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第 51 章

【书名: 生活不易,猫猫叹气 51、第 51 章 作者:伶人歌

强烈推荐: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腾飞我的航空时代超能右手动力之王攻略极品一路凡尘重生校园神棍:帝少,算个命!穿越星际妻荣夫贵     广津柳浪与小八同感, 但现在不是分享感受的时候。

    “如果没有正当的理由的话, 还请你和那位持刀的少年退开。”他平静道, “我不想伤到无辜的人。”

    “广津先生是怎么确认劫走港口黑手党货物的人是他的呢?”小八问, “让我猜猜看,是本来以为不幸无法恢复的录像‘侥幸’被恢复成功了,然后从上面看到了他劫走货物的画面,是吗?”

    广津柳浪皱了皱眉,他总觉得这个说话方式有点熟悉:“既然你都知道, 那还挡在他面前做什么?”

    另外他的直觉告诉他, 前面有个坑, 一脚踩进去会被坑到底的那种大坑, 但如果他想知道为什么,就必须往前走,然后就必定会踩到这个坑——这种即将被坑并且怎么也躲不开踩坑可能的预感也很熟悉, 到底是来自哪里的呢……

    “那么,我再猜猜看,你们看到的画面里, 应该只有他走向货物,却没有他打倒那个黑帮成员的画面, 是吧?”

    “只要知道他是拿走货物的人这点, 对我们来说, 就足够了。我们并不是什么都要追根究底知道真相的侦探。”广津柳浪虽然很想直接动手,但看那个女孩身后跟着的青之氏族scepter 4的成员——那张脸,他记得是伏见猿比古, 第四王权者宗像礼司手下仅次于王与淡岛世理的存在,和他交手的话,一时分不出胜负还会让目标趁机逃走,所以他现在只能暂且按捺下动手的冲动。

    “但如果港口黑手党真的想要追回那批货物的话,还是得弄清楚真相才行呢!”黑发异瞳的少女笑着道,“广津先生知道,就在今天凌晨,这个身体内的灵魂已经变更过了这件事吗?”

    “……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大摇大摆地劫走港口黑手党的货物也好,恰巧恢复的监控录像带也罢,之后又刺杀第三王权者下属吠舞罗的干部同样,都是为了‘让这个身体、这个模样的人背负上这些罪,让所有应当冲着他来的人和势力,都冲着那张脸、那个身体而去,从而让自己成功脱离所有的罪罚’。”小八道,“青之王那边有足够的证据证实这一点,如果您有疑问的话,我相信,为了镇目町的和平和无辜之人免受不该有的罪罚,宗像先生应该愿意将那些证据提供给港口黑手党,是吧,宗像先生?”

    “当然。”青之王的声音从终端机里传出来,“小八很了解我啊!”

    “只是对青王的风范稍稍做了点功课而已。”

    既视感越来越严重了……直觉告诉广津柳浪,再这么听对面说下去,他可能真的会完全放弃原来的打算,按照对方的计划一步步走下去——但如果她说的是真的,那他也不得不这么走下去:“好吧,我会把这里的情况告知上级的,到时候如何做,还是要看上级的反应。”

    广津柳浪很清楚这一点:可以的话,港口黑手党还是不想跟王权者对上的。

    对任何一个组织势力而言,异能力者都是非常珍贵的存在,就算是在港口黑手党里,拥有异能力的人也是少数,更不要说有些人的异能力并不适合战斗,这就又得去掉一部分,剩下的能够战斗的可以说是少数中的少数。

    但王权者截然不同。

    那些人,只要他们自己愿意,他们可以轻易将自己的力量分给氏族,在极短的时间里组织出一支强大且具备相当高战斗力的异能力者军队来。

    这也是为什么森鸥外在得知货物被劫之后没有第一时间去找真凶算账(虽然也有部分要调查情况的原因在内),而是让干部中原中也先生先去和吠舞罗交涉,将他们遇到的事前因后果告诉对方,旁敲侧击吠舞罗对港口黑手党接下来要在镇目町做的事的态度。

    他们并不想和吠舞罗敌对,那不符合森先生的观点:没有利益的事无需去做。

    得到赤王近乎默许的态度准予之后,他们才开始调查那批货的下落,进而发展成了今天这个局面。

    而现在,因为那个中途出现的少女的话,他不得不先放弃几乎已经到手的猎物,选择暂时撤退——即使是自觉心胸广阔的广津柳浪,也有种不太爽的感觉。

    尤其是,这种憋气感尤为熟悉,仿佛曾经这么被硬生生地忍下去无数次一样……

    因此,在离开之前,他下意识想给对面上点眼药:“那么,今天就到此为止了,不过我还有一个问题:你是为了救那个少年吧?虽然刚才他叫你‘小妹’,但从你的反应来看,他并不是你的哥哥吧?甚至你还在他身上放了窃听器,这可不是面对兄弟姐妹该有的态度,现在又为什么要大费周章为他洗脱嫌疑?”

    说完,广津柳浪也没去等待答案,便先行离开了——黑蜥蜴小队在等他。

    一直在旁听着的白发少年忽然被点名,但广津柳浪说的也是他心里的疑惑:“是……不对,为什么我不是小八的哥哥?我明明是啊!”他脸上的茫然就像是起床发现整个世界都被颠覆了一般。

    他肩头的白色小猫缩了缩身体,也看向了小八,猫脸上是迷惑的表情:对、对啊!为什么……

    目送广津柳浪离开,小八才道:“破绽很多啊!虽然不知道植入虚假记忆的是谁,但我没有兄弟姐妹这件事还是可以确定的。那个幻象的能力可以改变的只有意识层面的,不能够干涉到现实,所以我很容易发现不对。”

    小八竖起手指,一个一个地说道:

    “家里冰箱的食物分量是只根据我一个人的口味和分量买的,如果有两个人,另外一个还是青春期少年的话,那点东西根本不够吃;

    “印象里‘哥哥’是住在客房的,但客房平时没有客人的时候虽然也有在打扫保持干净,可被褥什么的都是放在衣柜里的,这不是常有人住的现象;

    “门口的拖鞋、常用鞋只有我自己的,昨天‘哥哥’你进来的时候穿的是一次性拖鞋,那是给客人准备的;

    “衣柜里没有适合十七岁少年的衣服,你今天穿的衣服是父亲少年时没有丢的衣服,虽然我的第一反应那是‘你的衣服’,但仔细看会发现衣服的式样和磨损度实在是不像新买的,以我们家的条件,没道理让孩子穿二三十年前留下的旧衣服出门……”

    白发少年愣愣地听着,被这么一一点出来,他才发现,自己的记忆里有那么多冲突的地方却被他下意识地忽略过去,认为那个房间就是他的房间,眼前异瞳的少女就是自己的妹妹,那个开满了紫藤花的屋子,就是他的家:“……那,你为什么不直接说明呢?”

    明明昨天晚上就已经发现了吧,为什么不直接把他赶出去?

    甚至还给他上药……

    他还记得那个女孩的手指在脸颊上点过的温暖。

    这个问题好像问住了小八,她稍显犯难地撇开脸:“这个……都那么晚了把你赶出去,也不太好吧……而且你脸上的伤口也是个问题,我给你上药的时候就注意到了,那并不是不小心被植物刮伤的,周围有灼烧的痕迹,是子弹擦过留下的伤口,我家附近没有听到什么枪声,周围也没什么高层建筑,合理怀疑你其实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说起天上来,在雪染菊理的电话之前,她不正在思考一个和天空有关的可能性么?

    这么小的范围内,很小概率会有两样截然不同的都发生在天空之上的事,小八觉得这个莫名成为她哥哥的人和那个袭击了十束多多良先生的人有很大关系,思索之后还是决定把他收留在家——顺便,当时她并没有意识到录像里的白发少年就是眼前的少年,这大约也是虚假记忆导致她直接下意识遗忘了录像里看到的人的脸。

    “不过我还是很想知道你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所以早上趁着你不注意的时候在你身上放了追踪功能的窃听器,这点我必须道歉,对不起。”

    “幻象……都是幻象……”白发少年不知道该说什么,他现在脑子里一片混乱,记忆里温馨和睦兄妹打打闹闹的画面,和面前少女冷静地说我们并不是兄弟姐妹的画面交织,像是两股不同的力量要将他撕碎,“是谁做的?”

    是谁灌输的这些虚假的记忆?

    “啧,难道不是你自己吗?想要拥有家人,所以给别人灌输了虚假的记忆,堂而皇之地进入别人的家。”一直都没怎么说话的伏见猿比古皱眉看着仿佛无法接受现实的白发少年,冷淡道,“刚才被港口黑手党追杀的时候也是,那种幻象是你自己的力量吧!”

    “如果是他自己的力量就麻烦了,”小八道,“连自己都骗过去了的话,要怎么解开啊?不过我觉得这个可能性不大。”

    ——白银之王的能力虽然不明,但从和他对立制衡的黄金之王的能力来看,八成是没有幻象方向的职能的。

    倒是特性为“变幻无常”的第七王权者无色之王说不定哪一届人品大爆发有可能抽出这能力来……

    所以,那个幻象能力者……小八的目光落在一直趴在白发少年肩头的小白猫身上:“是你动的手脚吧。”

    伏见猿比古顺着她的视线看了过去,皱眉:“……猫?”

    “恐怕并不是猫。”不知何时也赶到了此处的宗像礼司从天台楼梯后走了上来,属于王权者的圣域力量张开,一切权外者的力量像数据被格式化一样被清楚,趴在白发少年肩头的小猫整个猫都一抖,随即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粉发异色双瞳、大约十七八岁的少女,正害怕地躲在白发少年身后。

    小八整个人都要炸毛了:“衣、衣服!”

    那只猫……不对那个人她没穿衣服!!!

    原本以保护的姿势将白发少年挡在身后的黑发青年直接撇开脸,倒是白发少年,因为粉发异瞳的女孩出现在他身后,并没有意识到一点,所以神情如常。

    “啧!”伏见猿比古按下身侧少女要脱去外衣的动作,皱着眉头脱了自己的外套,直接丢在那个骤然出现的女孩身上,“穿好!”

    青之氏族scepter 4的制服都是长款,比小八的制服西装好多了,至少给那名同样异瞳的少女披上合拢衣领后,她身上就被盖得严严实实的了。

    “是可以使用幻象的‘权外者’,按照小八的描述来看,她还有给人植入虚假记忆的能力。”宗像礼司道,“不过,小八你怎么知道她才是那个幻象能力者?”

    “很简单,”恢复了一定记忆所以说话把握更大的小八肯定道,“我家是不可能有猫的!所以这只猫肯定有问题!”

    宗像礼司&伏见猿比古:“……???”

    不,你不觉得比起你之前条理分明的推理来,这个结论的得出非常没有道理吗?!

    这上下两句话之间有什么逻辑关系吗!?

    这边问不明白,宗像礼司决定换个人问:“你又是为什么要篡改她的记忆,把你和他两个人变成她的家人和宠物呢?”

    粉发异瞳面容姣好的少女躲在白发少年身后,闻言下意识看了小八一眼——后者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真的不是你的姐妹吗?”伏见猿比古低声问,这两个人都是异瞳呢……虽然颜色不一样,但也很罕见了。

    小八:“我觉得我被冒犯了,还被冒犯得很彻底!”

    伏见猿比古:“……哈?”

    小八不做声,作为一个小说家(虽然是三流的),她感觉前景不妙:

    能变猫,异瞳,女孩子,还有特殊能力——可恶!撞人设了啊!

    还撞得这么惨烈!

    主角独一无二的人设都没了啊!

    一般来说撞人设撞得无比惨烈的两个人只有两种发展可能:要么敌对,要么cp。

    ……不,她绝对不要后面那种!

    伏见猿比古:“虽然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杀气都出来了,就算不属于我们管辖范围内,我也不会眼看着你乱来的。”

    小八:“……”

    那边,通过白发少年和宗像礼司的询问,能够变幻成猫的少女终于肯说话了:“因为……因为吾辈想要有个家……”

    伏见猿比古皱了皱眉:“为什么选中她?”

    少女没有说话,但一幅幅画面突兀地进入到了众人的脑海里。

    在流浪的白色小猫,被狗撵,被清扫机器人扫,伤痕累累地趴在树冠丛下躲起来给自己舔毛。

    画面里忽然出现了一只手,白色小猫以为要伤害自己,还没来得及炸毛,那只手在附近放下食物就走开了,隐约可以看到苇中学园初中部的校服裙摆,还有人在喊:“副班长!”

    吃完食物的白色小猫看到了对方隐藏在镜片后的异色双瞳,油然而升亲切感,试图跟上对方,几经波折(在车站差点被闸机门卡住、在电车里差点被人群踩到、差点被乘务员发现赶出车厢)后,终于追逐着那个身影到了米花町,却在米花町外徘徊不敢上前。

    它曾经在那些流浪猫狗那里听说过,这里有一只非常恐怖的黑猫,会将所有靠近这片区域的流浪猫和流浪狗都赶出去,极其凶残可怕……

    小白猫犹豫徘徊着,无意间招惹了一只可怕的黑狗,仓皇逃窜间竟然进了那片流浪猫狗视作禁区的区域,正惊恐时,一只异色双瞳的黑猫从天而降,一巴掌拍飞了黑狗。

    正当小白猫以为自己也会被拍飞的时候,它感觉自己被托了起来,睁开眼才发现,那只黑猫竟然由猫变成了那个曾经给过它食物的异瞳少女,将她托在手里,送到了附近的宠物医院……

    那只手很温暖,小白猫决定不顾一切也要到那只手的主人身边去,但接下来两个多月它都没再见到那个女孩,也找不到她住哪里,直到昨天晚上,在附近徘徊的它终于见到了深夜回来的异瞳少女,于是一路跟着到了她家庭院。

    从天而降的白发少年压垮了紫藤花架,但却会对它温柔微笑着安抚它,它看到了听到动静走出来的异瞳少女,忽然冒出一个念头……

    画面结束。

    伏见猿比古和宗像礼司同时看向猝不及防被掀异能底子的小八。

    对这只小白猫完全没有记忆的小八:“……”

    想过千万遍掉马方式,没想到会这么掉。

    这只猫不能留了:)

    “喂,冷静,那是人不是猫!”伏见猿比古眼疾手快抓住小八,立即将她拖开。

    “那就更不能留了!连环人设车祸谁能忍!”

    “你到底在莫名其妙在意什么啊……猫的嫉妒心吗!室长你别在旁边干看着!过来帮忙啊!”

    宗像礼司推了推眼镜:“确实,猫是一种嫉妒心非常强的动物,不能容忍有其他猫呢——小八,来当scepter 4的家养猫吧,我保证整个scepter 4都只有你一只猫。”

    “是说这种话的时候吗室长!?”

    “劝说港口黑手党退去,不单是为了保下他吧?”

    总算是安抚下了——准确来说是伏见猿比古安抚下了这莫名其妙的冲突,宗像礼司忽然想到这点,问。

    “是的。另外,也有为了‘不掉陷阱’做准备……”说到这点的时候,小八苦笑了一下,“明明只要劫持走本地那些没什么势力的小黑帮的货物就可以了,偏偏要去劫港口黑手党的货;因为十束先生没有遇害,赤组没有出动,于是就将本来已经销毁的录像记录又复原,引来港口黑手党追杀他——这两点结合来看,我很怀疑,幕后真凶的目标恐怕并不单单只有王权者,还有横滨的港口黑手党……”

    再联系一下港口黑手党在横滨的地位,有港口黑手党在,横滨的黑夜才能平静,如果港口黑手党就这么和王权者们对上,由此打击港口黑手党,让横滨的地下世界骤然失去秩序……武装侦探社和异能特务课可以顺利接手港口黑手党的地位,帮助维持横滨的秩序吗?

    再往深的想,自己插手这件事是不是也在幕后者的预料之中呢——没有自己这边带动,青之氏族还不至于这么快和港口黑手党对上……也不对,这是迟早的事,自己的加入只能算是加快了这个过程。

    ……对方连这都想到了?

    感觉上完全不同了,如果说准备失踪人士劫持货物攻击十束先生的计划算得上完整的一条线的话,从港口黑手党加入开始,这就完全成了一张网,而且是看不到边际的一张大网……

    想到这里,小八忍不住有些烦躁地把耳边垂下挡住视线的头发别回耳后:“这种计划的精密度和反应速度……和之前完全不是一个层面的啊!幕后势力是有两方人马合作吗?”

    这种感觉,简直就像是……

    对面站着太宰先生一样。

    作者有话要说:  小八猫:为了不让爸爸妈妈撸除自己以外的毛绒绒,打跑了家附近方圆十公里内所有流浪猫流浪狗,是流浪猫狗群里传说中的恐怖大魔王:)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生活不易,猫猫叹气相邻的书:我在星际直播荒野求生最A团宠[娱乐圈]走丢的乱步大人大唐双龙之碧秀心夏季八写4C度冰见龙血里鸢被渣后我风靡了娱乐圈团宠无限综艺大臣们逼我当男后关于我成为鬼杀队剑士的这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