是以性别分类,分为男卫生间和女卫生间,但随着需求的改变和群体的发声,商场和类似场所也跟着推出了用于服务特殊人群的无障碍卫生间和母婴室卫生间,前者面向来逛商场的残疾人士,后者则是面向带着婴儿的母亲、带女儿的父亲和带儿子的母亲:婴儿无法控制自主排泄,需要大人帮忙置换尿布,喂奶,清洁身体,一般的卫生间无法满足母亲的这些需求,所以才推出了母婴室卫生间,在这里,母亲们可以较为舒适地完成这些工作,也不会影响到其他使用卫生间的客人。

    他和白不能从各自对方的视野里消失,否则两个人都会陷入恐惧,一般的商场卫生间完全不能使用——毕竟不管是让白跟着他去男卫生间还是他跟着白去女卫生间都不可能做到。像这种一定要出门的情况,他和白都会在家解决了个人问题之后再出门(话虽如此他们已经有几年没出门了),但今天……或许是距离上一次出门太久了,白的心情太过紧张,导致身体过激反应。

    他一开始还以为是白太害怕了,但等他意识到是怎么回事的时候,正思索该怎么办的时候,那位服务生来搭话了,可以说是救了他和白……

    对两个社恐来说,不管在网上如何肆意飞扬,到了现实里,那是向一旁的咖啡厅服务生询问能否借用厕所都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尤其是像他和白这种情况。

    空太看向闭合的门板。

    那个服务生……不像是能察觉到这一切的人。

    “……哥……”

    解决完个人问题的白擦干净自己手上的水珠,再次抓紧了空太的手。

    “啊,白你好了吗?那我们出去了?”

    白发红瞳的小女孩摇摇头,然后又点点头:“……白,想知,道是,谁……”

    空太理解了她的意思:暂时还不想出去。

    闭合的空间能给他和白最大的安全感。

    点头的意思是稍等一下再出去,她想知道是谁让那个服务生过来的。

    “我也觉得不像是那个服务生能察觉到的事,尤其是对方竟然还能够看穿我们两个对对方极其依赖、无法使用正常卫生间这一点……”空太回忆起自己和白经过咖啡厅的情况:如果不是那个服务生的话……

    想要帮助他们,至少是要“知道”他们,或者“看到”他们。

    以他和白的自闭程度,没可能存在什么从来没见过他们却知道他们存在愿意帮忙的所谓“朋友”,那么,只可能是对方在咖啡厅里的时候“看到”了路过的他和白。

    “以我们经过咖啡厅的路线,能够从咖啡厅里看到我们的座位有哪几个,白还记得吗?”空太摸出自己的手机,在网上调出了这家咖啡厅的座位排布图。

    “……嗯,记得……”

    白说着接过了哥哥的手机,拥有超强记忆力和逻辑分析能力的真白很快将记忆里能够看到他们的那部分咖啡桌全部圈了出来,然后开始标注:“……这些,没人……”这些座位当时没有人落座。

    “……这里,背对,看不到……”

    排除了没有人和背对的座位后,剩下的选择只有寥寥数个了。

    空太的目光落在了其中一个上:“这个位子……”他从记忆里比对画面,确认了当时一扫而过的那个座位的确是这个,“当时我记得坐着的是两个人,都是年纪不大的孩子……”

    “……白奶,茶色,头发,珍珠,灰眼睛,改良,修女服,好像,是,二次元,爱好者……”之所以不说是coser,是因为白可以用自己的记忆担保,最近二十年里没有哪个番剧里的角色是那个打扮的。

    ——虽然“空白”纵横游戏界,但并不意味着他们不看番,尤其是以白过目不忘的能力,哪怕是网络浏览中无意间掠过一个画面,她都能牢牢记住。

    空太沉默了一会,才道:“虽然毫无证据,但我总觉得,背地里让那位服务生过来给我们解围的,应该就是这位小姐了。”

    和其他那些精英人士样的顾客比起来,这位显然是二次元爱好者、对同样疑似沉溺网路而社恐的他们友好,似乎更能解释得通……

    “……白,也,这么,认为……”真白一边点头,一边说道。

    那么,问题来了。

    社恐的二人,是不是应该过去感谢一下对方呢?

    两人一起陷入沉默。

    这真的是一个世纪大难题了……

    空太和真白陷入了纠结:去吧,要和人打交道还是这边先起头真的好痛苦,这又不是什么gal game,跟人搭讪对方反应一定会在选项里,实在没办法一遍通关那就开启保存**来试探选项好感度——现实可没s/l功能;不去吧,接受了人家帮助还偷偷溜走,感觉好对不起人家的一片好意……

    “砰!”

    正当二人纠结的时候,忽然一声重重锤在门上的闷声让两人吓了一跳。

    “谁、谁啊!这里面有人!”一想到可能是什么暴脾气的人发现这里半天没人出来就生气锤门,空太顿感头皮发麻,勉力发声,声音却小了许多——无形的恐惧和心理阴影让他难以出声。

    妹妹真白已经害怕地将身体完全藏在了空太怀里,紧紧抓着他的手的同时捂住了自己的耳朵:那种愤怒的锤门的声音,让她想起了非常不好的记忆。

    空太抱紧了怀里的妹妹,心脏跳得越发快。

    一声重击后,门外忽然没了声音,一片寂静。

    两人不敢乱动。

    ……是、是离开了吗?

    似乎是刚刚的动静也引来了服务生查看,空太听到了高跟鞋敲击地板的声音,有什么人在快步走过来,但在离这边还有段距离的时候,那鞋跟和地面碰撞的声音忽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声凄厉惨叫:“啊啊啊啊!!!!”

    外、外面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有那样的惨叫!?

    “……哥……”白将脸埋在空太怀里,根本不敢抬头。

    空太额头上沁出了汗,他依然不敢开门,但……

    从门缝正一点点往里渗入的红色,让他隐隐有了一个可怕的猜想。

    作者有话要说:  发现营养液一万六了,加更!

    继续求!

    下一次应该是两万了(努力暗示.jpg)

    感谢在2020-03-15 04:19:12~2020-03-15 23:55:2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七月初七 2个;想吃垃圾食品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夜雨声烦烦不烦 232瓶;Вceпьrhы. 54瓶;酒醒猫 50瓶;就爱妮妮一万年、我不认识你、糖烟好饿 40瓶;落雨裁风_羽 36瓶;今天也是混吃等死的一 32瓶;38716291 30瓶;青柠的悠扬 26瓶;山之阿 25瓶;琴心、千靥、陆熙凉、26241764、sleep-awake、\^o^/hello、一零、桢姬 20瓶;洋葱圈 17瓶;奥利奥香草奶昔、催更的读者君、帽子才不是本体 10瓶;狗宝 6瓶;蓝、望悠野夕夏、jojo、锦华 5瓶;米米、凌星梦影 3瓶;是你哒小可爱、forest 2瓶;luli、银中引、彼时记忆雾时花语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生活不易,猫猫叹气相邻的书:我在星际直播荒野求生最A团宠[娱乐圈]走丢的乱步大人大唐双龙之碧秀心夏季八写4C度冰见龙血里鸢被渣后我风靡了娱乐圈团宠无限综艺大臣们逼我当男后关于我成为鬼杀队剑士的这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