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第 18 章

【书名: 生活不易,猫猫叹气 18、第 18 章 作者:伶人歌

强烈推荐:一路凡尘攻略极品动力之王超能右手腾飞我的航空时代重生校园神棍:帝少,算个命!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穿越星际妻荣夫贵     睡梦里发生的事总会在醒来之后迅速消退记忆,小八在庭院里挥了一会树枝,就感觉已经记不清梦里那个被自己称为“缘一哥”的男人的头发是什么颜色的了。

    唯一清晰的,或许只有在他手把手教导下学会的那一招……

    哦,不对,还记得这个呼吸似乎是叫“星之呼吸”,以及那个叫缘一哥的男人好像本来想把它命名为“猫之呼吸”来着……

    这呼吸和猫有什么关系?

    小八想来想去,只能想到自己……

    异瞳的黑色长毛猫。

    才这么想,小八就倏然感觉面前的视野一下子变矮了好多。

    才想发个“哎哎哎?”,就听到纤细的叫声:“喵喵喵?”

    小八:???

    怎么回事?!

    屋子里的人似乎是听到了什么动静,打开落地窗走了出来。

    但小八没有注意到这点,她呆呆低头,举起两只手——却只看到了两只毛绒绒的有着粉嫩肉垫的猫爪。

    听到猫叫声的福泽谕吉走到庭院里,目光顿时凝聚在草地上:

    一只通体纯黑的长毛猫,正满脸不知所措地蹲在地上。

    看到他时,那只黑猫弱小,可怜,又无助地,喵了一声。

    没有逃跑,没有炸毛哈气,没有警惕,难道这是作为猫厌体质的他命中注定的属于他的猫咪吗——在看清楚那只黑猫有着一棕一绿的异色双瞳时,福泽谕吉冷静地粉碎了自己的妄想。

    有猫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也就看看路上的流浪猫解解馋这样过活。

    他迟疑地接近黑猫,见黑猫一直呆在原地,丝毫没有他一靠近就要抬jio跑掉的迹象后,才慢慢蹲下来,朝黑猫伸出手:“……小八?”

    他的语气有些不确定。

    黑猫可怜兮兮地喵了一声,并把自己的右爪放在了福泽谕吉的手掌心里。

    福泽谕吉捏了捏猫咪粉嫩嫩的肉垫,看起来似乎在思考,沉吟片刻才道:“应该是异能失控了……我有个部下,能够解决这个问题,但他现在还在横滨,不太方便来东京,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横滨?”

    “喵!”这次黑猫把左爪也跟着放进了福泽谕吉的掌心里,用实际行动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见它并没有反对的意思,福泽谕吉便伸手把它抱进了怀里:“家里有猫包吗?”

    猫咪垂头丧气地喵了一声。

    应该没有。

    福泽谕吉想,这孩子应该没有把自己塞猫包里的爱好。

    猫包这玩意是主人用来将猫咪带出门时使用的,作为一只连监护人都不知道她能变猫的猫咪,家里没有配备猫包也是理所当然。

    福泽谕吉的做派有些老式,举例来说就是他出行很少自己开车(小八曾经听自己的遗产律师嘀咕过这位福泽谕吉先生到底有没有驾照问题),一般都是搭乘公共交通工具,比如他从横滨来东京就是搭乘的新干线。

    新干线允许搭载宠物,但要求车票加价并且宠物需要好好地放在宠物包里,福泽谕吉抱着毛绒绒一大团的黑猫出了门,前往宠物店。离开之前,他没忘记锁好门窗:在这个孩子能够熟练掌控自己的异能之前,她估计都得呆在横滨。

    至于换洗衣服和日用品之类的,可以到了横滨之后再去购置——福泽谕吉并不是很想承认,他是真的不知道女孩子的行李要怎么打包……

    其实异能失控还有一个解决办法,那就是他把小八归入自己的部下范围,如此一来,他的异能“人上人不造”就会对小八产生效果——【人上人不造】的异能效果就是让他的部下获得调整异能的能量,使之受控制。

    但……福泽谕吉的部下必须是武装侦探社的社员,而受好友临终前委托照顾这个孩子的前政府暗杀剑士银狼阁下并不打算把才失去父母不久的孩子牵扯入武装侦探社里。

    毕竟,好友临终前的愿望,是希望这个孩子能够普普通通,平安喜乐地长大。

    而不是被枪林弹雨和血腥屠杀淹没生活。

    想着这点,福泽谕吉摸了摸怀里黑猫的背脊,那一大团毛绒绒非常乖巧地呆在他怀里,如果不是呼吸产生的颤动,甚至会让人疑心这是个大布偶玩具。

    “咦,福泽先生?”

    “啊,找到社长了!”

    两个声音几乎是同时响起,一个来自于正迎面走来的工藤新一,另一个则是来自于路边一辆刚停下来的轿车车窗——江户川乱步从车窗里探出脑袋来,使劲朝社长挥手:“社长!来!”

    福泽谕吉先是和工藤新一点头示意打了个招呼,然后才走到车边,略微讶异乱步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是警视厅啦警视厅!”孩子气的大侦探一边往嘴里塞粗点心,一边说,“警视厅邀请我这个名侦探来破一个案子,我就让事务员送我过来了,正好可以接社长一起回去!”

    事务员——春野绮罗子从驾驶座上探出口,目光早已被福泽谕吉怀里那一大团吸引过去:“社长,您怀里的那是……”

    重度猫控春野绮罗子小姐的心在颤抖。

    “这孩子……”福泽谕吉迟疑了一下,“回去再说吧,警视厅的是什么案子?”

    这也是一旁的工藤新一想问的:奇怪,有什么案子目暮警部不来找自己,而是要去找这位自称名侦探的……乱步先生???

    推理狂骤然反应过来:“乱步先生!您是江户川乱步先生是吗!”

    “哎?少年你知道我啊!”乱步立马得意起来——虽然他之前也很得意。

    “当然!您经手的案子我都有做剪报收集起来!您真是太厉害了,只要看一眼犯罪现场,就能够立刻抓出凶手!”高中生侦探满脸看到偶像的亮晶晶眼神看得小八都忍不住捂脸了,“实不相瞒,您和夏洛克·福尔摩斯先生是我最喜欢的侦探!”

    小八的猫脸呆滞了:

    夏洛克·福尔摩斯???

    她之前明明确认过这个世界上不存在《福尔摩斯探案集》啊!

    这会儿,看到偶像的工藤新一已经把话匣子全开,吧啦吧啦说个不停,哪怕是两人都到了车上,跟乱步一起坐在后车座上的两名侦探都聊得火热,小八扒在副驾驶福泽谕吉怀里旁听了半天,才终于弄懂了这是怎么回事:

    这个世界没有《福尔摩斯探案集》,但是有活跃在英国伦敦、把苏格兰场的智商鄙视到泥地里的名侦探夏洛克·福尔摩斯!

    ……不,等等,那这么一来柯南道尔先生呢!?

    他的存在感去哪里了!

    小八才想到这里,就听到乱步用一种遇到了小粉丝于是格外开心的语气说:“难得遇到一个能把我的案件倒背如流还分析得这么透彻的粉丝……这样吧,我送你一个礼物,你喜欢夏洛克·福尔摩斯是吧?”

    工藤新一闪亮着眼睛点头。

    “那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乱步竖起一根手指,语气神秘,“其实呢,夏洛克·福尔摩斯这个名字,是假的——那家伙的真名是阿瑟·柯南·道尔,是个喜欢用假身份活跃当侦探、本职眼科医生的神秘主义者哦!”

    工藤新一惊讶地睁大了眼睛:“真、真的?”

    因为是非常喜欢的偶像说的,他完全没有怀疑其真实性。

    “当然,不过你不要说出去哦!如果太多人知道,那个家伙大概就会抛弃掉这个身份躲起来的!”江户川乱步恢复了原有的音量,“比如说和宿敌同归于尽什么的……现在夏洛克·福尔摩斯那么活跃,已经占用到他本职工作的时间了,再这么下去,他大概就要假死脱身了。”

    扒着社长胳膊偷听这边的小八抖了抖耳朵毛:阿瑟·柯南·道尔的眼科医生职业,莫里亚蒂和夏洛克·福尔摩斯同归于尽,柯南道尔曾经表示福尔摩斯实在占据他太多精力和时间因此想要摆脱他的传闻……居然能在这种地方一一对应上。

    这个世界有点疯狂。

    福泽谕吉伸手压下精神抖擞的猫耳朵,顺毛摸。

    手感真好。

    春野绮罗子先开车将乱步送到了犯罪现场,工藤新一当然不会错过这样能够亲眼看到偶像超强推理能力的画面,所以一开始就软磨硬泡跟了上来,在见识到了江户川乱步戴上眼镜后一秒破案抓出凶手的能力之后,更是激动得恨不得跟着乱步去横滨。

    ——他的亲爹妈很好地阻止了他:来自工藤夫妇的一通电话邀请他和小兰去暑假旅游,虽然痴迷推理的高中生侦探很想就这么拒绝掉,然而,自家老妈的“和善叮嘱”实在不是他能够拒绝的……

    于是他只能看着自己的偶像之一乱步先生很是愉快地挥手说拜拜,就坐上了那辆开往横滨的轿车。

    ……对了,他本来出门的目的是要去找小八来着的?现在小八家都没人了,她去哪里了?

    因为见到偶像太过激动,以至于忘了自己原来目的的工藤新一陷入了沉思。

    小八趴在福泽谕吉怀里打了个呵欠。

    “社长,是直接回侦探社吗?”

    既然是走自驾回横滨,猫包什么的自然就不需要了,福泽谕吉目光严肃地直视前方,只有手偶尔——真的只是偶尔——在怀里的猫咪身上抚摸一下:“太宰现在在侦探社吗?”

    春野绮罗子回忆了一下:“我们出门的时候,好像有听国木田君抱怨说太宰早上就出去了不知踪迹……”

    “是么?”福泽谕吉点了点头,“先回侦探社吧。”

    抵达侦探社的时候,怀里的猫咪已经被抚摸得睡着了,就算被福泽谕吉抱下车、乱步在旁边大叫“名侦探乱步大人回来了!”,也只是让它抖了抖耳朵尖,然后继续睡。

    这会儿侦探社里没什么人,福泽谕吉刚把黑猫放在会客沙发上,那一大团就自动蜷成一个毛绒绒的猫球形状,猫脸埋在蓬松柔软的大尾巴里,继续呼呼大睡。

    “国木田回来的话,让他来我那里一趟。”他对春野绮罗子说道,因为还有事要处理,便先回自己的社长室了。

    “好的,社长。”侦探社的得力事务员应声道,并决定赶紧把堆积的工作处理完。

    这样就能正大光明到会客隔间那边看猫猫了!

    隔着屏风和隔间玻璃,键盘敲击的声音、打印机运作的声音、纸张吞吐的声音都被过滤掉,变成模模糊糊的背景音,黑色的猫咪团成一团,腹部有节奏地微微起伏。

    直到门外有脚步声传来。

    “啊啊,又没有自杀成功……唉,清爽明朗且充满朝气地自杀真的好难做到啊!”

    “魂淡太宰!赶紧去把你的工作做完,不要再给别人添麻烦了……啊,社长找我吗?谢谢,我这就过去。”

    “国木田还是快点过去吧,不能让社长久等哦!”

    “……从你这家伙嘴里说出这种话来真让我作呕。”

    穿着沙色风衣、黑发蓬松的年轻人笑眯眯地目送搭档离开,正要往自己的工作位上走去,视野余光却突然瞥到会客隔间的沙发上好像有什么东西。

    他好奇地从屏风后探头,发现那不是他的错觉。

    会客间的沙发上确实团着一大团毛绒绒。

    沙色风衣的青年在它面前停下脚步:

    “……猫?”

    他伸出缠着绷带的手,似乎是想摸一摸这只不知为何在侦探社会客间的沙发上睡觉的猫球团。

    在青年修长的手指尖端触及到猫咪的耳朵时,仿佛有什么风倏然荡开。

    无形的伪装一层层褪去,当太宰治的手指真实地触摸到属于人类的温暖皮肤时,方才的猫咪早已不知去向,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蜷着身体在沙发上睡觉的黑发女孩。

    她还没醒,睡得很沉,秀美的面颊泛着熟睡时才有的红晕,呼吸充满了节奏和力度,让太宰治有种她的呼吸甚至拂过他的皮肤错觉。

    或许,并不是错觉呢。

    太宰治垂下眼帘,长长的睫毛掩盖住了那双鸢色眸子。

    “……太宰已经回来了吗,正好我这里有点事需要麻烦他……”

    从社长室走出来的两人的话语在看清会客间状况的同时戛然而止。

    沙色外套的青年一愣,转头看看不知为何在数米外停住脚步的社长和搭档国木田,后两者的表情让他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他后知后觉地低下头,看到自己的手掌依然还贴在那个熟睡的女孩面颊上,到现在也没有挪开。

    似乎是感觉到了不属于自己的热度,熟睡的女孩发出一声很轻的唔声,下意识地蹭了蹭他的手。

    像被人类抚摸得很舒服于是蹭一蹭撒娇的猫咪一样。

    软软的,属于活人的,温暖的皮肤。

    福泽谕吉:“……”

    国木田独步:“……”

    太宰治咽了咽,觉得自己还有抢救的机会:“那个、听我解释一下……”

    “可以,”国木田推了推反光严重的眼镜,不知什么时候,他已经到了太宰面前,“不过在那之前,你可以先把你的手从一个国中女生身上拿开吗?”

    “这个绝对不行!”太宰不假思索道。

    “那就给我去死吧你个社会渣滓!”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生活不易,猫猫叹气相邻的书:我在星际直播荒野求生最A团宠[娱乐圈]走丢的乱步大人大唐双龙之碧秀心夏季八写4C度冰