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第 35 章

【书名: 生活不易,猫猫叹气 35、第 35 章 作者:伶人歌

强烈推荐:腾飞我的航空时代超能右手动力之王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攻略极品一路凡尘重生校园神棍:帝少,算个命!穿越星际妻荣夫贵     能够遇到她, 在悲剧发生之前阻止, 真是太好了。

    赤司征十郎只要想一想如果这次宴会, 身侧的这名少女没有来, 那么,还会有人注意到那不起眼的玫瑰花巧克力的标志呢?

    还会有人能及时赶到救下大冈夫人的性命吗?

    ——所以说,能够遇到她,在悲剧发生之前阻止,真是太好了。

    等将福春苍子带上警车后, 负责这次事件的警部过来请他们去警局做笔录。

    婉拒了警车, 赤司征十郎让小八跟着他走另一条路去停车场, 赤司家的司机已经提前在那里等着了。

    那是条经过室内的道路, 所以小八没有看到,阳台上正有人望着警车离开的方向。

    相应的,阳台上的人也没有看到从位于他/她视野死角里离开的人。

    “社长。”

    换了身适合宴会的西装打扮的太宰治和国木田独步走了过来。

    银发的男子结束了和某位客人的交谈, 远离了人群,与自己的社员一起走到了窗边:“情况怎么样?”

    国木田独步在把他和小八送到宴会上之后,就去和太宰汇合, 继续调查川上议员背后的暗杀阴影势力来自何方了。

    而在宴席上川上议员的安全,则暂时由他来负责。

    ——小八是过来宴会玩的, 和委托没关系, 虽然这位真的来玩的人士刚刚破获了一起杀人未遂案……

    侦探社的人还是少了, 这次事件之后,得考虑新社员了……福泽谕吉如此想道,并在心里列出了几个人选。

    言归正传, 现在他们出现在宴会上,这是意味着终于调查清楚了。

    “这个就要看太宰的了……喂,太宰,现在可以说了吧?”这几日忙于保护川上议员,没能去调查幕后的国木田独步推了推眼镜,说道。

    “差不多是调查清楚了。”太宰治说道,“社长,你知道一个高级成员以酒为代号的组织吗?”

    福泽谕吉仔细搜索了一遍自己的记忆,从年轻时候作为政府暗杀剑士的经历中提炼出某些片段:似乎,曾经在那段时光里,听到过不该在相应语境下出现的酒名。

    “非常隐蔽的组织,我以前也几乎当它是都市传说,直到我亲眼见到了其中一员……啊,不对,准确地说我最初见到的是其中某一位的协助者。”太宰治阖目笑了一下,“不过后来倒是有见到正主——唔,我对那个组织的了解不多,只知道他们的高级成员以酒为代号,大部分人都喜欢穿着黑漆漆的衣服行动,宛若一个‘乌鸦军团’一样。规模的话,他们在日本国内的行动频率还是很低的,更多的是在国外行动,所以其实是个跨国犯罪组织。

    “我不清楚他们的最终目的,只知道这是一个势力很广的大型犯罪组织,资产雄厚,并且在日本政界、经济界和科学界有很深的人脉——在不常活动的日本国内都有这样的成果,那么在国外的势力只可能更可怕。惯用手法是操控重要人物的生死,再暗中以金钱收买……”太宰治看了一眼在不远处与其他人交谈的川上议员,“这次,恐怕也是差不多的手法。

    “那是一群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疯子,为了完成目标,暗杀,明袭,什么手段都会用,想要完全从他们的狩猎目标中逃脱,只有死这一条路——目标的死,或者他们组织的‘死’。社长,我的建议是完成这次宴会的保护之后就结束委托——反正我们一开始接到的委托就是让他平安度过这次宴会。”

    如果要保护他直到摆脱那个组织的阴影,不说报酬问题,就连根拔起这个组织也不是侦探社能做到的:毕竟这个组织绝大部分势力都在境外,跨国追击可不是侦探社的业务范围。

    “喂……”国木田独步刚想说怎么能明知道委托人将要面临死亡却因为委托时效到期而放弃,就听到福泽谕吉嗯了一声:“就照太宰说的做吧。”

    “社长?!”国木田独步惊异不定:社长怎么会同意这种事!

    “我之前和川上议员谈过了,他告诉我,来自公安的保护会在宴会结束后抵达。”福泽谕吉解释道,“这也是为什么他的委托只持续到宴会结束。”

    这下国木田独步理解了:“原来如此……我明白了。”

    既然有更强力的保护者了,那么侦探社自然可以退场了。

    “对了,太宰,你对那个组织成员有什么了解吗?”福泽谕吉突然想到这件事,问道。

    “唔,说来惭愧,我了解的不多,主要是我上一份工作基本上可以说就是因为他们才结束的……不过在‘辞职’之前,我倒是有摸清楚他们组织里的几个代号,大概三四个的样子吧!”黑发蓬松的青年摸摸下巴,一脸回忆的模样,“一个是‘苏格兰威士忌’,但这个代号大约是没什么用了,他是那个组织的叛徒——啊,准确来说是日本公安潜入这个黑暗组织的卧底搜查官,但他的身份暴露了,我不知道结果怎么样,就我对那个组织对叛徒从不手软,甚至还会连同其家人一起抹杀的行事风格了解,这个叫‘苏格兰威士忌’的家伙现在……估计坟头草都有小八那么高了吧?

    “第二个是‘波本’,我很讨厌的家伙,非常非常讨厌!仅次于蛞蝓!”太宰治丝毫不掩饰自己对这个代号所代表的人的厌恶,“抢我女朋友还抢我的猫!讨厌得恨不得他和蛞蝓一块去死!”

    国木田独步:“……你给我认真点!”好好说话,不要掺杂那么多私人情绪!

    另外……居然能活着撬太宰的墙角!?

    国木田独步莫名有种想见一见那位勇士的冲动。

    甚至想见一见那位疑似眼瞎的女士——你说你看上太宰治也就算了,怎么好不容易眼光到位甩了他了,又看上个黑衣组织成员呢?

    这男朋友都在乌漆嘛黑堆里找,眼神可真不太好啊!

    “……国木田君,不要误会,我可没有被撬墙角,那是字面意义上的‘抢女朋友和猫’的意思。”太宰治凉凉开口,非常不满于搭档对自己的不信任。

    他能被人撬墙角?

    不可能!

    只有他撬别人墙角的份!

    原来是和太宰敌对,然后夺走他女朋友和猫当人质(猫质?)的意思么?

    怎么感觉有点小失望呢……国木田独步推了推眼镜:“啊,抱歉。”

    “还有呢?”福泽谕吉将已经快扯远的话题又扯了回来。

    “还能确认的一个是‘琴酒’,应该是那个组织里非常重要的人物,我也只知道他大概长什么样子罢了,身材高大,银发,惯常穿黑色风衣戴风帽。”太宰治道,“剩下的那位我不能确认,不知道性别,年龄,模样,因为这个人极其擅长易容和变声,可以惟妙惟肖地假扮成另一个人,所以真身不明——唯一可以知道的是,这个组织成员的代号是‘苦艾酒’,即贝尔摩德。

    “除此之外,我还见过几位成员,但因为当时的情况复杂,没看清楚样子,也不知道他们的代号,能够知道的就是这个组织的实力雄厚,六百码精准狙击的狙击手都不止一位,需要的时候甚至可以随时调来武装直升机进行支援——非常不把军警放在眼里呢。”

    “说起不把军警放在眼里……我们这也有一位呢。”国木田独步推了推眼镜,看向川上议员的方向。

    ——不知道什么时候,川上议员已经在和港口黑手党的首领森鸥外交谈起来了。

    福泽谕吉撇了眼身侧的好友:“你还邀请了他?”

    “横滨地界的话,绕不过他吧?”赤司征臣摊了摊手,“不管怎么样,没把爱丽丝带过来而是带了位成年女性作为女伴,够给我面子了。”

    他说着跟着看向川上议员那边,跟在森鸥外身边的穿着华丽和服的红发女性感觉到了这边的目光,平静地望了过来。

    后援来得比预计的时间早。

    距离宴会结束大约还有一个小时的时候,川上议员过来找到侦探社,表示公安的人已经到了,委托可以结束了。

    “非常感谢这几天侦探社的协助,”在门口和自己的保镖及公安汇合的川上议员露出一个略带感激的笑,“接下来的话,就不用再麻烦你们了。”

    “哪里,职责所在而已。”国木田独步道,这段时间都是他在跟进这个委托,所以现在的对话也是由他负责。

    太宰治在旁边看了一会,突然凑了过去:“不好意思,川上议员,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川上议员有些意外,但还是点头:“请说。”

    “山宇和治已经离开横滨了呢,就算是侦探社也没调查出他们去了哪里——川上议员是付出了什么代价,才说动异能特务课出动转移你的私生子的呢?”

    川上议员表情微微一敛:“这个可是机密,不能告诉你呢,抱歉了,太宰君。”

    太宰治摇了摇头,微笑道:“不,不必,托您的福,我终于弄明白了最后一件事。”

    “哦?”

    “那就是,川上议员并没有告诉侦探社,山宇和治是他的私生子这件事——这是除了川上议员本人、被他委托转移情妇和私生子的不明机构,以及川上议员急于摆脱的那个组织的人才会知道的事。”

    川上议员睁大了眼睛,不假思索后仰,及时躲开了国木田独步的攻击。他身后的两名保镖反应不及,被他径直一推,阻挡住了国木田独步的追击。

    只这么一拦,那个人已经动作极为快速灵活地跑出十几米。

    “可恶……‘独步吟客’!”国木田独步毫不犹豫地动用异能力,铁线枪在他手里成型,他当即举枪瞄准,朝那人射去!

    从铁线枪中射出一支鱼叉状的钩针,拖着钢丝尾巴冲目标飞去。

    对方似乎感知到了来自背后的攻击,偏了偏头,钩针勾住了他的头发,但在国木田扯住钢丝往回的时候,那枚钩针竟然将他的头皮都扯了下来!

    “什……”夹杂着白色的黑发连同一大块皮肤一起从那人身上脱落,但对方却像是完全没有感觉到这种痛一样,速度更快,几下窜入停车场中,消失无踪。

    “不要追了!”太宰治叫住正要冲过去的国木田独步,“对方假扮成川上议员的模样和我们对接,是为了拖住我们好让同伴下手——马上回去,川上议员现在应该还在大厅的某一处!”

    国木田独步急急止步,相信搭档的判断,他果断冲回大厅。

    没几分钟,他们在男盥洗室里找到了被打晕的川上议员,旁边还放着一杯撒了些的水:显然,在暴露身份之后,那个人立刻通知了还在宴会上的同伴,而当时刚打晕了川上议员准备毒杀他的同伴收到了示警,放弃了谋杀,选择先行离开,这才保住了川上议员的命。

    川上议员的保镖和那些公安(经过确认这些的确是来对接的公安)将川上议员送去医院,太宰治捡起方才被铁线枪扯下的头发和皮肤,福泽谕吉看了一眼,发现那是易容的面具和假发,顿时意识到了一件事:“刚才那个人就是你说的‘苦艾酒’?”

    “不好说,也有可能是苦艾酒把同伴易容成川上议员的样子,然后自己去执行暗杀川上议员的任务。”太宰治摆弄了一下那团东西,随手将它丢给了国木田独步,“可以试试看能不能提取出可能残留的dna——不过以我对‘苦艾酒’的了解,估计这里不会有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对了,社长,小八呢?”

    还期待看到小八的盛装打扮呢,结果过来之后都没看到人……提前回去了?

    “啊,她……”福泽谕吉刚想说,就感觉脚下大地震了震。

    地震?

    不对!

    他从太宰治倏然睁大的眼睛里意识到什么,转身看向身后,只见在遥远的市区海滨线附近,骤然亮起一大团火光!

    那个方向是——

    福泽谕吉的心跳险些停止。

    ——是警局的方向!

    笔录是分开进行的,等小八做完笔录走出来的时候,红发少年已经在警署大厅边等着了。

    红发的少年坐在等候区里,沉默的侧颜莫名给小八一种锋锐的感觉。

    她迟疑地停下了脚步。

    感觉……和之前的赤司君不太一样。

    她想了想,赤司征十郎现在已经是异瞳状态,也就是说,人格转换已经发生了。

    如果单纯是从漫画剧情来看的话,她从一开始认识的就是第二人格的赤司……那么,现在的感觉差异,是因为之前宴会上表现出来和第一人格一致的部分,和现在第二人格本性流露所造成的差异吗?

    也对,漫画里绿间真太郎有提到过,只有在篮球队的时候,第二人格才会流露出那种冷酷的只追求胜利的气质来,在学校学生会以及跟其他学生接触的时候,他的待人接物、处事之道依然是和第一人格一致的温和与强硬并存。

    所以,现在这情况,是他独处的时候放弃伪装了,所以才给她怪异的感觉吗?

    ……稍等一下再过去比较好。

    小八如此想道,脚下步伐一转,决定去洗手间一趟。

    但当她从洗手间出来经过其中一个科室的时候,敏锐的听觉让她听到了里面的对话:

    “什么?你说那杯鸡尾酒里检测出了不能确定的物质?”

    鸡尾酒?

    小八直觉这和她方才解决的那起投毒事件有关,原本准备走过去的动作一顿。

    “是的,”报告的人大约是下属,可能并不是负责检查的人,说话一板一眼似乎是在念什么东西,“检验科目前还不能肯定那些药物的作用,但通过实验室小白鼠,可以肯定这种药物可以施以毒杀,并且……”

    “并且什么?”

    “并且,死去的实验室小白鼠体内检测不出任何毒性物质来,如果换成是人的话……”

    最先说话的那个人沉吟道:“也就是说,如果用在人身上的话,能让人死亡后检查不出死因……就只能归结为意外身故,是吗?”

    “检测课给出的结果是这样的。”

    后面他们还在说什么,小八已经听不清了,在听到检测出来的不明物质的致死性能让人死后检查不出死因来时,她就感觉到仿佛有一把锤子狠狠地砸在她的脑袋上,让她的大脑嗡嗡作响。

    aptx4869!

    福春苍子和黑暗组织有关!

    还有,宴会上看到的安室透,可能隐藏在阳台上的贝尔摩德……本来以为是冲着川上议员去的,但现在想来,那同时还在监控福春苍子的行动吗?或者在她行动时给予她支援?

    但是,直到福春苍子被捕都没有见他们动作,那他们在那里是为了……糟了!

    猛地意识到一个可能性,小八脸色大变,顾不得其他,朝里面正对话的两人大吼:“马上离开这里!这里很危险!!”

    随即她蹬开脚上的高跟鞋,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向大厅:“离开这里!这里马上……”

    她的耳朵动了动。

    远超人类的听力让她听到了某种不同寻常的声音。

    ——从空中传来的,螺旋桨的声音。

    还有机械转动的声音,枪弹出膛的声音……

    黑发茶瞳的少女脸白了:武装直升机!

    没有任何犹豫,她径直扑向距离自己最近的红发少年,一把将他推到角落里。

    下一秒,整栋警局被来自空中的高爆火力轰成废墟!

    作者有话要说:  太宰治:抢我女朋友还抢我的猫!讨厌得恨不得他和蛞蝓一块去死!

    透子:???谁他妈抢你女朋友和猫了?!不等等,你这种人间之屑哪里来的女朋友?梦里吗?

    春节假期,平安康乐!

    同时温馨提醒大家勤洗手,戴口罩,多通风,少聚集

    在家看小说它不香吗!

    感谢在2020-01-26 03:18:22~2020-01-27 04:33:4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隐梦约、wllll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浮生若梦 40瓶;潛在深海中 20瓶;u酱、wllll、星之所在、山之阿 10瓶;湘妃竹 6瓶;家有罐头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生活不易,猫猫叹气相邻的书:我在星际直播荒野求生最A团宠[娱乐圈]走丢的乱步大人大唐双龙之碧秀心夏季八写4C度冰见龙血里鸢被渣后我风靡了娱乐圈团宠无限综艺大臣们逼我当男后关于我成为鬼杀队剑士的这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