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第 75 章

【书名: 生活不易,猫猫叹气 75、第 75 章 作者:伶人歌

强烈推荐:动力之王超能右手攻略极品腾飞我的航空时代一路凡尘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重生校园神棍:帝少,算个命!穿越星际妻荣夫贵     等到遮蔽视野的大氅被脱掉, 小八猫眯起眼睛, 竖瞳自动调节光线射入让视野在最短时间内恢复清晰。

    “咔哒。”门在身后被黑发少年关上, 屋子里开着暖气, 他把大氅挂在门口的衣架上,换上室内鞋抱着毛巾卷猫走了进去。

    被毛巾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个猫猫头的小八猫:“喵喵喵!喵喵喵!”快放开我!再不放我要咬人了!我超凶的!

    黑发少年不懂猫语,但他意外地非常擅长猜猫猫心情:“等一下就放开你,不过要先给你吹干毛,否则会生病的。”

    听不懂啊!!!

    小八猫心好累:“喵喵……”我真的超凶的我只是饿了没力气凶你了……

    忽然就没精神了, 这是怎么了?

    黑发少年疑惑了下, 想了想, 他从冰箱里翻出一个鸡肉蛋三明治, 在看到小黑猫锃的一下亮起来的眼睛时,他明白了:哦,饿了。

    把三明治里夹着的鸡肉和太阳蛋单独挑出来, 他看看鸡肉上的酱汁,把鸡肉放下,拿起太阳蛋靠近猫猫头。

    离猫卷毛巾还有段距离的时候, 被捆在毛巾里跟滚木一样的小猫猫就非常努力地试图伸长脖子咬鸡蛋吃,带得被毛巾卷住的身躯也一缩一缩的, 那画面让黑发少年莫名联想到了毛毛虫。

    嗯, 猫猫虫。

    小黑猫吃东西的速度非常快, 几口舔下去,小半个太阳蛋没了,再几口, 大半个没了,看了没几秒,就剩下手指上拿着的那点了。

    好像真的饿狠了。

    黑发少年若有所思,这会儿小黑猫已经吃完了整个太阳蛋,还顺手舔了舔他的手指。

    唔,撒娇吗,这个他……还没来得及想,他就感觉到手指被咬了咬。

    咬着他手指的小黑猫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威吓似的吼声,一棕一绿的异色瞳看过来,满脸都是“快松开我不然就咬你了”的威胁。

    黑发少年:“……噗嗤!”

    小黑猫:“喵嗷!!!”笑什么笑!在很认真地威胁啊!再不松开她,她就真的要咬下去了!!!

    黑发少年微微动了动被咬住的手指尖——这么说其实不太准确,至少在他看来,那与其说是咬,倒不如说是叼着他的手指磨牙,偏偏又控制了力道,并不重,连皮都没磨破。

    就算拿出来,最多也就能看到一点点的红印子。

    “你应该直接咬下去才对,喀秋莎。”他轻声说,不顾小黑猫满脸抗拒,把它连毛巾一起搂进怀里,“决定攻击的时候就该让对方付出血的代价,否则只会被当做玩笑,不会被放在心上。”

    再怎么生气都很有分寸地不会伤到人,这是家养宠物的优秀标准,但不该是野生动物的,能在“海燕”的暴风雪——本来应该是暴风雨但由于天气太冷直接变成了暴风雪——范围里都安然活下来不受一点伤的喀秋莎,明显有着超乎一般动物的生存本能,她应当是她的领地里的顶级猎食者,但现在却像是被拘束住了攻击性一样,明明很生气了却依然会注意不要伤到人……

    喀秋莎的前一任主人是用了什么样的手段,才拘束住了一只顶级猎食者的爪牙,让她即使被保留了尖牙利齿,却依然不会对其他生物发起致命乃至于致伤的攻击?

    想到这,他微不可查地皱了下眉头,但很快松开。

    不要紧,他会教喀秋莎找回她的本能。

    所有敢于挑衅她的生物都该有付出血的代价的觉悟,这样她才不会被那些弱小得能被她一爪子抽翻的家伙伤到——他会教会喀秋莎这点的。

    咬着他手指的小黑猫已经把两只前爪从毛巾里扑腾出来了,正用两只前爪抱住他的手,拿他的手指磨牙。

    力道很有威慑性,但依然很注意没有伤到他。

    “还要吃吗?”黑发少年没有急着抽出自己被咬住的手指,而是用另一只手拿起鸡肉片,并注意在面包上尽可能多地蹭掉酱汁后,放到小黑猫嘴边,问。

    小黑猫看看被自己咬住的手指,再看看旁边的鸡肉,毫不犹豫地松开口,非常嫌弃地用前爪推开了刚刚还抱着的手,相当利索地去抱拿着鸡肉的那只手,开始啃鸡肉。

    黑发少年把还包裹着小黑猫一半身体的毛巾解开,开始给她擦毛发。

    由于身上的毛没擦干就被裹起来了,现在又被她自己挣扎出来,原本柔软顺滑的毛呈现一大片炸毛效果,倒竖的炸毛的看起来惨不忍睹。

    等擦到半干之后,他从屋子里翻出了吹风机,先插上电把吹风机打开,然后留心看小黑猫的反应:风扇运作的声音让正专注吃东西的它弹了弹耳朵尖,表情也有点不耐烦,但没有要逃跑的迹象,看起来似乎只是对突如其来的噪音有点反感,但在最初的不适之后,这种负面情绪就飞快地消失了。

    也不怕吹风机。

    黑发少年默默记下,正好这会儿小黑猫也吃完了肉,正舔着嘴盯着他的手指疑似思考要不要咬上去。

    可能是觉得没什么用,它干脆地转开头,连抱着他手的爪子都松开了,自动走到打开的吹风机风口下面,扬起脑袋,让吹风机的风吹她围脖那一圈毛。

    黑发少年眼神闪了闪,把功率调小些,吹风口挪开了点,以指代梳,从小黑猫的背上开始给它吹毛。

    这期间,他不着痕迹地避开了脖子附近,很注意不去触碰那一块。

    等到全身的毛都干了,原本瘦不拉几的小黑猫顿时又蓬成了一个球。

    “喵!”没了那种黏糊糊的感觉,心情都好了许多的小八猫晃悠了一下尾巴,拉长的音调里都是掩不住的愉悦情绪。

    黑发少年把吹风机收了起来,想摸下猫猫头却又被躲开,他也不介意,指着自己,说:“费奥多尔,费佳。”

    小八猫疑惑地歪头:“喵?”

    “喀秋莎。”他指向小黑猫,然后指向自己,“费佳。”

    懂了,这是他的名字!

    小八猫:“喵!”费佳!

    和刚才的音调不太一样……黑发少年心下想道,嘴上则放慢了声调:“费佳。”

    “喵!”费佳!

    如此重复几次后,注意到小黑猫开始不耐烦了的费奥多尔适时地停下了在外人看来非常傻缺的教猫说话行为。

    后面几次叫声音调变化几乎没有,看来在喀秋莎的“语言库”里,那就是自己的名字……默默记下这一点,黑发少年起身道:“我换一下衣服,喀秋莎,你可以在房间里玩一会。”

    他现在还是那身满是血污的衣服,虽然他是不怎么在乎,不过血迹在冬天不太好干,他也不想再把自己的血蹭上喀秋莎的毛。

    到时候脏了还得他洗。

    虽然喀秋莎看起来对水不怎么抗拒,不过洗多了对她不好。

    一句话只听懂了“喀秋莎”一个词,知道那是在对自己说话,小八猫困惑地歪歪头,直到看到黑发少年脱去上衣,露出缠着绷带的清瘦身躯时,她才后知后觉意识到刚刚他跟自己说的话的意思:哦,是要换衣服啊……嗯……

    这块小熊软糖是男孩子来着的。

    由于对方相貌太过出众头发又略微有些长有了雌雄莫辩效果、以至于明明从气味上判断出这是个男孩子但理智上下意识忽略这点的小八猫:“………………”

    在对方脱干净之前,小黑猫若无其事地转头,迈着优雅的猫步走出了这个房间。

    猫咪的肉垫是一大杀器。

    这并不是说大部分人类都难以抗拒猫猫肉垫的手感,而是指,当一只猫想悄无声息地离开的时候,肉垫保证了以人类的感知,是听不到猫爪爪落在地上的声音的。

    黑发少年对此深有感触:他只是转身放个衣服披个衬衫的功夫,再转头,刚刚还在一边蹲着的喀秋莎就不见了。

    “跑到哪里去了……”换了身宽松居家服的少年嘀咕了一句,慢慢地在屋子里找了起来。

    他不担心找不到:这是他给自己准备的安全屋,俄罗斯的冬天保证了即使门窗紧闭也不会引来邻里的怀疑,只要门锁上了,这个屋子就没有第二个出口。

    但在找了一个多小时之后依然没有找到喀秋莎的身影之后,黑发少年站在门厅那,盯着看起来似乎是锁住了的门锁陷入了思考。

    门锁周围有一些不太明显的被什么动物挠过的痕迹。

    一个多小时前他锁门的时候,还没这些痕迹。

    是喀秋莎干的。

    ……难道,真的被她跑出去了?

    和绝大多数影视作品里的“安全屋”不同,现实里的安全屋不存在“各色器械一应俱全,美女保镖全部配备,钞票金块随时取用”的可能,它们看起来只是普普通通的房子,没有特色最普通不过最容易被忽略是它们最大的特点。

    黑发少年为自己准备的这个安全屋也是如此:完全符合它所在街区风格和年代的装饰,老派的门窗锁——这意味着很容易被撬开。

    虽然他对门锁内部做了一些改动,让它变得难以被打开的同时,还有了“一旦被什么人开启过就会有痕迹”的功能,只是要看清楚这些痕迹的话,得打开门才行。

    他知道喀秋莎聪明得不像一只猫,但……

    盯着门锁看了一会,黑发少年没有去动它,而是转身离开。

    沿着玄关走廊到了最里面的房间,他把手指按在门锁处,微弱的光从锁缝里扫过他的指纹,继而发出轻微的搭扣弹开的声音,他推开门走了进去。

    这是一个只有十平左右大小的小房间,两边竖着两排闪着灯光的电子机箱——懂行的人能一眼认出来,这是服务器。

    地上堆满了杂乱的线,蜿蜒曲折,占据了大半个房间的宽大桌子上摆放着七八台大小不一的屏幕,此时,这些屏幕上正实时显示着整个屋子里里外外各个房间里的场景。

    黑发少年来到桌前坐下,伸手打开了合拢放在桌面上的笔记本电脑翻盖,点击桌面上的一个图标后,数个分割开来的小屏幕出现在他面前,他调整了一下下方的进度条,将时间拉到画面里的自己开始换衣服的时候。

    监控画面里的小黑猫甩了下尾巴,趁着画面里的自己转身的时候,不声不响地掉头,悄无声息地从开了巴掌大缝的门缝里“流”了出去——黑发少年回忆了一下洗澡时喀秋莎的身材,再次默叹她的毛量丰厚程度。

    他跟着切换画面,这次显示的是走廊上的镜头,正拍到从房间里出来的喀秋莎,她左右张望了一下,似乎是在确认方向,很快就奔着门口跑去。

    不会真被喀秋莎跑出去了吧……黑发少年下意识地开始咬手指,大拇指上很快鲜血淋漓,他不在意地擦了一下,把镜头切换成玄关处的。

    小黑猫出现在了玄关的地毯附近,借着一旁的柜子跳到了门上的把手处,拿爪子随便扒拉了几下,就跳了下来——在小黑猫跳下来之后,黑发少年眼尖地看到门锁附近出现了他方才看到的痕迹。

    回忆了一下刚刚喀秋莎扒拉门锁时那种随意的态度和显然没怎么用心兼用力的模样,黑发少年在心里刷新了对喀秋莎的武力判定:比他预计的还要锋利……

    但既然她没打开锁,那……难道说……

    黑发少年隐隐有了某种猜测,这个猜测在跳下来的小黑猫没有跑开而是再次跳到了另一边的柜子上时得到了证实:

    这柜子上放着他方才回来后摘下的白色哥萨克帽,喀秋莎跳上去之后就伸出一只爪子抬起哥萨克帽,钻了进去,连尾巴都好好地收了进去,借着旁边的黑色大氅和白色哥萨克帽形成的阴影,以及自己纯黑的毛色,她完美地把自己隐藏在了黑色阴影里,让路过明明看到了帽子的自己把她当作了阴影的一部分……

    如果刚刚自己打开门确认的话,藏在帽子里的喀秋莎就会在他开门的瞬间窜出去,再也抓不回来——黑发少年对于自己和猫科动物的神经反应速度差距有着非常清醒的认知。

    差点阴沟里翻船被一只猫骗了的少年冷静地回到了门厅,在依然伪装阴影的小黑猫没有反应过来之前把她连帽子带猫一起兜着抱回了房间,然后从衣柜里翻出了一条白色蕾丝做成的拉夫领,动作迅速地给尚还懵逼的小黑猫戴上。

    从镜子里看到纯黑毛发偏偏脖子上多了一圈白瞬间显眼多了的自己,小八猫难以置信:

    为什么费佳和爸爸妈妈一样都喜欢给她戴奇奇怪怪五颜六色的围脖!?

    难道全天下的人类都一样喜欢给猫猫戴她根本不喜欢的围脖吗!

    作者有话要说:  太宰(探头):所以……扣我头上的“带坏小八把小八教成心机猫”的锅可以摘掉了吗?

    感谢在2020-03-05 20:58:45~2020-03-07 00:48:0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陌路薄荷糖 40瓶;陌夕为 27瓶;幻露茯苓、莩兰乌多斯、26241764 20瓶;14071825 10瓶;求抱大大大腿、催更的读者君 5瓶;禾几 2瓶;a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生活不易,猫猫叹气相邻的书:我在星际直播荒野求生最A团宠[娱乐圈]走丢的乱步大人大唐双龙之碧秀心夏季八写4C度冰见龙血里鸢被渣后我风靡了娱乐圈团宠无限综艺大臣们逼我当男后关于我成为鬼杀队剑士的这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