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第 62 章

【书名: 生活不易,猫猫叹气 62、第 62 章 作者:伶人歌

强烈推荐:超能右手腾飞我的航空时代动力之王攻略极品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一路凡尘重生校园神棍:帝少,算个命!穿越星际妻荣夫贵     “如果确实是照小八说的, jungle这个软件的危害性可能比我们想的更大……”

    回到scepter 4的屯所后, 听完伏见猿比古的汇报, 宗像礼司说道。

    “的确如此, 犯罪者甚至可以利用毫不知情的普通人来进行犯罪……”副长淡岛世理也露出了难看的脸色,“对了,伏见,jungle那边有回复了吗?”

    “有搜查令在,他们倒是很乖地导出了我们需要的证据……”伏见猿比古轻轻啧了一声, “但这次只是运气好。”

    运气好, 有个头脑很好的兼职侦探在现场, 及时识破了对方的把戏。

    否则, 即使警署那边认识到了对方是通过jungle做的手脚,在jungle会对发布任务的玩家进行id隐藏的前提下,他们也没有足够的证据去申请相关搜查令让jungle公司配合。

    ——这次的案件里, 大部分人都只是毫不知情地做着掩饰的工作,真正执行“推人下月台”这一动作的人并没有暴露出来,警方手里的证据甚至无法让他们盘查jungle公司。

    “是啊, 只是运气好。”宗像礼司阖了阖眼,“下次就没这么好运了。”

    从表象上来看, 整个事件都只是普通人犯案, 根本没有涉及到特殊能力者, 到不了scepter 4手里来——正常来说这次事件也轮不到scepter 4出动,如果不是小八最后算是诱导了那个嫌疑人使用了特殊能力,并且给予了他“要剥夺其能力”的精神压迫感, 使得他做出了用异能反抗警察的举动来,伏见猿比古也无法顺势接手这个嫌疑人。

    如今那名嫌疑人被关押在scepter 4的牢房里,用的名义也是“无登记能力者在公共场合违规使用特殊能力并有袭警倾向”,而月台杀人案件则依然在警署管辖范围里。

    一直保持沉默的小八看看神色凝重的三人,试探着道:“其实也不需要这么悲观吧?”

    “哦?”宗像礼司弯了弯嘴角,“小八有什么想法吗?”

    “不能解决问题,但是可以解决制造问题的人嘛!”小八非常理所当然地说道,“搞定jungle公司不就好了?”

    室长办公室顿时一片沉默。

    “……噗,可爱又天真的小姑娘。”通过jungle监听到这场谈话的磐舟天鸡忍不住拎着啤酒罐子笑出了声,“想得太简单了吧。”

    很显然,伏见猿比古的想法和磐舟天鸡一样:“……你在想什么东西啊?jungle里都是普通人,跟案件毫无关系,也不知道他们和王权者的关系。更何况,这种无故关闭一个公司,哪怕室长有这个权利,也不可能这么做的。”

    小八的表情看起来比他更无奈:“我才想问伏见先生在想什么啊,为什么你们会认为是直接关闭jungle公司?”她忽而弯眸,露出一个特别灿烂的笑容来,“有游戏玩家通过游戏做出犯罪行为,那审查出品游戏的公司不是很正常的事吗?审查财务有没有问题啊,审查游戏内容有没有不符合规定的地方啦……这些不都是正常行为吗?”

    磐舟天鸡正喝酒,闻声顿时就给呛住了。

    “的确是非常正常的行为,毫无可以指摘之处。”比水流说道,“是阳谋呢。”

    “现在的小孩子可真了不得啊!”磐舟天鸡缓过气来,“不过既然我们已经知道了,那她想称心如意……”是不可能的。

    像是知道磐舟天鸡想说什么,比水流先一步开口:“做不到的,磐先生。”

    磐舟天鸡看向坐在轮椅上的青年:“流?”

    “就算我们知道接下来scepter 4将要来审查公司,我们也无计可施,他们的行为是正当的,审计财务是正当行为,审查游戏内容也是正常行为。恰恰相反,我们如果阻止他们这么做,就会变成‘此地无银三百两’。”

    财务这东西是经不起审计的,真的认认真真审计起来,越大的公司越会出问题。

    游戏内容也一样,如果真心想要做到,鸡蛋里面挑骨头并不是什么天方夜谭。

    “只要游戏内容稍微有点问题,scepter 4就可以直接叫停游戏。”而若是财务有问题……那搞垮整个公司也不是不可能。

    “……所以,我们什么都不能做?”

    “什么都没办法做。”比水流轻轻地点了点头,“所以说是阳谋啊。”

    与知道了就有应对办法的阴谋相反,所谓“阳谋”,那就是,你即使知道对方要做什么,你也拿不出什么好的计策来。

    磐舟天鸡敲了敲自己的脑袋:“这下可麻烦了。”

    麻烦的并不是只有这些。

    这句话比水流没有说出来,因为他相信,既然那个人已经想到了通过行政手段来限制jungle,那就不可能想不到其他手段。

    开学前最后一次返校日,如上一次那般,苇中学园中等部三年a班在中午时就完成了计划的任务内容。

    小八和同班的几名男女同学一起坐上了从学院岛离开的电车,在镇目町的车站下车,她准备在镇目町的综合超市买一些东西——小黑早上拜托她购买的米花超市没有的某个品牌的调味料和指定的食材——而其他几位同学则是住在镇目町的,恰好同路的情况下他们干脆就边走边聊了。

    “终于完成任务了……下次再见面就该是开学之后了吧?”海藤瞬说道。

    “也就两天而已啦,海藤你不要说得跟我们至少还要两个月才能见面一样。”中岛元笑道,忽然发现他们这边少了个人,“咦,佐藤那家伙去哪里了?”

    几人跟着环顾四周,很快找到了人:“啊,在那!”

    街边的一个公园里,佐藤正弯腰往公园雕像的嘴里塞什么东西。

    “你在做什么,佐藤同学?”小八好奇地走了过去,发现他面前的那个公园雕像嘴里正放着一个柠檬,“……这个柠檬是你放进去的吗?”

    佐藤点点头。

    “……为什么要做这种会给环卫工人增加工作量的事啊?”

    “佐藤你也太无聊了吧!”跟着过来的中岛元吐槽道。

    “不不不,这是‘任务’!”佐藤说着举起手机,页面上一只绿色小鸟头顶气泡:“任务完成,积分增加2分。”

    小八怔了一下:“……jungle?”

    “对呀,我接到一个任务,让我给公园雕像嘴里放柠檬。”佐藤晃着自己的手机道。

    “这什么乱七八糟的行为啊?”中岛元忍不住道,“给雕像吃柠檬吗?”

    “应该是行为艺术之类的吧?”佐藤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不过他不在乎,“反正好玩就行了啊!你想啊,在现实里完成任务,得到分数,这简直就是全息游戏嘛!”

    “柠檬是从那边捡的吗?”小八指向公园另一边的花坛角落里堆着的柠檬,问。

    “对啊,任务里有提示说从那边拿一个就好了。”佐藤道,“好了,我的任务完成了,我们也走吧……副班长?”他发现副班长站在原地没跟上来,忍不住叫了一声。

    小八回过神来,歉意地朝他们挥了挥手:“我要去另外一边,就在这里分开吧,下周开学见!”

    “嗯,那就开学见!”中岛元和佐藤没有起疑,和副班长告别后就离开了。

    等到那些人走得看不到影子的时候,小八从口袋里摸出一个手机来,解开屏幕锁,拨打一个电话:“喂,是伏见君吗?”

    片刻后,伏见猿比古带队赶到:“就是这里吗?”他看到了小八在电话里提到的柠檬。

    “嗯,不过我检查了一下,这里大部分都是正常的柠檬,除了……”她看向被她特意挑出来放在旁边的两个柠檬,“这两个外皮是柠檬,但分量要比这个体积的柠檬重一些,应该是内部暗藏玄机吧?处理的时候请小心一点。”

    “玄机?”这次和伏见猿比古一起来的是道明寺安迪,他好奇地伸头,怎么看都觉得这地上的就是柠檬。

    “横滨的港口黑手党里,有一个异能力者,非常擅长使用炸弹。”小八没有解释,反而提起了看似不相关的事,“柠檬外形的炸弹。”

    “……!?”道明寺安迪的脸色一下子变了,原本想去戳柠檬的手当即缩了回来。

    他这反应看得小八笑了起来:“不用担心,我检查过了,只有那两个有问题,其他的都是正常的柠檬,不放心地话就切片泡水喝吧——不过记得晚上喝,白天喝柠檬水会变黑的哦!”

    “……喂,作为一般市民你有点自觉好吗?”伏见猿比古忍了又忍,最终没有忍住,骂出了声,“都知道这些柠檬有问题了,等我们到了自然会处理,你是嫌自己命长了吗!?”

    小八愣了一下:“可是,我得确认这些柠檬有问题,才能通知你呀!不然的话,不是浪费scepter 4的兵力吗?就算涉及到了jungle,也有可能这只是普通的有人想玩街头艺术,那样的话,你们不是白来了么。”

    “涉及到jungle就不能用常理判断了。”伏见猿比古一边通过无限电通知队里去加紧搜查其他地方类似的“行为艺术”——他相信幕后的人绝对不会只在这一个公园放炸弹——一边道。

    “但和有着大量玩家的jungle比起来,scepter 4就算全员出动,也没办法把所有和jungle有关的任务都控制起来吧。”

    这次伏见猿比古没说话,他看着被队员们收集起来妥善安置的柠檬,终于没忍住,啧了一声:“你早就想到了这个可能性了,所以才提出那个提案的吧?”

    他想起那天在室长办公室里,黑发异瞳的少女说话的模样。

    “我有个提案,”她竖起一根手指,“如果可以的话,希望scepter 4可以让警署方面,将这次事件涉及到的所有玩家都通知到位,让他们去一次警署,根据他们在这次‘任务’里发挥的作用大小,接受至少一次的批评教育。在结案之后,也希望能够借助媒体手段大肆宣扬这次的事件。”

    宗像礼司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借助舆论反压吗?”

    “是的。大部分玩家还是普通人心态,得知自己差一点……不,是直接参与到了一个谋杀案里,而自己做的看似普通的行为竟然成为凶手掩饰自己的手段,那么,他们在jungle上又一次接到类似任务的时候,甚至看到jungle图标时,都会忍不住想这个可能性。大部分普通人都对警局之类的地方抱持有敬畏心,没有必要肯定不希望自己被请进警局去,哪怕只是了解情况……只要制造出‘jungle可能会给自己带来麻烦’的氛围和潜意识,那么大部分普通玩家就会产生退游的想法,或者直接付之行动。”

    “或许情况会有所改善,但是……”伏见猿比古微微拧了下眉头,“既有老老实实远离危险以求安全的人,自然也会有发呢被勾起兴趣越发沉迷的人。”

    “不哦,伏见先生,你弄错了一件事。对我们来说,那些抱持着寻求刺激、寻求犯罪途径的玩家并不是什么麻烦。”小八笑眯眯道,“大量的普通不知情玩家才是最大的麻烦,因为他们本身行为并不是犯罪,只有所有人的行为统合起来,才会达成最后的‘犯罪’。就像这次事件里负责‘掩护’的那些玩家,他们只是收到了指令在某个时间,到达某个地方,他们并不知道自己的行为为某个人提供了‘掩护’,像这种情况,我们能拘留他们吗?不可能的。”

    “所以你要去掉这些‘掩护’的玩家,如果没有这些玩家,那么,如这次的事件,那个负责推人的凶手就会直接暴露在摄像头下。”淡岛世理恍然大悟。

    “是的,我们要做的首先是给jungle的玩家分类,不愿意和犯罪行为沾边的玩家会退游,寻求刺激的玩家会深入,这个世界上,还是普通人居多,到那个时候,留存在jungle里的玩家数量,就不足以支撑他们再玩这种把戏了。”

    “可恶!那个家伙……”五条须久那盯着自己手机上重点关注的玩家名字,发现对方的积分依然是纹丝不动,“这都几天了,她一个任务都没做吗!”

    他还想早点打败她呢!

    但这么下去,那家伙什么时候才能够攒够j级干部的积分啊!

    “我想,那个玩家是不会玩jungle的。”

    御芍神紫把手机上的页面展示给五条须久那看,后者迷惑地接了过来:“月台推人案件大揭秘、街心公园柠檬艺术……这些怎么了?”

    “不要只看标题,看下面的具体内容。”御芍神紫提示道。

    五条须久那闻声看了下去,发现第一个新闻底下是对目暮十三警部的采访,在采访中,目暮警部详细说明了这次案件的发生经过,重点阐述了真正的凶手是通过jungle这个游戏给不知情的其他玩家发布任务,以达到掩藏犯罪行为的目的,最后又用了大量篇幅描述警方将所有涉及到这次案件的那些接到任务才去月台的jungle玩家全部请去警局,挨个进行谈话和批评教育……

    下面的柠檬艺术案件也是同理,有人发现街心公园的柠檬里藏有柠檬外形的炸弹,报警,警方出动清除了所有公园、街道等各种地方的柠檬,根据调查,这些柠檬是jungle玩家放到公园等地的,而他们也只是在jungle上收到了任务才去做的。

    与上一个案件相同的是,这个新闻同样用了大幅篇幅描述jungle玩家在其中起的作用。

    “这……”五条须久那难以置信,他已经看出来了:虽然一个字都没提,但任何一个看过这些报道的人,都会下意识地抵触jungle这个游戏。

    “果然是很棘手呢。”

    比水流看着面前的光屏,上面显示着最近一周jungle在线玩家数量,那一路迅猛下跌的曲线能让任何一个炒股的人心脏病发作:“从结果来看,这一切正朝着她预计的方向发展。”

    “是那个女孩子的手笔呢。”磐舟天鸡在一边苦笑着道,“明明我和流亲耳听到了她要怎么做,但我们却没什么手段能阻止这一切的发生……”

    五条须久那愣愣地看着比水流面前的光屏曲线,又望向手机页面显示的新闻,正当他想说什么的时候,比水流开口了:“不是你的错,须久那。”

    他看向自己的族人:“和你邀请她加入jungle毫无关系。这些天,她阻止了好几件类似事件,有的是事件中的某一环发布到了她那,有的是她附近有人接受了任务去完成的路上被她注意到了——即使没有带着手机,没有接触到jungle,她依然会在注意到的时候成功阻止那些事件,所以,须久那,你无需自责。”

    有没有加入jungle这个游戏,对她来说,并不是阻止这些事件的必要条件。

    “但是,但是……”五条须久那想说什么,可却想不到能说的话。

    “但我也想见一见她。”比水流自己说了出来,“我想问问她,为什么不玩jungle了呢?如果玩的话,她可以得到更多的信息吧,为什么不玩呢?”

    “那我去帮流带她过来?”五条须久那试探着问。

    “不需要呢,琴坂已经去了。”御芍神紫含笑道,“流可以通过琴坂和她对话。”

    比水流没说话,但他面前的光屏变成了某一处的拍摄画面,一只绿鹦鹉正朝着米花町飞去。

    但当到了米花町二丁目附近的时候,它突然迟疑地开始徘徊,不朝前飞了。

    “琴坂怎么了?”磐舟天鸡疑惑道。

    比水流露出了迟疑的神色:“琴坂它……在害怕。”

    “害怕?”几人异口同声问道,简直难以置信:接受了绿之王赋予的异能,琴坂可不是普通的鹦鹉,而是有着和人类相当的智能以及少许异能,还能够使用电击攻击。

    它为什么会害怕?

    “琴坂的意识在回忆什么……”比水流想了想,驱动力量,将绿鹦鹉的记忆展现在光屏上。

    那似乎是几年前的某个画面,绿鹦鹉飞到了一户人家院子里,落在树干上,偷偷往屋子里看去。

    “哎呀,这只鹦鹉……”从屋子里走出来的女性抬起头,注意到了树干上的鹦鹉,露出了思索的表情,很快又笑了,“是你啊,病好了吗?”

    “好了!好了!”绿鹦鹉叫了几声,张开翅膀盘旋着飞了几圈,最后落在女性肩头,用行动表示自己已经好了——前几天它在外面飞的时候遇到了下雨天,结果不小心生病晕倒在了她家院落里,是这位好心的女主人把它从泥水里捡起来,擦干了羽毛上的雨水并放到干燥可以避雨的地方,还给了它食物补充体力。

    之后,绿鹦鹉每天都会过来看女主人,还会让女主人摸摸它。

    看懂前因后果的众人:

    磐舟天鸡:“琴坂这是恋爱了吗?”

    御芍神紫:“恋爱对象还是位已经成婚的女性呢!”

    五条须久那:“但它是鹦鹉啊!”该喜欢的不是鹦鹉吗!?为什么会喜欢人啊!

    “它为什么害怕这里……是因为失恋了吗?”比水流注意到画面中琴坂每天都会去看望的女主人就住在它现在不愿意靠近的街区。

    “对哦,失恋了所以不愿意靠近那里,也说得通呢!”磐舟天鸡敲了下手心,满脸恍然大悟。

    五条须久那:“……”

    完全不知道该吐槽什么。

    画面还在继续,这一天,当绿鹦鹉在女主人肩头蹭着她的面颊的时候,院门外响起了一道轻快的童声:“妈妈我回来了!帮我开一下门啦我钥匙压书包最底下了不想翻!”

    “啊呀,真是的,都上国中了还这么爱撒娇……”在听到那个声音的时候,女主人脸上已经露出了笑容来,听到这话,她说着是抱怨脸上却带着笑容,脚下已经朝院门口走去,琴坂顺势飞了起来,它不想和其他人类接触,便掉头飞走了,隐约听到身后刚才那个声音说:“妈妈刚刚在摸什么动物?我不在的时候妈妈有新欢了吗?”

    对啊——绿鹦鹉叫了一声,心情愉快地飞走了,并决定明天再来。

    然而,第二天它并没能看到女主人。

    才飞到那个街区附近,突然从旁窜出一只黑猫,嗖的一下跳起来,把毫无防备的琴坂直接给拍了下来。

    异色双瞳的黑猫拔掉了琴坂最漂亮的那根尾羽,充满威胁性地低吼了一声——琴坂轻易听懂了黑猫的威吓:不准再靠近这个街区,否则来一次拔一次它的毛!

    作为拥有异能的动物,琴坂怎么可能会那么老实地听从威胁就走呢?

    愤怒的绿鹦鹉放出电击,却被黑猫闪身躲过。

    然后琴坂就被按在地上拔光了尾巴上的毛。

    对于鹦鹉来说,这不亚于人类被毁了容,这副模样怎么能出现在心上人面前呢?

    大受打击的琴坂抱着自己破碎的心,飞走了,并且在尾羽再次长出来之后,也没有再靠近这个街区。

    绿之王&干部:“……”

    万万没有想到居然是这样的发展。

    “啊,想起来了!”磐舟天鸡看着画面里,终于想起来琴坂那个造型了,“几年前,有一天琴坂回来的时候尾巴上的毛都秃了,我还以为它生病了给它买药涂……”

    原来是被拔掉的吗?

    “琴坂居然输给了一只黑猫……”御芍神紫抽着嘴角,他加入到绿之氏族的时间是一年前,自然不知道这事,但以琴坂人类的智能和可以放电的异能,居然还输给了一只猫……

    虽然说猫是小型鸟类的天敌,但这也太……

    “琴坂还是不肯靠近那个街区。”比水流把画面恢复成了现在绿鹦鹉所在的地方,绿鹦鹉徘徊着却怎么也不敢往前飞,飞的高度相较平时要高得多——看来那只黑猫给它留下的阴影不是一般的大……

    琴坂不敢靠近,那就没办法了,要不他自己去见一见那个人吧?

    比水流才这么想道,身边忽然起了一阵风。

    他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那是五条须久那跑过他身边时带起的气流。

    “我马上回来!”五条须久那高声道,朝外跑去。

    “须久那!”磐舟天鸡试图叫住他,但是灰发的小少年头也不回,很快就消失在了视野里。

    “别担心,磐先生。”比水流说道,“我大概知道须久那要去哪里。”

    他说着,将画面切换过去。

    “喂。”

    小八拿着钥匙准备开门的手一顿。

    她转过头,朝身后望去,对面那户人家的墙头,一个灰发小少爷打扮的小少年,手里拿着一根等人高的棍子,正坐在院落墙头上。

    看到她回头,他从墙上跳了下来,拎着棍子走了过来。

    他看起来大约十二三岁的样子,穿着衬衫马甲和长风衣,底下是西装短裤,领带系得整整齐齐,不管是从气质还是打扮来看,都像是某个大户人家的少爷。

    “我好像没在附近看到过你。”小八把钥匙收了回去,“你不是这附近的人吧?”

    “当然,我只是来问你一件事的。”五条须久那把棍子矗在地上,“为什么不做任务?”

    任务?

    小八一时没反应过来,但很快知道了他说的是什么:“jungle……你怎么……邀请我的是小春啊……啊,我明白了,小春的任务是你发布的,目的就是为了让我注册jungle,我的信息是通过黑客手段拿到的吧,所以才能精准选中和我有关系的小春……从你刚才说的话和小春邀请我的时间判断,最近唯一一个可能这么执着要我到jungle里的就只有‘gojou’了,你是gojou?”

    “全对,可惜没有这个任务,不然你可以得到20分。”五条须久那笑了一下,很短暂,“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为什么不做jungle上的任务,接到了任务也不做,甚至还阻止其他人完成任务!”

    他换了个说法,否则对方会起疑的——五条须久那想不到有什么合理说法可以解释他知道最近官方针对jungle的那些举动是出自这个人之手的。

    “你说那个啊,不能这么玩吗?”小八一脸莫名其妙,“游戏要怎么玩是玩家自己的事吧?有的人选择完成任务获得奖励从而得到游戏满足感,但也有人喜欢开发出游戏新的玩法,策划自己都没想到过的想法。我就喜欢看别人完不成任务的沮丧样子,不行吗?”

    游戏可是有很多种玩法的!

    比如吃鸡里不去想办法苟下去或者杀掉其他玩家,而是开着辆车,在需要帮助的玩家面停下来:“hello,需要我帮忙送你一程路吗?”——当个友好的出租车司机啦,比如射击游戏里拿枪柄当高尔夫球棍打高尔夫啦,比如绝地x生里每人砸一下车看谁砸车的时候车子爆炸被炸死的俄罗斯转盘玩法……总之在沙雕网友手里,xx游戏99块钱卖给你们真的是亏到家了!

    五条须久那:“……你是毒瘤玩家啊!”

    “不,不对哦,”小八晃了晃手指,一脸认真地反驳,“我只是比较喜欢pvp对抗而已,pve没什么意思啦!jungle里没有符合我兴趣的玩法,那我只好自己开发套路啦!”

    见灰发小少年一脸好像被噎住的表情,小八挥了挥手:“早点回家吧。”便打开门,走了进去。

    ——不能再刺激了,再刺激了要是把人给刺激到直接跟她动手怎么办?

    在看过伏见猿比古动手的速度之后,小八对此有非常清晰的认识:目前她打不赢王权者的干部级成员的。

    小黑去买菜了,嚷嚷着要吃鱼的猫跟去了,小白不放心也一块去了,这种时候动起手来,可没人能帮忙呢。

    关好门,小八在玄关换上室内拖鞋,正要往客厅去的路上,她听到自己的手机发出收到信息的声音。

    谁发信息给她?

    小八按开屏幕,发现是jungle里有人向她发起了好友添加。

    发起人的id是……

    nagare。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2-22 03:42:16~2020-02-23 04:29:4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苏慕尘 30瓶;旗木皮卡丘、仄郴、加和 20瓶;落雨裁风_羽 15瓶;既苏且强大 13瓶;六月的雨 10瓶;锦华 4瓶;阅龄十三年、安之悦、催更的读者君、银中引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生活不易,猫猫叹气相邻的书:我在星际直播荒野求生最A团宠[娱乐圈]走丢的乱步大人大唐双龙之碧秀心夏季八写4C度冰见龙血里鸢被渣后我风靡了娱乐圈团宠无限综艺大臣们逼我当男后关于我成为鬼杀队剑士的这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