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第 47 章

【书名: 生活不易,猫猫叹气 47、第 47 章 作者:伶人歌

强烈推荐: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腾飞我的航空时代超能右手动力之王攻略极品一路凡尘重生校园神棍:帝少,算个命!穿越星际妻荣夫贵     作者有话要说:  营养液总计破4000,加更一章

    (之所以不是前几天破四千的时候加更,是因为我前几天没时间写……tat)

    感谢在2020-02-08 00:13:55~2020-02-08 15:05:1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白瑾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睡到自然醒 20瓶;笼中鸟、晨雪、催更的读者君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挂掉了电话的小八并不知道, 今天的国木田老师也将一如既往地咆哮着寻找他的搭档。

    唔, 果然, 直接找太宰先生不行么?

    收起手机的小八叹了口气, 走捷径果然不可取啊。

    还是得调查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得从哪里着手呢……

    看着暗下去的手机屏幕上映出自己瞳色不一的眼睛,小八苦恼地把一侧的刘海放下来,遮住了那只绿色的眼睛。

    在学校里她都是架着浅茶色的半框眼镜,所以同校两年多也没几个人知道她的异色瞳, 如果被她那群容易大呼小叫的同班同学给看到眼睛, 八成又得传出什么哭瞎了眼睛之类的诡异传闻了, 尤其是她那位中二病严重的前桌, 说不定会给她按个什么邪王真眼使者之类的名头……

    “小八?”略带诧异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小八疑惑转头,看到金发麦色皮肤的年轻人不掩惊讶地走了过来。

    “安室先生?早上好。”她打招呼道。

    最近的巧遇是不是有点多啊?

    “这是去学校吗?真巧啊, 我也要去苇中学园。”安室透笑着道,在看到小八的表情之后,他沉默了一瞬, “……如果我发誓我真的没有跟踪你……”

    虽然说起来很难以置信,但这真的是巧合!

    不管是昨天晚上在超市的相遇, 还是今天早上在车站遇到, 都是巧合!

    “嗯, 我知道的。”不等他说完,小八就先截口道,“巧合而已, 安室先生没这么空。”又不是太宰先生。

    “那么,安室先生去苇中学园是为了什么呢?”她问,“和昨天的事有关吗?”

    如果安室先生那边的航线调查有了结果,今天则去苇中学园,排除掉是为了其他事而去的可能的话,苇中学园和昨天的枪击案有关?不对,真是这样的话,不是应该直接警方出动吗,让安室先生一个在卧底的人坐电车去怎么看都不对……

    “这个……”真的是很敏锐啊,安室透心道,视线余光瞥到小八拿着手机的手,“先不管那个,你的手怎么了?”

    他皱着眉头捉住小八条件反射想收起来的手,确认自己没看错:手腕上的烫伤。

    这个烫伤的形状和位置……

    “昨天被便当盒烫伤了?然后又把伤口转到手腕上免得洗漱的时候沾到水?”

    小八:“……”

    ……安室先生在她家装了监视器吗!?

    “没关系啦,只是一个小伤口而已,而且我已经转到手腕上了,已经不痛了哦!”小八尝试抽回自己的手。

    金发麦色皮肤的青年苦恼极了,这丫头根本就是把他的提醒忘到脑后了啊:“居然还拿自己做实验转移伤口么?”

    小八:“……”

    安室先生,请拆掉装在她家的监视器,谢谢!

    “既然这样的话,”安室透看了一眼电车到站时间,依然没有松开小八的手,“你要不要尝试看看,把你手上的伤口转移到别人——比如我手上?”

    “哎?”小八愣住了:把自己的伤转移给别人?

    “照理来说你应该可以做到的,但我不确定你现在还能不能做到这点。”安室透示意她尝试一下,“试试看?就当是能力练习了,反正等你上高中了得练更多。”

    小八迟疑地握住他的手,她没有想过这【伤势转移】还能这么做——她当初有这么设定吗?

    应该没有吧?【伤势转移】只出现了那么几次,也没遇到需要把一个人的伤口转移给别人共同承担的情况……

    隐约的似乎有什么光亮闪过,她手腕上的烫伤消失了,与此同时,在安室透的手腕上,相同的位置,出现了同样的烫伤。

    只是比起在小八手腕上时泛红的模样,在安室透的手腕上,它的红色更深了些,范围也扩大了些。

    “真的可以啊,就是它看起来好像变严重了……”小八惊讶极了,正要把它再转移回来,“……转不回来?怎么回事?”

    没道理能转过去不能再转回来啊!

    这又不是什么单向通道!

    “因为有能量损耗嘛,如果用数字来表示的话,在受术者身上是10的伤害,转移到承受者身上后,会变成11的伤害。所以除非情况紧急,这种异体伤势转移还是不要用为妙。至于为什么转不回来……”安室透丝毫不觉得意外地解释道,松开了小八的手,“用网游术语来说就是,技能cd了。”

    ——和完全没有cd的同体伤势转移不同,异体伤势转移是有cd的,也就是俗称的“冷却时间”,过了这段冷却时间,才能够再次使用。

    “你等的电车来了,快上车吧。”安室透推了推她,示意她赶紧回头上车。

    小八看了一眼进站的电车,收回视线直接抓住安室透的手:“我等下一班!”

    “会迟到的吧?”

    “我会打电话给学姐道歉的!”小八抿紧了嘴唇,平时里笑盈盈的模样全收了起来,难得地露出了生气的表情:安室先生什么意思,转移走她的伤势又不让她转回来?平白无故让安室先生为她承担伤势——还是加重之后的——这种事是她心安理得能接受的吗?

    哪怕那只是一道小小的烫伤。

    “再转回去,就算你是最初的本体,伤势也不会变回10,只会变成12,更严重了呢。”

    这个人到底在想什么!

    小八气急,脱口而出:“那和安室先生有什么关系!”

    那和你也没关系吧!

    记忆和现实重叠,金发麦色皮肤的青年呼吸一滞,低下头来。

    的确和他没关系,奈奈是景的协助者,不是他的,本来就和他没关系。

    景现在隐姓埋名脱离原有身份以防被那个组织追踪到,和他有关的人都将一一被“清洗”身份以防组织迫害,奈奈的情况不太寻常所以他一直没有去取消奈奈的协助者记录,但现在想来,其实取消掉她的协助者身份才是最好的。

    不管是对她来说,还是对景来说。

    ……他自己?

    本来就和他没关系,不是吗?

    “是么。”

    他像是无所谓地微侧了下头,这么道。

    小八怔了一下,方才安室透的表情变化极快,她没有来得及捕捉到,只注意到他似乎有什么情绪变动,但那份变动到底是什么方向的,是愤怒还是其他什么,她就没看清楚了。

    我是不是说错话了?

    她迟疑着想。

    好像……伤到安室先生了……

    在她分心想这个问题的时候,忽然,身后被推了一把,小八一时没有防备,顺着那股力道朝前趔趄了几步,才发现自己被推进了电车里,当她稳住身体准备回身出去的时候,到达发车时间的电车门已经闭合。

    扑到车门上的小八只看到还站在月台上的青年朝她微笑招手,用口型对她说话:“再见。”

    ——不是一般临时分开很快就会见面时说的じゃね(jya ne),而是只会在一段时间不见或者永别了的情况下使用的さよぅなら(sana ra)。

    小八的视线紧紧盯着还在月台上的人,另一只手摸出手机,试图拨通安室透的电话,她看到月台上的青年听到铃响后把手机拿了出来,却没有按下通话键,而是任由它这么响着。

    直到响铃时间到达极限自动挂断,电车也疾驶出了月台范围,小八隐约看到安室先生似乎在手机上操作了一下,之后便把手机放回了衣兜里。

    再拨过去的时候,电话就变成了空号。

    ——被拉入黑名单了。

    因为这件事,小八走下苇中学园的月台时,身边都是止不住的低气压:忽然拉人黑名单是什么意思!

    以她的见闻,小八发誓自己只见过热恋中的情侣,特别是情侣中的女性会这么一言不合突然拉人黑名单,然后在被哄高兴了以后再把人从黑名单里放出来——但人家那可以算是情侣间的小情趣,拿来玩的,另一方哄人也是哄得开心,旁的人评价什么作精都影响不到他们,但现在这算什么!

    莫名其妙拉她黑名单是什么意思,安室先生是需要她去哄的男朋友吗!?

    ——她闺蜜都没拉过她黑名单!

    “咦,副班长!”

    忽然听到有人这么喊,听动静还是朝着自己这边过来的,小八勉强收拾起自己糟糕的心情,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是三个一块走的男生,叫她的是其中一个蓝头发的少年。

    小八回忆了一下昨天晚上突击看手机联络册以及附带的相册,叫出了这三位的名字:“海藤同学,燃堂同学,还有……”

    她的目光落在粉色头发头顶两个棒棒糖一样的发饰、眼镜镜片是浅绿色的中间男生身上:“齐木同学,三位早上好!”她露出一个笑容,“好久不见!”

    “确实啊!”海藤瞬丝毫不掩饰自己的开心,“好久没见到副班长了,老师说你家里有事要忙,请假了,怎么样,家里的事忙完了吗?”

    原来老师没把她家的变故告诉同学啊,倒也好,说她自尊心太强还是其他什么的,总之不是很想被人投以同情的目光……

    另外,原来“副班长”是在叫她吗?啊,想起来了,她好像确实是副班长来着的,因为学生会那边事情比较多所以班级职务只担任了副班长,本来按照大家的投票和老师的意向是希望她当班长的……小八从些许起伏的记忆中回忆起相关的内容来,与他们一同往苇中学园校门口走去:“嗯,已经忙完了,抱歉啊,在大家最忙的时候突然丢下一大堆工作请假去了……”

    “不,家里有事情的话肯定是家里重要!”海藤瞬不假思索道,“不过学校里确实……”他想起自己这位后桌请假的这段时间里发生的事,顿觉一股子的苦水往上泛:没有副班长的指挥,大家真的是用身体力行地实践了什么是“事倍功半”……

    灰吕班长非常擅长带动气氛,带动大家发挥百分之二百的热情工作,但是没有副班长牵住他,让他往正确的方向使力,他只会带着全班同学一起在错误的道路上狂奔……

    一想到在副班长不在的这段时间里,大家做了多少无用功,海藤瞬就恨不得抱着副班长哭。

    ‘你要是真敢这么做,副班长会先把你踹喷泉里。’

    虽然这一行四人里似乎只有小八和海藤瞬在不停说话,旁边燃堂力发出不明声音,但事实上,唯一沉默是金的那位内心活动可丝毫不比旁人少。

    ‘不管怎么样,回来了就好,有副班长在,我就不用这么累地帮你们善后了。’

    粉发男生和旁边的三人一起进了教室,在大家因为看到两个多月没见的人而雀跃欢呼着上来的时候,他默默地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边,放下书包,并不着痕迹地掸去隔壁桌子上因为制作手艺不过关而掉下来的剪纸碎片。

    夏姬同学并不符合他的交友观,他只是想成为一个普普通通的国中生,像副班长那样在班上甚至全校都非常耀眼的存在,理应是他远离的对象才是。

    不过么……

    ‘齐木同学好像总是在努力不引人注目啊,明明很厉害也很聪明,偏偏成绩也好外表也好,都朝着平凡普通的方向尽力发展……故意的吧?’

    国一时刚刚成为同桌时无意间听到的心声,是过分敏锐的女孩综合了自己的所见所闻后推理得出的结论。

    ‘好像确实有听说过有人不喜欢被过分关注,是叫……社恐来着的吧?但是齐木同学看起来不像是社恐,似乎只是单纯地不喜欢被关注呢,他好像更希望大家都当他是不被特殊关注的普通人……’

    能够让人失去相关记忆的香蕉已经握在了手里。

    ‘既然这样的话,下次老师要调座位的时候,就继续申请和齐木同学同桌吧!同桌像太阳一样耀眼的话,就不会有人去注意到太阳旁边的星星了——啊呀,这么想的话是不是太自大了呢,而且万一齐木同学被忽视了觉得难过了怎么办……呜该怎么办呢,是不是应该掌握好这个度呢,但这个度要怎么掌握……好难,我宁可去做题……’

    记忆消除的武器从手掌中消散了。

    或许,可以尝试一下吧?

    然后,这么一尝试,时间就过去了两年。

    班上的座位变动了好几次,唯一不变的就是他的同桌一直都是副班长。

    回忆到此终止,与大家打完招呼的少女在旁边坐下,注意到这边的视线,她看了过来,脸上是许久不见的笑容。

    看起来似乎记忆方面有所缺失,不过,不管怎么说……

    【欢迎回来。】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生活不易,猫猫叹气相邻的书:我在星际直播荒野求生最A团宠[娱乐圈]走丢的乱步大人大唐双龙之碧秀心夏季八写4C度冰见龙血里鸢被渣后我风靡了娱乐圈团宠无限综艺大臣们逼我当男后关于我成为鬼杀队剑士的这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