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第 25 章

【书名: 生活不易,猫猫叹气 25、第 25 章 作者:伶人歌

强烈推荐:攻略极品一路凡尘动力之王超能右手重生校园神棍:帝少,算个命!腾飞我的航空时代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穿越星际妻荣夫贵     学习能力强的孩子身边不能放奇奇怪怪的家伙。

    否则他们会分分钟学坏。

    ——尤其是某坨黑泥精!!!

    必须隔离!!!

    远远地隔离!最好隔离到世界尽头!!!

    这是国木田独步收到的血一样的教训。

    就在从海关大楼回到侦探社的这一路上, 他眼看着自己的搭档不知道从身上哪里一个接一个地摸出各种锁芯让小八学习开锁——鬼知道他那身修身马甲衬衣和修身风衣的组合下是怎么藏下那些小玩意的!

    直到站到侦探社的大门前, 浅茶色半框眼镜的女孩还在拧着眉头神情专注地努力和第七个锁芯做斗争。

    虽然注意力都集中在了手里的锁芯上, 但这些天在侦探社呆下来, 小八对侦探社内部结构早已聊熟于心,即使不去看路也能准确摸到自己的位置上,就在她在座位上坐下没多久,她手里的锁芯发出了熟悉的啪嗒声:“……啊,开了!”

    女孩雀跃地抬头, 想向太宰先生展示自己的成果, 结果头一抬, 看到的就是镜面反光极其严重的国木田老师。

    这位老师手里抱着一叠目测厚度超过三十公分的试卷。

    小八:“……”

    小八咽了咽:“那个, 国木田老师,这些是……?”

    “我发现我低估了你的学习能力,优等生应该有优等生的教学方式, ”国木田独步推了推眼镜,道,“不用担心, 不是数学卷。”

    啊,不是数学……小八瞬间松了一大口气。

    “是历史。”

    小八松到一半的气直接卡喉咙岔了气, 顿时死命咳嗽起来:“咳咳咳……”

    至少三十公分厚度的历史卷……

    不, 她宁可去做数学卷!!!

    她的日本史才补到哪里啊!!!

    “老师……不是教数学的吗”好不容易喘匀了气, 小八勉力露出笑容,试图萌混过关,“历史的话, 是不是应该找历史老师补课比较好呢?”

    “虽然没有数学专业,但我也曾经选修过历史,辅导国中历史还是绰绰有余的。”国木田独步平静道,“还有国文。”

    小八:“……”

    为什么穿越了她还得深陷补习地狱!?

    这种时候就特别希望自己只是一只无辜的小猫咪,那就不用……哎?

    为什么国木田老师忽然变得很高大……不对,这是她的视线变矮了!

    ……不会吧!?

    “所以你最好抓紧时间开始写,我的计划里给你留出的时间只……”国木田独步说到一半,忽然没了声音。

    沙发上没了那个戴着浅茶色半框眼镜的女孩身影。

    国木田独步沉默了一会,蹲身,让自己的视线与沙发上蹲坐着的那只异瞳猫咪齐平。

    金发青年讶异的目光和有着柔软蓬松一看就很好摸的厚实皮毛的黑猫对上,从那张猫脸都掩饰不住的懵逼神态中确认了一件事:“……小八?”

    黑色的长毛猫茫然无辜地看着他,似乎完全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国木田独步呃了一下:难道说,小八变成猫咪之后就思维完全猫咪化,听不懂人类的语言了?

    或许对异能掌控深入之后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但是现在……说起来她为什么会忽然变成猫咪?压力太大了所以异能力暴走?不不不总而言之现在的关键是……

    “太宰,快点给我滚过来!”国木田独步气势汹汹地朝办公间一声怒吼。

    ——遇到这种异能力相关问题,找那个绷带浪费装置就对了!

    因为“会对三观尚未成形的未成年人造成严重不良影响”而被勒令滚到另一边去不得靠近小八补习区的太宰疑惑地从隔间后探出头来,然后就看到了在国木田看不到的背后可怜兮兮满脸写满弱小可怜又无助的异瞳猫咪。

    太宰:“……”

    小八拼命用眼神传达思想:q-q太宰先生救命啊人家不想写历史卷子!!!

    太宰:“……欸这个窗户看起来可以用来跳楼我跳个试试吧!”

    鸢色眼眸的青年一脸发现新大陆的表情就要跨步出窗,但他的动作到一半就停住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冲过来的国木田独步一把揪住他的衣领,拖着他往“补习间”去。

    ——搭档这种东西,就是因为太过了解对方,才会成为搭档一起行动的呀!

    “把小八暴动的异能力解除掉,然后你就哪里凉快待哪里去吧!”把这坨黑泥精往黑猫面前一扔,国木田独步做好了等太宰解除小八异能就立即将这家伙丢开的打算。

    当然,考虑到现在思维已经“猫化”的小八猫可能会受刺激逃跑,在出发去抓太宰之前,他有记得先抓住黑猫。

    被拎着后颈皮整只喵都瘫了的小八猫用全身诠释何为生无可恋。

    这看得太宰没忍住,噗嗤笑出了声:“好了国木田,把她放下来吧,你这么拎着她,等一下异能力解除之后样子可不太好——小八不是小孩子了。”

    这要换个男孩子,这么揪着也没关系,但考虑到小八是已经上国中马上就能上高中的女孩子了,那国木田保持这个姿势让她恢复成原来的样子的话,对女性来说,就太失礼了。

    “哦,对,你说得对。”国木田想想也是,虽然不知道小八是怎么变成猫咪的(毕竟异能力的运转模式谁都说不清,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独步吟客】能让纸张变成其他物品),但万一变回来之后也是被自己拎着的模样……

    那可就太糟糕了。

    国木田独步推了推眼镜,掩盖住自己想象到的画面的窘迫,把猫放下。

    等国木田把小八猫放到沙发上,太宰就走了过去,身体似是无意间就挡住了国木田的目光,从他的位置,只能看到他的背部和似乎是往前伸的手。

    弯腰看着沙发上扬起脸来满眼都是可怜的小猫咪,太宰轻笑了一声,伸出手,轻轻地落在猫咪的头顶。

    手掌下细密厚实又柔软的触感只有一瞬,那种幻象般的光芒褪去,他的手落在了戴着浅茶色半框眼镜的女孩头顶。

    透过浅茶色的镜片,女孩的目光和他相触,他眨了下眼,看得小八一愣,随即反应过来——下一秒,刚刚还满脸可怜就差喵的一声哭出来的女孩面上已经是一派茫然的表情:“太宰先生?您是什么时候过来的?”

    哎,全世界谁都能撸这只小猫咪,只有他不行……太宰治在心里怨念了一句,脸上则是与往日里一样开朗的笑,正要说什么,就被揪着后领子强制往后退了。

    还放在小八头顶的手也跟着脱离了。

    “好了,没你事了,快点去写这次的事件报告!”国木田独步拖着自己那个一不看住就开始搞事的搭档往外走,没忘回头叮嘱小八,“没什么事,你专心复习吧。”

    小八一脸状况外地应声:“啊、哦……我知道了,国木田老师。”

    直到目送两人绕过屏风,隔壁的办公区传来国木田数落他搭档这是第几次不写报告把事情丢给事务员的劣行时,小八才控制不住地露出了郁闷的表情,却还是认命地拿过试卷,开始看题。

    答应了社长当小八的暑假补习老师,这并不意味着国木田独步的时间表就会只绕着小八来——在给小八布置相应的家庭作业让她完成的同时,这位性格认真的工作狂先生依然会负责侦探社里相应的工作,包括且不限于承接各种委托,并在帮小八补习期间完成调查取证等委托工作。

    时间安排充分合理,工作高效动力十足,和他每天摸鱼的搭档形成鲜明对比。

    当然,说这么多,其实只是为了说明一件事,那就是,太过努力地把工作和社长的拜托一起进行的国木田独步老师,并不能很好地时刻看紧他的学生。

    或者他的搭档——但这点不需要特别强调,毕竟在他接收这个暑期学生之前,国木田独步就从来没能看住过他的搭档各种自杀……

    这就导致了小八的有空隙可趁:在提前完成了布置的作业而国木田还没有回来的这段时间,是自由支配时间。

    ——当然,小八是不会让国木田知道他以为她需要一天才能搞定的作业其实她一小时就能完成这件事的……

    自从幼年暑假花了三天时间做完暑假作业试图将剩下两个月时间全部投入到“玩”这件事里,却在三天后被妈妈拿出来的一整个系列的全科练习册给绑回书房之后,当年还不叫小八的小八就学会了一件事,那就是:不到死线,没必要赶作业。

    只要我会了,什么时候做都可以。

    这招可以有效防止家长给你额外增加负担。

    小学时期就学会了社畜应对愚蠢上司的必杀大招“在做了只是没做完领导你现在要吗那我赶一赶”——别称“周一早上九点要交的文件绝对不会在八点五十之前完成”——小八当然不会因为穿越这么件小事就忘了它。

    总而言之,就是在自己能够承受的底线上尽情地浪!

    于是,空出了一大堆时间、《神使》下篇又还没到截稿日(理由同作业)的小八无所事事边逛街边思考是不是应该想下一个文的题材的时候,她看到了旁边的河道里似乎漂着件衣服?

    那衣服还挺眼熟的。

    咦,那衣服还举手朝她招手打招呼?

    小八:“……”

    衣、衣服成精了!?

    数分钟后,在河道缓流的河边,小八和漂在河里的衣服精——哦不对是太宰先生边聊天边散步。

    准确地说,是一个在河岸边走,一个在水里漂着。

    “是为了更加清醒地思考人生啊……”小八听到太宰治给出他为什么一大清早在河里漂着的原因,哦了一声,“水里漂着确实挺舒服的。”

    就像回到还在母亲怀中孕育一样,什么压力都可以不去想,不去在乎。

    就这点来看,小八还是挺理解太宰先生这么做的——从这些天侦探社里的表现来看,太宰先生虽然经常摸鱼又喜欢搞事惹国木田老师生气,但他同时也是侦探社里的得意干员,极受事务员们的信任和依赖。

    即使是国木田老师,虽然日常嫌弃太宰先生,但遇到事情,他依然信任太宰先生。

    听春野小姐说,国木田老师还曾经亲口说过是“完美无缺的搭档”——虽然如果拿这话去问国木田老师,他肯定是不会承认的啦!

    在这样的期待之下,有压力也正常,但又不能表露出来给自己信任的人知道,所以有些无伤大雅的小癖好作为释放压力的渠道是必须的。

    “是吧是吧!”漂在河里的太宰先生用欢快的语气说道,不忘强力安利,“所以小八也来一起漂着怎么样?”

    “我就不用了,”小八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会被晒黑的。”

    穿着防晒衣、打着遮阳伞、七分裤只露一小截白皙细腻的足腕在河岸边走着的小八如此说道。

    “比起这个来,太宰先生,刚刚是不是有什么东西从你的口袋里漂出去了?”小八眼尖地看到了正远离太宰治而去的某样东西。

    正漂着的人闻言,摸了摸自己的口袋:“……啊,我的钱包不见了。”

    小八:“……它还在你脚后跟两米开外的地方漂着,现在掉头还来得及抓住它。”

    太宰治的清醒思考计划因为这个小插曲而提前结束,爬上了岸全身湿漉漉的青年拎着自己钱包翻看:“啊,幸好没丢,不然我又只能刷国木田的卡了呢!”

    又?

    “太宰先生经常刷国木田老师的卡吗?”撑着伞的小八站在上风口,免得全身还在滴水的青年因为吹风而增大生病的几率。

    “嗯,因为经常丢钱包啊!”

    “……经常?”

    太宰先生不像是那种会丢三落四的人啊,还是说横滨的治安这么糟糕吗?

    “对呀,”太宰治随口道,“在水里的时候很容易丢钱包的。这是这个月的第六个钱包了吧?”他一脸思索地说道。

    这个月才三号啊……小八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您不会下水之前先把钱包拿在手上或者交给其他人保管吗?”

    “漂着的时候手里拿着东西很妨碍思考啊,而且也没其他人能……对哦!”话到一半,太宰治像是想到了什么,伸手把钱包扔进了小八怀里,“小八帮我保管吧!我要用的时候会找小八要钱的。”

    “哎?太宰先生?”手忙脚乱接住钱包的小八一脸懵逼,“不等等我……”

    “对了,小八已经差不多把市面上的锁都开了一遍了吧?”太宰治一脸突然发现学习进度条可以提前的表情,“那差不多可以进入下一个阶段了——小八,要不要尝试一下实战演习?”

    捏着那个男士钱包的小八有某种不好的预感:“……什么意思?”

    已知,太宰治教小八开锁的原因是如果某天小八被人绑架了或者锁在某个房间里,她可以靠自己的力量逃生成功。

    由此可知,所谓实战演习就是……

    空旷的房间里,小八乖巧地坐在中间的高背椅上,将双手绕过椅背靠在一起,让太宰治用一副手铐把她的手铐起来,双脚则是各自和高背椅的一条腿用手铐铐起,之后再用一副脚铐将双腿也铐在一起,身上则又缠上小指粗做工精细但同样看得出来非常坚韧的钢索,末端用另一把锁锁住。

    最后,鸢色眼眸的青年解下左腕处的绷带,蒙上了那双异色双瞳。

    “……那个,太宰先生,其他我都能理解……但是,您都把我绑成这样了,”小八犹豫地说,“没必要再蒙眼了吧?而且最关键的手部拘束在背后,不蒙上眼睛我也一样看不到……”

    “这个可不行!”

    太宰先生欢快的语气近在咫尺,小八甚至能闻到他身上水的潮意——这是因为对方正在她后脑勺上将蒙眼的绷带打成结固定、所以距离特别近的缘故。

    “因为要完全模仿绑匪嘛!如果我是绑匪的话,绝对不会让小八看到我的样子的——被看到了我就完蛋啦!”

    “好了,考试开始了!事先说明,”在微卷的黑发上打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太宰治放开手,拉过另一把椅子,扒着椅背倒坐好,鸢色眼眸里印出全身都被束缚着、双眼上还蒙着绷带、神情却依然一派沉静的少女模样,“如果小八成功通过考试的话,我有礼物送给你哦!”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1-15 23:16:09~2020-01-17 02:38:5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江川户世音 20瓶;芊墨 11瓶;望悠野夕夏、竹竹 10瓶;西格莉德·弗兰科兰德 6瓶;vicky、莫桑 5瓶;斯塔克最可爱的mark52 2瓶;若铭禾、此间真意、luli、遗失的木偶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生活不易,猫猫叹气相邻的书:我在星际直播荒野求生最A团宠[娱乐圈]走丢的乱步大人大唐双龙之碧秀心夏季八写4C度冰见龙血里鸢被渣后我风靡了娱乐圈团宠无限综艺大臣们逼我当男后关于我成为鬼杀队剑士的这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