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第 74 章

【书名: 生活不易,猫猫叹气 74、第 74 章 作者:伶人歌

强烈推荐:一路凡尘攻略极品重生校园神棍:帝少,算个命!动力之王超能右手腾飞我的航空时代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穿越星际妻荣夫贵     求问, 猫猫过境要办护照吗, 没有人带的那种, 在线等, 挺急的。

    意识到自己此时正身处于隔壁俄罗斯联邦的阿穆尔州,小八猫只想捂脸:

    我特么离家出走到底跑了多远啊……

    而且要怎么回去?

    这都越了国境线了!

    变回人的话,妥妥的就是偷渡了啊!

    ……好像,只能继续猫猫样再偷偷跑回去了?

    野生猫猫在国境线附近来回溜达也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实在不行她就想办法给自己染个毛假装是只小老虎好了!

    说不定还能被林业局救助一波?

    想想真是美滋滋呢!

    也不对,老虎好像没有长毛的, 那就染个毛假装是俄罗斯本土猫种西伯利亚森林猫好了!

    反正办法总比人多, 想想总归是能回家的!

    等确认这个来自俄罗斯的少年没什么大碍之后, 她就想办法记个地形自己跑回去或者蹭一波俄罗斯联邦的公共交通, 到了边境线趁着大家不注意跑过去好了!

    并不知道已经叠着前爪从容趴下的小黑猫正在头脑风暴规划回家路线中,黑发少年在一旁的床上躺下,让那个满嘴伏特加混着络腮胡味道的壮汉给他处理伤口。

    就看穿着脏兮兮白大褂疑似医生职业的络腮胡一手伏特加往嘴里灌着, 另一只手抓起一把棉球直接刷刷刷擦黑发少年胸腹处的伤,把那些血污随手擦掉之后,他再灌一口伏特加, 抓过一瓶胶水——小八猫以自己的鼻子发誓那里面装的绝对是胶水——直接倒在黑发少年胸腹处,把他的伤口粘了起来。

    原本还在考虑回家路线的小八猫已经看得呆掉了:听说过俄罗斯是战斗民族, 但没听说过他们这么硬核的……

    这特么是美军陆战队在中东战场用过的应急处理手段吧!?

    为什么要在和平的城市里用这种医疗手段!?

    给我回头看一眼你架子上已经生灰的缝合线跟止血钳啊!!!

    ……算了, 与其用都蒙了灰的缝合线, 还真不如倒胶水。

    这人也好惨,只能找这种医生看伤……小八猫心生同情,迈着猫步蹭到了黑发少年枕边。

    倒是黑发少年一脸平静, 仿佛在被这么折腾的不是他自己一样,感觉到脸颊边靠近的毛绒绒,他抬起一只手,想摸摸它——小黑猫立刻跳开,他的手顿时落了个空。

    这还没完,小黑猫迅速上前,伸出前爪直接按住他的手,还不高兴地喵喵了两声:老老实实不要动!虽然这个看起来是个庸医但至少他在给你处理伤口!听话!

    不知道是听懂了还是没力气动了,黑发少年非常乖巧地被按住手,除了动动手指捏捏猫咪肉垫外,倒没其他动作。

    看在他很乖地被包扎伤口的份上,小八猫决定对他摸自己肉垫的行为视而不见。

    就当是给伤患的福利——爸爸想捏她都不给捏呢!

    当然,小八猫拒绝回答她给不给捏是否会影响自家爸爸捏猫猫肉垫的次数问题……

    处理黑发少年的伤口用了大半个小时——这是在这个被小八猫判定为庸医的男人粗鲁到极点的动作下的成果,这要是换成正规医院,估计单就处理伤口都得花上几个小时。

    伤成这样还能自己走个十几里路回来……真不愧是战斗民族的人——虽然从外表看起来整一病弱美少年,但人家也是战斗民族的一员呀!

    就跟俄罗斯产的小熊软糖一样,看着不起眼,但能无声无息直接放倒她……

    小八猫由衷感慨。

    她要是伤成这样早就扑街了。

    决定了,等这块小熊软糖平安了就离开。

    “好了,弄好了……”络腮胡壮汉嘟囔着把手里满是血污的绷带随手扔到一边,手里的伏特加早就空了,他也不顾手上的血污,直接又从柜子里抓出一瓶来,拧开了就往嘴里灌。

    黑发少年起身,将为了处理伤口而敞开的衣服拉起来,正要扣口子,他的目光落在了旁边的黑猫身上。

    准确地说,是黑猫爪子上凝结在一起的毛上。

    “有热水吗?”他问道。

    “那边,自己拿。”完成工作的络腮胡壮汉迅速沉沦进了伏特加的海洋。

    黑发少年也不介意,径直过去拿了热水回来,扯过几片纱布,用热水浸湿了,朝满脸戒备的小黑猫伸出手,掌心向上平摊,然后放缓声调:“只是帮你擦一擦脚上的血。”

    还是听不懂。

    不过……

    小八猫看看少年手里拿着的浸了水的纱布,又低头看看自己的爪子,恍然大悟,当即把自己的两只前爪啪叽按在了少年的掌心:“喵喵喵!”帮我擦一擦!你不提我都忘了我脚上身上都是你的血!快帮我擦干净!

    看了眼擦过几次后只沾了血色的纱布,黑发少年若有所思:这个毛发干净程度……不像是野生的。

    等黑发少年慢悠悠地给擦了一会后,小八猫自己不耐烦了,伸出一只前爪试探着碰了一下脸盆里的热水,温度还行,她再回头看看,络腮胡医生专注伏特加的海洋根本没关注这边,黑发少年见她试探着朝脸盆里伸jiojio也没有丝毫要阻止的意味,这下小八猫放心了,非常干脆地直接跳进脸盆里:“喵喵喵!”毛都被你的血糊一块了太难受了!慢慢擦要擦到什么时候,直接洗好了!

    ——半路出家的小八猫从来没学会过舔毛这一技术动作……

    小八猫非常干脆地在放了半盆热水的脸盆里打了个滚,然后趴下,就露出个猫猫头在水面之上,水面下,长长的毛在水中散开。

    不怕水?

    不但不怕水,看起来还很喜欢水的样子……黑发少年端详了一会,拿过纱布,用纱布轻轻擦过它脑袋上的毛,另一只手则托住小黑猫的下巴,免得它呛到水。

    “你在哪里捡到的黑猫,这眼睛看起来真漂亮!”满脸络腮胡的壮汉此时才注意到这是一只异瞳黑猫,他喷出满嘴酒气,醉醺醺地说,“三街路口的伊诺正想养只猫呢,也不知道他从哪里听说的黑猫可以给主人抵命,正大肆搜罗纯黑的猫,这只很符合啊,不如你……”

    他的话突兀得消失了,因醉酒而升起的面颊红晕褪得一干二净,迎着转过头来的黑发少年没有丝毫情绪如刀锋一样冰冷的眼神,络腮胡壮汉脸色苍白地举起手来:“我明白、我明白了,我不会乱说的——不会去和人说你的猫的!”

    “喵?”小八猫迷惑地叫了一声,为什么忽然转头?她脑门上被沾上的血都还没洗干净呢!

    黑发少年转过头来,脸上依然是柔和的表情,连语调都放缓了许多:“别着急,很快就好了。”

    “喵!”

    托着小猫下巴的指尖似乎碰触到了什么绳索一样的东西。

    是挂着给猫带的项链铭牌的项圈吧——这只小猫是有主的。

    他得出了这个结论。

    知道只要自己的手指顺着猫咪的脖颈往下,就能摸到一块或许是金属或许是其他材料制作的铭牌,那上面会有猫主人所有的联系方式和这只猫的名字,但……

    少年不着痕迹地把手指略微后挪了些,避开了小黑猫的脖颈,他暗中留心观察,发现这只小黑猫正两只爪子在水底下扑腾着似乎在玩水,并没有注意到刚刚的插曲。

    “肚子饿吗,要吃饭吗?”他试探着问,小黑猫继续玩水,对他说的话只抬眼看了一下,发现没什么就又继续回去扑腾爪子了。

    猫其实是听得懂人的话的,就像那个最著名的实验,巴普洛夫的狗,很多家猫和家狗也被训练得有了同样的条件反射:当主人说出某个单词的时候,它们听不懂这个单词的意思,但在辅以不久之后出现的猫粮狗粮罐头等食物之后,它们就会明白,当主人发出这个音节的时候,就是可以吃饭的时候了。

    但这只小黑猫没什么反应……是因为不是主人的话,还是他弄错了“关键词”?

    刚才来密医这的路上,看到街道上景色的时候它似乎有点呆……是因为不熟悉?

    不是这附近的猫?

    黑发少年看似专注地擦拭着猫猫脑门上不起眼的血迹,垂下了长长的眼睫,思索起了可能的“关键词”。

    既对俄语没有反应,又不是这附近的猫……他想了想,点了点猫猫头,在吸引了它的注意力之后,他放缓音调,道:“喀秋莎?”

    喀秋莎!

    这个听懂了!

    小八猫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喵喵喵!”这个能听懂!但是……

    猫猫脸上浮出了显而易见的疑惑:“喵?”喀秋莎是歌名也是人名,你对着我叫喀秋莎是要干嘛?

    猜对了。

    黑发少年弯了弯唇角,又对着小黑猫重复了一遍:“喀秋莎。”

    再重复了一遍之后,小八猫终于明白过来了:喀秋莎……是在叫她?

    这个人给她取名叫喀秋莎?

    唔……算了,想搭理他的时候就搭理一下,不想搭理就当没听到好了!

    非常有猫的天(渣)性的小八猫甩甩尾巴,拨乱水盆:“喵!”知道啦知道啦!暂时认这个名字好了!

    反正等会她就走了!

    黑发少年虽然聪慧过人,但怎么也猜不到听到他喊“喀秋莎”就会眼睛亮亮地看过来的小黑猫正谋划着怎么丢下他跑回家的问题,手掌里托着的小猫猫很快便洗干净了:虽然很喜欢玩水但似乎并不喜欢别人碰玩水的它呢——看出这一点的黑发少年没有强制撸猫,而是让它自己玩水玩得差不多了毛也差不多干净了的时候,把瘦了吧唧根本看不出来刚刚那一大团的小黑猫从已经开始降温的水里捞出来,用厚实吸水的毛巾包起来,只露个脑袋在毛巾外面。

    然后趁着小黑猫没注意的时候把毛巾捆结实了。

    试图站起来抖毛却发现全身都动不了只能跟滚木一样左右滚的小八猫:“……喵?”

    猫猫头上缓缓浮起一个问号。

    这是什么?

    大葱卷饼之猫卷毛巾吗?

    “这样就跑不了了。”黑发少年笑着道,把被连毛巾一起捆得结结实实的小黑猫抱在怀里,用外披的黑色大氅盖住。

    既然是有主的,说不定一转头她就又跑了——能从上一个主人身边跑开一次,当然能跑第二次。

    在确认她跑不掉之前,还是先捆结实了带走吧。

    宽大的黑色大氅落下,丝毫看不出来他怀里抱着一只猫。

    视野被黑暗笼罩的小八猫:……???

    怎么回事啊?!

    这小熊软糖有毒吧!?

    假装没听到黑色大氅下传来的微弱的喵喵声——怎么说都两夜一天又半天没吃东西了再怎么精力无限也不是这么作的——黑发少年付完诊金,步入阿穆尔州的风雪之中。

    密医的嘴是不能信的,再怎么拿命发誓,只要稍微威逼利诱一下就会把所有秘密倾倒干净。

    他要赶在“海燕”和“钢铁”发现不对掉头回来之前,去往下一个安全屋。

    之后只要在安全屋里平安度过这个冬天,等到开春的时候,就是养好伤的老鼠出来活动的时候了。

    目前来说一切都在他的计划之中,虽然伤得比他预计的要重,但至少是活下来了,这点小偏差没什么大不了的(当然要是不小心死了那就是玩脱了),唯一的意外……

    想到这里,他的视线微不可查地朝旁边漂移了一瞬。

    听不懂俄语,对周围反应陌生,但会对“喀秋莎”这个单词有反应……《喀秋莎》这首歌谣曾经不仅仅在这片冰雪大地上传唱,同样还传唱去了另一个国家……

    ——从国境线的另一边,迷路到这里来的猫?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3-05 02:09:56~2020-03-05 20:58:4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木晰 39瓶;为什么我还是学渣 30瓶;许家姑奶奶 25瓶;腐宅双修、千靥、wxy99644513、奇诺kino、秋风微凉 10瓶;催更的读者君 6瓶;马甲日抛 3瓶;锦叶予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生活不易,猫猫叹气相邻的书:我在星际直播荒野求生最A团宠[娱乐圈]走丢的乱步大人大唐双龙之碧秀心夏季八写4C度冰见龙血里鸢被渣后我风靡了娱乐圈团宠无限综艺大臣们逼我当男后关于我成为鬼杀队剑士的这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