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第 49 章

【书名: 生活不易,猫猫叹气 49、第 49 章 作者:伶人歌

强烈推荐:一路凡尘攻略极品动力之王重生校园神棍:帝少,算个命!超能右手腾飞我的航空时代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穿越星际妻荣夫贵     短暂的沉默后, 小八从对方的衣服颜色推测到了一个可能性, 试探着问:“……青之王?”

    “宗像礼司, 现任青之王。”蓝发蓝衣戴着眼镜的青年点头应道。

    这就是那位降谷君想要保护的人么?

    宗像礼司不着痕迹地打量了一番, 想道。

    他去问过对方怎么推测出来和天空帝国号上的白银之王有关的,但对方并没有告诉他,只说是他手下的协助者的功劳,具体是谁怎么都不肯告诉他。那种好像是怕他会伤到对方的态度让宗像礼司越发好奇,另一方面他也想向那位及时对他们示警的协助者致谢, 所以“稍微动用了一点特殊手段”, 通过那位“零”的联络记录, 找到了这位被对方隐藏在重重迷雾里的协助者。

    出乎他意料, 竟然是个才14岁的国中生。

    ……公安们在找协助者这件事上已经饥不择食到这地步了?居然让才14岁的孩子来当协助者,这是缺人缺到什么份上了?

    虽然自己也有过将才16岁的伏见猿比古吸纳入青之氏族scepter 4里的记录,宗像礼司依然非常双标地想。

    “青之王带着自己的盟臣来这里是为了什么?”草薙出云挡在小八面前, 语气平和却不失强硬地问。

    他说着看了一眼窗外,从二楼的窗口能够清楚地看到,这家医院外有蓝衣服的人在来回走动。

    “以防你们把镇目町掀个底朝天, 所以过来告诉你们一声,昨天夜里, 非时院联合scepter 4, 已经将造成十束多多良遇袭一事的罪魁祸首, 无色之王抓捕归案。”宗像礼司道。

    “那就把他交给我来处理。”周防尊冷淡地开口,“或者,你想让我去青组基地劫狱?”

    宗像礼司不会误会成对方要救人:“不管怎么样, 对方也是‘王’,你的威斯曼偏差已经超过一般水平了,如果再加上‘弑王’……我不希望当年的迦具都事件在镇目町重演。”

    周防尊面无表情地看着宗像礼司,后者面容不动,隐约间,似乎有红蓝二色在病房里开始碰撞……

    “好了,尊。”十束多多良在两人冲突升级之前及时叫停,那种隐约的二色光芒也消失不见。

    “抱歉,这个时候插嘴好像有点不合身份……”小八趁机开口,努力把两人的注意力转开到其他地方,“但我实在好奇,刚才青之王提到的无色之王想要吞噬你们的力量是怎么回事,你们的力量是可以被吞噬的吗?”

    “一般情况是不可能的,”宗像礼司顺势解释道,他看出来这孩子对王权者的了解不多——另一方面,只从那么少的了解里都能够推导出那个结论来,这孩子的才华不可限量,“但这一次的无色之王能力是‘干涉’,可以在一定条件下干涉王权者,夺取其力量。”

    “这一次?”小八注意到了这个词。

    “嗯,和其他六王固定的能力不同,每一代的无色之王能力都有所不同,前任无色之王三言一轮的能力是‘预知’,这一代无色之王的能力则是‘干涉’,总体来说特性就是‘变幻无常’——就像是扑克里的鬼牌一样,我个人是非常不喜欢这张牌的。”宗像礼司说道,并在心里补充:当这张牌不在他这边的时候。

    “‘干涉’啊……”小八重复了一遍这个词,“具体是怎么样的能力呢?”

    只从名词来说的话,她可以想出好几种可以说是截然不同的能力运作方式。

    “具体表现来说,是可以进到不同人的体内,侵占他人的意识,并融合人格——后面那两点是我们青组的人根据抓捕到无色之王后他的表现推断出来的。”宗像礼司说着拿出终端机,“那边的两个小鬼,让开一点。”

    被点名的八田美咲和镰本力夫一愣,还没来得及因为“被死对头的首领指示”而愤怒,草薙出云先一步拎着这俩就跟拎小鸡崽一样,把他们拎到了一边。

    原本二人站着的白色墙壁空了出来,宗像礼司把终端机放到一边的桌子上,并操作了一番,很快,一道投影通过终端机的摄像头,投影在了白色的病房墙壁上。

    画面最初稍等有些颤抖,很快就稳定了下来。

    是一个类似于审讯室的地方,画面边缘可以看到像监狱栅栏一样的结构,正中央则是一张长方形桌子。以这张桌子为基点,穿着和宗像礼司相似制服的两个年轻人坐在桌子下方,而被重重拘束带固定在审讯椅上的是一个银色长发面容格外俊美的年轻人,他的脖子上被扣着一个类似chocker的装饰。

    “为了以防他附身到其他人身上逃脱,所以给他戴上了抑制器。”宗像礼司点了点画面中青年脖子上的chocker说道。

    “和多多良拍到的画面上的人长得不一样……换身体了?”草薙出云问道。

    宗像礼司颔首,对草薙出云的猜测予以肯定。

    小八的目光落在了被拘束起来的人身上,那些拘束带紧紧束缚住青年的身体,将他固定在与地面相连的审讯椅上,让他能够做出的最大动作就是扭动脖子。

    看起来,与其说是拘束,倒不如更像是……怕伤到这个身体。

    看来这个身体真正的主人身份非富即贵。

    她在心里若有所思地想,继续看着画面视频播放下去。

    画面中的青年异常张狂,明明人身自由都已经被禁锢住了,依然张扬狂笑着说等到赤组和青组两败俱伤,就是他吞噬两个王的力量,成为最强的王的时候。

    但他表情忽然变得怯懦,小声说着“救、救救我”,紧接着又突然冷静下来,说着“与其在这里审讯我,倒不如去看看赤组是不是已经打到大门口了”,再接着他又重回到最初的张狂模样,只是表情看起来非常痛苦。

    “人格分裂?”草薙出云疑惑道。

    “侵占了太多人的意识,融合了太多人格,导致自身人格崩溃,失去‘自我’——这是我们这边的推断。”宗像礼司道,目光落在露出沉思表情的少女身上,“你有什么看法?”

    忽然被点名,小八迟了一秒才反应过来:“看法的话……你们没有告诉他,十束先生还活着的事吧?”

    “当然。”宗像礼司微微一笑,“我们可没有通报凶手他的杀人计划成功与否的义务。”

    小八怔了一瞬:“……原来如此。”她紧接着露出了一个细微的笑容来,“是这个样子啊……”

    衣角被轻轻牵住,小八疑惑转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个白发红裙的小女孩已经走到了她的身边,拉住了她的衣角:“什么意思?”小女孩问,“小八小姐说的‘原来如此’是什么意思?”

    草薙出云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安娜……”

    安娜很少去亲近别人,更不要说是牵着人的衣角这种动作了——即使是在吠舞罗里,安娜也只会对少数几个人做出这种动作来。

    是因为她昨天救了多多良的缘故吗?

    安娜没有去看草薙出云的表情,依然固执地望着黑发的少女,寻求答案。

    “唔,这个的话……”

    小八试探着朝似乎是这位小小姐的监护人的周防尊先生投去一个询问的眼神,得到对方简短的点头:“安娜不是普通的小孩子。”

    意思是告诉她没关系的……是吧?

    小八理解出这层意思来,想了想,道:“是这样的,在来医院看望十束先生之前,我就有一个猜测,方才宗像先生带来的录像可以说是从侧面映证了我的猜测——不知道诸位目前对这位无色之王的印象是什么?”

    “张狂,自大,非常的自我主义啊。”草薙出云道。

    而周防尊则简单地给出了一个词评价:“找死。”

    “是的,他看起来脑子就不好使的样子,因此,有个问题就出现了。”

    小八毫无自己攻击了人家智商的自觉,竖起一根手指:“他是如何知道十束多多良先生和多方势力关系交好,杀了他能够引发赤组和青组的对立交战的呢?”

    “从无色之王在审讯室的表现来看,他侵占他人意识——就当他能一并夺取记忆和性格吧——但并不能将被夺取者的性格特长很好地利用起来,那么,他是怎么知道要从这一点着手开启他的‘吞噬其他王权者力量’的计划的呢?”

    惊人的沉默在病房里蔓延,良久,周防尊睁开眼睛:“他只是一个推出来替罪的诱饵。”

    “是的,这是我的结论,我想宗像先生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没有告诉他和十束先生相关的事,想尽可能地挖出他们更多的计划来。”小八接口道,“他背后还有一个人或者势力,做好了情报整理,告知无色之王十束多多良先生的特殊身份,会在哪天哪个时候在哪里,同时那里还将是某个私人飞艇经过的地方——私人飞艇上的人则是他们下一个目标,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现在无色之王使用的身体,是第一王权者,白银之王,阿道夫·威斯曼,对吧?”小八征询地看向宗像礼司。

    她昨天晚上还去拜托了田山花袋先生——这位夜猫子先生夜越深越精神——帮她调查王权者的事,由此她得到了一叠关于王权者的消息,那艘飞了五十多年都不曾落地的天空帝国号也在其中。

    青之王回以一个微笑:“正是如此。不过要怎么把这只藏在幕后鬼鬼祟祟的家伙抓出来,我们暂且还没有什么头绪。”

    “可以考虑从十束先生遇袭事件着手调查。镇目町这边因为有吠舞罗的存在,黑道组织势力不是很大,黑市市场也是同理,所以那名无色之王当时手上的枪是哪里来的,就很值得调查了。

    “而且赤组和青组都是有各自盟臣下属在,无色之王孤身一人却要吞噬你们双王的力量,要怎么对付你们的下属也是个问题,结合他手上的枪,以最简单明了的思路来说,就是弄来炸药之类的东西,到时候将你们的下属一并除去——这方面我觉得可以连同那支枪,一起调查一下最近有没有哪个或者哪几个黑道组织被抢了货。”

    小八建议道,停顿了一下,她想了想,又道:“另外,在来探望十束先生之前,我遇到了两位警员,他们告诉我,最近这里有很多人失踪。结合无色之王的能力,我怀疑那些人的失踪和他脱不了关系,当然,如果那些失踪的人是幕后真凶为无色之王特意挑选过的、能够发挥他能力或者取得更多线索的人选的话……”

    “就能够抓住黑暗中的那条尾巴了。”周防尊冷淡道。

    “是的。除此之外,假若他们的第一步计划,刺杀十束先生,以及第二步计划,置换白银之王都成功了,那么,下一步……”

    小八忽然停住了,伸手按住耳朵上戴着的蓝牙耳麦,似乎是仔细倾听里面的声音。

    “怎么了?”宗像礼司正仔细听着,对方却没了下文,不禁疑惑问道。

    小八没有第一时间回话,而是皱着眉头听了一会耳机里的声音后,转头问:“……宗像先生,特殊能力者相关事件是由你们负责的,对吧?”

    宗像礼司不明所以地点了点头。

    得到肯定回复的小八当即往病房外跑去:“米花町二丁目米花大卖场附近的暗巷里,有特殊能力者在追杀无辜者——如果宗像先生有部下在那附近的话,请他们尽快赶去阻止!”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2-09 02:43:09~2020-02-09 20:37:5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怪化猫、许家姑奶奶、研說 10瓶;37922294 7瓶;芊墨 6瓶;夏 2瓶;催更的读者君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生活不易,猫猫叹气相邻的书:我在星际直播荒野求生最A团宠[娱乐圈]走丢的乱步大人大唐双龙之碧秀心夏季八写4C度冰见龙血里鸢被渣后我风靡了娱乐圈团宠无限综艺大臣们逼我当男后关于我成为鬼杀队剑士的这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