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第 66 章

【书名: 生活不易,猫猫叹气 66、第 66 章 作者:伶人歌

强烈推荐:超能右手腾飞我的航空时代动力之王攻略极品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一路凡尘重生校园神棍:帝少,算个命!穿越星际妻荣夫贵     宗像礼司抬头盯着那把宛若海市蜃楼一样虚幻、似乎随时就会被风吹散的达摩克里斯之剑看了好一会儿, 才收回视线, 推了推眼镜:“这个情况……总之, 先确认一下, 伏见。”

    被叫到名字的伏见猿比古闻声看向自己终端机上情报组传来的信息:“已经让他们把数据实时发过来了……没有检测威斯曼偏差值。”

    “威斯曼……偏差值?”得到青组的通知过来接小八的小白重复了一遍这个名词。

    他感觉头脑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苏醒。

    “那是什么?”猫问。

    “唔……威斯曼偏差值的定义解释起来非常麻烦……”小八思考着该怎么用猫能理解的语言解释这个名字。

    因为它源于威斯曼数值的综合计算。

    和一般的特殊能力者不同,王权者使用力量的时候,其能力是会引起因果律扭曲的,而将【因果律扭曲程度】数值化后的指标,就是威斯曼数值。

    “简单来说的话, 只要知道这是用来检测王权者力量稳定性的一个数值就可以了, 这个数值升高超过安全标准后王权者的力量就会暴走, 使达摩克里斯之剑坠落, 以王权者为中心造成巨大的爆炸。”现在头顶达摩克里斯之剑(无色之王限定虚影版)的小八说道,“普通的特殊能力者即使能力暴走再强也不会有这种副作用,使用力量再大也不会出现【因果律扭曲程度】, 所以检测威斯曼偏差值是专门用于对王权者的。”

    换句话也就是说,使用力量时会出现威斯曼偏差值的人,才是王权者。

    但现在即使她将达摩克里斯之剑显现出来了, scepter 4情报组的仪器也没有检测到威斯曼偏差值的存在。

    “说明她头顶这个就是个虚影吧?”淡岛世理说道,“获得了无色之王的一部分力量, 也可以视作是得到了无色之王力量的眷属吧?”

    “不是王之力尚未完全觉醒的缘故吗?”善条刚毅问道。

    “王之力没有彻底觉醒的王, 其达摩克里斯之剑会被光芒笼罩, 而不是像她这样直接显露出身形来。”伏见猿比古语调平板地否定了善条刚毅的猜测,“能够显露出剑身来,就代表王之力已经彻底觉醒了。”

    但这把显露出来的剑却是半透明的虚影……

    “去掉那个半透明的虚影状态的话, 就外形来说,和一言大人的剑一模一样……”夜刀神狗朗看着天空中的剑,喃喃自语道。

    不同的王的剑外形不同,但同样的王的剑是一样的,前代青之王羽张迅的剑和现任青之王宗像礼司的剑完全一致,连个细微的弧度都没有变,正常来说,无色之王的剑也该如此。

    “不管怎么样,先跟我去一趟御柱塔吧。”宗像礼司道,“不管是无色之王的死,还是小八的问题,都需要告知黄金之王才行。如果你害怕的话……”他停顿了一下,“我可以通知你的监护人过来陪你一起去见黄金之王。”

    “请务必不要那么做!”小八严肃着表情,“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怎么会害怕这种事?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去吧——早点解决完我就可以回家了。”

    “那我陪小八去好了。”小白忽然插口道,“小黑和猫先回家等我们,我们很快回来。”

    宗像礼司思索了一会,点点头,叫来车子,三人一行直接坐车去御柱塔——黄金之王所在的地方。

    scepter 4这边还有一些后续需要处理,这些就交给淡岛世理负责了。

    “但这么大事,确定不告诉她的监护人吗?”淡岛世理微微皱着眉头,目光还注视着车辆疾驰而去的方向,道。

    “如果告诉监护人的话,她拿自己当诱饵让无色之王现身的事是不是也要一并说了?自己收养的孩子总在危险的事件附近徘徊甚至深入其中……啧,肉眼可以预见的麻烦。”伏见猿比古习惯性啧舌。

    “但传闻中那位武装侦探社的社长并不是那种害怕麻烦的人吧?”淡岛世理道,“我不认为那位福泽先生会无法理解夏姬小姐在做的事。”

    “我也不这么认为,可小八她自己并不想让监护人担心——这是一方面。除此之外,被那个粉发女孩篡改记忆的时候选择自己解决,收容那三个人也是她一个人的决定……”伏见猿比古回忆起认识这个少女以来发生的事,结合情报里其家庭的变故,从中隐约窥见了什么:

    “或许以她的年龄来说这看起来很可笑,但事实上,在她心里,她已经到了对自己的所有行为负责的时候了。”

    御柱塔是黄金之王所在的地方,也是黄金氏族非时院的大本营。

    这次对付无色之王的计划事先已经和黄金之王商议过,由此才有了专门应对王权者的能力抑制器——这是非时院提供的道具。

    一早就商定了计划成功后向黄金之王通报具体过程,所以三人来到御柱塔时也不需要预约,守在门口的“兔子”远远看到三人便进去通报,等到宗像礼司带着小八和小白到门口时,“兔子”们已经做好了迎接的准备。

    这还是小八第一次亲眼看到黄金之王国常路大觉。

    之前她只在视频通话里见过这张脸。

    但比起国常路大觉来,这个宽敞的房间里,有更加吸引她注意力的东西:

    国常路大觉脚下,透明玻璃地板下那块石板。

    很眼熟。

    在意识空间里和她玩捉迷藏的石板就长那样。

    “要摸摸看吗?”似乎是看出了她的走神,小白忽然道——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说这句话。

    “哎哎?”小八一脸懵逼:摸什么?

    国常路大觉却像是从这没头没尾的对话中知道了什么,从石板上方走开,就见机关转动,地板打开,方才还被安置在透明玻璃地板下方的石板在机械的作用下,升了上来。

    受某种不知名的冲动驱使,小八浑浑噩噩地上前,手指碰触到了石板冰冷的表面。

    “我们去隔壁谈吧。”国常路大觉道,三人悄声退出了房间,留下小八一人。

    似乎有什么从指尖流入头脑,但仔细寻找,却又什么都没有。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小八苦恼地想收回手,却发现自己收不回来。

    动、动不了?

    就在这时,石板忽然亮了起来,仿佛有某种存在和她的心脏同步跳动了起来!

    咚!

    咚!

    咚!

    一下比一下重,到最后,小八简直怀疑自己的心脏要从胸膛里跳出来一样!

    一直以来无时不刻强化着心肺功能、令身体能力保持在最佳状态的星之呼吸第一次遇到了“呼吸汲取的氧气竟然还不足以供给心脏和大脑”的难题,那种宛若濒临缺氧的痛苦让小八眼前一阵阵发黑,身体也不由自主蜷缩了起来,但不知为何,她的手落在石板上,没有挪开。

    用力呼吸也汲取不到氧气,缺氧的痛苦让她张开口,却怎么都发不出声来,但当身体到某个临界值时,忽然,那种痛苦就消失了,大量的氧气涌了进来,让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欢呼雀跃起来。

    用力喘息了几口气,终于缓过劲来的小八尝试着站起来,却发现自己的视野一下子低了好多。

    玻璃地板上倒映出一只异瞳的长毛小黑猫的模样。

    变成猫了?

    奇怪,这次她并没有想到要变成猫……是身体本能变成这副模样的,在变成这样子之后,那种痛苦就消失了……也就是说,猫这个形态,对她来说,比人形更强,可以承受更多力量?

    小八低头看看自己毛绒绒的可爱爪子,抬起一只前爪,伸到面前。

    她尝试着舒展手指——不对,是爪子,只听噌的一声,猫爪从肉垫里弹了出来。

    小八:“……”

    原来还有爪子这玩意啊。

    还以为自己只有肉垫呢……

    弹了会爪子,小八低下头,目光落在自己正蹲着的这块石板上。

    她看了几秒石板,又看了看自己的爪子,沉默。

    总觉得……爪子有点痒。

    “是‘伪王’。”

    宗像礼司一愣,因为说这话的人不是理应最了解王权者最强的黄金之王,而是在他旁边的小白:“小白君?”

    “小八她并不是‘无色之王’,而是窃取走了无色之王的力量,分享了他的权柄的‘伪王’——所以达摩克里斯之剑是半透明的虚影,威斯曼偏差值无法显示,因为她只有一半的王权者权柄。”

    国常路大觉安静地等小白说完,才开口:“你想起来了?”

    这话让白发少年苦笑了一下:“……想起来一点点,好久不见了,中尉。”

    “叙旧就放到以后吧。”国常路大觉道,“按照你刚才说的,在无色之王已经死了的现在,她的力量应该会像失去了王权者的氏族成员那样,会受到一定影响吧?”

    小白说道,“虽然无色之王现在已经死了,但已经被窃取走的权柄不会回来,所以她的那部分力量还在,如果再接近石板,在石板的承认下,只要她得到足够的力量,就会直接成为新一任的无色之王。”

    就在这时,三人同时身体一震。

    他们感应到了新王的诞生。

    “……看来,已经结束了。”宗像礼司说道。

    黄金之王国常路大觉没说话,而是直接走了过去。

    感应门自动开启,三人走了进去,却发现没看到那个黑发纤细的身影。

    怎么回事?

    “咦?”小白发出惊疑的声音,宗像礼司和国常路大觉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面上也露出了惊容:

    德累斯顿石盘上方,竟然悬挂着一柄大约只有半米来长的达摩克里斯之剑!

    宗像礼司:“……一半的权柄会导致剑身缩水吗?”

    小白:“不,我记得实验数据显示,达摩克里斯之剑的大小,只和王权者的种族有关。”

    如实验小白鼠的王之剑,就只有小白鼠那么点长,而当王权者身份是人类的时候,就会变成现在他们所熟知的高悬于天空之中足有数十米长的巨剑。

    靠近德累斯顿石盘时,三人才看到了方才因为光源问题没有看到的东西:

    一团黑色的毛绒绒。

    走近一看,是只黑猫,正团成一团睡得正香。

    由于毛色完美融入黑暗,在光线不足的情况下,这一团毛绒绒完美地瞒过了方才站在门口的三人的眼睛……

    属于无色之王的达摩克里斯之剑正悬于它头顶上方。

    在“说好的新任无色之王呢怎么变成只猫了”的念头浮出来之前,宗像礼司及时想起来了小八在接受王权者力量之前的特殊能力。

    变(mai)猫(meng)。

    国常路大觉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个模样的小八,原本有些不解为什么这里会出现黑猫,但感觉到和方才一致的无色之王气息时,他就意识到了原因:“这一任无色之王的能力是变猫吗?”

    不知内情的黄金之王思索起了变猫这个能力有什么用,卖萌吗?

    “不,在接受无色之王能力之前,她就能变猫了。”宗像礼司及时澄清了误会。

    “或许对小八来说,这个形态才是她感觉最好的状态,所以才会变成这样。”小白苦笑了一下,倒是猜中了真相,“不管怎么说,总连接着德累斯顿石盘对她身体没什么好处,先……”

    他的目光落在了石盘上,后面的话顿时就消音了。

    其他两人不解,下意识也跟着看了过去,然后顿时也沉默了。

    团成一团呼呼大睡的黑猫身下的石盘上,非常明显的绝对不属于自然风化的抓痕,清晰地呈现在三位王权者的眼中。

    黑猫翻了个身,继续睡,细碎的石屑从肉垫里掉了出来。

    三人:“……”

    小白上前,从一团毛绒绒里用两根手指小心翼翼地把猫爪翻找出来,轻轻捏了捏猫咪肉垫。

    锃!

    尖锐的爪子从肉垫里弹出,国常路大觉和宗像礼司同时感觉到一道寒光划过视网膜。

    看着闪着寒光显然被磨的分外锐利的爪子,小白咽了咽,小心翼翼地把猫咪爪子重新塞回那一团毛绒绒里。

    宗像礼司第一次从另一个角度打量这块几乎可以说是改变了他人生规划的德累斯顿石盘:“之前没什么感觉,现在看来的话,好像确实有点像猫抓板……”

    既然长得像猫抓板,那猫猫抓几下也没问题吧?

    宗像礼司开始思索是不是应该在scepter 4屯所里放个巨型猫爬架作为给新任无色之王的贺礼——不,他没想过有猫爬架能引来猫猫留驻scepter 4的可能性,绝对没有。

    国常路大觉:“……”

    国常路大觉觉得青之王镜片可能自带八百里滤镜,不然不能解释他把德累斯顿石盘看成猫抓板的原因。

    小白想了想,想到了一个解释:“刚接手王权者身份会有一定的能量暴动,但小八好像没出现这个现象……或许也是因为这个形态的缘故,所以把暴动的力量以另一种方式释放出去了……”在黄金之王平静的目光下,小白越说越心虚,声音也越来越轻:

    成王时的暴动放出的是能量,德累斯顿石盘与其力量同源,所以再大的能量也不会影响到石盘。

    实在鬼扯不下去了的小白可怜巴巴低头:“……看在她没有破坏掉你的屋子的份上,中尉,原谅她吧?”

    “……”

    中尉觉得自己被七十年没见的挚友背叛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2-26 01:37:34~2020-02-27 01:59:2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糖烟好饿、是你的猫仔仔呀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七色花 103瓶;barryallen、太叔墨 40瓶;即将转职的魔法少女 36瓶;26241764 20瓶;染莲 16瓶;仄郴、37922294、wllll、白雨乱珠、雪之虚凤、洋葱圈 10瓶;咸鱼教右护法 8瓶;书荒、研說、在春天种下了仙人掌、幽莲花暖 5瓶;猫宝贝 3瓶;如风宛月、锦华 2瓶;芳丹薄罗、薄荷冰糖、安之悦、夜弦月、银中引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生活不易,猫猫叹气相邻的书:我在星际直播荒野求生最A团宠[娱乐圈]走丢的乱步大人大唐双龙之碧秀心夏季八写4C度冰见龙血里鸢被渣后我风靡了娱乐圈团宠无限综艺大臣们逼我当男后关于我成为鬼杀队剑士的这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